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鸾缺 十七  玉碎香消

上一章:九鸾缺 十六  夜纹昼锦 下一章:九鸾缺 十八  呼之欲出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岐乐郡主、同昌公主,这些身份高贵的女子,生长在世间最繁华锦绣的地方,就像一树灼灼的花,开了落了,却终究无法结出果实来。

第二天一早,他们过去时,公主府已是一片哀戚肃穆。

下人们正撤掉重重罗帐,悬挂起白色帐幔;韦保衡也已脱下锦绣华服,换上了白麻衣。公主所停的阁内,摆满了大大小小的冰块,以保住容颜,可如今终究是夏天,恐怕无法长久停放。

韦保衡亲自到大门迎接夔王,含泪对李舒白说道:“韩国夫人说,她早年备了一具金丝楠木的棺椁,愿先让公主成殓。如今府中人已经去取了,不然,这天气,恐怕……”

黄梓瑕的目光落在静静躺在那里的同昌公主身上。她已经换了一身绛紫色密织翚鸟的锦缎衣裳,发髻上匀压着已经修复好的九鸾钗,妆容整齐,胭脂红晕,绛唇酥润,显得那原本锋利单薄的五官倒比往日更鲜活美丽些。

黄梓瑕低声问:“尸身可有人验过吗?”

“没有,皇上如此神伤,谁敢提此事?”韦保衡说着,望着同昌公主的尸身,眼泪终于还是掉了下来。

黄梓瑕问:“奴婢是否可查看一下?”

“公公是皇上亲自指定查案的,必定要看的。”韦保衡点头道。

黄梓瑕向他告罪,走到同昌公主身边,李舒白与韦保衡一起避到外面去。她将公主的衣襟解开,仔细查看胸前那个伤口。

已经被仔细清洗过的伤口,肌肉微微收缩,伤口显得更加窄小。十分干净利落的一个血洞,对方一击即中,直接刺伤心脏,公主在很短的时间内便死去。

他们赶到的时候,应该就是公主刚刚被刺中、凶手逃逸之时。然而在那之前,公主被劫持已经足有半炷香时间,那么多人,她为什么不大声疾呼呢?那时她与凶手在干什么?

她又仔细查看了公主身上其他地方,确定再没有其余伤痕,才将她衣服重新穿戴整齐,步出房门。

韦保衡问:“怎么样?”

“没有其他异常,确是被人刺中心脏而死,伤口是小血洞,与九鸾钗相符。”她说着,又转而看向李舒白。

李舒白会意,对韦保衡说道:“阿韦,我另有事情想要问你。”

韦保衡点头,带着他们往宿薇园而去。

就在经过知锦园时,黄梓瑕停了下来,问:“请问驸马,可以让我们进内去看一看吗?”

韦保衡望着知锦园紧闭的大门,脸上浮过一抹惊诧与悲恸糅合的复杂神情,随即摇头道:“这院子,公主让人封闭了,说是里面游魂作祟,要十年后余孽才清……”

“然而现在公主已经薨逝了,不是吗?”黄梓瑕看着大门封条上同昌公主的印章,问。

“然而……这只是个废弃多日的园子,又有传言,我看……”韦保衡看向李舒白,而李舒白却说道:“里面芭蕉出墙,水声潺湲,我想必定是动人景致,也想看一看。”

韦保衡也不再说什么,让身后人去找钥匙。不一会儿就开了园门。

果然是适合夏日的园子,一开门便感觉到扑面而来的阴凉。里面遍植芭蕉,流水蜿蜒地绕着园中小榭流过,浅浅的水中长满睡莲菖蒲。此时幽闭太久,岸边青草勃发,水上全是浮萍,一片寂静凝固的绿色。

“这么好的园子,空着太可惜了。”李舒白说着,先走了进去。韦保衡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跟着他踏了进去。

李舒白走到水池边,转头问韦保衡:“同昌为什么要将这个园子封闭?”

“因为……前月有个人,在园中落水而死。”

“园中侍女吗?”

“是……”他呆呆望着水面,说道。

“宫里的?”李舒白又问。

韦保衡见他始终在询问这个话题,知道自己绕不开去,只能说道:“不,是我从家中带来的侍女,自小就在我身边伺候。她名叫……豆蔻。”

“我听其他人说,驸马的豆蔻,画得特别好。”

“是,豆蔻自小陪我长大,她之于我……如母如姊。”

李舒白看着风吹开池面浮萍,露出下面清浅的水。他沉吟着,问:“她一向在你身边服侍,又怎么忽然在这里落水身亡呢?”

韦保衡咬住下唇,许久,才说:“府中人说,她是被园中鬼魂所迷,才走到这边来……”

“你明知道,不是这样的,”李舒白摇头道,“公主已经薨逝,你想为死者避讳,我亦可以理解。但如今事已至此,皇上又让杨崇古彻查此事,有个问题,我们不得不问,还望驸马不要介意。”

韦保衡顿时脸色一变,说道:“可……可我至今还不知道豆蔻为什么会死。”

“但你却知道凶手是谁,不是吗?”黄梓瑕问。

韦保衡被她一下子戳破心底的秘密,顿时倒退了一步,怔怔看着她,说不出话来。

“韦驸马,为了替豆蔻复仇,您自编自演了这一场戏,将大家的视线引到公主府来,目前看来,您成功了,”黄梓瑕看着他脸上震惊的神情,低叹了一口气,说,“原本,我也想不到会是这样,但是很凑巧,如今死了三个人,而这三个案件仿佛是‘天谴’,以先皇一幅画作为依凭展开,三幅涂鸦,三个死者,仿佛是十年前已经注定的局面。”

“天谴……”韦保衡喃喃地念着。

“对,三个案件,目前都让人找不到杀人的手法,最好的解释,便是借助先皇遗笔,说那是天谴或是诅咒。而那幅画之中,并没有驸马您坠马这件事存在。所以,虽然是您这个案件让同昌公主心虚害怕,让皇上命我们关注公主府,调查与公主府有关的案件,但我经过查找与比对之后,觉得您的案件,应当是与其他案件分离的,并无任何关联。”

韦保衡默然看着她,没有辩解,也没有承认。

“第一,您这桩案件并未出现在那幅画上,说明那个凶手一开始就没有将您考虑在内。第二,从马上坠落,虽然危险,但受伤的概率更大,而您只受了轻伤,与凶手那种极其稳准狠的手法截然不同,明显不是同一个人下的手。至于第三……”

黄梓瑕凝视着他,轻声叹了口气,说:“您与吕滴翠的悲剧没有直接关系,从这一点上来说,您是无辜的,不应该被波及。”

韦保衡抿唇看着她,许久才问:“你为什么认为,那场击鞠的意外是我自编自演的?”

“从表面上来看,那场击鞠发生意外,很难有人为的因素。毕竟,您的马是自己随便牵的,就算出了意外,也应该只是巧合,或者是有人无差别地进行破坏,您碰到只是因为运气不好而已——然而有一个人,却可以让您无论选择哪匹马,都能出一点不大不小的意外,而且您还可以随时控制,及早防备,不是吗?”黄梓瑕凝视着他,一字一顿地说道,“而那个人,就是您自己。”

韦保衡垂眼避开她的目光,转头看向水面上零星开放的睡莲,问:“证据呢?”

“证据便是那个马掌。那上面的钢钉是刚刚被撬掉的,如果是在比赛之前动的手脚,钉子划过的地方必定已经生锈或者蒙尘,但那场击鞠赛中,驸马的马在跑动时别人自然无法下手,而唯一有机会的那一段休息时间,因为夔王那匹涤恶,所有的马都龟缩在一边,连添水草料的人都无法靠近,以致使您无法浑水摸鱼,反倒将其他人的嫌疑都洗清了。”

韦保衡十分难看地抽动嘴角,勉强一笑,反问:“你这么说,难道是看到我对自己的马蹄做过什么了?”

“并不需要刻意动手。因为当时驸马手中,还拿着马球杆。驸马对球杆操纵自如,控马极佳,京中无人不知,所以,只需要在马扬蹄起步、全场内外热烈呼喊的那一瞬,趁着所有人的目光都在那颗球上,欢呼的声音压住了一切,您趁着自己的马人立长嘶之时,以马球杆斜击扬起的右前蹄,马掌前头自然便会被击打而掀起,上面的铁钉松脱,马掌立即掀起,等它一奔跑,便会绊倒折腿,造成别人对您下手的假象。”

韦保衡依然盯着水面那些无精打采的睡莲,声音虚浮而恍惚:“杨公公,你说,我故意在球场上让自己受伤,是为了什么?”

“因为豆蔻,不是吗?”黄梓瑕站在他的身后,声音平静一如方才,“我在厨娘菖蒲那里,听说了豆蔻的事情之后,注意到一件事——一个住在驸马您居住的宿薇园的侍女,却死在离宿薇园颇远的知锦园,而且死后,府中其他人都没有反应,却是一直居住在另一头栖云阁的公主,说这边有人半夜啼哭,命人封了知锦园——”

她的目光,与韦保衡一起投向清浅的水中,低声说:“而且,这园子的水池子,这么浅,浅得连荷花都种不下,只能栽种着睡莲,一个人要淹死在这里,恐怕也很难吧。”

“所以,大家都说是被鬼魂所迷,拖下去的,”韦保衡终于开了口,语气中掩不去的疲倦与悲苦,“我知道不是这样的。可是我没有办法,我……是一个连自己喜欢的人都保护不了的废物……”

黄梓瑕垂下眼,默然无声,再不说话。

“我从小就胸无大志,直到长大了也没有什么才华,除了打马球之外,也没有任何长处。豆蔻比我大十岁,常劝我说,好歹字写得还行,在这方面练一练也好。于是我发奋了三个月,只写她的名字,那两个字,确实练得不错……”他说着,脸上露出模糊的笑意,他的目光盯着空中虚无的一点,仿佛看着那时年少无知的自己一般,珍惜惋叹,“我八岁的时候,我爹曾说将豆蔻许人,我在地上打滚哭泣,绝食了三天,我爹娘终于屈服了。我就这样霸占了豆蔻二十多个年华,现在想来,要是那时豆蔻嫁人了,她这辈子一定……比在我身边好多了……”

李舒白皱眉打断他的话,说道:“然则你娶了同昌公主,又多误了一个人。”

“我有什么办法?我只不过打了一场马球,见场边一个女子一直看着我,便挥着球杆冲她笑了一下,谁知道过了几日宫中传来旨意,说皇上要将同昌公主下嫁于我——那时候我甚至连翰林院都进不去,可才过了短短一年,我如今已经是光禄大夫!”韦保衡急切地反问,仿佛替自己辩解,“夔王爷,或许您一出生就拥有这些,根本不在乎,可对一个普通男人来说,娶一个妻子,拥有锦绣前途,甚至一两年就能登上高位,您能想象这样的事情有谁会拒绝吗?”

“可你要的太多了,韦驸马,”李舒白缓缓摇头,说,“你将豆蔻带到公主府来,置公主于何地?而你明知公主和别人分享丈夫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却还要让豆蔻涉险,又置豆蔻于何地?”

“是……我爹娘也这样说。但我……我真的舍不下她。公主发现豆蔻时,我跪在地上苦苦哀求她,请她容忍豆蔻,她答应了我,但一转头豆蔻就死在了这里……在这么浅的池子里,她就算失足落水,又怎么会死?唯一的可能,是被人将头按在池子中的淤泥里活活窒息而死的……”

他说到这里,怔怔地看着水池边的离离青草,喉口哽住,呼吸沉重,再也说不下去。

黄梓瑕只觉得自己心绪复杂,也不知该同情他对豆蔻的情意,还是厌弃他对同昌公主的卑怯。

耳边听得李舒白的声音,一向平静的声音也带上冰冷的意味:“韦驸马,你明知道公主有先天隐疾,在魏喜敏惨死、她梦见潘淑妃讨要九鸾钗之时已经发作,却还要雪上加霜,在她身边再度制造危机重重的假象。本王倒是怀疑,所谓豆蔻魂魄不安、半夜知锦园鬼泣之事,就是你装神弄鬼,企图击溃公主,为豆蔻复仇吧?”

“我只是想吓吓她,并没有想杀她……我真的只是要吓吓她而已……”韦保衡茫然摇头,“只要我是同昌公主驸马,我就有无比广阔的前途,公主死了,对我有什么好处?你们说,对我有什么好处?”

“驸马所做的一切,不仅仅是为了吓公主吧,”黄梓瑕忍不住说道,“您在马球场上做一番手脚,让本就寝食难安的公主请皇上派人入府调查,而在我们调查此事时,您又故意将一切矛头与线索指向豆蔻的死,您是想借题发挥吧?”

韦保衡听着她毫不留情的话,望着知锦园内深深浅浅的绿色,许久,终于深吸一口气,说:“公主……她是皇上的掌上明珠,天之骄女,个性自然刚烈。她刚发现我与豆蔻的关系时,曾经十分气恼,但我苦苦哀求,她见豆蔻年纪已大,又知道是一直照顾我长大的,才悻悻放过了。后来,在豆蔻死后,我曾看过府中账目,发现她正派人给豆蔻找外面的小宅,只待那边布置好,便要将豆蔻送过去。”韦保衡说到此时,终于怔怔地流下泪来,低声说,“公主……实则不是坏人,她性子虽不好,但她已经着手准备将豆蔻送出府,又何必在这里弄死她呢?”

李舒白与黄梓瑕默然对望,李舒白问:“所以,杀死豆蔻的人,不是公主?”

“我想不是她……但却是一个能够让公主将此事承揽上身的人。”

他没有再说什么,但李舒白与黄梓瑕都在一瞬间知晓了他指的人是谁。

知锦园内一片寂静,水风徐来,芭蕉菖蒲绿意袭人。

韦保衡的目光缓缓落在黄梓瑕的身上,说:“杨公公,你奉命到府中调查,不知是否已经发现了,这个精美华丽举世无双的公主府,原来还隐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可怕的秘密?”

黄梓瑕微皱眉头,将自己多日来在公主府的见闻在脑中迅速闪了一遍。

“我原本拼却自己受伤,只想闹大这件事情,让官府介入调查,让我能知道豆蔻为什么死,能将那个即将登上大明宫最顶端的人扯下来……但是我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公主……也会离我而去。”

黄梓瑕忍不住问:“你知道滴翠与豆蔻的关系吗?”

“原本不知道,在听说公主看见她就不舒服之后,我去平息那件事时,见过她几面。后来才知道,原来她是豆蔻的外甥女。其实她们只是眉眼略有三四分相似,可一看见她却总让我想起豆蔻。”韦保衡垂下眼,艰涩地说道,“我也知道她想杀孙癞子,所以曾经私底下跟着她,想在必要时帮她一把……只是没想到会被你们发现。其实我也想过,如果可以的话,我可以帮她杀了孙癞子,就当是因为她是豆蔻的外甥女,就当是为了……她长得有三分像豆蔻……”

黄梓瑕在心里微微叹了口气,便不再说话。

韦保衡茫然向李舒白行礼,说道:“如今,公主与豆蔻都死了,好像连真相也不重要了……若夔王与杨公公有疑问,尽管在府中查看吧。现在,我得去替公主守灵了;否则,皇上若知道我没有尽心尽力,定会龙颜大怒。”

李舒白点了一下头,示意他可以离开了。

他直起身子时,又低若不闻地,轻声说了一句:“公主要封闭园门时,我……在小轩之中,不小心将一个东西踢到了廊柱下。”

黄梓瑕与李舒白都听到了他的声音,但他却如同只是自言自语,转身便离开了。

公主府的秘密。

不为人知的、可怕的秘密。

韦保衡走后,李舒白与黄梓瑕沿着知锦园临水的回廊,慢慢地走到正中的轩榭。

在芭蕉掩映之中,小窗幽绿。被公主仓促封闭的小园内,一切物事都落了薄薄一层尘埃。

李舒白负手看着轩外池塘青草,黄梓瑕跪伏在地上,仔细地检查每一个廊柱。一直查看到门和廊柱后形成夹角的一根廊柱之下,阴暗的角落之中,她才发现了一个小灰团。

在灰尘覆盖之下,若不是她这样仔细地搜寻,几乎无人会觉察。

她伸手去拿,入手微软,灰尘覆盖下是一个纸团。她慢慢地展开,看见小小一幅笺纸上,写着未完的两句诗。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

“似”字的最后一笔还未写完,写字的人便已停下了手。揉过的素白雪浪笺,乱飞的灰尘,令这一行字显得有些模糊,看不真切。

黄梓瑕的眼前,忽然有东西一闪而过——那是在周子秦的帮助下,已经烧成灰烬的那一片纸灰上迅速呈现又迅速消失的那几个字。

或许是因为那种虚幻模糊的感觉,眼前这行字与被烧掉的那行字,在她看来,有着几乎一模一样的感觉。

“不是同昌的字迹,”李舒白看着那两行字,肯定地说,“每年皇帝降诞日,同昌给皇上备礼时,都会亲自写贺寿词,我见过。”

黄梓瑕轻提起纸张一角,吹去上面的灰尘。

明显出自女子之手的娟秀字迹,有一种久不下笔的艰涩感,显见当时动笔人那种迟缓徘徊的心情。

李舒白转身往外走去:“走吧,你还有什么想要知道的,现在就得去找府中人询问了。”

身为公主的贴身侍女之一,垂珠自出事之后,就一直跪在公主灵前,几次哭得晕过去,醒来后又继续哭泣。黄梓瑕过去时,她的眼睛已经肿烂得流不出眼泪来了,只呆滞地跪着。

黄梓瑕在垂珠的身边跪下,给同昌公主焚香行礼之后,看向她的手腕。

她身披麻衣,衣袖下露出左手腕,一片凹凸不平的烫伤伤疤,从手腕到手肘,显见当时伤势的严重。

黄梓瑕低声问:“垂珠姑娘,你手上这个伤痕,是怎么回事?”

垂珠默然扯过衣袖,藏起自己的伤疤,垂首不言。

旁边一起跪着的落佩含泪说道:“这是几年前,公主因为好奇玩火,结果差点被火舌燎到。垂珠当时为了救公主,所以被烧伤了。”

落佩与坠玉、倾碧等人虽然也是满脸泪痕,但和眼睛红肿的垂珠相比,却还是精神头强多了。旁边几个侍女随声附和道:“是呀,垂珠对公主真是忠心耿耿,连皇上都夸赞过的。”

黄梓瑕以随意的口吻问:“说到这个我忽然想起来了,前日有个姓钱的男人,号称自己的女儿手腕上有个胎记,就在公主府中,不知各位可有看见吗?”

垂珠默然摇头,众人也都说道:“我也听说了,但手腕上有胎记的,府中好像还真没见到。”

倾碧撇嘴说道:“肯定又是来攀亲的嘛,京城谁不想和咱们公主府沾点亲、带点故?有家人在这里做事,也够他们出去炫耀一阵子了。”

“倾碧。”垂珠低声唤道。倾碧悻悻闭上嘴,说:“我也没说什么呀,哦,对了……夔王府当然也不错。”

看来垂珠在公主身边侍女中俨然居首,难怪公主也说身边人唯有她最为得力。

垂珠默然不语,用袖子遮住自己的手臂,依然静静跪在那里,她的头埋得那么深,以姿态明示自己不愿开口。

但黄梓瑕还是问:“垂珠姑娘,我想问问,你素日与魏喜敏的关系如何?”

垂珠轻声说道:“我们一起在公主身边服侍,十分熟悉,但若说进一步关系就没有了,毕竟侍女与宦官交往过多,也会……惹人闲话。”

她说到这个,倒让黄梓瑕又想起一事,问:“听说公主将你许配了他人,不日就要出阁?”

垂珠默然点头,但又摇了摇头:“原本定好下半年,对方虽不是什么名门大族,但也在鸿胪寺任职,是官宦之家。若没有公主,我是不可能嫁到这样的好人家的。只是如今……看来希望渺茫了。”

上一章:九鸾缺 十六  夜纹昼锦 下一章:九鸾缺 十八  呼之欲出
热门: 喵客信条 重生:千金狠嚣张! 少林第八铜人 落地一把98K 机动风暴 定海浮生录(定海浮生录原著小说) 刑警手记之异案侦缉组 大侠魂 星战风暴 我主沉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