芙蓉旧 十二   旧游如梦

上一章:芙蓉旧 十一   漫卷火龙 下一章:芙蓉旧 十三   绛唇珠袖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盛景永在,人事已非。她望着眼前与当初记忆中一模一样的景色,不觉鼻子一酸,眼圈也渐渐红了起来。而她颤抖的手,在此时,却忽然被人握住了。

三人出了当铺门,黄梓瑕问李舒白:“王爷准备接下来去哪儿?”

李舒白说道:“节度使府。既然对方逼我们显露行迹了,我们自然得抓住机会,寻衅滋事一番。”

“好呀,”黄梓瑕毫不犹豫便应了,“不过还要等一等,我估计范将军那位公子此时此刻还没起床呢。”

张行英听着他们说话,脸都绿了:“寻衅滋事?”

“走吧,”黄梓瑕笑道,“找人帮忙哪有找人麻烦好玩?”

李舒白给她一个赞赏的眼神,问:“你确定前几日在客栈调戏公孙大娘、后来被张行英打趴下的那两个人,是范元龙身边的人?”

“确定。我以前经常训他们的,”黄梓瑕说着,觉得昨日火燎的胸口依然干涩,只好捂着轻咳了两声,转身往云来客栈走去,“反正时间还早,我们看看公孙大娘还在客栈吗?请她帮个小忙。”

还未走到客栈门口,在街上一家果子铺中,他们一眼就看见了正在买糖果的公孙鸢和殷露衣。

公孙鸢买了两大板的饴糖,因天热,便让店里的伙计用糯米纸包了好几层,再用雪白的大张绵纸包裹了,提在手中。

黄梓瑕和她们打招呼,诧异地看着她手中的糖,问:“大娘这么喜欢吃糖?”

公孙鸢回头看见她,面露诧异之色,但很快又回过神来,笑道:“我倒不喜欢吃糖,实则是露衣气血有亏,时常头晕目眩,这几日带来的糖已吃完,因此过来买一些。”

黄梓瑕听她说起气血有亏,不由想起当时在山崖边,李舒白丢给自己的那袋雪片糖,她不自禁地朝他看去。

李舒白望了她一眼,唇角微微扬起一个弧度。

“天气炎热,这么一尺见方的两板饴糖,吃不掉会不会坏掉呀?”黄梓瑕又问。

殷露衣温婉沉默,只低头默然不语。

还是公孙鸢代她说道:“这倒没事,露衣会将饴糖雕成各色形状,她是变戏法的,就算吃不掉,用来练手指的灵活性也可以的。”

“哦,雕饴糖是不是和雕豆腐一样?那可果然考验手指。”黄梓瑕大感兴趣。

殷露衣低头掩口,终于出声说道:“还好,比豆腐可方便。等我弄好送给大家一份。”

她们三人走出店门时,却发现李舒白没有跟上来。黄梓瑕赶紧回头看他,原来他也称了一包糖,落后了几步。

她不解地望着这个并不喜欢甜点的人一眼,而他却面不改色,平静地将手中的那包糖递给她。

她闻到了淡淡的梨子香味,打开一看,果然是一包润喉清肺的梨膏糖。

她不由觉得胸口涌起一种微甜的暖意,就像是那梨膏糖化在了自己胸口,让她不由自主地捂着那里,轻轻地咳了两声。

李舒白听到咳嗽声,微侧脸看她。

她假装去看街景,取了一块梨膏糖在口中含着。等再回头的时候,发现李舒白已经走出了三四步远,仿佛从未回过头一样。

他们与公孙鸢、殷露衣一起来到节度使府门口,刚好看见节度府偏门打开,一群人牵马出来,可巧就是范公子出来了。

西川节度使范应锡家中有两个小霸王。一个是侄子范元虎,去年因为非作歹,被黄梓瑕揪了出来。使君黄敏判他五十杖,流放二千里。范应锡不敢触犯众怒,只能忍了。第二个霸王就是范应锡的亲生儿子范元龙,如今还在成都府中耀武扬威,欺男霸女。

公孙鸢一看见范元龙身后的两个人,顿时皱起眉来,这不就是当时在客栈中调戏她,然后被周子秦和张行英打飞的那两个人吗?

张行英也发现了,顿时愣住。

那两人看向这边,对着范元龙说了句什么,那一群人向着他们走来,张行英后退了一步,发现李舒白和黄梓瑕就在他不远处,赶紧叫他们:“快跑啊……”

他这个举动落在范元龙眼中,却更加糟糕了——“那两个人,也是同伙!哼哼,不给我身边人的面子,就是不给老子我面子,给我打!”

他身后那群人扬扬得意,撸着袖子问:“公子,打到什么程度为止?”

范元龙一看张行英一副时刻准备转身逃走的模样,一扬手中鞭子就说:“给我打断所有人的腿!”

“断腿的感觉,怎么样啊?”

黄梓瑕踢了踢躺在脚下的那个打手,笑着问。

眼看身边所有人被李舒白和张行英打得趴下一片,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站在当场,在周围人的窃笑声中,范元龙转身就跑,对着府门内的人大喊:“你们是死人吗!我身边人都被打成这样了,你们还一动不动?”

刚刚一切发生得实在太快,那群人断腿不成反被断,门房和卫士们压根儿还没反应过来,听到他这样喊,才恍然大悟,抄起手边的家伙就冲他们跑了过来。

黄梓瑕身后那群看热闹的人顿时一哄而散,有人边跑边喊:“还不快跑,你们死定了!”

黄梓瑕收回自己的脚,没等他们来到面前,已经从怀中掏出一个令符,大喊:“夔王府使者,谁敢妄动?”

一句话出口,瞬间所有人都如被施了定身法,全都站定在了当场。他们其实也看不出她手中的令符是什么,但见她如此气势,个个都觉得兹事体大,只能面面相觑,然后怔怔回望后面的范元龙。

范元龙一时也被黄梓瑕整晕了,他一溜小跑到黄梓瑕面前,抬手去接那个令信,想仔细看一看,黄梓瑕反手将令符在他的脸上轻轻拍了拍,笑道:“好啦,还是请范将军出来吧,夔王爷来了,你说他不出来迎接,合适吗?”

范元龙顿时蔫了,他虽不认识李舒白,但看见他负手站在人前,一派清贵倨傲之气,又想起最近夔王确实在附近失踪,吓得茫然失措,还在思索该如何验证对方身份,只听得身后有人笑道:“咦,杨公公,多日不见,颇有威势呀。”

黄梓瑕抬头一看,正从侧门内含笑走出的人,面色虽略显苍白,但那种沉静温柔,如春风如旭日的气度神情,令人不由神往——

黄梓瑕忍不住低低叫了一声:“王都尉……”

王蕴朝她点点头,然后走到李舒白面前,抬手施了一礼:“见过王爷。闻说王爷于山道遇险,我等都十分挂怀。如今幸得上天庇佑,王爷安然无恙来到成都府,真是社稷之幸,黎民之福!”

李舒白微微一笑,道:“皇上安康才是社稷之福,怎么几日不见,蕴之都大变样了——莫非体肤之痛,也能影响口舌吗?”

王蕴神情微微一僵,下意识地侧脸瞥了黄梓瑕一眼,却见她正给范元龙出示那个令符,神情丝毫未变。

他又微笑道:“王爷真是开了天眼了,怎么知道我前日随西川军进山搜寻时受了点伤?要认真说起来,我也是一片忠心为了王爷。”

黄梓瑕回过目光瞥了他一眼,见他脸色十分苍白,忍不住问:“请问王都尉伤在何处,是否要紧?”

“并不要紧,只如玫瑰花上的刺,轻轻在我心口上戳了一下而已。”王蕴笑道。

黄梓瑕微微一哂,也不说什么,只笑道:“我和夔王爷都易容改装了,王都尉还能一眼就认出我们,真是好眼力。”

“不是好眼力,实则是我先听到你的声音,然后才赶紧出来的,”他毫不隐瞒地笑道,凝视着她的目光幽远绵长,“我一路往成都而来的时候,也曾无数次想过,到了这边之后,能恰巧遇见你也说不定呢……刚刚听到你的声音时,还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黄梓瑕默然低头,而李舒白已经走过她的身边。她赶紧跟了上去,与含笑看着她的王蕴擦肩而过,紧跟着李舒白的步伐。

周子秦十分郁闷。

已经是华灯初上的时节了,眼看范节度就要到使君府了,可关键时刻,居然找不到黄梓瑕他们三人了。

“不会是出事了吧?不会是在哪儿玩得太开心忘了我吧?不会是……”还没等他琢磨出个原因来,外间已经报进来:“少爷!范将军来了,他的随行亲兵队已到府门口。”

“好吧好吧,赶紧跟着我爹出去迎接吧。”周子秦整了整身上的玫瑰紫蜀锦袍,跟着周庠到门口一看,范应锡正从马上下来,一看见周庠,只来得及拱了一下手,便赶紧到后面一匹马前,恭谨躬身道:“请王爷下马。”

周子秦一看下来的人,顿时嘴巴张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黄梓瑕跟在李舒白身后,快步走向周庠,并在行礼之时,向着周子秦眨了一下眼。

周子秦顿时嘴角抽搐,狠狠瞪了她一眼,用口型问:“怎么回事啊?”

她丢给他一个“你猜猜”的眼神。

周子秦正在无语,听到范应锡对周庠说道:“我真是该死!光顾着在山上搜寻王爷踪迹,却没想到王爷得天庇佑,自然早已安然无恙。可恨犬子妄诞,冲撞了王爷,我真是万死难辞其咎……”

“哪里,也是本王不欲引人注目,因此隐藏了行迹,你家公子又何尝知晓本王身份?”李舒白扯起谎来也是冠冕堂皇,面不改色,“只是他身边侍卫蒙蔽主人,本王已略加惩戒,相信你家公子日后定能远离小人,成就大器。”

“下官万死,下官待会儿回家,定要打死那小畜生!”

范应锡说的跟真的似的,他儿子范元龙在身后体若筛糠。不过大家也都知道,父子俩就这么回事,所以随口笑着劝了几句,鱼贯入府。

黄梓瑕跟在李舒白的身后,走进正门,直入正堂。经过后堂,便是使君的居处,三重院落后面,就是花园。

青石铺设的院落,中间走得多的地方已经被踩出一道浅浅凹痕。这是她曾雀跃过、疾奔过、漫步过的地方,那上面,似乎还留着她的足迹,留着她永远逝去的少女时光。

前方,两株芭蕉,一畦玉簪。花圃之外,青砖之上,曾停过她亲人的尸身。她眼前还清楚地浮现着被白布覆盖的自己最亲近的人的身躯,而如今这里已经张灯结彩,耳边丝竹声声,铺陈着一场盛宴。

她的家,她的少女时光,她永远一去不回头的幸福人生。

盛景永在,人事已非。曾含笑凝望着她的人,永远消失在了过往之中。

她望着眼前与当初记忆中一模一样的景色,不觉鼻子一酸,眼圈也渐渐红了起来。

而她颤抖的手,在此时,却忽然被人握住了。

是李舒白。在经过拐角走廊时,在所有人的目光被遮住之时,他轻轻地握住了她的手。

修长而有力的手掌,将她的手包在温暖之中。

这一刹那仿佛静止,却又仿佛只是须臾。她抬头看见他的面容,他关切的眼神,深深地望着她。

后面的人已经跟上来,他的手也松开了。黄梓瑕与他又恢复了默然跟随的状况,她跟着他的脚步,向着前面慢慢走去。

只是她的心里,已经不再凄苦疑惧。她知道自己并没有失去最后的依靠。在这个仿佛被整个世间抛弃的时候,还有一个人,会永远站在她的身边,在她需要的时候,毫不犹豫携起她的手,给她最强大的力量。

正堂设了十二个席位,李舒白在上首,范应锡与周庠左右陪着。黄梓瑕与张行英在下首入座,抬头一看自己的左右,顿时愣住了。

左边正是那位周子秦的准妹夫,齐腾。

右边沉默跪坐在那里的,却是禹宣。

张行英顿时激动了,赶紧悄悄地喊禹宣:“恩公,你怎么会在这里?”

禹宣神情沉默,此时抬头看了看他,不由得略微诧异:“你是……阿宝的叔叔?”

“正是!阿宝至今还念念不忘恩公您呢!”

禹宣默然一笑,但他心事重重,没有再搭话。张行英也只好不再说话了。

周庠身为主人,率众举杯先敬夔王;范应锡身为西川节度使,先敬夔王并自罚一杯;周庠是主其他人是客,众人举杯敬他;范应锡是节度使而周庠刚赴任,两人干了一杯……

宴席才刚刚开始,那纷繁热闹的阵势就已经让人架不住了。周子秦给黄梓瑕使了个眼色,两人偷偷地出了大堂,跑到旁边小厅喝酥酪去了。

“崇古,你给我从实招来!到底怎么回事,你们一下子就跑到范将军那边去了?”

黄梓瑕吃着点心说道:“放心吧,没有欠范应锡人情,反倒是他给我们抓了个把柄。这个还要多谢他家那个臭名昭著的儿子呢,想当年我盯了他多久,对他简直了如指掌。”

“你盯着谁?”周子秦问。

黄梓瑕赶紧搪塞:“你难道不知道吗?成都府小霸王范元龙啊,这名字在京城都如雷贯耳。”

“是吗?我怎么不知道。”他说着,又想起什么,赶紧拉起她,说:“走,我们去看看公孙大娘今晚的剑舞准备得怎么样了。”

公孙鸢与殷露衣正在花厅之中。临水的轩榭之上,前面的小船码头已经摆好座椅。而水榭已经清理出来,如今悬挂好了大幅绣花纱幕作为背景,灯光从后面照过来,锦绣颜色绚烂,朦朦胧胧罩在帐前的公孙鸢身上,令她全身神光离合,如美玉流光,不能直视。

殷露衣在旁边正吃着饴糖,看见他们来了,便起身用绵纸包了两块糖给他们。

黄梓瑕低头一看自己手中的饴糖,果然雕成了一只燕子的模样,如剪的尾羽,舒展的双翼,纤毫毕现,栩栩如生。她不由得惊叹,再一看周子秦手中的,是只正在打盹的猫,那种慵懒的神态还保留着,只可惜已经被周子秦一口咬掉了半拉脑袋。

周子秦也颇觉尴尬,张了张嘴巴,说:“这……我能吐出来吗?”

公孙鸢笑道:“本来就是吃的,何况她下午雕了许多,你再拿一只就好了。”

周子秦开心地挑了一只小老虎说:“给我妹妹那个母老虎带一只……哎,糯米纸还留在上面啊?”

他将包在饴糖外面,防止糖黏在一起的那张糯米纸撕下来吃掉了,说:“我特别喜欢吃这个。”

黄梓瑕无语:“你刚刚是不是没吃饱?”

“废话,那种场合,你能吃得下?”他说着,把自己那个饴糖雕的猫拿起来,一口吞掉了。

公孙鸢抿嘴一笑,说:“少捕头既然有空,那就帮我放一下灯笼吧,这个牛皮灯笼这么重,我拿起来可不方便。”

“哦,好。”周子秦把糖老虎用绵纸包好,塞进怀中,赶紧帮她们将牛皮灯笼放好。

这种灯笼有个好处,外面罩着厚厚牛皮。这牛皮是活动的,可以用它遮住全部一半或者一部分光芒,调节灯光所照的地方。

公孙鸢让他帮自己摆好灯笼,遮住面向观者的那边灯光,让四道光线只照向台上。

今晚没有月亮,周围天色已暗,又熄掉了所有灯笼,只剩下光线照在水榭之中,纱幕之前,公孙鸢身上。

她手持一长一短两柄剑,站在水榭正中,转了一圈熟悉舞台。

她素来衣饰简素,然而今晚要表演《剑器浑脱舞》,自然穿上了舞衣。这是一件密织金色流云图案的锦衣,密密麻麻的簇金绣在厚实鲜艳的蜀锦之上闪耀光辉,灿然迷人。她盘了高高的螺髻,发髻上有金簪三对,花钿无数。而这些鲜艳夺目的装饰,似乎全都是为了衬托她而存在的,她的容光,能让所有看见的人忘记她的装束,只能赞叹她的容颜。

黄梓瑕不由得想起了大明宫蓬莱殿内,她曾仰望过的王皇后。她不由得心驰神往,遥想十几年前,扬州繁华之中,韶华极盛的这六个女子,该是如何动人的模样——

只可惜年华已逝,散作流萤。

她望着公孙鸢,心想,不知道她为什么一直没有嫁人?当初为她建了云韶苑的人是谁?为什么他们没有在一起?

公孙鸢在台上试了几个舞剑的动作,然后看向殷露衣,问:“可是这样?”

殷露衣点头,指着后面悬挂的大幅薄纱说:“我记得连续两次旋转之后,便进入了薄纱后面了。”

公孙鸢点头,按着她的拍子旋转,剑光闪了两下之后,她便进了纱幕之后。

黄梓瑕问殷露衣:“怎么公孙大娘忘记舞步了吗?”

“哦……她今晚要跳的《剑器浑脱》,是数年前阿阮重新改编过的一支,旖旎温柔,没有太多剑气锋芒,比较适合这样的场面。”殷露衣说着,看了看水榭内的场景,又提起一只灯笼进了纱幕之后。公孙鸢的身影正好被灯光照在纱幕之上,那婀娜的身姿在朦胧灯光中看来比往日更增添一种迷离。

周子秦悄悄对黄梓瑕说:“其实我觉得啊,她身上穿的衣服若是轻薄一点,可能更好看。这两个旋转时,裙袂衣袖飘飞,肯定跟神女仙子一样!”

黄梓瑕轻声说道:“她们是专擅歌舞的,还会有你想得到而她们想不到的时候?必定是另有原因,比如说太过轻薄的衣料与剑舞不符,又或者衣袂飘飞时会阻挡剑势之类的。”

“嗯,还是你想的多。”周子秦心悦诚服。

眼看时候不早,两人担心逃出来太久,到席上不好交代,便向公孙鸢二人告辞,赶紧匆匆忙忙跑回席上去。

上一章:芙蓉旧 十一   漫卷火龙 下一章:芙蓉旧 十三   绛唇珠袖
热门: 天使与魔鬼 八犬传·伍:京都物语 移动迷宫1:找出真相 迷雾之子1·最后帝国 文豪的棺材板压不住了 我在逃生游戏当万人迷 羔羊的盛宴 诛仙2·轮回 替身我是专业的(快穿) 奇点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