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鸾缺 四  如风如龙

上一章:九鸾缺 三  投桃报李 下一章:九鸾缺 五  浓墨淡影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什么叫突起变故?宦官死了,驸马伤了,万一……万一下一个轮到的,就是我呢?” 

拳头大小的球放置于场地正中,左右五人勒马站在己方球门之前。

令官手中小红旗高扬,双方的马匹立即向着那个球直冲而去。九道尘烟向着中场迅速蔓延,十匹马中,只有黄梓瑕的那拂沙没有动,她冷静地坐在马上,在后方观察形势。

昭王李汭的马是千里良驹,一马当先直取那颗球。他的马步程极长,离球尚有两丈余,他已经做好了击球的姿势,马蹄起落间,他球杆击出,第一球已经飞向对方球门。

驸马韦保衡反应最快,立即拨马回防,球在球门上一撞,弹了回来,正落在他的马前。他一挥杆传给王蕴,王蕴立即抓住对方球场上右边的空当,长驱直入冲向球门。

黄梓瑕正横马站在球门前,见他来得飞快,她催促那拂沙,正面向着王蕴冲去。

两匹马在电光火石之间擦过,两根球杆在瞬间交错,王蕴与她的马各自向前冲去。

王蕴带过来的球,已经到了黄梓瑕的球杆之下,她右手轻挥,球在空中划出长长的弧线,径直传向昭王李汭,不偏不倚落在他马前。

昭王面前正空无一人,轻轻松松便将球送入球门,首开得胜。

“昭王爷,崇古,干得好啊!”周子秦得意忘形地在马上大叫,连自己要防着对面的人都忘了。

众人都没想到这个看起来瘦瘦小小的宦官,马球居然打得这么精妙,居然能在电光火石之间,从王蕴的手中轻取一球。场外观众都静了一下,然后才轰然叫好。

黄梓瑕目不斜视,催马回到球门前,专注回防。

王蕴只看了她一眼,一言不发,转身赶向自己的场地。

一开场便打出一个小高潮,连皇帝也是赞不绝口,笑道:“不错,不错,七弟球技精进啊!”

郭淑妃替他轻挥着扇子,一边笑道:“是啊,还有那个小宦官,身手真不错。”

皇帝也着意看了看黄梓瑕,点头说:“那个小宦官名叫杨崇古,是夔王身边的近人。”

“咦,莫非就是破了京城四方案的那位?”郭淑妃以扇掩面,笑道,“听说昭王当初曾向夔王讨要过这位小公公呢,果然长相清俊,令人心生喜爱。”

皇帝一哂,未再说话。

同昌公主心不在焉,手肘靠在父皇的榻背上,下巴支在手上,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皱眉看着场上来往的马匹。

场上此时气氛已经十分热烈,驸马韦保衡一球破门,平了比分,高举着球杆向场外的皇帝等人示意。

皇帝笑道:“灵徽,驸马看你呢。”

“一身臭汗,理他呢。”同昌公主懒懒地说。

夏日高悬,阳光已经十分刺眼。

比赛才开始不到一刻,黄梓瑕已经感觉到了压抑。

不仅是天气炎热,击鞠场上飞扬的沙尘也令人呼吸迟缓。汗水湿透了每个人身上的衣服,但这种灼热似乎更加重了场上人的兴奋,马匹的奔跑与马场的沙尘一样迅疾,来去如风,让人连眨一下眼睛的空当都没有。

她顶着烈日,挡在球门之前,盯着面前疾驰而来的人。

王蕴。

仿佛是故意的,他直冲着她而来。

黄梓瑕警惕地望着他,紧持手中球杆,催马向他迎去。

就在两人的马头堪堪相遇之时,王蕴忽然抬手,手中的球杆高高挥起,在将球带向驸马韦保衡的同时,他的球杆也挥过她的耳畔,向着她头上的簪子击去。

黄梓瑕下意识地一矮身,伏在那拂沙的背上。

她听到球杆擦过她头上簪子,轻微的叮一声。

后背忽然有一片冷汗渗了出来,夹杂在热汗之中,让肌肤都起了毛栗子。

如果她的闪避稍微慢一点,此时她已经披头散发坐在马上。或许,就会被人看出她的模样,与那个正被通缉的女犯黄梓瑕长得如此相似。

她猛抬头,看见王蕴端坐在马上,侧脸看了她一眼。

烟尘自他们之间漫过,她看见王蕴的眼神,冰冷而深暗。

还没等她直起身子,场边已经传来欢呼声。驸马韦保衡又进一球。

周子秦骑马跑到她的身边,问:“没事吧?”

“没事。”黄梓瑕皱眉道。

“王蕴真是不小心,差点打到你的头了,”他不满地说,“看来他也在左金吾卫被那群粗爷们给带坏了。”

黄梓瑕没有搭话,只扶住自己的发簪,又紧了一紧,说:“没什么。”

话音未落,旁边围观的众人又响起一阵喧哗声。

场上众人转头看去,原来是夔王李舒白从外边进来了,他没有骑马,身边人帮他牵着涤恶进来。

黄梓瑕怔愣了一下,张行英靠近她,有点紧张地问:“那个……崇古,王爷来了。”

黄梓瑕只看了李舒白一眼,握着手中球杆,拨转马头,说:“先别管,等打完这场球再说。”

李舒白去见过了皇帝,皇帝赶紧叫人添了把椅子,让他坐下。郭淑妃与同昌公主挪到后面去,他坐在皇帝身后半步。

“那个杨崇古,球打得真不错。”皇帝说道。

李舒白望着场上又继续纵横来往的马匹,淡淡地说:“她体力不行,估计支撑不了半个时辰。”

皇帝笑道:“不过他面子不小啊,昭王和鄂王据说都是她邀来助场的,为了保他朋友进左金吾卫。”

李舒白的目光落在张行英的身上,微微皱眉,却只说:“想来是七弟、九弟今日无事,所以陪他们玩一场吧。”

周子秦的小瑕性情温顺,一不留神就被左金吾卫的一匹黑马踹中,小瑕痛得往旁边狠命一窜,周子秦差点没掉下来。

“卑鄙啊!哪有对着别人的马下手的!”周子秦大叫。

正在防守的黄梓瑕,听到周子秦这一声呼叫,不由自主地目光微转,向他那边看去。

而她对面的王蕴,居然毫不理会旁边正在抢球的人,驱马向着她狠狠撞过去。

那拂沙训练有素,在那匹马撞过来的一刹那,硬生生扬起前蹄,以后蹄为支撑,向右方疾转,侧过半个马身,堪堪避过了他这一下撞击。

而王蕴却在两个马身交错而过的一刹那,贴在了那拂沙的近旁。

几乎没有人注意到他们。场边人正在喧哗起哄,鄂王李润斜刺里穿出,驸马韦保衡手下控制的球竟被他一下击中,直飞向另一边球场。

所有人的目光都随着那个球,盯着它一路高飞过半个球场,那里周子秦正在爬上马背,而张行英立即回过神,追着球向着无人防守的球门冲去。

在热烈气氛中,只有李舒白的目光落在场地另一边。那里王蕴与黄梓瑕的两匹马,在无人理会的球门外,紧贴在一起。

黄梓瑕催促那拂沙,掉转马头就要离开。

王蕴却催马赶上她,就距她身后半个马身,以至于在这样的喧哗声中都能听见他压低的声音:“听说我的未婚妻黄梓瑕,击鞠技艺在蜀中无人能及。”

黄梓瑕顿了顿,勒住了马缰。

叫好声响起,张行英那一球,毫无悬念地击入了球门。

王蕴仿佛没看见场上的胜负。他的声音在她身后传来,平静得几乎有点冰冷:“你看,球场这么混乱,要发生一点情况实在太简单。只要我一不小心,打散你的头发,或者……”

他的目光落在她的面容上,她汗湿的头发粘在脸上,抹的那一层黄粉已经被汗水冲得不太均匀,看起来像是满脸灰尘,却也能依稀让人看见底下细致光滑的肌肤。

“……或者不小心,将你的外衣弄破了呢?”

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黄梓瑕不由自主地咬住下唇,回头看着他,勉强说:“恕奴婢愚钝,不知道王都尉在说什么。”

他没有理她,只直直地盯着她,问:“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王家到底亏欠了什么……”王蕴缓缓放下手中球杆,一字一顿地问,“以至于,黄梓瑕宁可杀了全家,也不愿意嫁给我?”

有两三匹马从他们身边越过,又一轮进攻与回防开始。

周子秦大喊:“崇古,快点回防啊!”

昭王李汭笑道:“王蕴,你不会威逼利诱崇古不许赢球吧,你看他脸色这么难看。”

王蕴转头对他高声笑道:“怎么会,我是看她球技这么高超,想约她私下切磋切磋。”

他转头看她,刻意压低的声音,只有她一人听见:“今晚酉时,请你过府一叙。”

黄梓瑕勒着那拂沙缰绳的手不自觉地收紧,缰绳在她的手掌上深深勒出一条泛白痕迹。

他的目光挑衅地看着她,手中的球杆斜斜指着地面。

终于,她咬住下唇,微一点头。

王蕴唇角微扬,露出浅淡的一丝笑意,随即拨转马头,转身离去。

李舒白站起来,对发令官示意。

场上众人正不知为什么要停下,却见李舒白朝着黄梓瑕勾勾手指。

她纵马奔向他。在炎炎夏日中一场球赛打到现在,她胸口急剧起伏,汗如雨下。她毕竟是个女子,体力比不得男人,已经十分疲惫。

早已换好红色击鞠服的李舒白叫人牵过涤恶,飞身上马,说:“换人。”

黄梓瑕顿时愕然。

李舒白看也不看她,只瞥了紧张地看着这边的张行英一眼,声音冷淡:“就这体质,还敢逞强。”

黄梓瑕默然无语,仰头看着坐在马上的他,将手中的球杆递给他。

强烈阳光的背后,他的面容在逆光里看不清晰,只剩得一双眼睛熠熠如星。她听到他的声音,不轻不重滑过她的耳畔:“帮助被我赶出去的人,待会儿,你最好给我个交代。”

黄梓瑕只觉得心口猛地一跳,而涤恶已经急不可待,冲进了击鞠场。

夔王李舒白一上场,局势自然大变。原本胶着的比分瞬间拉开,王蕴与驸马联手亦挡不住他。

涤恶彪悍无比,如同一道黑色的闪电在场上冲突,弥漫的烟尘之中,只见一袭红衣的李舒白挥杆、进球传球潇洒利落,纵横驰骋间不留半点情面。

韦保衡苦笑着与王蕴商量说:“夔王气势太盛了,无论如何也要先截下他一球,先挫一挫他的锐气,我们这边才有机会。”

王蕴点头,两人一左一右夹攻,招呼其余三人赶上,企图阻截住李舒白的来势。

李舒白被五人围住,依然无动于衷,只回头看了一眼昭王以示呼应,球杆微动,马球被他精准地自五匹马乱踏的二十只脚之间拨出,直奔向昭王。

“抢球!”韦保衡大吼,正要追击,却见李舒白翻身而下,只用一只脚尖勾住马蹬,身子如燕子般轻轻巧巧探出,手中球杆一挥,不偏不倚截下了韦保衡挥到半途的球杆,顺势一带,韦保衡的球杆反而一转,将球转向了前方。

球被带离了方向,与王蕴的马头堪堪擦过,直飞向前方正在纵马飞奔的张行英。

张行英控马灵活,应变飞快,居然在千钧一发之际挥杆停球,将那一个球送进了球门之中。

“好啊!四弟平时不爱击鞠的,原来是深藏不露!还有那个进球的小伙子,反应挺灵敏的,身手不错!”皇帝击节赞赏。

同昌公主已经呼的一声站了起来,对着驸马韦保衡叫了一声:“阿韦!”

韦保衡赶紧下了马,跨出场地朝她奔来。

等他过来,同昌公主却又重新坐回椅上了,只抬眼皮看他一眼:“平常不是天天夸自己击鞠厉害吗?今日我算见识了。”

韦保衡被骂得讪讪的,只能赔笑:“公主说得是,我今日是打得不行……”

“公主侄女,你看不出来,阿韦这是怕在皇上面前失了我们的面子,所以才留了余力吗?”昭王过来喝水,笑着过来打圆场,“行啦,男人们打球,你坐着看就好,嘴皮子动多了沾尘土,你说是不?”

同昌公主没好气地看他一眼,语气轻慢:“是,九叔您也请对驸马手下留情。”

场上人都下马休息,把马匹丢在场上。涤恶精力充沛,凶巴巴地到处挑衅其他马,搞得众马都只敢龟缩在一角,众人都是大笑,连刚刚输球的事都忘记郁闷了。

黄梓瑕帮着众人端茶倒水,一转头看见驸马韦保衡低头看地,在弥漫的烟尘与炽热的阳光下,他的脸色铁青,因强自咬紧牙关,使下巴紧绷,露出一个扭曲的弧度。

汗水顺着他的面容滑下,让黄梓瑕以为这一瞬间他会再难抑制,谁知就在那滴汗水落在他手背上之时,他抬起手用力甩开了那滴汗,而脸上的可怕表情也像是被远远甩开了,又露出那种惯常的笑容,接过她手中的茶杯,说:“多谢。你打得着实不错。”

“崇古确实厉害。”鄂王也笑道。

周子秦说:“以后每天早上跟我沿着曲江池跑一圈,保准你一年后打遍长安无敌手!”

李舒白平淡地说:“她没空。”

原本热闹的气氛,被他一句话弄得顿时冷了下来,众人都默然各自喝茶去了,只有周子秦还在那里想挽回气氛:“哈哈哈,当然,就算再怎么样,也还是比不上夔王爷……”

没人理他。

一群人休息了一盏茶时间,昭王号召众人:“继续继续。”

众人各自上马,发令官手中红旗飞舞,长嘶声中,马蹄响起,数匹马正急冲向对方场地时,忽然有一匹马痛嘶一声,前蹄一折便倒在了地上。

正是驸马韦保衡的那一匹黑马,在奔跑之间轰然倒地。骑在马上的韦保衡猝不及防,被马带着重重摔向泥地。幸好他身手灵敏,反应极快,在扑倒在地的瞬间已经蜷起身体,向前接连两三个翻滚,卸去了力量,才保住了骨头。

全场大哗,同昌公主跳了起来,直奔向马球场。

就连皇帝与郭淑妃也急忙走到场上。击鞠的众人已经全都下了马,围着韦保衡。

李舒白命人马上去叫左金吾卫的军医过来。军医帮驸马上了脱臼的手臂,又抬手按过驸马全身,才对众人说:“伤得不重,没有危及骨头。”

同昌公主看着韦保衡脸上的擦伤,问:“会不会留下疤痕?”

“那要看调养怎么样了,有些人天生易留疤痕,那就有点糟糕……”军医赶紧说。

“要是治不好,你自己知道轻重!”同昌公主冷然道,“我可不要一个破了相的驸马!”

“哎,灵徽。”郭淑妃微微皱眉,无奈唤她。

皇帝却说道:“公主的话就是朕的话,听到没有?”

“是,是。”军医战战兢兢,全身抖得跟筛糠似的,几乎站不住了。

韦保衡捂着额头,说道:“没什么,小伤而已,这场球还没打完呢。”

“还要打?差点都没命了!”同昌公主怒道。

“我看不必了,今日到此为止吧。”王蕴说着,目光投向李舒白。

李舒白将手中球杆递给黄梓瑕,说:“就此结束吧,意尽即可。”

周子秦赶紧问王蕴:“那么张兄弟的事……”

王蕴目光转向黄梓瑕,她看到他眼中的意思,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点了一下头。

王蕴转头对张行英说道:“你今日身手大家都看到了,着实不错。我们这两日便会研讨商议,你静候即可。”

周子秦兴奋地抬手与张行英击掌。

这边他们几人还在庆祝,那边同昌公主勃然发作,声音远远传来。她指着那匹黑马大吼:“所有人都没事,偏偏驸马就这么凑巧,差点没命?”

众人都知道同昌公主骄纵至极,几位王爷只当没看见,打球的人尚可去安慰韦保衡,管马与管击鞠场的小吏则惨了,只能低头挨训。

皇帝拍拍同昌公主的肩,说:“灵徽,少安勿躁。”

同昌公主霍然回头,抓着他的衣袖,叫他:“父皇……”

她的声音微微发颤,竟带着一种难以自抑的恐惧。

皇帝诧异地问:“怎么了?”

“父皇,前几日……荐福寺中,那么多人,偏偏我身边的宦官就这么凑巧,在人群中被雷劈死。现在又轮到驸马……父皇您难道觉得,我身边接二连三发生的这些,都只是意外吗?”同昌公主说着,脸色也迅速变得苍白,“我身边,跟了我十几年的宦官就这样活活被烧死了呀!我的驸马,现在又突然发生这样的事,要不是他应变及时,后果不堪设想了!”

郭淑妃叹了口气,握住她的手说:“灵徽,你别多想了,一切不过是突起变故……”

“什么叫突起变故?宦官死了,驸马伤了,万一……万一下一个轮到的,就是我呢?”她面容苍白,鬓边金步摇瑟瑟乱抖,画出惶急不安的弧度。

皇帝见女儿这样惊惶,也不由得动容,安抚道:“怎么会?有父皇在,谁敢动朕的女儿?”

她咬一咬牙,说:“可我,我前日做了个梦……”

“灵徽,梦只是梦,”郭淑妃打断她的话,拥住她的肩膀,说,“行啦,放宽心,并没什么大事。”

同昌公主却甩开郭淑妃,哀哀望着皇帝,说:“女儿求父皇一件事!”

皇帝点头道:“你说。”

“我听说,那个夔王府的小宦官杨崇古破案十分厉害。我看大理寺的人口口声声说是天谴,绝对是找不出真相了,请父皇一定要答应女儿,让杨崇古过来调查驸马和魏喜敏这两件事。”

黄梓瑕没想到同昌公主会忽然提出这样的要求,不由得怔了一下。

而皇帝显然也是诧异,看了黄梓瑕一眼,沉吟不语。

同昌公主情急之下抱住了皇帝的手臂,摇晃着如小女孩般乞求:“父皇!女儿……女儿真的很担心,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父皇以后就再也看不见女儿了……”

“别胡说!”皇帝打断她的话。

同昌公主仰望着他,那一双眼睛中渐渐蓄满了泪水,眼看就要滚落下来。

皇帝见到她这般模样,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转头问李舒白:“四弟,既然公主这样说,不如你就将这小宦官借调到大理寺中,帮助崔纯湛调查一下荐福寺那场事情?”

李舒白不动声色道:“请皇上恕臣弟愚昧,荐福寺那场混乱,不是因天降雷霆引爆了蜡烛,致使发生踩踏悲剧吗?公主府上宦官之死,想必是因凑巧被挤到了蜡烛近处,才会在起火时不幸被引燃。”

“若说只是这一件事的话,尚可说是凑巧,可驸马这件事呢?为何都是与我有关的身边人出事?”同昌公主问。

见她说话这般无礼,郭淑妃忍不住拉了同昌公主一下。皇帝也责怪地说道:“灵徽,怎么跟你四叔说话?”

同昌公主勉勉强强低下头,说:“四皇叔,侄女如今身边时有祸患发生,您难道连一个小宦官都舍不得?您就让他给我出几天力吧,好歹之前四方案那么大的案子,他轻轻巧巧就破了,您让他帮我查看一下身边的动静,又有什么打紧的?”

郭淑妃在旁边皱眉道:“灵徽,我听说夔王不日就要出发去往蜀中,杨公公是夔王身边近侍,你却要他留下来帮你,似乎不妥?”

“四皇叔身边服侍的人那么多,少个把又有什么关系?”同昌公主目光看向黄梓瑕,“杨公公,你倒是说说,此事你是拒绝,还是答应?”

黄梓瑕沉吟片刻,说:“以奴婢浅见,荐福寺踩踏事件,确实出于天降霹雳,凑巧引燃了蜡烛。此事源头在于天雷,即使奴婢想要查找凶犯,亦不可能向上天寻索。”

上一章:九鸾缺 三  投桃报李 下一章:九鸾缺 五  浓墨淡影
热门: 独眼少女 百亿遗产杀人事件 冰与火之歌14:群龙的狂舞(中) 乡野春床 骗局 神赐的宴会 溺酒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Ⅴ 金融大佬的小夫郎 龙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