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蓉旧 七   月迷津渡

上一章:芙蓉旧 六    冰雪容颜 下一章:芙蓉旧 八   何妨微瑕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无论如何追溯,所有的证据都对我不利——到现在,总算有第一个决定性的证据出现了,我作为凶手的可能性,或许可以就此推翻了……”

送走了被大案搞得兴奋不已的周子秦,黄梓瑕也起身向李舒白告辞。

就在走到门口的时候,眼前摇曳的蜀葵花,月光下艳丽的颜色陡然迷了她的眼睛,她恍惚地站在花前许久,忽然想到一件事,心口一阵冰冷,脸色蓦然苍白。

夏末,夜风渐感凉意。李舒白站在她的身后,看见她的身躯忽然轻微地发起抖来。他低低问了一声:“怎么了?”

她慢慢回头看他,嘴巴张了张,却没有说话。

李舒白见客栈院内偶有人来往,便握住她的手,将她拉到屋内,关了门,问:“你想到了什么?”

“我父母,还有哥哥……祖母……”她双唇颤抖,几不成声。

李舒白自然明白了,低声在她耳边问:“你怀疑,你的父母也是死在鸩毒之下?”

她狠狠咬着下唇,强迫自己清醒一点。她的手抓着桌角,因太过用力,连关节都泛白泛紫了:“是……我想,确认一下……”

“你先喝口水。”李舒白给她倒了一杯茶,站在她的面前,眼睛一眨不眨地凝视着她问,“你真的,要确认一下?”

她抬头看着他,那双眼睛在灯火之下,渐渐蒙上一层泪水,她的眼睛茫然而恍惚,被灯光一照,却直如水晶般晶莹。

她死死咬着下唇,点一点头,说:“是。”

他不再说什么,抬起手在她的肩上轻轻一按,便疾步走出客栈,奔到巷子口。

远远月光之下,周子秦没有骑马,正牵着小瑕蹦蹦跳跳地往使君府方向而去,那三步一蹦、五步一跳的样子,真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心中的喜悦。

他在后面喊道:“周子秦!”

夜深人静,空无一人的路上,周子秦听到声音,赶紧拉着小瑕一路小跑着回来:“王兄!还有什么事情吗?”

李舒白低声说:“我们出去走一趟。”

周子秦顿时兴奋了:“太好了,把崇古也叫来,我带你们去吃成都最好吃的鱼!花椒一撒别提多香了……”

“她不去。”李舒白说道。

周子秦“咦”了一声,问:“那我们去……哪里?”

“掘墓。”

周子秦顿时又惊又喜:“这个我喜欢!我和崇古配合得很好的!我们绝对是挖坟掘尸两大高手,配合得天衣无缝……”

“小声点。”李舒白提醒他。

周子秦赶紧捂住自己的嘴。

李舒白又说:“她前几日累了,今晚得休息一下。”

“这么刺激的时刻,他居然选择休息……真是太没有身为神探的操守了。”周子秦噘着嘴,然后又想起什么,赶紧问,“王爷重伤初愈,这种事情……不如就让我独自去做好了,保证做得一丝不苟,十全十美!”

李舒白望着沉沉夜色,成都府所有的道路都是青石铺砌,年深日久,磨得润了,月华笼罩在上面,反射着一层微显冰冷的光芒。

他慢慢地说:“这可能是本案之中,第一个有利于她的证据,我不能不去。”

周子秦有点诧异,问:“她?哪个她?”

李舒白不说话,只问:“你能出城吗?”

“这个绝对没问题,虽然我来的不久,但城门所有人都是我哥们了,我就说夜晚出去查案,保证替我们开门,”他说着,又悄悄凑近李舒白耳朵,轻声问,“去哪儿挖?”

李舒白转头看向城外山上,目光中映着月光,又清冷,又宁静。

他说:“黄使君一家的墓上。”

成都以西,城郊银杏岭旁,面南无数坟茔。

“都说这块地风水特别好啊,所以很多有钱人都在这里买坟地。黄使君死于非命之后,黄梓瑕出逃,他族中凋落,没有什么人来收殓尸骨,是郡中几个乡绅筹钱,将他葬在此处的。”周子秦拿着刚从家里拿来的工具,绕着并不高大的坟茔转了一圈,看着墓碑上的字,叹息道,“碑上没有黄梓瑕的名字啊。”

李舒白淡淡道:“终会加上去的。”

“不知道黄梓瑕有没有过来看过父母的坟墓呢。”他说着,在青砖瓮砌的坟墓上寻找着下手的缝隙,“这么说的话,其实我要是每天悄悄守在这边,肯定能等到黄梓瑕悄悄回到蜀地祭拜,到时候我跳出来把她一把抓住,跟她说,我们一起联手破解你父母的血案吧!王爷您说,黄梓瑕会不会被我感动,从此留在我身边和我一起破解天下所有奇案……”

“不会。”李舒白冷冷地打断他的话。

周子秦压根儿没有察言观色的本事,还在喜滋滋地说:“也对。所以我现在的方向也是正确的,我准备联手崇古,先把黄家的这个案子给破了,到时候黄梓瑕一定会回到成都,找到我向我致谢,那时我就对她说——”

周子秦说着,仿佛黄梓瑕就在他的面前一般,手一挥,十分豪迈地哈哈大笑:“不必多礼啦,黄梓瑕,这都是本捕头应该做的!如果你要感谢的话,你就留下来吧,我们一起为造福成都百姓而携手破案,成就一代美名!”

李舒白颇有点无奈,直接把话题岔开了:“你觉得从哪里下手比较方便?”

周子秦又研究了一下旁边太夫人和叔父的墓,然后说:“一晚上要挖五个墓也太难了。依我看,叔父的墓,虽然也是青砖砌的,但形制要小很多。而且成都乡绅们只是顺便帮他收殓,活做得不细。依我看,从墓后斜向下打洞进去,到天亮前,应该能挖出来了。”

两人对照墓碑的方位,在墓后开挖斜洞。毕竟是新下葬的土,十分松软,很顺利便打到了墓室,挖下了墓砖后,出现了棺木的一头。

“这里应该是头部方向,到时候也剪一绺头发回去,”周子秦一边拆着棺材板一边絮絮叨叨,“这回我们算运气好啦,上次在长安啊,也有一桩疑案,大理寺要求开棺验尸。结果那户人家真有钱,坟边的土都是用鸡蛋清和糯米汁搅拌过的,风吹日晒硬得跟铁似的,大理寺一干人挖了四五天,才算把墓室给挖了出来,结果那砖缝上又浇了铜汁,密不透风的一个笼子,最后终于被我们给整个掀了才算完……”

“你爹也把你给掀了吧?”李舒白问。

周子秦吐吐舌头,说:“王爷真是料事如神。”

将到天明的时候,李舒白回到客栈,看见黄梓瑕的房间里还透出隐隐的灯光,他犹豫了一下,见厨房的人已经在准备早餐,便让他们下了两碗汤饼,敲开了黄梓瑕的门。

黄梓瑕应声开门,她显然彻夜在等待他的消息,熬红了一双眼睛。

李舒白将东西放在桌上,示意她先吃一点。

天将黎明,一室孤灯。黄梓瑕捧着温热的汤饼,沉默地望着他。

他望着她,终于还是开了口,说:“是鸩毒,无误。”

黄梓瑕猛地站起来,那碗汤饼差点被她打翻。李舒白不动声色地抬手将碗按住,说:“先听说我。”

黄梓瑕咬住下唇点点头,却无法抑制自己身体的微微颤抖。她勉强抬手按住自己突突跳动的太阳穴,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看着他。

“凡事关心则乱,你虽然一向冷静,但毕竟事关亲人,必定会方寸大乱,所以我不让你跟着我们过去,是担心你到时太过激动,反倒不好。”

“嗯……我知道。”她勉强道。

“如今你父母的案情有了重大突破,相信你洗雪冤仇指日可待,”他说着,将那碗汤饼往他面前推了推,“但目前你最重要的,还是先照顾好自己,若你寝食难安,被悲哀所困,又如何能为家人翻案,又如何能洗雪冤屈呢?”

她默然点头,然后将碗端起来,一口一口全部吃完了,然后放下来看他。

天边已经透出微明,又将是一个夏日清晨来临。

李舒白这才对她说:“按鸩毒的特性来看,你的父母,与傅辛阮和温阳一样,都是中了第二回提炼的鸩毒。所以,下毒的人绝对不是手持砒霜的你。”

她默然点头,勉强抑制住自己眼中的泪,颤声道:“是……这么多日以来,我一直想寻找一个突破口,可无论如何追溯,所有的证据都对我不利——到现在,总算有第一个决定性的证据出现了,我作为凶手的可能性,或许就可以就此推翻了……”

“是,千里荒原,总算出现了一线生机。”李舒白声音低低的,略带疲惫。这一夜他与周子秦挖掘坟墓,也顾不得自己有洁癖了,甚至连死尸身上剪下来的头发都握住了——虽然事先戴上了周子秦给他的手套。

黄梓瑕却在激动之中,忘记了向他道谢,只问:“我父母的尸身……现在怎么样了?”

“因五个人的症状及食物都是相同的,而且时间也稍显急促,所以我们只剪了你叔父和兄长的头发过来检验,都是鸩毒无疑。我想,或许可以先让子秦借此案放出风声,然后堂堂正正为你的父母再行验尸,如果确定是鸩毒,就可一举洗刷你的罪名,推翻旧案,重新立案再审了。”

“我现在……心乱如麻,也不知自己该如何……”她说着,伸手拔下头上的发簪,在桌上慢慢地画着。

一开始,她的手还是颤抖的,画的线条也是凝滞缓慢的,但到后来,她的手却越画越快,以中间的鸩毒为联系,线条一根根向着四方衍生。她一边画着,一边低声将自己的疑问一一理出来:

“第一,鸩毒从何而来,下手的人是否与宫廷有关?是否为同一人下手?”

“第二,同样的毒,我家的惨案与傅辛阮的案件又有何关联?双方交接点何在?”

“第三,鸩毒如何下在我亲手端过去的那一盏羊蹄羹中?”

“第四,傅辛阮与温阳的鸩毒从何而来?为何要以这种方法殉情?”

李舒白看着她列出来的疑问,略一思索,说:“这其中,最方便下手的,应当是第三和第四条。如今时候尚早,我们先休息,下午到使君府,我已经让子秦查探之前使君府中有可能接触到那一盏羊蹄羹的所有人,下午我们过去,应该就有结果了。”

川蜀使君府,位于成都府正中,高高的围墙,圈住大半条街。

自使君府大门进入,前面是衙门正堂,左边是成都最大的库房,右边是三班衙役的住处,后面是使君宅邸,宅邸旁边是一个小花园。

这是黄梓瑕闭着眼睛也能走出去的地方,她最美好的少女时代,已经随着那一日的血案,永远葬送在这里。

她跟着李舒白从侧门进入捕快房,周子秦正跷着脚在里面吃着松子糖,看见他们来了,赶紧一人给分了一块,然后从怀中掏出一卷纸,说:“来来,我们研究一下。”

如今正是午末未初,捕快房中空无一人。

“昨晚我和王爷剪了头发,将坟墓原样封好之后,马上就回到我居住的院中检测好了毒药,确属鸩毒无误,”周子秦得意扬扬地说,“王爷立即命我调查府中所有人等,以我的人缘和身份,打探这种消息还不是手到擒来?”

他展开那卷纸,上面写得清清楚楚,周子秦的字虽然一般,但胜在端正,极利于阅读。

                    厨娘一、鲁松娘,掌管厨房食料。案发当夜将厨中未吃完的羊蹄羹与其他食料一起锁入柜中的经手人。现状:前日儿子生病,向门房阿八借钱两吊。                     厨娘二、刘四娘,掌管灶火,手下两个烧火丫头。案发当日领着一个烧火丫头在厨中做饭。现状:基本如旧,新添小银戒指一个,到处对人炫耀。                     厨娘三、钱大娘……                     杂役一、二、三……                    丫鬟一、二、三、四……

黄梓瑕也不由得佩服起周子秦来。使君府上下人等四十多个,他一个上午打听得清清楚楚,而且事无巨细,简直比市井八婆还要厉害。

“这个……平时我就经常注意打听这些,这个是神探的日常素养嘛,对不对?”周子秦义正词严地说,“我相信,黄梓瑕肯定也十分注意关注这些。”

“我想没有吧。”黄梓瑕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李舒白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一目十行将那些资料看完,然后丢到桌上,说:“所以,你一上午的调查发现,没有任何人有嫌疑?”

周子秦终于略有羞愧:“是……是啊。因为,鸩毒是皇室专用的秘药,如果有人交给府中人下毒的话,这个投毒的人必定不是被杀,就是被对方视为心腹飞黄腾达——可如今所有人都没有什么变化,足以说明,显然并没有哪个人因投毒而与上层扯上关系,发生变化。”

黄梓瑕点头,肯定他的想法:“子秦这次分析很正确。”

周子秦顿时就得意起来了:“所以啊,其实我是个很有天分的人,假以时日,我和黄梓瑕联手,崇古你的京城第一神探地位可就难保啦!哈哈哈……”

黄梓瑕和李舒白无奈相望,一致决定忽略掉这个人。

“所以,接下来我们的突破口,只能从傅辛阮与温阳的殉情案下手了。”

温阳的家在成都府西石榴巷,巷中颇多石榴树。正是夏末,石榴花已经半残,一个个拳头大的石榴挂在枝头,累累垂垂,十分可爱。

温家也算是好人家,三进的院落,正堂挂着林泉听琴的画,左右是一副对联:“竹雨松风琴韵,茶烟梧月书声。”

迎上来的是一个老管家,须发皆白,面带忧色。上来先朝他们躬身行礼:“见过周捕头。”

周子秦赶紧扶起他:“老人家不必多礼啦。”

老管家带着他们在堂上坐下,让一个小僮仆给他们煮茶,又叫了家中厨娘和杂役,过来见过他们。

“我们老爷先祖曾出任并州刺史,后辞官回归原籍。老爷今年三十七岁了,十余年前也曾经热心功名,但屡试不中,也就淡了。等父母和妻子去世之后,老爷更是深居简出,一心只读老庄,常日在院内莳花弄草,不与人接触。”

周子秦点头,问:“那么,他与傅辛阮——就是那个殉情的女子,又是如何认识的呢?”

“老爷祖上留有山林资产,每年收入不错,夫人去世后他也不续弦不纳妾。他素来最喜王右丞诗意,说王右丞也是断弦不续,等日后到亲戚中过继一位聪明的也就行了,”管家说着,一脸疑惑地问,“请问捕头,这王右丞,是谁啊?”

周子秦说道:“就是王维王摩诘了。”

“哦哦,”管家应着,但显然他也并不知道王维是谁,只继续说,“老爷家中无妻室,所以有时也会去坊间找一两个女子,只是他从不带这些风尘女子回来,我却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人了。”

周子秦悄悄地压低声音说:“这会儿怎么不学王维隐居别业了,反倒去花街柳巷?”

黄梓瑕没理他,问那个老管家:“老人家,请问当日你们老爷出门,是否曾对你们说过什么?”

“当日……他似是应一位友人之邀,说是要去松花里,我也记不太清了……唉,老爷虽薄有资产,但这两年山林收成不好,身边原本有个亲随伺候着,前些年也辞掉了。如今家中统共只有我一个,厨子一个,杂役一个,还有个我孙子,偶尔跟着出去跑跑,”他一指正在煮茶的小僮仆,唉声叹气道,“你们说,一个家没有女人打理,可如何能兴旺得起来呢?就连前几日,和老爷同个诗社的几个人过来祭奠,有位大官员——好像是姓齐的来着,在老爷书房逗留了许久,对我们叹息说,你家老爷早该找个女人操持的。”

“这么说,你们对你家老爷在外面的事情,一无所知?”

“老爷从来不提,也自然不会带我们出去……真是一无所知啊。”

见老管家一问三不知,家中厨子杂役和小童子更是个个摇头,周子秦也只好带着李舒白、黄梓瑕,三人一起到后院查看。

后院是书房,满庭只见绿竹潇潇,梧桐碧碧,松柏青青,山石嶙嶙,一派孤高清傲的气质。

周子秦说:“这里让我想起了一个地方,是哪里呢……”

他还在抓耳挠腮想着,李舒白在旁边说:“鄂王府。”

“对啦,就是鄂王那个专门用来喝茶的庭院!这种刻意构建的诗意,真是让人受不了。”周子秦摸着自己身上的鸡皮疙瘩,一边走到书房,查看里面的东西。

只见书房迎面是一排博古架,绕过架子之后,是两排书架,一个书案。书案后陈设着屏风一架,上面墨色淋漓,写着一幅龙飞凤舞的字,正是王维的《山居秋暝》,落款是并济居士。

屏风右边的墙上,挂着一幅看来年岁已久的画,画的是一只蝴蝶落在粉红色绣球花上。画的颜色略有陈褪,显然已经是旧物。满堂之中唯有这花蝶娇美可爱,让黄梓瑕的目光停留了一瞬。

桌上有几张纸,已经被收拾好了,放在案头。

周子秦过去拿起来一看,第一张的第一个字是“提”,后面几个字是“提於意云何须陀洹能作是”,周子秦念着,莫名其妙地看向李舒白和黄梓瑕两人,黄梓瑕微一皱眉,而李舒白已经念了下去:“须菩提,於意云何?须陀洹能作是念‘我得须陀洹果’不?”

黄梓瑕恍然大悟,接下去念道:“须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须陀洹名为入流,而无所入,不入色声香味触法,是名须陀洹。’”

那张纸上所写,确实是他们两人所念的这样,但他还是摸不着头脑:“这是什么?”

黄梓瑕解释说:“是《金刚般若波罗蜜经》中的一段,看来他曾抄写过这段经文。但次序放乱了,所以你一时读不懂。”

周子秦“哦”了一声,将经文放下了。

黄梓瑕想了一想,走过去将经文翻了一遍,又重新理了一遍,有点诧异:“前面的不见了。”

“咦?”正在研究他藏书的周子秦转头看她,“这种东西难道也有人要?他字写得挺一般的。”

“嗯,你刚刚念的这一句,就是这边所有经文中,最前面的一句了。”她将其他的纸张理好,放在案头,用一个玛瑙狮子镇住,然后在架子和各个抽屉中找了一遍,却怎么都没找到前面的几段。

“剩下的,还有这几封信。”他们从一个锦盒中找到几封信,拆开来一看,周子秦顿时激动起来:“是傅辛阮写给温阳的!”

                    温郎见字如晤:                              多日阴雨,长街水漫,无从跋涉也。念及庭前桂花,应只剩得二三,且珍惜收囊,为君再做桂花蜜糖。                          蜀中日光稀少,日来渐觉苍白。今启封前日君之所赠胭脂,幽香弥远,粉红娇艳,如君案前绣球蝴蝶画。可即来看取,莫使颜色空负。我当洒扫以待,静候君影。                                                                                                                                                                                                                                                    辛阮书上

上一章:芙蓉旧 六    冰雪容颜 下一章:芙蓉旧 八   何妨微瑕
热门: 燃烧的法庭 重生成帝王掌中娇 神级美食主播 老间谍俱乐部 逢场入戏 重生成龙王后我靠海鲜发家[种田] 三生三世枕上书·终篇 奶油味暗恋(全世界最好的你原著小说) 腐蚀 穿成亡国之君的日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