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鸾缺 二十一  弄璋弄瓦

上一章:九鸾缺 二十  叶底游鱼 下一章:九鸾缺 二十二  无人知晓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谁知,就在天色暗下来的时候,他来了,上天,终究还是成全了我!是不是因为老天也在垂怜我女儿,才保佑我杀人时无比顺利……”

众人看着吕至元,顿时哗然。

这老头儿自进入大理寺以来,一直埋头站在角落里,没有任何人注意过他。因为对他的鄙弃,所以就算是说到和滴翠有关的几个人,别人的目光也只在他身上掠过,并没有停驻。

然而此时,黄梓瑕却举着那根铁丝,向他发问。

众人的目光,随着黄梓瑕,一起落在了他的身上。

吕至元在堂上阴影之中,努力隐藏自己的身影,他依然还是伛偻的身子,半旧的布衫的阴暗让他的脸显得轮廓也深浓起来。

他仿佛不明白似的,缓缓抬眼看着黄梓瑕,慢吞吞问:“你说什么?”

崔纯湛也附和道:“杨公公,你之前不是说本案与张家所藏的那幅先帝遗笔有关吗?既然他家珍藏着,吕至元可曾见过那幅画?”

“自然见过,就在魏喜敏死后,滴翠曾为了打发过来索要彩礼的父亲,而将张家的画取出给他,并且告诉了他,我们当时几个人揣测过的,图上的那三幅涂鸦内容。只是当时吕老丈说不信,她才赌气去当了十缗钱,交给了他。”

“所以那幅画……吕老丈是真的看过的。”周子秦肯定地附和,但神情犹疑不定,“可是……可是你也说他是去讨要彩礼的,他这种样子,难道真的……会杀人吗?”

“哼……我才没有。我钱都到手了,干吗为了一个丫头片子去杀人?”吕至元冷笑摇头,一脸坚决道,“没有!我没有在自己的蜡烛内放过这种东西,或许是别人弄的,又或许是铁丝混在香内,在香炉里被烧成这样的,与我有什么关系?”

“但当时一片混乱之中,唯有荐福寺那个大香炉没有倒,如果铁丝是其中的,怎么会被带出来?而你说,这铁丝是别人插进蜡烛芯去的,那更是不可能的事情,”她将弯曲的那一头展示给他看,“若是直上直下,插入芦苇芯子或许还有可能,但这弯曲的铁丝是在下面的,除了一开始制作时你动的手之外,又有谁能将它弯曲的这一头插入笔直捆束的芦苇芯之中?”

吕至元又慢吞吞道:“哦……我老了,眼花了,可能是什么时候芦苇芯子之中混进了一根铁丝,也没有觉察到。但我敢问公公,我出了这一点岔子,又犯了什么法?”

“你真的是无意之中让铁丝混进去的吗?总之我不相信,因为你这看似不经意的举动,事实上却是整个案件的开端与重点,”黄梓瑕摇头说道,“吕老丈,你对于这场杀人布局,实在是费了莫大的心思。案发前几日的天气本就压抑,眼看就有雷雨,而你又注意到,一丈高的蜡烛,已经与大殿齐平,只要插上一根铁丝,便极易引雷。于是你在自己所做的那根巨大蜡烛的芯子中,插上了一根铁丝。为了防止别人发现,你还坚决要自己亲手立这根蜡烛——这样,你就可以在蜡烛立起来之后,将原本藏在里面的这根铁丝拉出。而等到梯子撤去,下面的人,谁又能注意到烛芯燃烧的火焰之中,藏着一条细长的铁丝呢?”

“原来……所谓的天降霹雳,是他一手引来的?”崔纯湛目瞪口呆,“那,那他运气也太好了,不偏不倚就让霹雳炸掉了自己的仇人!”

“不,当然是有原因的,不然的话,天雷怎么会在荐福寺的千万人中,不偏不倚刚好选中了魏喜敏?”黄梓瑕将铁丝展示给所有人看,“不知大家可注意到了,这根铁丝上直下弯。上面笔直的半根,不但有被灼烧的痕迹,而且,还有残余的一点黑灰。但下面弯曲部分,却毫无焚烧痕迹。这不是让人很奇怪吗?因为我看过吕老丈做这种巨烛的蜡烛芯,是把芦苇芯子用麻布包裹扎紧之后,浸透蜡油,再装上烧红的铁尖,插入半凝固的蜡烛之中。所以就算当时蜡烛爆炸了,铁丝上扎的芦苇芯子有麻布捆扎、有蜡冻住,也极难散掉。就算退一万步说,真的散了,吸过蜡的铁丝也会有一瞬间燃烧,烧出一层黑色,入水也无法洗去。可你这条铁丝,下面却是完全干干净净的。原因是什么呢?”

崔纯湛与王麟、蒋馗等传看这根铁丝,若有所思。

皇帝对于宦官的死虽也有好奇,但并没有没有太大反应,只说道:“杨崇古,你从速道来。”

“是。以奴婢揣测,当时吕至元所做的蜡烛芯子,只有这半根铁丝长短。上面直的、变黑的一部分夹在芯子中,而蜡烛的蜡面下,其实根本就没有芯子,铁丝是裸露的,当然也就无从烧起了。”

众人全都愕然,周子秦赶紧问:“那么,他做这样一个只有上面短短一截蜡烛芯的巨烛,又有什么用呢?”

“因为,他要用那个蜡烛,藏一个东西。而这根铁丝下面弯曲的弧度,正是为了避开那个东西。”

周子秦一拍脑袋,立即说道:“他肯定是在蜡烛内藏了硫磺和炸药!所以天雷劈下的时候,铁丝引雷,蜡烛燃烧,旁边的魏喜敏就被烧死了!”

“不对,爆炸后不久,我便过去查看了,在现场并没有闻到浓烈的硫磺火药气味。”崔纯湛立即反驳道,“而且,吕至元当时并不在现场,他又如何能保证蜡烛爆炸时,魏喜敏肯定就在蜡烛的旁边,而且雷火烧到的,就是自己想要杀害的魏喜敏?”

周子秦抓了抓头,只能一脸疑惑地望向黄梓瑕。

“以上说的,是我们看见的证据,然而,本案还有一个,是看不见的证据。那就是——当时在场的人,夔王爷、周子秦、张行英、吕滴翠还有我,我们五个人离那支爆炸的巨烛或远或近,但没有一个人在蜡烛炸开之前看到过魏喜敏。”说到这里,黄梓瑕转头看向李舒白。

李舒白点头,肯定地说:“当时本王确实没有看见魏喜敏。因他是在公主身边的人,若本王在荐福寺扫到过他一眼,必定印象深刻。”

“夔王爷这样过目不忘的人没有发现魏喜敏,或许可以说是因为魏喜敏混杂在了人群之中,所以离得太远没看见。可张行英与吕滴翠两人,当时就在蜡烛旁边,而且魏喜敏是伤害过吕滴翠的人,还穿着绛红色的宦官服饰。他既然能在第一时间被火烧着,必定是离蜡烛很近的,为什么同在那支巨烛旁,魏喜敏却没有被别人看见?”

在众人若有所思的目光之中,黄梓瑕终于说出了最重要的结论:“因为,那支蜡烛的高度,是一丈多,一围半粗,就算去掉上面融化的蜡和下面较细的地方,剩余也足有八尺高,而魏喜敏的身高,只有五尺半,足以藏在蜡烛之中!”

堂上一时寂静,每个人都为这个疯狂的想法而感到惊诧、错愕、不敢相信。

“原本半透明的黄蜡,被染成了五颜六色,遮掩住了里面藏着的东西;为了空间更大,所以他截掉了蜡烛芯;烛身的雕花上可以戳出一些小洞,保证在里面的人不被窒息而死;弯掉的铁丝,是因为需要避开魏喜敏的头,而且,可以将雷火引导蜡烛内部,让糅合了朱砂、硫磺、黑油等易燃物的蜡烛迅速爆炸散落。”

张行英、周子秦、李润等所有人都惊呆了,他们看看黄梓瑕,又看看猥琐伛偻的吕至元,不敢置信。

吕至元低头望着脚下的青砖地,脸上还带着冷笑:“公公,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藏着一个大活人在蜡烛里?我又把藏着人的蜡烛送到荐福寺?你真是异想天开!”

“听起来似乎荒诞不经,但我说过了,我手中,有确凿证据。”黄梓瑕清清楚楚道,“第一,将蜡烛送到荐福寺的那一天,你明明通宵赶制蜡烛,疲惫不堪,为什么还不肯假手于人,一定坚持要自己亲手送到荐福寺,看着它立好才肯离开?”

“我虔诚向佛,这蜡烛花费了我数月心思,我不放心别人替我送去!”

黄梓瑕不置可否,又说:“第二,荐福寺花了半年多才搜集了那么多蜡用以制作那支巨蜡,结果蜡烛爆炸,一下子全部焚烧殆尽。普通的蜡会在遇火时燃烧得如此彻底,只留下你最后刮走的那么半罐子蜡吗?你是怕剩余的蜡太少,会被人知道自己的蜡烛是空心的,所以干脆在里面加了大量遇热即燃烧的颜料,将所有余蜡一律烧光。”

吕至元看都不看她一眼,说:“你懂什么?制作蜡烛时,为了渲染各种颜色,是必然要加入各色颜料的。”

“然而,你制作蜡烛数十年,难道就不知道,里面多加了朱砂、硫磺、黑油等,也许一碰到火,整支蜡烛都会熊熊燃烧起来?”黄梓瑕说着,又摇了摇头,说,“更何况,你还犯了一个做蜡烛的师傅断然不可能犯的错误,那就是在蜡中掺加朱砂。”

吕至元冷笑道:“谁说我选择了朱砂?明明用的是与往常一样的普通颜料,你无凭无据怎可随便说我?”

“虽然在场的人并没有什么大事,但,我确实有证据。因为在事后,暴雨将蜡烛的余烬冲刷到了鱼池中,放生池中所有的鱼都死了!”黄梓瑕说着,回头看向嘴巴都合不拢的周子秦,问,“当时你曾捡了死鱼回去检验,那些鱼的死因是什么?”

“是水银中毒。”周子秦赶紧说道。

“对,这就是制作蜡烛时不可以用朱砂作为颜料的原因。因为朱砂遇火燃烧之后,会化为水银,水银弥漫到空气中,所有呼吸到的人都会中毒,怎么可以使用?然而你为了让蜡烛易燃,依然还是选择了朱砂!”黄梓瑕直视吕至元道,“之前我去你店里时,曾看见你给蜡烛上红色,那红蜡绝对不是用朱砂做出来的,也绝不会冒毒烟。而为什么偏偏在那一支巨烛上,你用了价高又危险的朱砂?你口口声声说自己虔诚,却为什么要给佛门法会制作这样害人的蜡烛?你难道不怕蜡烛燃烧后的毒烟会殃及荐福寺内所有男女老幼?”

吕至元一时语塞,他站在背光之处,脸上的皱纹更加深刻,一张脸仿佛在瞬间更显苍老。

他张了张嘴,却没能说出任何话。

“其实也没什么,不是吗?你一开始就知道,烧不了多久,整支蜡烛便会炸开,到时候人群四散,那点水银熏不死人。”黄梓瑕摇头道,“但即使你精心布局,在蜡块上,你还是露出了马脚。荐福寺花了那么久才搜集的蜡,你却能在数日内又凑出足够制作那么大一支蜡烛的蜡油,我问你,你那些蜡从哪儿凑来的?你说你是多年存下来的,若你存有这么多蜡,荐福寺还需要到全国各地搜买吗?所以事实是,你一开始就根本没有用上那么多的蜡,因为蜡烛本来就是空心的,荐福寺给你送过来的蜡块,很多都剩下了,一开始就没用掉!”

见吕至元面若死灰,却没法辩解,周子秦赶紧问:“崇古,我有个问题!虽然那几日本来就气息压抑,眼看就是要来雷雨的天气了,可如果雷雨一直不来,他又准备怎么办?”

“即使那条铁丝没有引来雷电劈下,但下面的蜡油中,还掺杂着黑油和硫磺。只要再烧一会儿,整支蜡烛还是会炸开,然后炸开的蜡块全部焚烧,而被他藏在里面的魏喜敏,身上早已涂了易燃物,还是会被活活烧死!到时候他只要说蜡烛出了岔子,炸裂后误伤他人,依然可以辩解,只是没有天雷劈死人这么玄乎而已。”

崔纯湛皱眉道:“确实是……魏喜敏在蜡烛之内,而当时了真法师又刚好讲到报应,天雷大作,铁丝引雷,蜡烛炸开,一切就像上天在成全一般。大家在慌乱之中,只会认为这个倒地的人是蜡烛旁边的人被烧到,谁会在拥挤的人群中发现他是从哪里来的?”

周子秦满脑子疑惑,又问:“那么,魏喜敏又为什么会乖乖呆在蜡烛之中呢?他当时可是在地上哀嚎打滚的,一个大活人,为什么肯躲在蜡烛里啊?”

“零陵香,你忘记了吗?钱关索听吕至元说他那边有上好的零陵香,于是买了送给公主府的厨娘菖蒲致谢。菖蒲一个下人,按照府中规矩,这种贵重东西自然要先给公主送去过目。然而公主婚后还未生子,怎么会用这种不利怀孕的东西?而魏喜敏一来贪婪,二来有头疾,零陵香对他来说正是好东西,于是顺理成章拿去用了。一天一两,到第七天香已用完,他又去向菖蒲讨要,闹出一场风波之后,跑去向钱关索要挟,钱关索带他去了吕至元店里——那一天正是荐福寺佛会的前一夜。那一夜魏喜敏彻夜未归,而这个大家一致认为不敬神佛的魏喜敏,第二日在所有人都未曾事先看见他的情况下,在荐福寺突然出现,一出现便是满身的大火,哀号而死,”黄梓瑕盯着吕至元,缓缓道,“吕至元将一切都计算好了,一是公主府的规矩,无论谁拿到贵重东西都要先进献主人;二是利用钱关索,给他推荐了自己的零陵香;三是计算好了头疾病人的用量,让他几日后准时来讨要。一切都如他所料,魏喜敏自投罗网,并且在他的店内失踪。而魏喜敏失踪的那一夜,我想,应该是吕老丈在店里用了加料的零陵香,让他无知无觉一觉睡到了自己满身大火才惊醒吧。”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吕至元身上,看着这个干瘦老头跪在堂前,一动不动,就跟一根已经枯死了多年的枯瘦树根一样,尽是灰黑的风霜痕迹,却又满是苍劲的线条。

黄梓瑕声音坚定,继续说下去:“而孙癞子的死,也与你,脱不开关系。”

“不,杨公公,孙癞子这个案件,你可能是想错了。”张行英默然看着沉默不语的吕至元,说道,“孙癞子死的时候,正是中午……我和阿荻都曾去过那里,想下手却没有找到机会。那个时候,我们没有在大宁坊见到吕……吕老丈,而且后来也很多人证实,中午时他正在西市店内赶制蜡烛,我不信他有机会杀害孙癞子。”

“他压根儿不必在场,因为在叫人来维修加固自己房屋的那一刻开始,孙癞子就已经必死无疑了。”黄梓瑕转头示意周子秦,将他们当时从孙癞子家门上撬下来的铁额展示在众人面前,说,“在孙癞子的房屋正门之上,装了一个如今京城流行的铁额,当时替孙癞子加固门窗的师傅替孙癞子装上的是一个全新的,涂漆颜色十分鲜亮,而在案发之后,却发现已经完全掉了漆。”

“这个铁匾额……是钱关索弄的!”崔纯湛顿时又一指委顿余地的钱关索。

众人的目光又再次聚集到钱关索身上。

原本满脸死气的钱关索,此时看看黄梓瑕,又看看吕至元,那双一直呆滞的眼睛终于瞪大了,也不知哪儿来的力气,他撑着地嘶声喊了出来:“冤枉……冤枉啊!草民没有杀人!草民的铁额是……是在刘记铁匠铺打的,拿回来之后就堆在那里,小人只看了一眼!”

周子秦急不可耐,只抓着黄梓瑕问:“以你看来,这个小铁额和孙癞子的死有什么关系?”

黄梓瑕反问:“你还记不记得,大宁坊的里正曾对我们说过,在钱老板劈开孙癞子大门的时候,有一股黑气冲出,大家都认为是滴翠的冤魂煞气?”

“是,里正说过,”周子秦看向张行英,挠头皱眉道,“可问题是,滴翠又没有死,怎么会有冤魂煞气之类的?”

“因为,有人在门上焚烧过东西,而在门被劈开的时候,灰烬受到震荡,而里面又始终闷着,所以乍一开门,黑灰便立即飘荡出来,也就形成了所谓的黑色‘煞气’,”黄梓瑕指着那铁额上面烧得焦黑卷驳的漆色,说,“但屋内并没有火烧的痕迹,唯一的灰烬,在空心的铁制匾额之内。所以,孙癞子的死,凶手动的手脚,就在这里。

“在发现孙癞子死后,大理寺便立即封闭了屋子,也不可能再有人接触到这个铁额,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在前一天门窗加固好之后的那一夜,与第二日午时之间,有人在孙癞子的那个铁额内,燃烧了什么东西。而这个东西,我断定,应该就是零陵香——因为在我们晚上过去查案时,王尚书的儿子王都尉护送我们一起过去,他闻到了屋内残存的零陵香的气息。他是京城有名的香道中人,应当不会闻错。而我也敢断定,这种零陵香,必定与当时迷倒魏喜敏的是一样的,所以才导致孙癞子一直在被刺中两处之后还维持那种姿势,一动不动地死去。”

崔纯湛忙问:“那么,吕至元又是如何潜入那个密封的屋内,杀死孙癞子的?难道……他也知道下水道经过那里?”

“此案与下水道并无关联,若凶手是从下水道潜入的,那么屋内必定会有痕迹,就算被跟着钱关索涌进来看热闹的人踏平,也不可能会是那种夯实的地面。何况当时吕至元正在店内忙碌,哪有时间前去爬下水道呢?”黄梓瑕让周子秦将铁额上的镂空花纹掀起,说,“诸位可以看到,里面的残余灰烬之中,有两道手指抹过的痕迹。在我们未曾查看铁额之前,有谁会注意这个淹没在孙癞子墙上一大堆符咒画像中的东西呢?更不可能有人想到铁额里面会藏着什么东西。我想,唯一可能会到里面拿东西的,应该就是凶手了。而凶手从这里面拿走的,是什么东西呢?”

她指着里面香灰中残存的两个痕迹,说:“这是一个较大的圆形痕迹,这东西若是个圆形,按照这个直径来看,是绝对不可能从铁额这些奇形怪状的镂空之中取得出来的,而若是一个扁平的圆片,凶手可以勉强伸入一根手指,将它从最下面挪出来,从下面这条长长的云烟缝隙之中取出——可是,凶手并不是这样取的,他是从上面取走的,但上面这里,唯一的空洞只能容许一根手指通过,能从这么小的地方取出的这么大的圆……是什么呢?”

众人都不禁看着那个小洞思索起来,堂上一时无人说话,唯有张行英站在堂上,仿佛看着一个陌生人般看着滴翠的父亲,而吕至元则失神地怔怔站在那里,不言也不语,仿佛黄梓瑕所说的一切,都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在短暂的沉默之后,李舒白缓缓开口说道:“是个弹簧绷子。”

“是,就是用在弓弩上的那种绷子。在灰迹上刮擦的时候,会留下较大的圆形形状,但再小的空洞,只要将它旋转几下,就能毫不费力地取出。”黄梓瑕说着,将目光再度投向吕至元,仿佛叹息一般地说,“而吕老丈,当年曾应征入伍,他进入的,正是弩队。”

“难道说,吕至元在这里面……装了一个弓弩?”周子秦顿时惊呆了。

“不,只需要两个绷子而已。”黄梓瑕指着铁额示意,“在对外的那一层涂上磷粉,后面放上零陵香,零陵香之后,是用蜡封住的绷子,上面放的,是两片淬毒的薄铁皮。”

“我想起来了!孙癞子半身的烂疮,让他只能维持那个侧睡的姿势,而吕老丈曾当过多年弩兵,只要根据大门与床的角度,调节好绷子,用蜡封住,即可对准那张被挤得只剩那点空间的床上,一个始终用那种姿势睡觉的人!”周子秦顿时恍然大悟:“那日午时——或许不用到午时,只要阳光足够炽烈,照在铁额上,磷粉受热,引燃零陵香。这种安神催眠的香会让孙癞子昏昏欲睡,而他的床正对着,就是大门口和门上的铁匾额。等到零陵香燃完,铁额内烧起明火,封住绷子的蜡在瞬间融化,被封在蜡内的绷子立即弹出,上面放置的铁皮以微向下的角度,直射入了孙癞子的体内。这香能让魏喜敏在睡了一夜之后,还没从颠簸中醒来的,在昏睡中的孙癞子可能压根儿没有感觉,就一命呜呼了!”

上一章:九鸾缺 二十  叶底游鱼 下一章:九鸾缺 二十二  无人知晓
热门: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第二块血迹 再度沦陷(gl) 成为神器后我穿回来了 神州奇侠后传:大侠传奇 追凶者之萨满疑云 螺丝人 遗落的南境1:湮灭 安德的游戏 挂职 瀚海雄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