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鸾缺 六  青梅余味

上一章:九鸾缺 五  浓墨淡影 下一章:九鸾缺 七  豆蔻韶华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黄梓瑕,不管你身犯何罪,不管你身在何处,只要我不同意退婚,你今生今世就只属于我,而不属于任何人。”

酉初,黄梓瑕如约来到王家。

明月东出,花影横斜。王蕴在王家花园中临水的斜月迎风轩等候着她。

清风徐来,她看见王蕴独自负手而立,月光自枝叶之间筛下,如在他的白衣上用淡墨描摹了千枝万叶。他的神情隐藏在淡月之后,望着沿河岸徐徐行来的黄梓瑕,目光微有闪烁。

黄梓瑕忽然在一瞬间有了勇气,她看出了对方内心的忐忑迟疑并不逊于自己。

她面对的对手,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可怕。

所以她加快了脚步,来到他面前三步之处,裣衽为礼:“王公子。”

王蕴目光暗沉地盯着她,许久未曾说话。

她直起身,恭恭敬敬将那把扇子呈到他的面前:“之前多谢王公子借我扇子,此次特地奉还。”

他终于笑了一笑,抬手接过那把扇子随手把玩着,开口问:“怎么今日不在我面前继续隐藏了?”

她低声说:“欲盖弥彰,没有意义。”

王蕴的唇角露出淡淡的笑容,他是典型的世家雍容子弟,即使心绪不佳,笑容却只带上淡淡嘲讥:“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我们现在本应该已经是夫妻了——然而如今你我的初次正式见面,却变成了这样。”

黄梓瑕避而不答,听出了他温和声音下深埋的挖苦与嘲讽。她深埋着头不敢看他,只低声问:“不知王公子是什么时候知道我真实身份的?”

他凝视着她缓缓道:“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觉得你像我记忆中的某个人,但是当时一时还不敢认,因为你的身份,是堂而皇之的夔王府宦官。后来,你指证了皇后,破解了王若那个案子之后,我就知道了,我想你肯定就是我一直挂念着的人。”

黄梓瑕咬住下唇,低声说:“过往种种事情,都是我对不起王公子。今日,我是特来向您道歉的,望您原宥我过往种种不是,黄梓瑕今生今世将竭力弥补,使王公子不再因我蒙羞。”

王蕴没想到她能这样坦然认错,不由得怔了一怔,原本冷若冰霜的面容也不由得稍微和缓了一些。他望着她低垂的面容,许久,终于长出一口气,说:“但你何苦为了那个人,而杀害自己的亲人呢?”

“我没有,”胸口处仿佛传来伤痕迸裂般的疼痛,黄梓瑕强自压抑,颤声说道,“我易装改扮,千里迢迢来到京城,就是为了借助朝廷的力量,擒拿真凶,洗雪我满门冤屈!”

王蕴默然许久,才说:“有些事,或许是天意弄人,请你节哀。”

她咬住下唇,默然点头,但她尽力抑制,终究没有让眼泪掉下来。他见她脸色苍白,却倔强地抿紧嘴唇的模样,心口不由得涌起一丝复杂的意味,忍不住低声对她说:“其实我从不相信你会是凶手。我一开始以为,你会去投奔父亲的旧友,所以也曾多次到你父亲的熟人府上去试探,却都未曾发现你的踪迹。只是怎么都没想到,你居然会摇身一变,成为夔王身边的宦官。”

“这也是机缘巧合,我路上出了些状况,遇见了夔王。他与我定了交换条件,若我能帮他解决一件事情,则他也会帮我洗雪冤屈,帮我到蜀中翻案,”黄梓瑕垂下眼睫,黯然道,“只是我没有想到,他委托我解决的,正是他的婚事,涉及贵府秘事。”

“这也是无可奈何,怪不得你,”王蕴说着,又低叹一声,说,“上午击鞠时,我态度也很急躁,请你不要介意。”

他对她这么宽容,反而先为自己的态度抱歉,让黄梓瑕顿时深深地心虚起来。

两人到轩内坐下,相对跪坐在矮几左右。四面风来,水动生凉,外面的波光与室内的灯光相映合,明亮而迷离。

王蕴没有继续刚才的话题,只给她布下点心,说:“上次你来我家时,我看你十分喜欢樱桃毕罗。如今樱桃已经没有了,你试试看这个青梅毕罗。”

青梅毕罗放在白瓷盏中,上面堆了绞碎的玫瑰蜜饯,殷红碧绿。甜腻的蜜饯与酸涩的青梅混在一起,融合出一种完美的味道,作为餐前开胃简直精彩绝伦。

见她喜欢这道点心,王蕴便将盘子移到她面前,似乎漫不经心地说:“青梅这种东西,很多女孩子都喜欢。但其实这种东西酸涩无比,只有配上极多的蜂蜜,才能将其腌渍得可以入口。”

黄梓瑕听他话中另有所指,便停了下来,抬眼看他。

而他的目光凝视着她,声音平缓:“若没有蜂蜜,还执意要摘这种东西吃,岂不是自讨苦吃吗?”

黄梓瑕垂下眼,咬住下唇静默了一会儿,说:“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不知其味者,或许无法切身感受。”

王蕴微微一笑,又给她递了一碟金丝脍过去。

窗外的月光照在水光之上,透过四面大开的门窗,在周围粼粼闪动。黄梓瑕跪坐在他的面前,看着他近在咫尺的笑容,胸口涌动着复杂的情绪,却又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开口。几次启唇,最后想说的话却都消失在喉口,她只能低下头,假装认真用膳。

而王蕴坐在她的面前,静静地凝视着她低垂的面容。她依然是三年前他惊鸿一瞥的那个少女,只是褪去了稚嫩与圆润,开始显现出倔强而深刻的轮廓来。

三年前……她十四,他亦只是十六岁的少年,很想看一看传说中那个惊才绝艳的未婚妻,可又出于羞怯,还得拉着别人和他一起去宫里,才敢偷偷看一眼。

那时春日午后,她穿着银红色的三层纱衣,白色的披帛上,描绘着深浅不一的紫色藤花。

她在宫中曲廊的尽头,在一群宫女的身后,比任何人都纤细轻灵,就像一枝兰信初发的姿态。而他一直看着她,眼睛都不敢眨,怕错过自己这珍贵的机会。

直等她行到走廊尽头,他终于看见她一回头。于是他想象了无数次的面容,如同寂夜中忽然绽放的烟花,呈现在他眼前。

在那个春日,她侧面的轮廓,就像有人用一把最锋利的刀子刻在了他的心口,再也无法抹去。

然而,他刻在心上三年多的她,却给了他最致命的羞辱与打击。那段时间,他辗转反侧,寝食难安,深刻在心头的那个侧面轮廓,流了血,结了痂,却留下至死无法磨灭的痕迹。他不停在想,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到底是为什么,自己期盼了三年的人,那个兰信风发般美好的未婚妻,会劈头给他这么大的耻辱,将他这么久以来的期望,亲手扼杀?

他凝望着眼前的黄梓瑕,想着自己三年来期盼落空,明知她是令自己和家族蒙羞的罪魁祸首,却一时不知该如何说出下一句话。

而黄梓瑕感觉到了他的目光,她觉得自己胸口像堵塞了般难受,一种窒息的感觉,让她的心一直一直往下沉去。

她将手中的瓷碟慢慢放回桌上,咬了咬下唇,低声说:“抱歉……其实我,我也曾经想过,要与你平和地商量此事,尽可能不要惊动外人,我们自己解决……”

“解决……你是指什么?”王蕴盯着她,缓缓地问。

黄梓瑕紧抿双唇,抬眼望着他,许久,终于用力地挤出几个字:“我是指,解除婚约。”

王蕴那一双漂亮的凤眼死死盯着她,像是要在她身上灼烧出一个洞来。就在她以为,他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怒气对她爆发时,他却忽然移开了目光,望着窗外的斜月,声音低喑而沉静:“我不会与你解除婚约。”

黄梓瑕放在桌上的手,不自觉地收紧,默然紧握成拳。

他目光看着窗外,徐徐的晚风吹得窗外的花影婆娑起伏,他极力控制着自己,脸上的沉郁阴翳也渐渐退去。她听到他的声音,如同耳语一般,甚至带着一丝异样的温柔:“黄梓瑕,你是我三媒六聘、婚书庚帖为证定下来的妻子。不管你身犯何罪,不管你身在何处,只要我不同意退婚,你今生今世就只属于我,而不属于任何人。”

这么温柔的话,却让黄梓瑕胸口如同受了重重一击。她愕然抬头,在此时动荡的波光与灯光之中,她看见他温和平静的面容,却觉得整个世界都异常波动起来,让她心口有一股温热的血涌过,却留下了莫名的紧张与恐惧。

她用力地呼吸着,让自己镇定下来,低声说:“多谢王公子错爱。可我自己也不知道此生是否还能有站在别人面前的一刻,所以……不敢耽误王公子,也不敢累您经年等候。毕竟您是长房长孙,有自己的责任。若因为我而耽误整个琅邪王氏,黄梓瑕定然一世不得心安。”

他却微微而笑,安慰她说:“你不必担心,王家会一直支持你,尽力帮你洗清冤屈。我也会等你,一直到真相大白的时候。”

黄梓瑕摇头,固执地说:“但我已是身不由己,如今声名狼藉,早已不妄想还能像普通女子那样安稳幸运。今生今世……恐怕你我注定无缘。还请王公子另择佳偶,黄梓瑕……只能愧对您了。”

他目光灼灼看着她,似乎要看见她的心里去。

而黄梓瑕望着他,默然咬住了下唇。

许久,她听到他轻轻地说着,如同叹息:“黄梓瑕,扯这么多冠冕堂皇的借口,难道你以为我看不透你的真心?”

她头皮微微一麻,在他洞悉人心的目光之下,感觉自己无所遁形。她没有勇气抬头看他,只能一直低头沉默,唯有窗外反射进来的波光,在她的睫毛上滑过,动荡不定。

而他依然声音轻缓,慢慢地说:“你其实,依然还想着那个禹宣,不是吗?”

黄梓瑕依然无言垂首,她的恋情已经路人皆知,再怎么隐瞒抵赖,都是无用的,所以她只能选择沉默。

“有时候,我自己也觉得很无奈,很……痛苦。”他定定地盯着她,目光中有暗暗的火焰在燃烧,“我的未婚妻喜欢另一个男人,事情闹得那么大,沸沸扬扬天下皆知——而那个男人,却不是我。请问你是否曾想过,我的感受?”

黄梓瑕深深垂首,以颤抖的声音说道:“抱歉……事到如今,一切都是我的错,请王公子捐弃我这不祥之人,另择高门闺秀。黄梓瑕……来生再补亏欠您的一切。”

“来生,我要一个虚无缥缈的来生干什么?”他一直温柔的声音,此刻终于带上了冰冷的意味,“黄梓瑕,你无须再多说了。无论你身在何处,天涯海角,天上地下,即使死了,也依然是我的人!”

他声音冷峻,已经再没有回旋余地。

黄梓瑕心中知晓,她所有祈求,都只能落空了。然而她也没有办法,只能俯下身向他深深一拜,低声说:“请恕黄梓瑕父母血仇在身,大仇未报,无法将儿女私情放在心上,望王公子谅解。”

她站起身,往外走去。

却听得耳边风声,她的手被人一把抓住。

是王蕴,他从她身后赶上,抓住她的手腕。

她猝不及防,下意识地转身看他,却看见他一双灼热的眸子,紧盯着她。

她心下一颤,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后背却抵上了墙壁,让她一步也无法再退。

“那个人……你身为我的未婚妻,心心念念的,却只有那个人吗?”他按住她的肩膀,将她抵在墙上,竭力压低声音,却依然压抑不住自己的愤懑,日常总如春风般的那一张面容,也因为愤恨,转化成了暴风雨,那目光深深刺入她的心口,如同正被急风骤雨抽打,让她在瞬间虚弱而悲恸起来。

如果没有禹宣的话,今年春天,他们已经是夫妻。

如果没有那一场痛彻她此生的惨剧,也许今生今世,她携手的人就是面前这个人,俊美、温柔、出身世家、完美的夫婿。或许她也能与他一世琴瑟静好,白头偕老,举案齐眉。

而如今,她却只能感觉到自己胸口掠过的恐惧,她尽力转开自己的脸,不敢正视他。而他却低下头,他灼热的呼吸在她的耳畔晕开,她听到他低低地叫她:“黄梓瑕……”

那声音,混合在他轻微的喘息声中,略带沙哑,散在她的脸颊旁,带着一种令她心惊的意味。

而他将她抵在墙上,低下头,向着她的唇吻下去。

她全身的冷汗,都在一刹那沁出。咬一咬牙,她用尽全身力气举起双手,准备要将他狠狠推开。

就在她的指尖触到他胸口衣襟的刹那,外面有人轻轻敲了两下敞开的门,低声说:“公子,夔王府有信件来,指明要给杨崇古公公。”

王蕴仿佛在一瞬间清醒过来。

他放开了黄梓瑕的肩,退后了两步,怔怔地发了一会儿呆,然后看向门外。

不知不觉,天色已经完全暗沉下来。

长安城即将宵禁,就算是王府,除却要事和急病,一般也不会走动。

王蕴如梦初醒,长长出了一口气,回身坐到矮几前,低声说:“呈进来吧。”

黄梓瑕靠在门上,觉得自己手心沁出一丝冷汗,后怕令她眩晕。她竭力控制住自己的手,接过那封信拆开,抽出里面的雪浪笺。

笺纸折成方胜,十分厚实。她拆开一看,是一张白纸。

空无一字。

她扫了一眼,便立即将信笺折好,原样放回信封中,然后抬头看着王蕴,说:“王爷有急事召我回府,恐怕我一定得回去了,还请见谅。”

王蕴的手按在桌上,几不可见地微微颤抖着。他强自抑制自己,没有再看她,只将自己的脸转向窗外,看着外面的清风朗月,唇角露出一丝惯常的笑意,声音温和而平静,清清楚楚地说:“夜深露重,一路小心。”

夏日天空明净如洗,一颗颗星辰镶嵌在夜空中,碧绿硕大。

黄梓瑕踏着星月之光回到夔王府,李舒白果然还在书房中看书。

头顶四盏凤翅攒八角细梁宫灯光辉灿烂,他已经换了一袭素纱单衣,纯净的白色柔软地流泻在他身上,在此时的灯光下,显得异常洁净,如同高山落雪。

他那安静而清朗的姿态,在这样的静夜之中,让黄梓瑕原本七上八下的心在瞬间落回了原位。

她穿过帷幔,轻轻走到他的面前,跪坐下来。

而他头也不抬,只问:“王蕴对你起疑了?”

她点点头,问:“王爷已经知道了?”

“我不知道,”他把手中的书合上,放在一旁,说,“不过听府中人说王蕴邀你见面,为防万一,才给你寄一封空白的信。”

黄梓瑕默然点头。这一封空白信,有事就可以将她救回来,若没事她便可不加理会,一切都只看她自己抉择。

“王蕴他……已经知道我就是黄梓瑕。”

“毕竟是自己的未婚妻,而且还是一个让自己蒙受了奇耻大辱的未婚妻,难免要敏锐一点,”李舒白神情平淡,若无其事,“他要是看见一个和黄梓瑕长得相似的宦官,却一点都不在意,那才是怪事。”

“但以后可能会有麻烦。”

“不会再有麻烦,因为我会帮你解决。”李舒白说,虽然云淡风轻,但他说的话就是有不容置疑的力量。

黄梓瑕点头,因为他这一句话,而忽然觉得心中源于王蕴的那些心慌与悸动都消除了。在她预感中即将来临的暴风雨,也在这片刻间消弭于无形。

她安心地低头,微微而笑。

长夜寂静,两人相对而坐,在她前面的李舒白抬眼看见她低垂的面容,案上的宫灯在她的面容上投下淡淡的晕红颜色。她玉白的脸颊上,隐约透出一种桃花般的颜色,娇艳柔软,仿佛此时暗夜中,有一个不为人知的春日正静静地绽放在他的身边。

他看见灯光在她的睫毛上,如同水波般轻轻一颤,他立即转开自己的目光,赶在她看向自己之前,将自己的眼睛转向案头。那里的琉璃瓶中,红色小鱼正一动不动地安睡着。

仿佛为了打破这种沉默,李舒白转而问起其他事:“之前说的,让你给我的一个交代呢?”

黄梓瑕顿时想起今日在击鞠场上,李舒白对她说的话。她帮助被李舒白从仪仗队中除名的人,等于是暗地里跟他对着干,简直是不把这个主人放在眼里了。

她顿时感觉到比面对王蕴还要巨大百倍的压力,连呼吸都略微加快了:“王爷是我的主人,对您,我尽忠;张行英是我朋友,对他,我守义。虽然忠义两难全,可张行英对我有恩,我除了守义之外,还要守礼报恩……所以我思前想后,只能先帮他了。”

“所以,你们之间的关系,比较亲厚,而相形之下,我则比较疏远,是吗?”李舒白瞥了她一眼,说,“黄梓瑕,你真是有情有义,亲疏分明。”

黄梓瑕顿时觉得自己后背的冷汗都沁出来了,她下意识地辩解道:“王爷对我恩重如山,黄梓瑕大约今生今世也还不起……而张行英是我还得起的。”

李舒白在灯下看着她,见她一直乖乖地低头,一副理亏局促的样子,灯光打在她的面容上,隐隐波动,如蒙了一层不安的轻纱。

他这才微微一哂,说:“其实,张行英如何,我亦没兴趣过问。只是我不喜欢你私自行事。”

她赶紧俯头表示认错。他便转了话题,问:“荐福寺的事情有什么进展吗?”

黄梓瑕赶紧将今日在荐福寺的见闻说了一遍,然后又比画给他看:“那根铁丝大约两尺左右长短,并不是笔直,生锈的那一端有半圆弯曲弧度。直的那一端似乎被淬炼过,有一些轻微幽光。”

“我明日去大理寺找来看看,”李舒白说着,又看向她,说,“还有,我今日答应了同昌公主,让你插手调查她身边的古怪,但其实,你无须太过紧张。她虽是公主,但你是我府上的人,并不归她差遣,你介入此案也只是帮大理寺的忙,与她无涉。所以,她若有过分要求,你推给崔纯湛即可。”

黄梓瑕一边在心里悄悄为崔纯湛默哀了一下,一边应道:“是。”

“以及,最大的一个问题是——”李舒白淡淡说道,“这两件事,驸马与荐福寺内那个宦官魏喜敏的死,到底有没有关系。”

“击鞠场上发生的这件事情,内幕却这么复杂,所以……”一开始,她是真的不愿惹火上身。黄梓瑕心想着,无奈地朝李舒白看去,用眼神问,你不是一开始也不想介入此事的吗?

李舒白明明看出了她的疑惑,却并不说话,只是手指在桌上轻轻敲了两下,似乎在考虑什么,但终于还是抬手拉开抽屉,取出一张纸递给她。

黄梓瑕疑惑地接过,凝神看着上面的字。

                    成都府举人禹宣,前月赴京备考,于国子监为学正,协理周礼杂说。同昌公主闻其名,邀之入府讲周礼,禹固辞再三未果,五日一次入府讲谈。

纸上只有这寥寥数语。黄梓瑕放下那张纸,抿着唇看向李舒白,却没说话。

李舒白淡淡说道:“关于此事,市井颇有流言。”

刚刚在看到禹宣与公主府的关系时,还能勉强镇定的黄梓瑕,此时脸色终于微微一变。

关于同昌公主与禹宣的市井流言……至于是什么流言,自然不言而喻。

“没想到吧,他居然会与公主府扯上关系,”李舒白也不看她,悠然自得地取过茶啜了一口,目光落在琉璃盏中安静的小鱼身上,“听说,他虽然年轻,学问却很扎实,于先贤著作往往有自己的独到见解。而且为人治学都十分端正,国子监的诸位学正、助教和学录等对他都是赞不绝口。”

上一章:九鸾缺 五  浓墨淡影 下一章:九鸾缺 七  豆蔻韶华
热门: 七夜怪谈 我用医术在古代万人之上 血与火的赞歌 望古神话之秦墟 亡灵书系列05 杀人轨 把自己推理成凶手的名侦探 红衣执政官 月亮奔我而来 浩荡 我氪金出来的老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