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鸾缺 十四  鸾凤身轻

上一章:九鸾缺 十三  云泥之隔 下一章:九鸾缺 十五  上穷碧落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同昌公主被人拉住了手臂,身不由己地往前面倒去。分开又合拢的人群竟似一只猛兽,张开血盆大口,立即吞噬了她。

步出钱记车马店,周子秦抱怨道:“好无聊啊……翻来覆去听这些车轱辘话,能让我大显身手的尸体在哪里?本案电光火石豁然开朗的那一刻又在哪里?”

“查案本来就是枯燥的事情,你现在需要的,就是从一团乱麻之中,将那几个最重要的线头抽出来,重新将一切整理好。”黄梓瑕说着,沿着西市的街道继续往前走。

周子秦苦着脸问:“去哪儿啊?”

“吕氏香烛铺。”

“什么啊……又和那个浑老头儿打交道啊?”周子秦牵着小瑕,一脸不甘愿,“有时候真想代替滴翠,狠狠扇那老头一个大嘴巴!你说世上有这样的浑人吗?”

“真相还未出来之前,说什么都为时尚早。”黄梓瑕说着,将那拂沙系在路边的一株柳树下,走进了吕氏香烛铺。

吕至元正在弄蜡烛芯子,一根根芦苇被裁切后,细的粗的码得整整齐齐。他听见有人进来了,却头也没抬,只问:“要什么?”

“吕老丈,生意还好吗?”黄梓瑕问。

吕至元这才慢吞吞抬头,看了她一眼,又低头继续剥自己手中的芦苇叶子去了:“哦,是你。”

“打扰老丈了,此次又有事情要请教,还请不要嫌弃我们数次叨扰。”黄梓瑕见他没有理会自己,便拉过旁边的条凳,和周子秦一起坐下了。

吕至元始终专注地在弄蜡烛,黄梓瑕也不以为意,神情如常地问:“听说魏喜敏死的前一日,到你的店中买过零陵香?”

他慢吞吞说:“香烛不分家,我这本就是香烛铺。”

“你能否详细说一说,当日魏喜敏过来的情景?”

“那个阉人之前来过我店里,是替公主府给我拿银子来。这一次是被钱老板带来的,谁知他开口就要零陵香,说他有头疾,晚上常睡不着,零陵香用着还不错。我这边也只剩两块了,就都卖给了他,一共是三两四钱,收了他六百八十文。”

“卖完之后呢?”

“我管他怎么样了,生意上门,我做了,收了钱,还有什么?”

黄梓瑕不置可否,只说:“那天晚上,魏喜敏失踪了。公主府的人找不到他,然后在第二天,他死在了荐福寺。”

吕至元慢吞吞地抬起头,用一双混浊的眼睛盯着她:“难道公公的意思,是和我有关?”

黄梓瑕看着他,没说话。

“一个有手有脚自己能走的人,第二天还活生生出现在荐福寺中,前一天到我这边买点香料,关大理寺屁事。”吕至元也不理她,径自站起身,拖着几支最长的芦苇芯子,用力扎在一起,外面又用麻布捆上,做成巨大的一支蜡烛芯。

周子秦问:“这么大的蜡烛,是补荐福寺那支炸掉的蜡烛的?”

“嗯,今晚制成烛身,明天再把彩色蜡雕成的花鸟龙凤贴上,涂装金银粉,就能弄好了。”

这么说,做这么大一个蜡烛,看起来工程艰巨,其实在吕至元这样熟练的人手中,也是很快的。黄梓瑕心里想着,又看着那一桶桶的蜡,说:“吕老丈真是有办法,您之前说,荐福寺找了好久,才给您凑齐两支蜡烛的蜡,而如今这才几天,您自己就把蜡给凑齐了。”

“我老头儿这么多年,没存下钱,蜡倒是存下了一些。”吕至元说着,慢吞吞地拖着芯子走到后面去。后面一个巨大的锅里正在融制蜡块,发出一种令人不快的味道。

他把用麻布包裹好的蜡烛芯子浸在烧热的蜡烛油中,让它吸饱蜡油,一边又拉出一个足有一人高的蜡烛模具来,然后搬出几个大小不一的桶。

他爬上凳子,用一个一尺见方的大铜勺舀起已经融化的蜡汁,一一倒满那个蜡烛模和各个桶。

黄梓瑕随口说道:“老丈身体真好,快六十的人了,还能一个人做这么重的活。”

“哼,现在的年轻人都吃不了苦,做了两天学徒就要跑掉,有什么办法?”吕至元冷冷道,“老汉我年轻时应召入伍,在弩队之中,单手就能拉三石的弓弩!”

“原来老丈还为国效力过,”周子秦也不在意,又把话题兜回来,问,“这个模具,好像比做出来的蜡烛要小很多吧?”

“一丈高的模具,到哪里去找?”吕至元一边倒蜡,一边说道,“下面这些桶中的蜡块,到时候也要倒出来的,到时候一块块接上去,再将大小不一的地方切削掉,涂上一层蜡,就成一整支了。”

周子秦傻傻问:“那蜡烛芯子怎么套上去呢?”

老头儿瞪了他一眼:“中间的蜡冻得慢,所以在叠好之后,先不忙着削外面,要趁中间还有点软时,蜡烛芯下面装上一个烧红的铁尖头,直接插进去,一下子就到底了。”

“原来如此!”周子秦赞叹,“果然是三百六十行,行行有诀窍!”

黄梓瑕正在想着如何盘问吕至元那个孙癞子的死时,外面忽然一声大喊:“吕老头儿!吕至元!”

吕至元没理会,径自在那里浇蜡烛。

门口那人狂奔进来,顿足大叫:“吕老头!你女儿滴翠……要死了!”

吕至元愣了愣,那双一直稳稳持着铜勺的手一颤,随即问:“什么?她还没死?”

“没死!不过,这下可真要死了!”那人一句话,黄梓瑕和周子秦顿时都愣住了。

“你女儿去大理寺投案自首了,说自己杀了公主府的宦官和孙癞子!”

大理寺。

原本午膳一过保准就溜回家陪夫人的崔少卿,今天居然还在。一看见黄梓瑕和周子秦来了,他顿时喜气洋洋地迎上来:“子秦!崇古!真是太好啦,不费吹灰之力,凶手投案自首,这多日来的奔波煎熬,终于可以结束了!公主府给我们的压力,也终于消散了!”

黄梓瑕一边跟着他往里面走,一边问:“犯人已经都招了吗?”

“招了!她拿着一幅画过来投案自首的,还说那幅画是先皇手书什么的,我看那种乱七八糟的样子,可真不像。”

一边说着,一边已经到了大理寺正堂后面。大理寺并无牢狱,只在后面辟了几个净室,暂时关押该受刑拘的犯人。

滴翠正坐在其中一个房间内,怔怔地望着窗外在风中起伏的枝叶。

黄梓瑕与周子秦、大理寺诸人进门,将门关上,叫她:“吕滴翠。”

滴翠神经反射般地站了起来,待看见面前的几个男人,又下意识地蜷缩起身子,不自觉地退了一步。

黄梓瑕知道她心中尚有阴影,赶紧安抚道:“吕姑娘,我们只是来依例询问,你只要如实回答就好了。”

吕滴翠咬住下唇,望着她许久,默然点头。

黄梓瑕示意她先坐下,然后站在旁边,看着大理寺的两位知事向她询问案情。

“姓名,年龄,籍贯?”

“吕滴翠……十七岁,京城人氏。”

“投案自首,所犯何事?”

滴翠的眼睛依然是红肿的,她神情恍惚地坐在他们面前,呆呆出神许久许久,才慢慢咬住下唇,含糊地挤出几个字:“我杀了人。杀了……两个人。”

两名知事显然一开始就知道她投案的原因,并无诧异,只说:“一一从实说来。”

滴翠的声音喑哑而缓慢,断断续续地说:“我杀了……公主府的宦官魏喜敏,还杀了……大宁坊的孙癞子。”

“为何杀人?以何手法?”

“魏喜敏曾害过我,让人将我责打致昏,又丢在街角,以至于……”说到这里,她仿佛僵死的面容上,终于显出一丝扭曲的恨意,声音也开始用力起来,“那日在荐福寺,我头上的帷帽掉落,张行英帮我去捡帷帽时,我看到了魏喜敏……他穿着宦官的衣服,在人群中显得特别醒目。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霹雳下来,蜡烛炸开,那蜡块里面掺着各种易燃颜色,遇火就着。我……我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力气,就像发狂了一样,在魏喜敏被人挤到我身边时,用力一推,他就倒在了蜡块燃烧的火堆之中,全身都烧起来了……”

黄梓瑕站在旁边,冷静而沉默地听着,不发一言。

知事又问:“那么,那个孙癞子的死呢?”

“孙癞子……那个禽兽……他用钱收买了我爹,但我绝不会放过他!”滴翠说到此处,终于激愤若狂,声音也变得嘶哑尖厉,听来十分可怕,“那日午时,我去大宁坊找孙癞子,因怕女子体弱,还在匕首上涂了毒药。那禽兽听到我的声音开了门,我冲上去就扎了他两刀,他逃回屋内锁了门。我想再刺他几刀,却没推开门,只好……转身跑开了。”

黄梓瑕端详着滴翠,慢慢皱起眉头:“那么,你的毒药是从哪里来的?”黄梓瑕追问道。

滴翠咬牙道:“张二哥家药柜中有乌头,他教过我识药材。”

“可孙癞子是死在床上的。”

“可能……可能他受伤后爬回床上,药性发作就死了。”

崔纯湛低声问那两位知事:“她说的,和案件可对得上?”

一位知事点头道:“伤口虚浮不深,似乎确实是女人下的手。”

崔纯湛点头,又问她:“吕滴翠,既然你已经神不知鬼不觉杀死了两个人,又为何要来投案自首,自寻死路呢?”

滴翠深深吸气,鼓足勇气直视着他,说:“这两个案件闹得京城沸沸扬扬,也有无辜者被卷入。我虽是弱女子,但一人做事一人当。而且,我更想让天底下的恶人看一看,作恶多端必有报应!”

崔纯湛听了她的话,也是动容点头,叹道:“此情可悯,此罪难逃啊!”

一位知事又问:“驸马爷在击鞠场受伤,你可知道?”

滴翠垂眼点头,说:“听说过……我的恩人张行英,当日就在场上。”

“此事与你是否有关?”

滴翠摇头,想想又点点头,说:“我罪该万死……听说张行英要参加击鞠比赛,于是那天就在家中祈祷,祈求对方落马,让张行英赢球……我想,我想或许是我那暗祷被菩萨听到了……”

这个解释,连崔纯湛亦只能对那两位知事说道:“这个就不必写上了,想来也没什么关联。”

知事又问:“你拿来的那幅画,又是怎么回事?”

“那是张行英家中的画,大理寺要的,他一直找不到,其实……其实是我偷走了,我想大仇已报,可离开京城了,只是没有路费。听说这幅画是先皇御笔,我想必定是值钱的,所以就偷出来当掉了,可谁知大理寺却来寻找,引起一场轩然大波,我只好赎回来,送到这边。”

“你可知上面画的是什么吗?”

滴翠木然摇头:“不知道……我看了半天,不过是三个墨团,就……就拿去当了十缗钱。”

知事回头对崔纯湛说道:“我们去当铺查过,此事确切。当铺的先生虽看不懂那画,但说看纸张和墨都好,装裱也不错,料想来历不凡,所以才答应了当十缗钱。”

崔纯湛是个怜香惜玉的人,看着滴翠摇头叹息,又问:“吕滴翠,你还有什么要交代的没有?”

滴翠怔怔地跪着,许久,才抬头看着黄梓瑕,说:“杨公公,请您帮我转告张二哥,今生无缘,阿荻来世衔草结环……报答他的恩情。”

黄梓瑕只觉得心口一酸,点头道:“好。”

一群人回到大堂上,一位主事已经将那幅画取出,平展着放在桌上,给众人观看。

依然是那三个涂鸦墨团,画在黄麻纸之上,白绫绢装裱,精美的装帧,却无法掩盖那上面只是拙劣涂鸦的事实。

黄梓瑕和周子秦好歹上次看过,所以看了几眼,肯定了是上次那幅画,便也只互相对望了一眼。

崔纯湛几乎把脸都贴在上面了,看了又看,皱起眉:“这样的东西会是先皇御笔?这简直是大逆不道,诽谤先皇嘛!”

旁边的大理寺官吏们也纷纷附和,对此画不屑一顾。不过话虽如此,毕竟是本案物证,等众人退下,崔纯湛亲手卷好,准备放回宝库。

黄梓瑕见堂上已经无人,便低声问:“崔少卿,这画……可否借用?”

崔纯湛有点为难:“哎呀,这个啊……杨公公,这东西可是重要物证——虽然不知道有啥用——但是一般来说,案件还没定审,你要拿走,可能不合律法啊……”

黄梓瑕从自己怀中掏出一个令信,双手递到他面前:“崔少卿,我以夔王府令信作押,请崔少卿暂借半日,明日一早必定送还。”

崔纯湛看着那个令信想了想,十分干脆地将卷轴递到她手中,说:“你是皇上钦点涉及此案的,与此案有关的物证什么的,你要拿去研究还不是名正言顺?给物证间写个条子,直接拿走吧。”

拿着卷轴,黄梓瑕和周子秦都是饥肠辘辘。

他们一大早出门,踏遍了小半个京城,如今饭点早已过了,今日例食是没了,崔纯湛让大理寺膳房赶紧给他们做了一点简单饭食充饥。

等吃完饭出了大理寺,黄梓瑕随便向大理寺门房打听了一下那个大忙人夔王,果然就有人说:“半个时辰前御史台的公车过来,车夫在我们这边喝茶时,说夔王正在那边呢。”

皇城之内衙门众多,个个门前都立着牌子,上书某品之下至此下马。所以周子秦和黄梓瑕干脆就不骑马了,把马拴在大理寺,往御史台走。

周子秦一边走,一边拉着她的袖子,有气无力地说:“崇古……我真是太佩服你了。”

黄梓瑕用手中的册子挡着头顶正炽热的太阳,回头看他:“什么?”

“我说,佩服你的精力啊……”周子秦敬佩地看着她,“这都跑了大半天没休息,累死我了,你都不用休息一下?”

“案件发生后,就应该争分夺秒,一刻都不能延误。”黄梓瑕说着,忽然又想起什么,说,“对了,孙癞子的尸体现在在哪儿?你还记得他那两个伤口的形状吗?”

一说到尸体和伤口,周子秦顿时来了精神,在这炎炎夏日之中振奋得跟吃了一大块冰似的,眼睛也炯炯有神起来:“没问题!伤口我看过,记得清清楚楚!你想问什么,我张嘴就来!”

黄梓瑕回头看他,说:“我想知道,伤口具体的形状,以及凶器刺下的方向。”

“伤口一处在左肩琵琶骨下,一处在肚脐右侧的腰上,两处伤口都是从身体左侧斜向右边刺下的痕迹……”周子秦说到这里,张嘴愣了愣,然后看了看周围,压低声音问,“这么说……滴翠在说谎?”

“嗯,”黄梓瑕低声道,“如果孙癞子是站在她对面的话,以她持刀的手势,那匕首必定是自上而下刺下去的,怎么可能会有人是从左到右刺出匕首的?能造成这样的伤口的,必然只能是对方正侧卧那里的时候。”

周子秦吸了一口冷气,脸上露出困惑又震惊的表情:“可是……可是滴翠为什么要主动认罪,把这一切都揽到自己的身上?她这样做……是为了什么?”

黄梓瑕默然看着他,许久,把目光轻轻移到他的身后。

他们看见蹲在大理寺高墙下的一个人。

张行英。

他蹲在那里,不知已有多久。他低着头看地上,目光茫然涣散,却始终一动也不动。

周子秦看着他许久,瞪圆的眼睛和张大的嘴巴才慢慢回复,轻轻地、不自觉地“啊”了一声。

而在他们的目光注视下,张行英似乎也终于感觉到了。他慢慢抬起头,向他们这边看来。过了许久,他涣散的目光终于有了一点焦距,似乎终于认出了他们,他站起来,叫了一声:“杨……兄弟……”

在嘶哑的声音中,他已经蹲了太久的脚,麻木了,撑不住他的身躯,晃了两下,整个人跌坐在地上,

灼热的日光下,滚烫的泥地,他整个人似乎都被烤干了,也没什么感觉,只扶着墙又站起来,向他们一步步走来。

黄梓瑕面带着复杂的情绪,注视着他。

而周子秦赶紧跑过去扶住他,张行英身材十分高大,周子秦的身材已经算高的,他却更高了两三寸,压在身上时,连周子秦都踉跄了一下。

“张二哥,你怎么了?”周子秦扶着他,赶紧安慰他,“你别急呀!”

张行英靠在他身上,却一直望着黄梓瑕,被太阳晒得干裂的双唇嚅动,声音干得近乎苍老:“你一定要帮帮阿荻……她、她不可能的,我知道她不可能杀人的……”

黄梓瑕垂下眼,默然点了一下头。

见她反应这么小,张行英顿时急了,扑上去抓住她的肩,几乎无法控制自己的力量:“她这么柔弱一个女子,怎么去杀人?我、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投案自首,可我……我求你救救她,救救她啊!”

他声音嘶哑,破碎的乞求从喉口艰难而用力地挤出,几乎不成语句。

黄梓瑕长叹了一口气,拍拍他的手臂,说:“放心吧,张二哥,我一定会揭露真相的。到时候,凶手必将昭彰于天下,无处遁形。”

张行英瞪大眼睛,盯着她良久,才像是听明白了她的话,他放开了几乎要将她肩胛捏碎的手,颓然放下,踉跄退了两步,低声说:“是……我信你……能还阿荻清白。”

“张二哥,现在,你已经可以回到左金吾卫了,明日就可以去应卯了。”黄梓瑕仰头看着他,轻声说,“不要辜负了阿荻对你的期望。”

御史台向来是本朝最端庄严肃、不苟言笑的衙门,然而此时进来,却见坐在夔王身边的御史中丞、侍御史、监察御史等几个老夫子都是一脸欢欣,对着李舒白东拉西扯,仿佛毫未觉察早已过了散衙时刻。

黄梓瑕和周子秦一进去,李舒白就示意她稍等,然后站起对众人说道:“这是我身边的杨崇古,善能断案,此次也是圣上指定与大理寺合作查案的人手之一。她过来想必是禀报此案的进展,那么本王就先向各位告辞了。”

“送夔王。”几个人依然满脸喜色,站起送他到门口。

等出了御史台,周子秦忍不住说:“这个御史台待人的差距就是大!我过去的时候,一群老头儿个个鼻孔朝天,好像我是本朝之耻似的,替我添双筷子都舍不得。而夔王一来,你看你看,一张张老脸笑得跟菊花似的,每一条皱纹都舒展开了!”

李舒白也不由得微扯唇角,说:“他们今日心情不错而已。”

“咦?御史台的人也会心情好?不是每日只会板着脸训人吗?”

李舒白转头看黄梓瑕一眼,说:“皇上因为九鸾钗失窃事而召集了几位重臣,说要刑部、大理寺、御史台三法司同审此案。其他两部还好,御史台这一群老人当场就顶了回去,说三法司同审,必是关系国家社稷的大案、重案、要案,怎么可以为区区公主一个九鸾钗的失窃案而兴师动众,劳动三法司?皇上则说此案已有二死一伤,眼看公主或有危险,必要及早彻查,不得推托。就在争执不下时,大理寺传来消息,说本案嫌凶已经投案自首了!御史台得知皇帝家事不必变为朝廷公事,自然上下欢欣。”

周子秦皱眉说:“可是……滴翠不是凶手啊……”

“不管是不是,至少她现在出来顶罪,是一个十分合适的机会,不是吗?”李舒白说着,淡淡瞥了黄梓瑕一眼,“皇上交代的任务,你是要继续查下去,还是就此罢手?”

上一章:九鸾缺 十三  云泥之隔 下一章:九鸾缺 十五  上穷碧落
热门: 惊悚乐园 中国式秘书 冰之无限 如何成为一个合格的反派魔尊 排队的人 我就是传奇 八步道人 审神者暗堕计划[综] 匹诺曹与蓝胡子 忘尘阁2:玲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