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鸾缺 十三  云泥之隔

上一章:九鸾缺 十二  怀蔷宿薇 下一章:九鸾缺 十四  鸾凤身轻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一个是高大端正的男子,一个是清秀能干的女子,可谁能想到,他们之间还会有多少的苦雨凄风、坎坷波折?

都说晚霞行千里。前一日的灿烂晚霞,让第二日的天气无比晴好,才刚刚日出,长安已经十分炎热。

黄梓瑕穿了中衣,外面再套上薄薄的绛纱服,觉得自己已经出了一身的汗。待在王府中不动还好,一动,就是满身的汗。

然而公主府的案件还未结束,她还是得出去奔波。

刚到王府门口,周子秦居然已经牵着那匹“小瑕”,站在门口等她了,手中捧着热腾腾的四个蒸饼。

他看见她便赶紧站起来,把包蒸饼的荷叶递到她面前:“崇古,来,一人两个。”

“刚刚吃过了。”不过因为早上匆忙,只吃了块胭脂蒸糕,所以她还是拿了一个,和他一起在马上边走边吃。

“我就知道你昨天言不对心敷衍我,要是我今天不在大门口堵你,你肯定就一个人去调查了!”周子秦噘着嘴谴责她。

黄梓瑕随口安慰他:“怎么会呢,其实我本来就想去找你。”

“真的?”周子秦立即就相信了,“好兄弟,讲义气!你跟我说说,今天准备去哪儿?会不会有尸体让我大显身手?”

“最好没有,”黄梓瑕横了他一眼,“我们要去张二哥家。”

“啊!”周子秦差点从马上摔下来,“为什么去张二哥家?”

“你昨天没去大理寺吗?张二哥家的那幅画,不见了。”

“那幅画?你是说上面画着三个死者的那幅画?”周子秦顿时连蒸饼都快捏不住了,激动万分,“难道那幅画真的和发生的事件有关联?有什么关联?到底为什么画上的情景和案件这么相像?张二哥是不是会有麻烦?左金吾卫准备怎么处置?张二哥要是出事了滴翠可怎么办?”

“先吃你的饼。”黄梓瑕一句话终结了他所有的问话,并抬手拍了一下那拂沙,催促它加快脚步。

由东至西穿越半个长安城,他们来到张行英家。

时候尚早,坊间的女人们正在打水,一边议论着:“哎,昨天那些应该是官府的人吧?怎么一下子来了这么多?”

“听说啊,是张家小二又犯事了。”

“不会吧,那孩子看着挺老实的一个,怎么最近老是出事,不是被夔王府赶出来,就是被左金吾卫逐出,现在连官府都来查他了,这可真是……以前还真看不出他是这样的人哪!”

周子秦不敢相信,跳下马就问那人:“什么?谁说张二哥被左金吾卫逐出了?怎么可能?”

那个中年女人一看见他下马质问,立即就慌了:“难道不是吗?官府的人都到他家彻查了,他今天也没出门,难道不是被赶回来了吗?”

黄梓瑕皱眉道:“子秦,别和这些不相识的人计较。”

周子秦只好悻悻地拉着“小瑕”往张行英家里走。黄梓瑕也下了马,两人来到张行英家门口,正要敲门,却见里面跑出来一个女子,差点和他们撞个满怀。

后面传来张行英的叫声:“阿荻!你去哪儿!”

黄梓瑕立即抬手,抓住那个跑出来的女子的手臂,将她拉住。

那女子面容苍白惨淡,头发被一根木簪紧紧绾住,身上一件窄袖青衣,脚上一双绣着木槿花的青鞋,正是滴翠。

她被黄梓瑕拉住,又甩不开她的手,颤抖着叫了一声“杨公公”,眼泪就扑簌簌落下来了。

黄梓瑕赶紧问:“怎么了?和张二哥闹别扭了?”

滴翠拼命摇头,却不说话。

张行英已经跑了出来,无奈说道:“阿荻,你切莫胡闹,这事……这事与你并无关系。”

黄梓瑕向周子秦使了个“淡定”的眼色,便拉着滴翠走回去,轻声问:“到底出了什么事,你可否详细对我们说一说?如果能帮上你的话,我们一定尽力。实在不行,好歹也多个人帮你们出主意,对不对?”

滴翠却只掩面哭泣,并不说话。

张行英无奈说道:“她……唉,也不知为了什么,昨晚在院子里站了一夜,我早上起来看见她,赶紧问她出了什么事,她却胡说八道,说什么我本来前程似锦,全都是被她……被她害的,说自己不能再拖累我,竟……竟说要离开了!”

黄梓瑕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只听滴翠声音颤抖,断断续续说道:“张二哥,我……我确是不祥之人,你和我在一起……是多个祸害!我爹早就说过,我生来就是灾星,我一出生就害死了我娘,后来又……又落得那般田地,早已是不该存活在这世上的人……”

“不许胡说!”张行英赶紧打断她的话,他看看周围,幸好无人,便赶紧抓住她的手臂,将她拉回院内,掩上了大门。

“我……我没有胡说……”滴翠失声痛哭,几乎是号啕着冲黄梓瑕他们喊道,“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吕滴翠!是长安城满城的人都在嘲笑、都在议论的那个女人!全天下都知道我被孙癞子污辱,知道我该死在荒郊野外!我不该在这里活着,我不该拖累张二哥!”

“阿荻!”张行英冲上去,狠狠抱住了她,捂住她的嘴,不让她再说下去。

然而虽然被张行英抱住,被强行止住了崩溃的嘶喊,滴翠的眼中,却依然有大颗大颗的眼泪滚滚落下来,那里面满是绝望,和她整个人一样,令人怅叹。

黄梓瑕便站起身,走到滴翠身边,低声说:“阿荻姑娘,我知道我们过来调查此事,给你造成了不安,但其实我们二人并无恶意,还请你放宽心。张二哥是我们的挚友,他之前也帮过我许多,我深知他秉性端正,是个再正直不过的人。他卷入此案,也只是因为万千头绪之中有几条扯到了他,我们只是过来循例问话,你不必担心,我们问完就走。”

滴翠依然直勾勾地盯着她,脸上的神情,显示她根本没听进去黄梓瑕说的话。

黄梓瑕只好叹了口气,说:“张二哥,你先放开阿荻姑娘,我们问几句话就走。”

张行英扶着滴翠坐到桌旁,小声对她说:“你先等一下,一会儿就好。”

黄梓瑕示意张行英在石桌边坐下,问:“昨日大理寺的人怎么说?左金吾卫那边又怎么说?”

张行英一脸惶惑,搓着手说道:“昨日午后,我还在左金吾卫,忽然大理寺的人过来找我,说是想要借阅我家一幅据说是先皇御笔的画。我当时还十分奇怪,心想这画我家一直妥善收藏,也不曾对别人提起过,怎么大理寺的人会知道。但既然他们这样说了,我便带他们回家,让他们在楼下等着,自己上楼去打开一直放那幅画的柜子……结果,我拿钥匙打开柜子一看,那幅画居然不见了!”

“不见了?”周子秦愕然惊呼出来。

“是,在我家柜子中稳妥地放了十来年的那幅画,居然不翼而飞了!我急了,赶紧问了我爹,我爹也急了,我们加上阿荻,把楼上楼下翻了个遍,可就是没找着。我无奈,只能告诉大理寺的人说,那幅画失踪了,大理寺的人不相信,说此画非同小可,是上面有人指名要的,若我交不出来,谁也担不起这个责任。我知道大理寺亦要对上头交代,可那幅画确实从我家消失了,我有什么办法?结果大理寺的人去对左金吾卫的人说,我涉案了,还是两起人命案和驸马受伤案,你说这事还能不闹大吗?左金吾卫叫我先处理好此事,在那之前就不需去左金吾卫点卯了。”

周子秦诧异地转头问黄梓瑕:“你猜……那个指名向大理寺要画的浑蛋是谁?会不会是……同昌公主?”

黄梓瑕扶额,她当然知道“那个浑蛋”就是李舒白了,估计他也就是对大理寺说一句话,结果大理寺就兴师动众,搞出这么大一场风波。

但见周子秦这样说,她只好说:“我想……不太可能吧,毕竟同昌公主怎么会知道张二哥家里有这样一幅画?”

“再说了,就算有这样一幅画又有什么关系?这画是先皇画的,又不是张二哥画的,对不对?”周子秦理直气壮地拍着桌子站起来,“不行!我得去找王蕴评理去!”

黄梓瑕几乎要拜倒在他跳跃的思维之下:“又关王蕴什么事了?”

“王蕴要管左金吾卫啊!大理寺找他下面的人麻烦,他怎么能不替张二哥出头?再说了,不就是丢了一幅画吗?丢的还是自己家的画,又不是大理寺的,大理寺根据律法哪一条强迫张二哥找出来?左金吾卫又凭哪一条让张二哥在家找到再去应卯?”

黄梓瑕无奈地白他一眼:“官府查案,无论王公大臣或平头百姓,全都要配合行事。张二哥这幅画,或许与案件真有关联,所以就算大理寺要求他立即寻找,也是说得过去。”

周子秦顿时气馁,趴在桌上一脸无力的神情:“其实我也知道……就是为张二哥抱不平嘛!好容易张二哥进了左金吾卫,咱还没回端瑞堂向那个趾高气扬的晒药老头儿炫耀呢,这怎么又摊上这种破事?我说张二哥,你最近是不是需要去庙里烧个香了,怎么好像老是走霉运……”

话音未落,黄梓瑕已经狠狠瞪了他一眼。周子秦一眼看到滴翠眼中原本打转的眼泪又滚滚落下,赶紧抬手给了自己脸颊一下,不再说话了。

黄梓瑕站起来:“先去看看你家藏画的那个柜子吧。”

张行英忙说:“好。”

几个人站起,进入内堂,顺着楼梯走上二楼。

放画的那个柜子就在楼梯口,柜子上挂着一个锈迹斑斑的锁,张行英打开旁边的柜子,里面堆放着乱七八糟的东西,木盒子、蝈蝈笼、旱烟筒等各种都有。

张行英从旱烟筒中倒出一把钥匙,开了柜子给他们看。

里面也放着不少东西,几匹布帛,半缗多钱,下面还有一些散乱的药材之类的,上面放着一个放置卷轴的长木盒,但那里面已经空无一物了。

张行英指着那个木盒,说:“大理寺的人过来时,我一打开柜子,就是这样了。”

黄梓瑕看着这整整齐齐的东西,又问:“画是什么时候失窃的,其余还有丢了的东西吗?”

“不知道啊,我那天给你们看完之后就收起来了,然后就再也没打开过这个柜子。柜子里其他的东西也都没丢,连盒子都原样盖好的,就是少了那幅画。”

黄梓瑕皱眉,叹了一口气,示意他把柜子锁好,然后说:“张二哥,我知道了。”

张行英愕然睁大眼,问:“什么?你已经知道我家的画哪儿去了?”

“我想,说不定下午,或者明天,它自己会回来的。”她的目光,落在滴翠的身上,见她神情僵硬地躲避自己的目光,她又低声说,“我想,张二哥你这么好的人,就算是晕倒在山上的一个落难女子,都会带回家救助;你秉性敦厚,不计较自己身边人的过往;你对什么人都掏心掏肺,我想,你身边的人也必定会感念你的好,上天也会成全你,让那幅画尽快回来的——不然的话,那个偷画的人,可能要失去自己最宝贵的东西,同时也受到良心上的谴责。”

张行英莫名其妙,只问:“你的意思是,我不用找了,那幅画自己会回来?”

“嗯,我想会的。”

黄梓瑕说着,便转身下楼,只说:“这幅画就先这样,其余的事情,我还要问你。”

周子秦急了,赶紧问:“崇古,张二哥这边的麻烦怎么办?大理寺那边怎么办?左金吾卫王蕴那边,你去说好话,还是我去对付?你难道就真的这样看着张二哥麻烦缠身,又要到端瑞堂被剥削被压榨啊?”

黄梓瑕看都没看他,只说:“子秦,这幅画只是我们的来意之一,其实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问张二哥,你先把本册拿出来,认真记下。”

“好……”周子秦立即乖乖地从马身上的背囊中取出笔墨。

“张二哥,目前我手头与公主府有关的,共有三桩案子。”

黄梓瑕开门见山,坐在他的对面,也不管他局促不安的神情,只说道:“第一桩,是荐福寺中,公主府宦官魏喜敏被烧死的案件,当时,张二哥你正在寺中,而且蜡烛炸开焚烧魏喜敏时,你就在他近旁。”

张行英绷紧下巴,勉强一点头。

“第二桩,是在左金吾卫的马场之上,那一场击鞠比赛。驸马韦保衡坠马受伤,而你就在场上,与他在比赛。”

张行英又一点头,没有说话。

“第三桩,是孙癞子的死。他的死亡时间,据推算是在午时左右,而那个时候,你正在大宁坊之中——刚好被几个在角落中的老婆子看见了。”

一直在奋笔疾书的周子秦,此时也终于停下了笔,不敢置信地望向张行英。

张行英张了张嘴,然后终于还是说:“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巧……其实我当时去大宁坊,什么都……没有做,真的!我听京城的人笑谈说,孙癞子把自己锁在铁桶中了,所以我就去看了看孙癞子的房子……”

“你冒着正午的大太阳,从西至东穿过整个长安城,就为了看一眼孙癞子的笑话?”黄梓瑕冷冷地反问。

张行英显然被她冷淡的神情给弄蒙了,没料到黄梓瑕会忽然对他这样盘问。怔了许久,他才咬咬牙,说:“我当时……身上带着一把刀。”

周子秦不知所措,捏着笔还在发呆,黄梓瑕瞧了他一眼,他赶紧低头,在纸上将张行英说的话快速写下来。

“我是准备想去杀孙癞子的,但是午时我到了那边,却发现孙癞子的家中确实严实无比,真的跟铁桶似的,我根本没有进去的办法……所以,只好什么都没做,又回来了。”

“为什么要去找孙癞子?”

“因为,在荐福寺,那一场混乱中……滴翠的帷帽被挤掉时,我护着她,一直被人群挤到了墙边。我当时抬起双手将她护在我怀中,两个人待在那里……可,就在这个时候,孙癞子,他居然也在荐福寺,而且,居然也被人潮挤到了我们身边……”张行英喃喃说着,眼中跳着一股从未有过的火焰,在这一刻,这个一直淳朴宽厚的男人,露出了他心中深藏的那一处愤恨,让他们发现,再怎么英伟端正的人,也有不顾一切想要扼杀自己仇敌的时候。

滴翠的手,紧紧地握成拳,抵在自己的胸口,用力地呼吸着。她流了太多眼泪,眼睛早已红肿,此时只能用力闭上眼睛,以最大的力量,强行抑制自己的抽泣。

“孙癞子……看见了阿荻,看见了她被我护在怀中……”张行英的胸口急剧起伏,因为激愤而几乎说不下去,“他看着阿荻的眼睛,就跟毒蛇一样……他看着我们,忽然笑起来,扬扬得意……他说,他说……”

张行英终于说不下去,他垂下头,咬紧牙关,脸上的线条几乎显得狰狞。

“他说,癞爷我穿破的鞋子,还有人捡去穿啊。”

滴翠的声音,极低极低,嗓音嘶哑干涩,却终于还是,说了出来。

她通红的眼中,根根血丝暴出,眼睛瞪得那么大,就像是面前正站着那个孙癞子,而她恨不得扑上去,要将他全身的肉一块块活活剐下来才甘心。

黄梓瑕只觉得有炙热的火直烧上自己的额头,让她在这个炎热的天气里,整个人身上着了一团火,恨不得当时自己在荐福寺之中,直接揪住孙癞子,将他踏入烂泥之中。

周子秦在她身边将笔往桌上一丢,低声咒骂道:“混账!看老子把他碎尸万段!”

黄梓瑕深吸一口气,强自压抑下心口的怒火,低声提醒周子秦说:“子秦,好好记着,别分心。”

周子秦郁闷地捡起笔,说:“崇古,我真佩服你,居然能忍得住。”

“查案时,最忌将自己代入,始终旁观者清,跳出外面,才能看清局势,”她说着,又向张行英和滴翠说道,“两位冷静,这孙癞子……自然是禽兽之辈,不知张二哥当时如何反应?”

张行英咬牙切齿道:“我当时恨不得上去将他活活打死!可惜寺中混乱,人潮拥挤之中,我根本无法挤到他身边,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得意地笑着离开了!”

黄梓瑕转而问滴翠:“当时张二哥如此激愤,你可有感觉?”

滴翠缓缓摇头,用力按住自己突突跳动的太阳穴,艰难说道:“我当时……只觉得自己死了,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张二哥干什么……我也几乎没有感觉。后来,是张二哥一路扶我回来的……我连自己一路上怎么回来的都不知道……”

“然而那个时候,张二哥,你已经知道阿荻的真实身份,也知道她所遭遇的事情,更知道了,她遭到的不幸,不仅是由于孙癞子,也是由于魏喜敏,是吗?”

面对黄梓瑕的询问,张行英愣了一下,难以启齿。

周子秦赶紧说道:“上次张二哥对我说过,他在之前并不知道滴翠的事情,还有公主府的原因在里面。”

“张二哥在说谎,不是吗?”黄梓瑕起身到那拂沙身上的小箱笼中取出大理寺的资料,抽出里面一张,展示给他们看。

“张二哥,你当时对子秦说,在魏喜敏被烧死的时候,你并不知道他就是魏喜敏,当时也没看到魏喜敏是怎么烧起来的——对吗?”

张行英沉默地点头,没有说话。

“但是,很不巧,大理寺的人刚好在公主府之中查到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在荐福寺之前数日,公主一直常吃的药丸将尽,而配药的药材,太医院又刚巧缺少一味。于是,身为公主身边第一机灵的宦官魏喜敏便亲自跑到京城几个大药铺替公主找那味药材——而当时他回府之后,对别人说,如今京城所有的药铺中,端瑞堂可算是第一了,那广阔的晒药场,还有翻药材的伙计,真是别家比不上的气象。”

张行英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就连眼睛都定在石桌上,没有转动一下。

“同昌公主府的大宦官,亲自过来晒场找药,还看你翻药材,难道你会记不住吗?难道你不会打听、或者他人主动对你说起,他是公主府的谁?”

周子秦愕然看着张行英,一张脸皱得跟晒干的枣子似的:“张二哥,你这样忠厚老实的模样……也会骗我啊?”

“不止如此,”黄梓瑕一动不动地望着张行英,又说道,“张二哥,你也早就知道,魏喜敏就是害得滴翠如此凄惨的始作俑者之一,不是吗?”

“是……我骗了你们,”张行英终于开口,声音嘶哑干涩,艰难无比而缓慢地说,“我一早就知道,阿荻的真实身份。所以我去吕氏香烛铺偷偷看过,想着要不要告诉阿荻的父亲,他女儿现在在我家,没有死……”

结果他过去时,却发现几个人带着颇为沉重的包裹进去了,其中就有他见过一面的那个公主府宦官魏喜敏。

公主府的人迟迟不出来,他在角落中听到偶尔传出的一两句提到“滴翠”,终于还是忍不住,悄悄走到窗下,耳朵贴在墙边,偷听里面说的话。

他先听到魏喜敏趾高气扬说道:“吕老丈,滴翠是触犯公主在先,我才命人将她责打一顿的。可谁知她不经打,几下就昏过去了。公主府又不可能留人在里面养伤,自然是丢出去了。之后碰上那种事,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我今儿就把话放在这里了,发生这种事,只是你女儿命不好,原本和公主府全无关联!如今公主和驸马只是看你们可怜,才赏你们这些,免得你们在外信口胡说,败坏公主府名声,你可知道了?”

上一章:九鸾缺 十二  怀蔷宿薇 下一章:九鸾缺 十四  鸾凤身轻
热门: 我是幕后大佬 亡灵书系列06 六人房间 飞凤潜龙 前巷说百物语 奇想,天动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Ⅴ 八犬传·叁:甲斐物语 幕僚 月族3:星际救援 血腥的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