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鸾缺 十五  上穷碧落

上一章:九鸾缺 十四  鸾凤身轻 下一章:九鸾缺 十六  夜纹昼锦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皇帝怒吼:“朕命你追查这几起疑案,可你至今尚无寸进,以至堂堂我大唐朝的公主,竟这样在街头……为贼人所杀!”

太极宫的午后,就连风都是舒缓而宁静的。

立政殿高穹伟户,一派雍容气度。

十分适合王皇后的地方。她居住在里面,就像是盛绽于金井阑之内的牡丹,美得无比和谐。

迁居于此已有月余,皇帝此时忽然携郭淑妃来访,她自然知道是什么用意。但她恍如不觉,笑颜雍容,举止神情舒缓自然地迎接他们入内,仿佛自己依然身在蓬莱殿,手握大明宫数万人乃至天下千万人的性命际遇,谈笑自如。

皇帝问她:“此处可好?皇后看来似乎颇为喜欢。”

王皇后微笑凝视着他,低声说:“妾身不敢喜欢,免得皇上赐臣妾永居于此。”

皇帝望着这个天底下自己最熟悉又最陌生的女子,竟一时无言。

郭淑妃以扇掩口,笑道:“原来皇后还是喜欢大明宫吗?这倒也是,蓬莱水殿在夏日是最清凉的。可就怕几时又金风到来,到时候孤殿生凉,还要多添衣物呢。”

“纵然寒凉,但若论起景致,那里是除了陛下所居外,整个宫中最好的,我看若有机会的话,淑妃想必也会喜欢那地方吧。”

郭淑妃轻慢道:“我却不敢奢望呢……”

她说着,目光又向外望了望。

王皇后多年后宫纵横,对她早已了如指掌,便问:“灵徽今日路上耽搁了吗?”

皇帝也是诧异,问:“灵徽要来?”

“是呢,她一直说想来太极宫探望皇后殿下,只是一直不得便。今日既然有机会,我便让人知照了她。”

皇帝的脸色不觉有点难看起来:“今日只想与皇后说几句要紧话,又何必让灵徽过来,徒增事端?”

王皇后微笑凝视着皇帝道:“淑妃是怕皇上心软,到时候有皇上最喜欢的灵徽在,或许能提醒皇上一二。”

皇帝早知她已经对自己来意一清二楚,心思被人戳穿,不由得略显狼狈,只得说道:“皇后若喜欢清静,朕也可成全。”

王皇后浅浅微笑,凝视他说道:“妾身并非不爱清静,但十几年来,大明宫无数繁花盛景,妾身陪着陛下看遍天下锦绣……若上天愿意垂怜,望能允我一世时光,陪在陛下身边,携手同老。”

郭淑妃笑着,不冷不淡道:“皇后心太大了,陛下是天下人的陛下,岂能与一个女子同老?”

王皇后端坐她面前,含笑道:“淑妃毕竟不懂。本宫是皇后,是陛下正宫,天家虽无情,但十数年夫妻,无数风雨共度。这天底下,若说有一人能陪着陛下的,自然是本宫了。”

皇帝性子本就温文宽厚,此时听她这般说,又想起往昔种种,眼看她还是一如当初的模样,挽成三叠堆云髻的发间,翠雀金簪步摇妆点,一身彩绣辉煌,却浑没夺取她慑人的光彩分毫。

这是在他身边十多年的女子,宫中的美人如花朵般一季季开过,再不复当时颜色,唯有面前这个人,却在他身边绽放得日益华美,鲜润娇艳。

于是,就算知道了她欺骗他,就算她有不堪的过往,但他也在心里自我安慰地想,这世上,只有自己才是最适合她的人吧,不管她以前经历过什么人,可唯有在自己身边,她才能显出最鲜艳夺目的美貌。

这样想着,至少,感觉十多年的感情不是白白浪费了。

皇帝想着,不由得叹了口气,望着她说道:“皇后好生将养吧,待朕再想想。”

王皇后盈盈下拜,等再抬起头时,脸上的笑容依然还在,只是双目已经湿润了,泪盈于睫,衬在笑容上,说不出的令人感伤。

郭淑妃眼看着皇帝起身走出去,不由脱口而出:“陛下不是有话要对皇后交代吗?”

皇帝头也不回,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原本只说来探望皇后身体,也是朕关心皇后。你明知灵徽身体不好,又让她出门,又不知照朕,行事是僭越了。”

郭淑妃不服气,脱口而出:“灵徽是我女儿,她过来有什么僭越的……”

话一出口便知不妥,她赶紧闭上了嘴巴。

皇帝已经出了立政殿,下了台阶。

被抛下的郭淑妃怔怔地站在殿内,回头看见徐徐走近的王皇后。王皇后面上露出一缕意味深长的笑容,轻声在她耳边问:“淑妃是打算依靠同昌吗?可本宫却不知道,历朝历代中,有哪一个妃嫔是靠着女儿固宠上位的?”

郭淑妃看着她的笑容,心中突然冒出一股莫名的畏惧。她不自觉地后退一步,强自说道:“既有生子后被贬入冷宫的皇后,那便自然会有生女后上位的妃嫔。”

“不就是当初说了那一句‘得活’吗?”王皇后含笑望着她,眼中似有轻蔑,似有嘲讽,唯有嗓音,温柔婉转,轻缓徐徐,“郭淑妃,一个连儿子都没有的女人,还妄想爬到大明宫最顶端,本宫真是怜惜你。”

郭淑妃胸口急剧起伏,目光狠狠地望向她。但许久,她终究还是低下了头,一言不发,转身匆匆向殿外走去。

就在郭淑妃走下台阶时,外面有几位宦官疾步奔来,除一直候在外面的长庆之外,还有郭淑妃宫中的大宦官德正,更不应该出现的,是公主府及夔王府的宦官。

皇帝已步往前殿,看见几个宦官慌张的神情,便问:“立政殿内,为何惊惶?”

长庆与德正立即跪伏于地,涕泪交流,不敢说话。

而黄梓瑕则一脸肃穆,跪地禀报道:“启禀陛下,同昌公主在前来太极宫时,于平康坊遇袭。”

皇帝顿时震惊,问:“遇袭?可有受伤?”

黄梓瑕低声道:“伤势危重。”

皇帝脸色大变,问:“同昌如今在何处?”

“已尽快送往公主府,也到宫里召太医了。”

皇帝袍袖一拂,大步向宫门口走去,一边再也忍耐不住,大喊:“逢翰!”

他身边的徐逢翰赶紧小跑着跟他出宫门:“皇上无须担忧,公主吉人自有天相,相信应该没事的……”

“去同昌府上!”他根本不听徐逢翰的话,硬生生打断。

郭淑妃跟着皇帝走出去,脸色已经煞白,她经过尚且跪在那里的黄梓瑕的身边时,气急地指着她说道:“如此惊吓皇上,等公主痊愈,你可要知道个好歹!”

公主是不可能痊愈了。

黄梓瑕在心里这样想。等郭淑妃走了,她慢慢站起来,长叹了一口气。

青冥荡荡,长天悠悠。同昌公主已经魂归碧落黄泉,与这个人世,再无关联了。

生前盛景,死后哀荣,都与她没关系了。

她抬起自己的手,看着上面残留的同昌公主的血迹。

这个备受天下人艳羡的公主,在金梁玉柱之间长大,遍身罗绮,珠围翠绕——可谁会知道,她居然在双十韶华,死在那样一个荒僻角落的杂草野蔓之中——仅仅只是离开了她的侍女们短短一段时间。

凶器是插在她胸前的九鸾钗,毫无疑问。因刺中了心脏,公主在短暂的挣扎之后,便立即死亡。而在她的挣扎之中,九鸾钗的钗头与钗尾连接处断折。

在发现同昌公主死后,她身边的侍女们吓得全都瘫倒在地,只顾哀哭,坠玉更是吓得痛哭流涕,说:“一定是南齐潘淑妃来了!是她拿走了九鸾钗,现在又用九鸾钗把公主带走了!”

其他人不敢出声,但黄梓瑕看到他们的神情,大家眼中的恐惧与惊骇,都显示他们在附和坠玉的说法。

凶手仓皇逃往坊外的脚步,一路踩踏野草直至拐角处,翻越坊墙而出。此处坊墙正是靠近刚刚被清理的街道处,满街都是惶急四散的人,官府现场抓住了几个在外面的人,所有人都说自己没注意有没有人翻墙而出。

看来,此案的主要线索,除了比对现场痕迹之外,还有就是要彻查,当时在公主府的重重看守之中,到底是谁能将九鸾钗盗走,又在今日以九鸾钗将公主刺死。

能够盗取九鸾钗的人,必定与凶手有重大关联。

黄梓瑕正在沉思,却没注意到有人接近了自己。

一个清朗而略偏尖锐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枝上鸟,水中鱼,花下人。盛景流年,不知杨公公心不在焉,想些什么?”

黄梓瑕正在出神,忽然听得有人在自己身边说话,顿时吓了一跳,往前迈了一步才回头看那人。

是一个身着紫色宫服的男人,看来约莫三十出头模样,他的皮肤异常苍白,眼睛又异常深黑,修长而瘦削的身材倚靠在身后的花树之上。

可,即使是满树花朵扑簌簌落在他身上,即使他面带着淡淡微笑,他依然是阴寒的。他的目光落在黄梓瑕的脸上,让她不自觉地打了一个冷噤。

一瞬间,她想到了上次在太极宫,那个一直盯着她看的,目光如同毒蛇的男人。

她的目光落在他的手上。碗大一个白瓷盏,中间游曳着两条红色的小鱼。

他见她的目光看向那两条小鱼,便笑道:“杨公公也喜欢鱼吗?”

鱼。那两条鱼拖曳着薄纱般的尾巴,在白瓷盏中波喇一声。

黄梓瑕忽然在这种阴冷之中回过神来。这个大唐皇朝之中,能有资格穿紫衣的内侍,唯有一个人。

她不由自主地便拜倒在地,说:“杨崇古见过王公公。”

他垂眼看她,抬手示意她起来。他看着她手上的些微血迹,问:“听说……同昌公主出事了?”

黄梓瑕犹豫着,点了一点头。

他神情依然平静,只有唇角微微一丝冷漠弧度:“来,把你的手伸过来。”

黄梓瑕迟疑着抬起自己的手,伸到他的面前。

他伸手抓住她的手腕,他的手指不但白得耀眼,而且冰凉光滑,如玉般的质感。

他将她染血的手指,浸在了白瓷盏之中。

已经干涸的血迹,在清水之中剥落,细小的血块涤荡开来。

那两条小红鱼立即向着那些凝固的细微血块扑去,贪婪地吸吮她手指上的血迹,那种细微的麻痒让黄梓瑕手臂上的鸡皮疙瘩顿时冒了出来。

“阿伽什涅,最喜人血。我听说夔王也养了这样一条小鱼,杨公公可将这个诀窍,告诉夔王。”

她听着他阴寒的声音,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噤,一把抽回自己的手。

飞溅起的水珠洒落在他端着白瓷盏的左手之上,紫色的衣袖被溅湿,甚至他苍白的脸颊上也溅上了两三点水珠。

他抬起右手,轻轻擦去脸颊上的水珠,不言不语地看着她。

黄梓瑕只觉得后背的汗微微渗出来,那种仿佛被毒蛇盯上的感觉,又一次涌上心头。她匆匆行礼,说道:“王公公恕罪!小的恐怕要立即去公主府了。”

“去吧。”他面无表情,略一抬手。

黄梓瑕立即站起,退了几步,然后转身快步逃了出去。

公主府中已经乱成一团。

发现自己最珍爱的女儿居然死在闹市街头,皇帝勃然大怒。今日当值的御医最先倒霉,因为救治公主不得力,三个人全部被拉下去杖责,她到的时候,已经当场打死了两个。

黄梓瑕听说之后,不由得与周子秦一起站在公主府内,低声叹息。

“可是,我们发现的时候,公主已经死了,再怎么妙手,也无力回天啊……”周子秦一脸惊惧,声音都开始颤抖了,“崇古,这可怎么办啊?这样下去,皇上迁怒他人,我怕有不少人要遭殃啊!”

黄梓瑕望着被抬出去的御医,皱眉低声说:“你先关心我们自己吧,皇上亲口吩咐我们负责此案,结果案件未破,公主被杀,你觉得皇上会放过我们?”

周子秦的脸更白了,额头冷汗涔涔而下:“崇古,我们得去找夔王帮忙……”

“他现在在哪里?你去哪儿找他?”黄梓瑕无奈问。

周子秦的脸顿时变得惨淡无比:“那,那可怎么办?”

“戴罪立功吧。”黄梓瑕刚说完,里面已经有人大步迈出来,狂怒地大吼:“公主府中,是谁跟着同昌出去的?所有人,统统给我陪葬!让他们到地下继续服侍同昌!”

这是已经在暴怒中失去理智的父亲,当今皇帝李漼。

守候在公主府外战战兢兢的那一群宦官和侍女们,陡然听闻这个晴天霹雳,顿时个个哀哭出来,垂珠等人更是瘫倒在地,面色惨白。

周子秦闻言大急,不顾一切地叫出来:“陛下,公主身边人是无辜的!求陛下三思!”

皇帝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他的理智几乎已经被怒火灼烧殆尽,一时竟认不出他是谁:“谁再有言语,一并拖下去!”

“陛下,奴婢有一言,请您斟酌!”黄梓瑕赶紧下跪行礼,说道,“陛下,公主若有知,必定不愿您如此盛怒,做下日后追悔之事,还请保重龙体,以免公主在泉下不安。”

“杨崇古!”皇帝瞪着她,怒吼,“朕命你追查公主府这几起疑案,可你至今毫无寸进,贻误案情,以至于同昌……同昌……堂堂我大唐的公主,竟这样在街头……为贼人所杀!”

他说到此处,喉口哽住,连气都差点喘不过来。

郭淑妃从内室出来,哭着扑上来,帮他抚着胸口顺气,声音也是嘶哑喑塞:“陛下……陛下,我唯一的女儿……竟就这么没了!那凶手……那凶手,必要千刀万剐,挫骨扬灰!”

黄梓瑕说道:“奴婢定会将此案真凶擒拿归案,因此恳请陛下留住公主府一干人等性命,奴婢好一一盘查询问,以期早日破案,擒拿真凶!”

皇帝狠狠一拳捶在柱子上,目光从眼前的宦官宫女身上一一滑过,恨道:“身为公主身边人,却未能保护好主人,个个该死!”

黄梓瑕垂眼道:“公主心怀柔善,对身边人恩泽甚深,她若有知,必定不愿见陛下今日为她如此大开杀戒。”

公主府一干宦官宫女忙跪在地上,个个磕头如捣蒜般连连哀求。

皇帝只觉得气血上涌,头晕目眩。他靠着梁柱,目光看向殿内,却只看到垂在同昌公主之前那重重的纱帐。

那里面是他的第一个孩子,在他还是郓王的时候,不知道未来在哪里,看不到明天,身边所有人都怀疑他,唯有这个女儿,软软地偎依在他的怀中,将他当成自己唯一的倚靠。双臂抱着他的脖子时,她的目光总是闪闪发亮地望着他,就算郭淑妃想要抱她,她也不愿意松开手。

她四五岁才会说话,开口说的第一句话,是“得活”。他还没听清楚那是什么意思,迎接他登基的仪仗已经到了门口。他相信这个女儿是上天赐给他的宝贝,他对她爱逾珍宝,而她也坚定不移地相信,她的父王是她最强大有力的屏障。

然而现在,有人抢走了他最珍爱的宝贝,只剩下他一个人无限悲凉地看着女儿冰冷的尸体。

皇帝慢慢甩开郭淑妃的手,目光愤恨地瞧着她。

郭淑妃呆了一瞬间,然后顿时察觉,他必定是将女儿的死迁怒于自己了,认为若没有她为了扳倒王皇后,特地召女儿进宫,女儿就不会死在街头的那一场混乱之中。

她又气愤又悲恸,背转过身,捂着脸压抑着自己的哭声。

“什么南齐潘淑妃,什么潘玉儿!一个数百年前的鬼魂,怎么可能带走朕最心爱的公主!”皇帝站在殿前,吼叫的声音似有嘶哑,却依然带着令人不寒而栗的暴怒杀机,“查!给朕查清楚!是谁在装神弄鬼,是谁在妖言惑众,是谁……杀了朕的灵徽!”

所有人跪倒在他的面前,没有一丝声息。

皇帝的声音在死寂的堂内回荡,隐隐回荡,却越显得悲恸。

他猛然转身,眼睛瞪向同昌公主停尸的方向,胸口急剧起伏,悲怆与愤恨如同有形的火焰般在他身上燃烧,让他几乎要倾覆了面前的公主府,杀掉面前所有人给自己的女儿陪葬。

望着女儿所在的地方,也不知过了多久,灼热的怒火终究慢慢变得冰凉,哀痛从头顶如水银般贯入,侵袭了他全身。火焰终究被寒意吞噬,他忽然明白,曾经抱在怀中的那一团软软的肉,已经不在了;曾经咯咯笑着喊他父皇的那个声音,已经不在了;曾经抓着他的手臂撒娇乞怜的那双手,已经不在了;始终怀着崇拜仰望着他的那双眼睛,也已经不在了。

他疼爱了二十年,那个任性、骄傲、倔强的女儿,不在了。

“杨崇古,就算你把整个京城翻过来……”皇帝缓缓抬起手,挡住自己眼中涌出来的眼泪,却挡不住声音的哽咽、身体的颤抖,他极慢极慢地说着,仿佛怕自己的气息一旦松懈,就要恸哭失声。

“在公主出殡之前,你要给朕一个交代。朕要……将凶手在公主灵前挫骨扬灰!”

黄梓瑕默然,只跪下向他叩首,郑重地说:“是。”

“差点没命了……”

公主的遗体停在正厅,皇帝离开之后,周子秦就擦了把汗,低声自言自语:“夔王爷在哪儿啊,他不在我好怕……”

黄梓瑕看到厅外正站在那里默默无言的驸马韦保衡,便示意周子秦噤声,走到驸马面前行礼。

韦保衡勉强抬手示意她不必多礼了,他的眼中全是泪,虽然竭力抑制,可依然滚滚落下来,无法自已。

“都是……都是我的错,”他喃喃说着,声音虚浮,“夔王和你,都早已叮嘱过我……说过要守着公主……可她要出门,我却没拦住……”

黄梓瑕黯然,也不知该对他说什么,只能说:“驸马请节哀。”

他点一下头,声音哽咽,也说不出话。

黄梓瑕见他这个模样,也只能再劝慰几句,带着周子秦出了公主府。

出了公主府所在的十六王宅,黄梓瑕呆住了,周子秦也呆住了。

李舒白的马车正在等着他们。而车旁站立着一个人,正是张行英。

黄梓瑕和周子秦面面相觑,她先回过神,冲张行英点点头,赶紧到马车旁边行礼:“王爷。”

李舒白正在车上看公文,眼皮都不抬:“限期几日?”

“出殡之前。”

“还好,皇上对你也算是宽容了。”他终于抬眼瞥了她一下,将自己手中的公文合上,说,“公主去世时,吕滴翠身在狱中,显然没有作案可能。”

“而这三桩杀人案,很有可能是一个凶手连环作案,作案的手法,参考的是那张画,”黄梓瑕沉吟道,“所以,滴翠是前两桩案件凶手的可能性,并不大。”

“那个张行英——”李舒白的目光转向窗外,“一直在大理寺外蹲着,像什么样子?你让他回家安心等消息,或者干脆将他从左金吾卫调过来,跟着你一起办案,替你们跑个腿也行。”

黄梓瑕有点惊讶地看着他:“王爷的意思……是宽恕张行英了?”

李舒白微微眯起眼看着她,说:“废话,你这遮遮掩掩和他私下来往的模样,谁看见了不烦?”

“多谢王爷……”黄梓瑕理亏地低头,然后赶紧说:“那我先带张行英去大理寺,看滴翠会不会有什么新的供词。”

他微点一下头,示意她上车,又隔窗对周子秦说道:“子秦,你和张行英先去大理寺,我们马上就来。”

马车向南而去,是鄂王府方向。黄梓瑕知道他要带她去哪里,默然问:“王爷也觉得,这是那幅画上的第三幅涂鸦?”

“死于鸾凤之下……九鸾钗就是飞扑而下夺命的那只鸾凤,不是吗?”他微微侧目看着她,又将那幅卷轴打开,目光从上面的三块涂鸦上缓缓移过。

上一章:九鸾缺 十四  鸾凤身轻 下一章:九鸾缺 十六  夜纹昼锦
热门: 系统让我去算命 黑笑小说 半身侦探1 冰风谷02:白银溪流 七宗罪5:恶魔仆人 全横滨都以为我是反派 一份不适合女人的工作 古井奇谈 血之罪 玻璃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