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鸾缺 二十二  无人知晓

上一章:九鸾缺 二十一  弄璋弄瓦 下一章:九鸾缺 二十三  大唐暮色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他遥望着天边,似乎看着自己的女儿越奔越远,终于远离了他,远离了这个可怕的长安——在她,还不知道父亲为她所做的一切时。

“我知道事情不能再这样下去。公主与钱关索居然十分谈得来,虽然从未叫过他一声爹,但一开始她私下里称他为矮胖子,后来变成了胖子,渐渐变成了胖老头儿……而听说钱关索也多次向人炫耀自己的金蟾和公主府的女儿。他越兴奋,我越担心……担心身世败露,自己近在眼前的婚姻会在一夕之间被他破坏掉……”垂珠垂头看着地上一块块拼接得毫无间隙的青砖,喃喃地说道,“就在这个时候,公主做了那个梦,那个关于潘玉儿来索要九鸾钗的梦。然后,魏喜敏死了,驸马也出了事,公主忧急犯病,我整夜整夜都睡不着,守着公主,唯恐出一点娄子——就在某一日,我照例到太医院去取公主的药回来,下车时,有人盯着我的手腕看,问:‘你是垂珠?’”

众人的目光,都落在她的手腕上。

她穿着白麻衣,袖子下露出隐约的疤痕。她将自己的衣袖拉了上去,露出那支被烧得全是狰狞疤痕的手臂,垂首说道:“我想,他是看见了我的手,所以肯定了我的身份吧。我回头看见那人,他……我不知道他是谁,他披着个破斗篷,斗篷的帽子把脸遮住了一半,可是下半张脸又用一条黑布遮住了,这么热的天气,把自己遮得严严实实的。我本不想理他,可他却叫住我说,杏儿,你爹要死了。”

她的目光茫然地扫过吕至元,落在钱关索身上,声音恍惚无力:“我……我听他这样说,吓得几乎快跳起来了。我怕被人知道我的身份,而他又说,只和我说两句话就走,所以我只能离开马车,跟着他走到巷子另一边的无人处,听他说话。他说……我知道你是杏儿,钱关索的女儿。魏喜敏是你爹杀的,因为魏喜敏向他索要零陵香,两人一语不合,你爹就在荐福寺内引火烧了他;而驸马的马,也是你爹去查看自己卖给左金吾卫的马时,一时疏忽弄坏了马掌,不巧害到了驸马;孙癞子,就是你爹闯进门的时候杀死的……而且,他还问我,你知道,你爹一旦被官府抓起来之后,你的身份会不会泄露,你以后的人生怎么办吗?”

钱关索咧着嘴,脸上的肥肉不停地颤抖着,他抖抖索索地抬手,似乎想要摸一摸自己女儿伤痕累累的手腕,但垂珠却如被火烫到般收回了自己的手,藏在了身后。

钱关索的手停在胸前,许久也没放下去。他脸上哭丧的表情,配上那张胖脸,难看得让人不知该同情还是厌弃。

而垂珠声音哽咽,几乎泣不成声:“他……他跟我说,你以为你的事情能瞒过别人吗?但我是你父亲的朋友,我得帮助你父亲,也得帮助你。我、我怕极了,只能问他,我该怎么办?”

“于是,他让你去盗取九鸾钗,是吗?”

“是……他说,前两次杀人和驸马出事,钱老板都有作案时间和在场证明,他让我……帮我爹弄一个绝对不可能有机会做到的证据。”

驸马韦保衡盯着她,不敢置信问:“所以……你就杀了公主?”

“不!我没有!”垂珠说着,咬住下唇,声音颤抖,“我,我怎么可以做伤害公主的事情……是那人说,此事很简单,公主不是梦见自己的九鸾钗不见了吗,这事儿可以和此案联系在一起,而……谁都知道,钱老板是绝对没有办法拿到九鸾钗的……我还是不肯,我说九鸾钗是公主亲手收到箱子里去的,我没有办法拿到手。可他……他教给了我这个办法,让我在拿东西的时候,可以这样偷取九鸾钗。我……我真的是没有办法……”

郭淑妃声音凄厉地打断她的话,问:“那么九鸾钗毕竟是在你的手中了?你兜兜转转说了这么久,还不快从实招来,你究竟是如何用它来杀害公主的?”

“淑妃娘娘,奴婢理解您的心情,但事情总还是要从头说起,不然的话,如何才能让真相大白?”黄梓瑕说着,又叹道,“公主是被刺入心脏立即死亡的,这种死法挣扎的幅度很少。而九鸾钗这样一支玉钗,竟然会在刺入心脏时断折,更是令人觉得诧异。所以或许是,尽管垂珠你已经在下面铺设了布条了,但九鸾钗还是在从箱盖上滑落时跌破了,钗头与钗尾分离了,跌成了头尾两截,是吗?”

垂珠泣不成声,只重重点头,许久,才继续说:“我没想到,九鸾钗的失踪,会让公主如此在意。她旧疾复发,而且一发不可收拾。于是我在风声没这么紧之后,就赶紧去箱子后取九鸾钗,准备神不知鬼不觉让它再次出现在公主身边。谁知……谁知我从箱子后取出九鸾钗一看,它竟已经摔断了!”

她的目光越过堂上所有人,望着瘫在那里的钱关索,茫然惶惑:“我……我那时真的吓得心跳都停止了,我握着断裂的九鸾钗,就像握着一条套在我脖子上的绳索一般……我按那个人的约定,在晚上将钗送到公主府角门处,但就在钗交到他手中的时候,我忽然害怕极了,总觉得这一来,我就要被人拉下深渊。不知为什么……我,我攥紧了钗头,问,你究竟是谁?”

而那个遮住了脸的男人,一言不发,只劈手夺过她手中的钗,却没防九鸾钗已经断裂,他一手抓住了钗尾,钗头却依然留在垂珠的手中。垂珠抓着钗头,转身就跑,狂奔入角门,而那人不敢进门,追了两步之后,便从巷子口另一边匆匆离开了。

落佩失声叫道:“可是……可是如果那个人拿到的,只是钗尾的话,为什么公主能在那么多人当中,那么远的距离,一眼就看到了九鸾钗?她不可能那么远就认出折断的那半支钗尾呀!”

垂珠拼命摇头,痛哭失声:“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公主叫出九鸾钗的时候,我吓得心都快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还以为……还以为我所做的事情被她发现了。可没想到,她是指着人群中说的,我心知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只因那九鸾钗头,当时就揣在我的怀中……所以我力劝公主不要过去,谁知那一场混乱之中,公主还是……还是……”

她再也说不下去,跪伏在地上,只是歇斯底里地痛哭。

堂上人尚且可以等待,但皇帝已经忍耐不住,他竭力抑制自己,咬牙道:“起来!给朕一五一十,说清楚!”

垂珠又哀痛又害怕,只能用手拼命地按着自己的胸口,用力地挤出后面的话来,声音嘶哑,几乎溃不成声:“是,奴婢……奴婢和一群人寻找公主时,在人群中看见了那个人的身影!虽然还是看不清他的脸,可奴婢怎么都记得那件斗篷……而且,还看见他带着公主往偏僻的坊墙后去了。所以奴婢拼命地挤过混乱拥挤的人群,却……却已经来不及了,等奴婢赶到的时候,正好看见公主倒下去……”

她说起当日场景,脸色发青,仿佛当时的九鸾钗,是刺在她的胸口,断绝的,是她的生机一般:“奴婢……吓得赶紧跑到她身前一看,她胸前刺的……正是九鸾钗的钗尾!奴婢……害怕极了,心知要是自己被怀疑的话,肯定会被搜身,到时候怀中的钗头,就是奴婢谋害公主的罪证!所以奴婢拼命跑到公主的身边,在跪下去抱着她的身体时,悄悄将一直揣在怀中的九鸾钗头丢在了旁边的草丛中,企图让别人以为……是有人持着那支九鸾钗杀害了公主,九鸾钗断裂是因为公主的挣扎……然而奴婢真的没有杀公主!奴婢只是一步错,步步错,最终到了如今的结局……”

堂上众人都是沉默,也不知该惊愕还是应该叹惋。

皇帝长出了一口气,全身已经虚脱无力。他的目光转向黄梓瑕:“她说的,是否属实?”

黄梓瑕低声道:“属实。公主倒下时,垂珠刚刚赶到,她当时连滚带爬到公主身边,确实没有杀害公主的机会。”

皇帝仰头,再也不看她一眼,只挥挥手,示意将她带下去。

大理寺的衙役们上来,将垂珠的双臂拉住,往外拖去。

垂珠踉踉跄跄地被他们拖着往外走,她的眼睛看向钱关索,原本因为哭泣而低沉的嗓音,在此时终于嘶哑地吼出来:“钱关索,我这一辈子……从始至终,都被你毁了!我死都……不会原谅你!”

皇帝抬了一下手,示意衙役们停一下。

垂珠委顿地跪倒在地上,伸出自己那双手哭喊道:“你看,我手腕上的胎记没了,为什么?因为我为了保护公主,手腕到手肘全部烧伤了,伤口溃烂高烧多日差点死掉,才换来公主念我忠心,将我调到她身边作贴身宫女!公主幼时有一个从宫外带来的小瓷狗,然而她不慎摔破割伤了手指头,皇上与淑妃认定是我没照顾好公主,让我在碎瓷片中跪了一整夜,跪到失去意识倒地才被饶恕……我被烧伤并且高烧欲死的时候,你在哪里?我膝盖鲜血淋漓的时候,你又在哪里?你把我卖掉,拿了卖女儿的钱发家了,然后因为良心不安,惺惺作态来找我,毁掉了我最后的幸福,你——”

她胸口剧烈起伏,眼泪滚滚落下,气息噎住,再也说不出话来。

“是爹……”钱关索望着自己的女儿,嗫嚅着,许久许久,才终于开口,声音沙哑喑涩。他说了这两个字后,想了想,又艰难地改口说,“是我……对不起你,杏儿……是我对不起你……”

他再也说不下去,号啕痛哭出来,他本来就是个又丑又矮的胖子,现在哭得整张脸都扭曲了,更是显得丑陋。但所有人都无法出声嘲笑他,只看着他们父女,满堂沉默。

皇帝的声音,打断了此时的沉默,说道:“你生前服侍灵徽,还算尽心。如今身犯重错,朕格外开恩,允你追随主人而去。”

垂珠咬牙把眼闭上,再不说什么,也不看堂上人一眼,任由别人把自己拖了出去。

郭淑妃看着她的样子,愤恨道:“同昌之死,她是罪魁祸首之一,如今死后还能陪着灵徽,陛下为何要给她这样的恩德!”

没有人附和她,也没有人回答她。

就连钱关索,也依然呆呆跪在那里,只是那张灰暗的脸上,眼泪汩汩而下,似乎无法断绝。

皇帝示意把钱关索也带出去,他回头看黄梓瑕,右手紧攥成拳,因为太过用力,青筋根根暴出,与他面容上突突跳动的肌肉一般,触目惊心:“那么,唆使垂珠偷盗九鸾钗,又杀害公主的人,究竟是谁?”

黄梓瑕默然向他躬身行礼,说道:“仅凭一根钗尾,同昌公主当然不可能认出是九鸾钗。然而,就偏偏有一个人,擅长制作各种栩栩如生的花鸟龙凤,一夜时间,在断钗上接续一个假的九鸾钗头,并不是难事。”

周子秦摇头道:“崇古,这不可能呀,就算是粗制滥造,就算是最熟练的玉匠,但要雕镂一支玉钗也需要好几日,何况是九鸾钗这样繁复的大钗——更何况,他又去哪里找同样一块九色玉呢?”

黄梓瑕反问:“为何要用玉呢?反正只是在混乱人群中让公主远远看一眼,那么,用调好颜色的蜡,做一支九鸾钗,她又怎么会在仓促间认得出来?而且,一夜时间,用蜡做一支玉钗,不是绰绰有余?”

鸦雀无声的堂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吕至元的身上。

郭淑妃一边缓缓摇头,一边垂下眼睫,眼中的泪水无奈而悲戚地滑了下来。

而皇帝瞪着吕至元许久,重重地退了两步,跌坐回椅中,他说不出话,只用愤恨怨毒的目光,死死盯着吕至元。

吕至元此时的目光,只投向堂外的天空,静默不语。

他的侧面,那一道道皱纹,就像是岩石上风化的沟壑。他遥望着天边,似乎看着自己的女儿越奔越远,终于远离了他,远离了这个可怕的长安——在她,还不知道父亲为她所做的一切时。

或许,她永远也不可能知道,她曾怨过、曾恨过的父亲,为她做过什么。

黄梓瑕望着吕至元,心中涌动着复杂的情绪,但她终于还是开口,说:“吕老丈,你要为你的女儿复仇,我理解你这种心情。但你不应该为了掩饰自己,而将无辜的人牵扯进来。”

崔纯湛赶紧小心翼翼地请示皇帝,问:“圣上,是否要给吕至元上刑,让其招供?”

“不必了,我认罪……我杀了三个人,魏喜敏、孙癞子、同昌公主,都是我杀的。”吕至元打断他的话。

压抑在堂上的气息,并没有因为他认罪而有拨云见雾的感觉,反而越发凝重。

黄梓瑕叹了口气,说:“在此案之中,同昌公主虽然间接伤害了你的女儿,但她毕竟是无心之失,而且她这样的身份,你却执意要杀她,又是为什么?”

“同昌公主……我其实并没有想杀她。毕竟如你所说,她并不是直接把滴翠害成这样的人。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滴翠要向大理寺投案自首,说自己是杀人凶手。我不能眼看着自己的女儿危在旦夕,我也更不能去投案自首,祸及女儿啊!”吕至元说着,仰头深吸了一口气,勉强说,“这个时候,我想到了同昌公主,我想,这一切事情都是因她而起,大约只有她,才能救我的女儿了。所以我诱使垂珠为我偷了九鸾钗出来,谁知她却只给了我一半。但我虽没能从垂珠手中骗到九鸾钗,但已经看清了那钗头的模样,所以我揣测垂珠应该不敢将坏掉的九鸾钗交给公主,于是就像你所说的那样,用蜡赶制了一支九鸾钗,远远看去,就跟真的差不多。”

黄梓瑕又问:“你对公主府的事情似乎很熟悉,是不是豆蔻告诉你的?”

“是,她与我家来往很少,但滴翠的母亲毕竟是她姐姐。我今年去春娘坟上祭扫时,她也来了。我匀了一点香料给她,但她说公主府的规矩,外人收受的所有贵重东西都要上交给公主的,公主身边有个十分贪心的魏喜敏,又有头疾,有香料肯定会被他拿走,尤其是安神的。”

“可是,公主做了九鸾钗丢失的梦,你又是从何得知?”

“是那日魏喜敏到我店中,被我用香迷倒之后,我将他绑好,他曾迷迷糊糊以为自己身在阴曹地府,所以吓得什么都说,我问了几句,他就说了公主的梦,还说看到公主偷偷见钱关索的事情。我知道了钱关索最近正得意扬扬炫耀自己女儿送的金蟾,又听说公主身边的侍女垂珠手上有伤痕,她帮公主冒充女儿做得很好,于是我猜想,垂珠或许就是钱关索的亲生女儿了。”

黄梓瑕默然点头,身后皇帝已经暴怒地打断了她的询问:“别问这些有的没有的!先把杀害公主的事情,一五一十招供出来!”

吕至元垂下头,说道:“我拿着假的九鸾钗,偷偷躲在公主府外,跟着她到平康坊。被堵在路上的公主下车,顺利地被我引了过来。我在混乱之中将她带到无人处,向她坦承了自己杀她府上的宦官和那个孙癞子的罪行,跟她说我女儿是冤枉的,求她救救滴翠。她却看都不看我一眼,只看着地上的草芥冷笑。我跪在地上苦苦哀求,求她让大理寺释放滴翠。可公主情绪极差,劈头便只让我们父女俩都洗干净脖子等着,她说……她说,不仅你要死,你女儿也活不了!”

皇帝听他讲述同昌公主临死前的场景,他坐在椅上,眼前仿佛又出现了自己女儿肆无忌惮、骄傲任性的模样。那锋利单薄的五官,就像一枚最易折断的冰凌,却偏偏还如此倔强固执。

皇帝觉得自己的胸口痛得几乎无法呼吸,他用力抓着椅子扶手,死死地瞪着吕至元,却无法挤出一个字。

“那个时候,我害怕极了,公主若走了,我和滴翠,都要死了……我已经杀了两个仇人,年纪也大了,死对我来说,又有什么关系?可滴翠……滴翠这么年轻,就跟刚抽出的花苞似的,她怎么可以和我一起死?”吕至元说到这里,终于一反之前的缄默低沉,他激动地用拳头捶着自己的胸口,仿佛要把那里的血给呕出来,“那一刻,那一刻我忽然想……和此事有关的,已经死了两个人了……如果公主也死了,不就可以证明,正在大理寺的滴翠,她……她是无辜的吗?”

在满堂寂静的人中,吕至元的嗓音嘶哑干涩,却让众人都不知如何以对。

“所以,我就……赶上她,将那支钗尾,刺进了她的心口……”

郭淑妃发出疯狂的叫声,眼看就要扑到堂上来。她身旁的宦官与侍女忙将她拉住,却无法阻止她恸哭失声:“陛下,灵徽……灵徽竟死在这种小人之手!陛下……”

皇帝坐在椅上,仿佛已经完全听不到、看不到,只是坐在那里,巨大的悲痛淹没了他,让他一时无法动弹。

黄梓瑕低声说道:“吕至元,整个长安城都在说,你嫌弃自己的女儿,将她赶出家门,又贪财无耻……然而我知道,这一切都只是你为了保护你的女儿滴翠而已。其实,在她被孙癞子侮辱的那一刻开始,你就已经下定决心要报仇了。魏喜敏是公主府的宦官,公主府有心要保他,你知道自己无法走官府这条路,唯一的办法,就是自己动手,亲自杀了他们!”

她的目光落在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脸色仓皇凄凉的张行英身上,停了许久,才继续说了下去:“可你知道,这事若是一旦败露,不但你会死,你的女儿,也一定会被你牵连,到时不死也要流放。于是你在下定决心要杀人的那一刻起,就把滴翠赶走了。你给她丢了一条绳子,逼她去寻死,其实就是想当众与她断绝关系,让她远走高飞,不受牵连。然而我想你一定偷偷地跟着她,不然的话,你又如何能不偏不倚寻到张行英家,被滴翠撞见呢?”

吕至元咬紧牙关,含糊道:“我……我去张家偷偷看过她几次,虽然很小心,但有一次还是被滴翠发现了……于是我便说是来讨要彩礼的,想着张家也凑不出这么多钱来,希望滴翠还是离开京城远走高飞最安全。谁知她竟那么傻,真以为我是虎狼父亲,竟偷了张家的那幅画出来给我,说抵十缗钱。我说了不值,她还跟我说,这上面画的是三种死法。我见第一种刚好像是天降霹雳杀死人,顿时想起刚被我杀死的魏喜敏。于是在杀孙癞子时,听说他闭门不出,便从第二幅画中受到启发,铁笼再怎么样总有缝隙,而我当年在弩队学过的手艺,刚好可以用上。至于第三幅……”

他说到此处,嗓音喑哑,再也说不下去了。

“滴翠遭遇此事……我们都同情她。只是,公主毕竟也算无心之失,钱关索及家人更是无辜,你将他们卷进来,太不应该,”黄梓瑕轻叹道,“而我最佩服的是,你伪装得太好,不仅骗过了我们,甚至连你亲生女儿都骗过了。”

“可能……是因为我确实对滴翠不好。”他声音嘶哑,目光落在空中虚无的一处,他看着那里,就像看见了女儿站在面前一样,就像即将离世的人舍不得自己身边唯一留存的东西一般,珍惜地,一寸一寸地用目光丈量着女儿虚幻的面容。黄梓瑕听到他喃喃的声音,就像是梦呓一样:“刚生出来的时候,我就不喜欢这个女儿……她是早产,春娘生下她之后就血崩而死,我只能呆呆地抱着刚出生的她,坐在床边看着春娘的脸慢慢变成白色,又慢慢变成青色……”

上一章:九鸾缺 二十一  弄璋弄瓦 下一章:九鸾缺 二十三  大唐暮色
热门: 最终杀场 治愈异能的错误打开方式 我能看见经验值 最终进化 帝王业(帝凰业原著小说) 半城繁华 复仇 七界传说前传 龙泪:池袋西口公园9 鸽群中的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