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鸾缺 十六  夜纹昼锦

上一章:九鸾缺 十五  上穷碧落 下一章:九鸾缺 十七  玉碎香消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皇家对他不薄,如今已经是光禄大夫,放眼朝中无人能有他这般荣宠了,然而,就算站在了高位,始终意难平,不是吗?”

辞别了鄂王李润,他们在浓重夜色中踏上了归程。

“你先回府,还是去大理寺?”

黄梓瑕毫不犹豫地说:“回府,带点吃的去大理寺。周子秦和张行英还在那里呢。”

他也没有反对,只说:“回来后,我在枕流榭等你。”

黄梓瑕顾不上吃饭,到厨房提了食盒,坐王府的马车奔向大理寺。

大理寺少卿崔纯湛,因为公主的事情,已经赶往公主府。黄梓瑕一听到这个消息,眼前似乎就看到了他那种惯常的仿佛牙痛发作般的神情。

大理寺丞范阳正当值,看见黄梓瑕过来,十分客气地与她见礼,脸色至今还是青的:“杨公公,您说这事可怎么办呢,公主啊,而且还是圣上最疼爱的同昌公主,居然就这么在街头被杀了!”

黄梓瑕叹道:“我们如今只能先等皇上的旨意再说了。”

范阳跺脚哀叹,对于衙门的其他事务完全不在意了。就连黄梓瑕说要带着食盒去找吕滴翠都不在乎,直接挥挥手让她进去了:“子秦和那个张行英也在里面,杨公公尽管进去吧。”

天色已昏暗,净室内只有一个墙洞中点了一盏油灯,投下幽幽的光。黄梓瑕站在门口时,只看见滴翠和张行英紧紧靠在一起,那一小团跳动的火光在他们身上镀上淡淡的光华,他们一动不动,只是盯着那点光怔怔发呆。

周子秦正蹲在门口,看见她过来,兴奋不已地跳起来:“崇古,你来了!啊……太好了太好了,还带了吃的来,我都饿死了!”

他接过黄梓瑕手中的食盒,兴奋地走到里面说:“张二哥,阿荻,不管其他的了,吃饭最大,来来来,先吃点东西!”

周子秦勤快地设下碗碟,把自己觉得最好吃的两碗菜先放到滴翠和黄梓瑕的面前,然后又给大家发筷子。

夔王府的厨娘对黄梓瑕一向很好,给她送的都是最拿手的菜,可惜四个人都是食不下咽。

黄梓瑕望着滴翠,尽量用温和的语气说道:“吕姑娘,相信子秦也和你说过了吧,再度过来,是有些许小事,请你一定要告诉我们。”

滴翠怯怯地站起来,低声说:“我……我没什么可说的,我早上都已经说过了……”

周子秦见她这样惊惶害怕,赶紧摆手解释,说:“别误会、别误会,张二哥是我们的朋友,所以你也是我们的朋友嘛,就当聊聊天了!”

黄梓瑕见滴翠的神情依然迟疑,便抬手拍一拍张行英的背,说:“吕姑娘,相信我们。好歹我们会一直站在你这边,如果是大理寺的人过来的话,我怕你会更受惊吓。”

听她这样说,张行英赶紧点头,低头安慰滴翠道:“放心吧,杨公公很厉害的,世上没有她破解不了的疑案。我相信,只要你一切照实说,杨公公一定可以帮你伸冤的!”

滴翠抬起头,目光深深地看着他,许久,给他一个勉强扯了一下唇角的表情:“可是……我没什么可说的,就是我杀了那两个人。”

“对我们说谎,是没有用的。”黄梓瑕打断她的话,目光看向周子秦,周子秦会意,立即说道:“吕姑娘,孙癞子的尸体就是我经手检验的,尸体上的伤口,我记得很清楚。”

说着,他回身到外面折了一根树枝给她:“吕姑娘,你就把我当成孙癞子,给我们示范一下当时的情景吧。你说孙癞子站在门内,于是你就举着刀子,刺了他两下,对吗?”

“对……”滴翠手中握着那根树枝,颤声应道。

“那么当时,你是怎么刺的呢?”

滴翠犹豫着,看看张行英,又看看手中的树枝,但终于还是举了起来,向着周子秦的胸口刺下去。

张行英大急,正要阻拦,周子秦已经手疾眼快地抓住了她的手腕,将她的手阻在了半空:“吕姑娘,如果一个人面对着别人刺下去的话,伤口必定是从上而下的。可惜孙癞子的伤口,是从左至右的,也就是说,他是在向右侧卧着时被人刺中的,伤口略向下倾斜,我们推断,那个人必定是趁着孙癞子睡觉时,蹲在矮床前,挥刀刺入的,而不是像你所说,他来开门时被你刺中。”

“所以,若你坚持说自己杀了孙癞子,那么请你告诉我们,你是如何在孙癞子睡觉的时候潜入他那个铁笼般的屋子里杀死他的?又是如何从门窗都由内反锁的那个屋子里出来的?”

滴翠呆呆地站在他们面前,无言以对。

张行英瞪大眼睛看着她,颤声问:“阿荻?你为什么要说谎?你为什么要谎称自己是凶手?”

“当然是为了你,张二哥,”黄梓瑕静静说道,“你以为她是杀了魏喜敏和孙癞子的凶手,而她以为你才是为了替她报仇、杀了那两个人的凶手。所以,在她发现你已经成为被怀疑的对象,甚至也确实地影响到了你的前途之后,她选择了牺牲自己,义无反顾地到大理寺投案自首,企图顶替你的罪行,保得你的平安!”

黄梓瑕的话,让张行英和滴翠两个人都惊呆了。

“阿荻……你太傻了!”张行英猛然将她的手抓住,这么大一个男人,又欢喜又气恼又悲伤,混在一起,也不知道是什么表情,“你啊……你!现在我们可怎么办啊?”

黄梓瑕看着他们彼此交握的手,心中欣慰又难过,只能说道:“现在公主死了,吕姑娘当时身在大理寺净室,绝对没有嫌疑。但之前两个,你已经有招供,一时要保你出来也难,恐怕你还是要等一等,要到真凶落网才能出来了。”

滴翠神情黯然地点点头,轻声说:“对不起,张二哥,我……我竟不信你……”

“不怪你,该怪我瞒着你……”张行英叹气道。

“你们可真是的,搞出这么一场风波,弄得我们现在又得重新走一次。”周子秦无奈地摇头,把食盒拎到外面去,又把桌椅整理好,和黄梓瑕坐在椅上,张行英和滴翠则并肩坐在那张空荡荡的矮床上。

“来,你们是那天荐福寺最近的几个目击者之一,吕姑娘,希望你能先解开心结,将那天的情景详细地对我们描述一遍,好吗?”

滴翠默然咬住下唇,她的目光看向张行英,张行英朝她点了点头,她才低下头,默然说:“可是,那天我一开始戴着帷帽,外面的情形其实看不太分明,等到后来张二哥帮我去捡拾帷帽,我又怕人认出我,所以捂着脸蹲在地上。我什么也没看到,甚至……甚至连人群中的魏喜敏也没看到,按理说,宦官的红色服饰在人群中是很显目的,但我确实没看到。”

张行英也想了想,说:“对,当时荐福寺中人山人海,魏喜敏个子又矮小,淹没在人群中,连我也没有看见他。直到天雷劈下,蜡烛炸开,我看到在地上打滚的魏喜敏,才发现原来他也在荐福寺。”

“那么,你们觉得当时……有没有可能,有人趁机对他下手呢?”

“完全不可能!”张行英坚决摇头道,“霹雳炸开蜡烛,就只需要那么一瞬间,谁能在那一刹那反应过来,将人群中的魏喜敏拉出来,又刚好撞在火堆上?”

“而且,他身上……是全身都在起火,并非一个两个地方沾上了烛火。所以,就算他在地上打滚,也没能阻止住火势,”滴翠轻声说道,“所以我想,必定是天谴。”

黄梓瑕点头,又若有所思地问:“那么,当时你们看清魏喜敏了吗?觉得他有没有异常?”

张行英点头道:“当然!我知道他是害了滴翠的人,所以在混乱中还回头看了他好几眼。我看见他……似乎是被吓傻了,火烧在他身上应该会很痛,但他一开始居然还有点迷迷糊糊的,趴在地上呆了一瞬,才惊叫着在地上打滚想要压灭自己身上的火。”

“嗯……我也记得……他那种如梦初醒的样子。”滴翠说。

周子秦一边记录着,一边歪头看黄梓瑕:“怎么样,是不是越查越像天谴?”

黄梓瑕不置可否,又转而看向滴翠,问:“你为什么要将那幅画拿走当掉?”

滴翠听她提起这事,身躯微微一颤,抬头看了张行英一眼。

见张行英脸色无异,依然温柔凝视着她,她才轻咬下唇,低低地说:“我……我爹找到我了……”

张行英愕然,问:“什么时候?”

“就在……你打马球的那一天,”她低着头,怯怯地说,“我想着替你做一个古楼子,所以就到西市去买羊肉……可是,就在经过我爹的店铺时,我、我不由自主地,就往里面看了一眼……”

明明戴了帷帽,可毕竟是十多年的父女,吕至元立即认出了她。等她买完羊肉到张家门口时,觉得有点不对劲,一转身忽然发现了正远远跟着她的父亲。

见自己已被她发现,吕至元便干脆走上来,对她说:“不错,不错,没想到你不但活着,还找到落脚处了。”

她吓得全身发抖,怕被张家发现自己的真实身份,只能哀求父亲当作没有她这个女儿,赶紧离去。

吕至元冷笑道:“找到了男人,就想撇开我?你对得起我养你十七年吗?我告诉你,要不你给我滚得远远的,别留在京城给我丢人现眼;要不,你就让这家人给我备下十缗聘礼,算是我这么多年来养育你的报酬!”

周子秦听着,叹了口气,问:“所以你就将画拿去当了十缗钱,给了你爹?”

滴翠咬牙默默点头,说:“我……我实在没办法,我不想离开张二哥,可我也怕他知道我的过往……我、我还以为,天底下没有一个人,会接纳那样一个过往不堪的女人……”

她说着,用颤抖的手捂住了自己的脸,声音也越来越低:“我绝望了,原本我以为,我能烂在那个小院子里,一辈子,那里是我最后的藏身之处……可我爹逼我,他要断绝我这辈子最后的希望……直到我听到、听到张二哥说起这幅画,知道它原来还有那样的来历,我便……把画拿给我爹,说了是先帝御笔,十分值钱,让他拿了之后,就永远不要来找我。我爹不信,我就拿着到当铺去,真的当到了十缗钱。我把钱交给他,说,以后,吕家没有女儿了,我以后,是张家人了……”

说到这里,她终于再也说不下去,只剩下因为激动而剧烈的喘息。许久,许久,她才哽咽道:“张二哥,对不住……我,我是个贼,偷取了你家最珍贵的东西……”

“不,别说你是为了留在我身边,就算你把家里的东西全卖掉也好,扔掉也行,都没有任何关系,”张行英轻轻握住她的手,轻声说,“我爹大病初愈,我又在外,如今家里全靠你操持,你就是这个家的女主人了!主人拿东西,不是天经地义吗?”

滴翠没想到他会这样说,她呆呆地望着他,脸上只有眼泪缓缓流下来。张行英轻轻帮她擦去,默默凝视她许久,忍不住黯然神伤,说:“阿荻,你太傻了……现在,可怎么办呢?”

“就是嘛,你看弄成现在这样,真的有点糟糕呢。”周子秦见周围没其他人,压低了声音又说道,“不过你们也不必担心啦,这次公主的死,对朝廷来说是大不幸,但对滴翠来说,却是大幸……崔少卿这个人还是比较开明的,只要滴翠能对他澄清事实,我们再托几位王爷说说好话——好歹昭王和鄂王都见过你们,只要我们真心诚意哀求,说说话应该没问题。至于皇上,我看当今天下,能让皇上改变主意的人,大约也只有夔王了。而夔王,就要靠崇古了……”

三人希冀的目光落在黄梓瑕的身上。

黄梓瑕犹豫了一下,点头,说:“我尽力。”

张行英回家给滴翠拿被子和衣服,黄梓瑕和周子秦一起走出大理寺,正在讨论着同昌公主当时是否被挟持,为什么不出声呼叫时,忽见崔纯湛骑着马回来,跳下马就兴冲冲地朝他们喊:“子秦!崇古!你们也在啊!真是太好了!”

大理寺门口的灯笼通明,崔纯湛身边侍从手中的火把也正在熊熊燃烧,他们在明亮的光线中看见崔纯湛脸上的喜色,顿时两人都感觉到诧异,互相对望了一眼——还以为崔少卿今天肯定是一脸痛不欲生的模样呢!

等到崔纯湛身后一个肥胖的身影被拖出来时,黄梓瑕和周子秦更是愕然了——这位矮矮胖胖,被麻绳一捆就跟粽子一样圆滚滚的中年人,不就是那位钱老板钱关索吗?

钱关索一看见他们,立即哀叫出来:“周少爷!杨公公!你们一定要替我做证啊!我真的没有杀人啊!我更不可能杀公主啊!”

周子秦瞪大眼,一脸不敢置信:“崔少卿,他是凶手?”

崔纯湛笑逐颜开,颇为得意:“是啊,我今日奉皇上之命,将公主府中又翻了一遍,刚好就遇见了他鬼鬼祟祟去找公主府厨娘。我们把他逮住一问,他居然说自己是去找女儿的,真是骗鬼呢!”

周子秦目送着被拖进去的钱关索,诧异问:“咦,他女儿不是公主府的侍女吗?”

“是啊,他口口声声说什么自己女儿是公主身边的侍女,还说自己见过女儿多次,最近女儿一直都没有消息,所以他悄悄到府中打听消息,”崔纯湛一脸鄙夷,“说谎也不说个好圆上的,让他去指自己要找的女儿,他却怎么都找不到,只说女儿的手腕上有个浅青色的胎记,结果我们问遍了府中上下人等,别说哪个侍女了,就连宦官都算上,也没一个手腕上有胎记的。”

周子秦诧异道:“咦,可是上次我们去他店里查问的时候,他对我们说得有鼻子有眼睛的,他女儿还送了他一个金蟾,全身镶满珠宝,蹲在碧玉荷叶上,可精巧了!”

“金蟾?”崔纯湛一听,顿时眼睛都亮了,“是不是那个翠玉荷叶上还有一颗水晶珠子的,每次金蟾一动,水晶珠就像露珠一样会在荷叶上滚来滚去的那样?”

周子秦连连点头:“崔少卿也见过?”

“当然见过!两年前西域某国进贡的!当时正是元日,我们殿上群臣都看见了,人人赞叹不已!后来,它也是同昌公主的嫁妆之一,”崔纯湛喜不自胜地拊掌道,“这下有了,连作案动机都有了!钱关索为了谋取异宝金蟾,相继杀害公主府宦官、公主,还有一个住在周边的孙癞子——虽然不知道这个孙癞子是怎么牵扯进去的,但我相信只要一用大刑,那矮胖子不得不招!”

崔纯湛说着,迈着轻快的步伐往大理寺内堂快步走去,一边吩咐身边人:“掌灯!升堂!本官要夜审重犯!”

周子秦瞠目结舌,回头看黄梓瑕。黄梓瑕赶紧往里面走,一边说:“还等什么,快点去看看崔少卿准备怎么审案啊!”

大理寺正堂上灯火通明,三班衙役、执法官员、评事、寺正侍立左右,大理寺少卿亲自审讯,场面十分浩大。

因为是皇帝钦点的查案人员,大理寺众人给黄梓瑕和周子秦设了两把椅子,两人坐在一旁,看着钱关索被带上来,跪倒在地,瑟瑟发抖。

黄梓瑕悄悄问周子秦:“对了,现在的大理寺卿是谁?怎么从没见他出现在大理寺过?”

周子秦以不敢置信的眼神看着她:“你居然不知道?”

“我哪儿知道啊,之前离开京城的时候,大理寺卿是徐公,但后来又听说徐公去世了……”

“可是你天天和大理寺卿在一起,居然不知道大理寺卿是谁!”周子秦低吼。

黄梓瑕将手指压在唇上,示意他安静一点,然而一转念之后,连自己也控制不住了:“大理寺卿是……夔王?”

“就是啊!你不知道他身兼多少个职位吗?”

他这一声吼得太响,身旁的人都对他们侧目而视,两人赶紧装作若无其事,低头翻开之前周子秦做的记录本。

崔纯湛坐在堂上,颇有官威,一脸肃穆地问:“下跪何人?”

“小人……小人钱关索,在、在京城开了一家钱记车马店,多年来信誉良好,诚信守法……小人冤枉啊!小人绝对没有……”

“本官问一句,你答一句!”崔纯湛拍拍惊堂木,拿过身边寺正给他拟的条例,一条条问下去:“你的车马店近年是否承揽通下水道的活,并且与工部通水渠的工役有往来?”

“是……”他茫然不知所措。

“经大理寺查明,同昌公主出事之地,旁边就有水渠口,你当时是否以此为藏身处,在杀人后躲开了官差的搜寻?”

钱关索顿时大惊,语无伦次地大叫出来:“没有!没有没有!小人绝对没有杀人!小人……小人连公主死了都不知道啊!”

“经查,你第一次进入公主府,是去年整修公主府水道时。你并不懂水道之事,又为何经常跑到公主府查看工序进展?”

“小人……小人因听说公主府豪奢华丽,有心想来开开眼界,又加上公主身份如此尊贵,怕自己手下人干活出差池,所以,所以就常来监工,小人绝对没有不轨之心啊!”钱关索吓得瘫在地上,跟块肥猪油似的,软塌塌一坨惨白色。

“听说公主府豪奢华丽?所以你就盯上了公主府的奇珍异宝,并且与宦官魏喜敏勾结,先后成功盗取了宝库中的金蟾和九鸾钗,是不是?”

“这,这从何说起啊?小人和魏喜敏只见过一面,小人的金蟾是女儿送的,小人压根儿没见过九鸾钗……”

“既然你和魏喜敏只见过一面,却为什么要送他那么贵重的零陵香?后来,魏喜敏曾去你店内找你继续索要香料,然后他当晚就失踪了,第二日死在荐福寺,你说,是不是他助你盗取了金蟾之后,你为了杀人灭口,将他烧死在荐福寺?”

钱关索这下涕泪横流,喉口嗬嗬作响,只忙乱地辩解:“不是,没有……我那个香,那个香是送给厨娘的……”

“那又为什么许多人都说是魏喜敏在用?厨娘是不是你在公主府的眼线之一?”

“不是!不是不是!厨娘菖蒲是好人,她帮我找到了女儿啊……”

“你口口声声说你在公主府有个女儿,然则府内上下所有人,没有一个人手腕上有你所说的胎记,你又如何证明?”

钱关索呆呆地跪在那里,脸上的肉一抖一抖的,就跟抽搐似的。黄梓瑕见他这模样,觉得又可怜又悲苦,不由得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将脸转开不忍心再看了。

“可是……可是我真的见到了我的女儿啊!她隔着屏风把手伸给我看了,真的!粉青色的胎记,跟只小兔子似的,她不是杏儿她还能是谁啊?我真的见到我女儿了啊……”

他又像追问,又像辩解的话语,被崔纯湛的惊堂木拍断:“钱关索!本官问你,你伙同魏喜敏盗取了公主府的珍宝之后,为何又要杀害公主?当时公主在人群中看见你手中的九鸾钗之后,你如何将她杀害?赶快给本官从实招来!”

钱关索已经被吓得魂都丢了,翻来覆去只是摇头:“没有!真的没有,我没杀人,我女儿在公主府中的……”

大理寺评事轻咳一声,说道:“犯人证据确凿,抵死不招,崔少卿,看来不动大刑,他是不肯招认了!”

“嗯,拖下去先杖责二十!”崔纯湛说着,抽出一支令签,向着堂下丢去。

周子秦跳起来,扑过去就要抓那支签子。可惜终究还是迟了一步,令签落地,身后衙役抓住钱关索,将他拖了下去。

周子秦扑得太快,脚跟绊到身后的椅子,他扑通一声跌倒在地,椅子也应声倒地,周围排立的衙役们顿时惊散开,堂上一片混乱。

崔纯湛皱眉问:“子秦,你干什么?”

“崔少卿。”黄梓瑕站起来,对他拱手行礼,“此案少卿虽已在审理,但皇上曾让我与子秦也参与此事,所以,有些许事情想与少卿商量一二,您看是否可以借一步说话?”

上一章:九鸾缺 十五  上穷碧落 下一章:九鸾缺 十七  玉碎香消
热门: 移动迷宫1:找出真相 时光之轮1·世界之眼·下 晚上的消失 时光之轮2·大猎捕 人皇 如何成为一个合格的反派魔尊 蝙蝠 青蝠酒吧 普通人生存指南 异现场调查科2:神之刺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