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鸾缺 三  投桃报李

上一章:九鸾缺 二  天降雷霆 下一章:九鸾缺 四  如风如龙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九鸾钗为一块天然珍稀九色玉雕琢而成,是稀世奇珍,价值连城!公主将其收藏于关锁重重的宝库之中,爱惜至极!

眼前是无穷无尽的火光,艳红的火舌卷起黑色的灰烬,如铺天盖地的火龙席卷而来,携带着炽热的流火,向着孤单立在地面上的黄梓瑕猛扑而下。

就在烈火灼烧她全身的一刹那,她没有畏惧地闭上眼睛,反而睁大了自己的双眼,死死地盯着面前那灼眼的火光。

炽烈火光慢慢退散,那个人出现在火中,通身浓烈的红,那种红色令人惊心动魄,浴血沐光,如同南红玛瑙,如同血赤珊瑚,如同鸽血宝石,美艳、灼眼,却充满杀戮的气息。

他居高临下看着在烈焰中痛苦不堪的她,脸上露出那种惯常的淡漠笑容,这如同春花盛绽的笑容,此时却牵扯出最残忍可怕的唇角弧度。

他修长的身躯微微俯下来,凝视着她,就像凝视着即将被他用一壶开水浇下的蚂蚁。他的声音冰冷地在她的耳边如水波般回荡:“黄梓瑕,你后悔了吗?”

后悔了吗?

后悔了吗?

这冰冷的声音,在她的脑海中不停回荡,比她身上的烈火还要更让她觉得痛苦,直到她再也无法忍受,大叫一声,猛地捂住自己的耳朵,大口喘息着坐了起来。

窗外叽叽喳喳的鸟雀,被她的声音惊飞,扑棱棱振翅高飞而去。只剩下晃荡的树枝,在窗外久久不能停息。

黄梓瑕拥衾呆坐在床上,感觉到胸口一波波血潮涌动,让她整个人陷入晕眩的昏黑。她大口呼吸着,等着眼前那阵黑色过去,跌跌撞撞地扶着墙走到桌边,摸到昨晚的冷茶,一口气灌下去。

一阵冰凉从上而下在体内延伸,让她终于神智清醒了一些。

她怔怔呆坐在桌边,许久,才木然转头看向窗外。

暴雨洗去了一切尘埃,过了一夜,又是炎炎夏日。

与她和禹宣第一次见面时,一模一样的天气。

天刚刚破晓,长安城中已经是一派繁华热闹的景象。

长安人流繁盛,百业千行,丛楼结绮,群院缀锦,就算宵禁也无法遏制日日夜夜的热闹喧哗。

而这最热闹的地方之中最最热闹的顶点,又莫过于长安西市最中心的缀锦楼。

缀锦楼中,常有个说书的老者,在满堂喧闹之中讲述各种千奇百怪的坊间逸闻,天下传奇。

“话说大中三年七月三日,原本赤日炎炎万里无云,但到得午后,今上当时所居的十六王宅中,忽腾起祥云万朵,彩霞千里——各位,你们可知这种种异状,究竟为何?”

说书人舌绽莲花,又在讲述荒诞不经之事。

黄梓瑕坐在二楼栏杆边,左手捏着勺子,右手捏着竹箸,往下看着那个说书人,目光却是飘忽的,并没有落到实处。

她对面的周子秦抬起筷子在她手背上轻敲了两下。

黄梓瑕回过神,目光移到周子秦的脸上:“干吗?”

周子秦不满地瞪着她:“你才干吗呢,说请我吃饭,却光顾着自己发呆。”

此时缀锦楼中气氛已经十分热闹,听者最喜欢听各种荒诞事,有人大声喊道:“大中三年,岂不就是同昌公主出生那一年吗?”

“正是!”说书人一见有人搭话,立即接道,“话说这位同昌公主,自那日漫天祥云中出生以来,始终不言不语,直至四岁那年,忽然开口说道,‘得活’。时为郓王的今上尚在惊讶之中,迎接郓王为帝的仪仗已经到了门口。因先皇久不立太子而一直忐忑的皇上才知,这下真是得活了!自此,今上对同昌公主,真是爱逾珍宝,视若掌珠!”

黄梓瑕对于这种荒诞不经的事情,自然兴趣缺缺。她将目光收回,却看见不远处倚靠在栏杆上听说书的几个人,都不约而同地笑着转头对身边人笑道:“阿韦,在说你那位公主夫人呢。”

那人是个长相俊美的青年人,二十出头模样,端正的眉眼中隐隐有一股不应属于年轻人的倦怠。他抚额皱眉,一脸无奈地笑道:“好了,我该走了,眼看都快午时了。”

他回身到席上取了一盏醒酒汤灌下,又举起自己的衣袖,闻了闻上面的味道,然后赶紧作别席上人,匆匆下楼去了。

身后那伙年轻人指着离去的人大笑:“你们看,你们看,娶了个公主老婆也不是好事,你看看韦驸马每次出来聚会时,多喝两杯都要提心吊胆的模样,真是叫人同情啊!”

黄梓瑕指了指跑下楼去的那个青年,问周子秦:“你认识他吗?”

周子秦看了一眼,说:“谁不认识呀,同昌公主的驸马,韦保衡嘛。”

楼中那位说书人,还在兴致勃勃地说道:“这位同昌公主,去年下嫁咸通五年的进士韦保衡,当时陪嫁的那十里妆奁,那稀世奇珍连珠帐、却寒帘、瑟瑟幕、神丝被,简直是倾尽国库珍宝!公主在广化里的宅邸,更是以金银为井栏,缕金为笊篱,水晶玳瑁八宝为床,五色玉为器什,金碧辉煌更胜当年汉武帝陈阿娇的金屋啊!”

如今大唐正是争竞豪奢的世风,同昌公主的这一场婚礼,自然足以让京城人津津乐道至今。缀锦楼中,众人纷纷议论各种传说中价值连城的陪嫁,一时热闹至极。

“而这所有珍宝之中,同昌公主最喜爱的一件,莫过于九鸾钗。此钗为一块天然珍稀九色玉雕琢而成,九只鸾凤九种颜色,盘旋围绕,熠熠生辉,是稀世奇珍价值连城,抵得过国库百万金!是以公主将其收藏于关锁重重的宝库之中,爱惜至极,轻易不肯拿出来……”

黄梓瑕也终于不能免俗,问:“这传言是真是假啊?同昌公主的嫁妆真掏空了国库?”

“没有掏空,不过据说也差不多了,”周子秦埋头吃饭,一边叹气,“那个韦保衡,真是祖坟冒青烟啊!当年我们一起在国子监读书的时候,他经常和我一起逃学掏鸟蛋摸泥鳅的!谁知后来居然考上了进士,又娶了公主,累拜翰林学士、中书舍人,到现在,已经是兵部侍郎了!而我呢……”

他十分虚假地作出一个悲痛欲绝的表情。黄梓瑕压根儿不想理他:“你这不马上就要到蜀中,实现你的人生理想了吗?”

“对啊,这就是我人生的意义!”周子秦眉飞色舞,挥舞着筷子说道,“哎哎,和你商讨一下,以后我的头衔就是‘御封捕快,钦赐仵作’,你觉得怎么样?”

“不怎么样。”黄梓瑕简直无语了。

“那要不……‘奉旨剖尸’?”

黄梓瑕的唇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反正,随便什么吧,总比这辈子唯唯诺诺,冠一个‘某某驸马’好,对不对?”

“你不喜欢,自然有一大堆人挤破了头,操什么心啊?”黄梓瑕鄙视了他一下。

下面说书人的声音又传过来:“诸位,说到同昌公主,大家可知昨日在荐福寺,发生了一起天雷劈死人的报应?”

下面的人都哗然,有人大声问道:“昨日荐福寺那个被雷劈死的人,居然与同昌公主有关吗?”

“正是!大理寺的崔少卿已经命人察明,这人正是公主府的宦官魏喜敏。此人是公主身边的近侍之一,此次被雷劈死,同昌公主也是诧异莫名,不知自己身边怎么会出现这样罪大恶极以至于被天雷劈死的恶人。”

“说书人的消息好灵通啊。”黄梓瑕自言自语。

周子秦扬扬得意地说:“当然啦,大街小巷多少嘴巴,都是他们的消息来源呢。不过我也不差,早和大理寺的人搞好关系了。我跟你说,这事我昨晚就挖到了内部消息!”

黄梓瑕现在虽然心事重重,但还是问:“什么内幕?”

“这个魏喜敏啊,从小被指派给同昌公主,对同昌公主那叫一个忠心耿耿的,简直是公主指哪打哪的一条忠犬。所以知道他被雷劈死了,同昌公主震怒了,昨天晚上亲自去崔少卿府上,说是询问魏喜敏的死因,实际上是给崔少卿施加压力,让他一定要尽早解决此案。”

“怎么解决?从昨天现场的种种情况来看,天降霹雳凑巧伤人也不是没有可能。”

“就是啊,所以同昌公主还有一个要求,就是如今整个京城都在说她身边的人罪大恶极,遭受天谴,所以她要求崔少卿尽早给个说法,免得辱及公主府的名声。”

“难怪崔少卿昨天一听说与同昌公主有关,脸上会出现那种悲痛欲绝的样子,”黄梓瑕微微皱眉道,“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就算她是皇上最宠爱的同昌公主,又能管得了京城人民爱说什么吗?”

“你看,这不已经闹得满城风雨了吗?”周子秦耸耸肩,“明摆着无从查起的案件,偏偏还有个公主一定要为她身边的宦官洗清罪名,这事落谁手上都是个烫手山芋。”

黄梓瑕不置可否,转移话题问:“上次说的,我朋友张行英那件事,现在有着落了吗?”

“唔……别这么煞风景嘛,吃完再说吧,不然显得你请我吃饭就是为了托我办事似的。”

“奇怪了,我身为末等宦官,一个月的俸禄只有二两银子,如果不是为了托你办事,我硬生生拿出一两银子来请你到缀锦楼吃饭干吗?”黄梓瑕十分坦白,毫不掩饰,“这事啊,要快,而且一定要飞快!因为我再过两三天就要跟王爷去蜀中了。”

到时候她要投入家人的冤案之中,哪还有时间去管张行英?

周子秦豪爽地拍胸脯:“好,这么说吧,左金吾卫的兵曹参军事许丛云,我铁哥们,他让我今天下午就带着张行英去他那儿报到。我敢保证,只要张行英过去了,绝对没问题!”

黄梓瑕松了一口气:“好,如果这事成了,以后我们在蜀中碰面时,我再请你吃饭。”

“如果不成呢?”

“把今天的这一顿也吐出来还给我!”

京城名医馆端瑞堂,连晒药的地方都不同凡响。偌大一片空地上,密密麻麻一个竹匾接着一个竹匾,跟鱼鳞似的。匾内晒满了各种切好的药材。

在满地晒开的竹匾中,张行英正站在中间,端着一个足有七尺直径的竹匾翻抖着,让药材被日光晒得更均匀一点。他身材高,臂力强,竹匾高高抡起又落下,上面的药香顿时散逸开来。

遍地的竹匾,他一个个翻动,一排排走动,眼看越走越远,黄梓瑕赶紧叫他:“张二哥!”

张行英回头看到他们两人,面露疑惑神色:“两位是……”

黄梓瑕压低声音,叫他:“张二哥。”

张行英端详她的模样许久,才“啊”了一声,指着她结结巴巴:“你,你是黄……”

“对,我是来还人情的。”黄梓瑕把重音放在“还”字上,赶紧打断他的话,说,“前个月,幸好张二哥帮我进城,可也害得你如今沦落到此。所以我今日过来,是想投桃报李,给你介绍个事情做。”

张行英依然瞠目结舌:“你……”

“我是杨崇古啊!你别说你帮了我就忘记我了!”黄梓瑕拼命对他使眼色。

张行英这才醒悟过来,她现在是四海通缉的罪犯,当然不能泄露真实身份。但他还是一时难以接受,只能呆呆看着她,机械地回答:“哦哦,杨崇古啊……你现在是在……”

“我如今在夔王爷手下做事,想不到吧。”黄梓瑕赶紧说着,看着他震惊的神情,立即把话题扯到别人身上,指了指周子秦,“这位是刑部周侍郎的小公子周子秦。”

周子秦向来热心,赶紧对着他拱手:“张二哥!虽然未曾谋面,但我听崇古多次提起你了!他说张二哥义薄云天,侠肝义胆,忠孝两全,古道热肠……哎呀!”

最后两个字,是因为他被黄梓瑕踩了一脚。不过周子秦显然不拘小节,继续在那里絮叨:“你放心,崇古的事就是我的事,这事包在我身上,我义不容辞……”

还没等他说完,晒场旁边小屋的门打开了,一个老头探头朝他们大吼:“吵什么吵!张行英,你还不快点去翻药?这些药不及早晒干,柜上拿什么用?”

张行英赶紧应了一声,然后又俯身端起下一个竹匾,开始翻动药材。

周子秦不敢置信地看着周围这竹匾的汪洋大海,问:“张二哥,这里就你一个人?一个人每天要把这些竹匾全部翻一次?”

张行英摇头,一边放下手中的竹匾,拿起另一个翻,一边说:“不,四次。早上两次,下午两次。”

“那你一整天不用干别的,光翻药就行了!”

“不行,”张行英有点心虚地说,“还要切药、碾药、捣药、煎药、炮药、蜜炼……我做不太利索,老是完不成师父交代的活儿,所以每天得早些起来,晚上也要迟点睡。”

“你爹好歹也是坐堂大夫,怎么都不带你一下?”

张行英泄气地摇摇头,说:“我爹年迈多病,无法来坐堂问诊了,如今端瑞堂肯收我,给我个活干就不错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手下不停,说话间又翻了三四个竹匾。

周子秦不由分说拉起他的手:“别翻了,走吧走吧!连我都看不下去了,这端瑞堂会这么压榨人!”

张行英赶紧抢住差点翻倒的竹匾:“去……去哪儿?”

旁边那个老头见他们不理自己,大怒:“张行英!给我仔细点干活!干不完别怪我赶你走!”

“赶什么赶?告诉你,不干了!”周子秦一把拉起张行英转身就走,“左金吾卫等着他呢,谁有空在这儿听你叨叨?”

老头儿吹胡子瞪眼:“左金吾卫?开玩笑呢!能进那里的人非富即贵,这小子凭什么?”

“左金吾卫就要他,你管得着吗?”周子秦丢下一句,不屑看他一眼,“等张二哥混个两三年,转去神策军,气死你!”

老头儿真的快被气死了:“痴人说梦!张行英,你走了就别回来了!”

张行英一脸踌躇,但黄梓瑕却看到他的眼睛亮了,手中的竹匾也终于丢掉了。

“好啦,一句话,去不去?”周子秦拍着他的肩,俨然已经是他兄弟的模样,“就你这身材,你这一身霸气,不去神策军简直是他们的损失啊!”

“去!”

左金吾卫兵曹参军事许丛云豪爽开朗,他与周子秦自小认识,感情自然非同一般。

他与张行英闲扯了几句,知道他之前在夔王府仪仗队,便问:“夔王身边可都是千挑万选的人,你既然能被选中,必定是极出色的,可现在怎么又出来了呢?”

张行英一时犹豫。黄梓瑕赶紧说:“张二哥是时运不济,刚好在扈从时闹肚子,结果落在后面了,不巧又被发现,所以才被发出来了。”

许丛云看着黄梓瑕,问:“这位公公是……”

“是夔王府的杨崇古杨公公,如今夔王爷身边的近侍。”周子秦说。

许丛云顿时又惊又喜:“啥?莫非就是破了四方案还有夔王妃案的那位杨公公?真是失敬,失敬啊!”

张行英在旁用力点头,崇拜地看着黄梓瑕。

周子秦也肯定地说:“对,崇古很厉害的,仅次于我最仰慕的黄梓瑕。”

黄梓瑕清清楚楚地看到张行英的笑脸变得僵硬了。她只好谦虚说:“哪里哪里,只是凑巧。”

许丛云抬手用力拍拍张行英的背,一直站得笔直的张行英被他的巨掌拍得几乎要把肺都吐出来了。

“既然有二位担保,而且他当初能进夔王府仪仗队,相信身体和家世背景应该都没有任何问题。这样吧,左金吾卫人最少,你先编入那边,这一两个月先跟着大家走走看看,没什么问题的话,下个月知照了王都尉之后,正式编入名册,这事就算定了。”

张行英这下就算被他拍得心肝脾胃肾都吐出来也是心甘情愿了。他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只会站在那里傻笑。

黄梓瑕也是长出了一口气,她心里一直觉得自己对不起张行英,如今张行英处境改善,她终于觉得自己可以安心去蜀中,不再亏欠于人了。

大事商量完毕,周子秦呼朋引伴,左金吾卫几个队长都被叫上,由他做东,直奔酒楼而去。

身为穷人的黄梓瑕和张行英压根儿就不敢跟这个纨绔子弟抢,免得这一桌酒席要自己卖身筹钱。

也不知运气好还是差,一伙人一出门就遇见了王蕴。

“王兄!”

“王都尉!”

众人赶紧打招呼,一看他身后还有一位面容俊美的男人,正是驸马韦保衡,赶紧又纷纷上前见过,有喊驸马的,有喊韦大人的,一时间衙门口热闹非凡。

韦保衡脾气甚好,笑眯眯向众人点头致意。王蕴则瞥了黄梓瑕一眼,不深不浅地笑问:“子秦带杨公公过来,有什么要事吗?”

周子秦赶紧拉过张行英,说:“我听说许大哥那里缺人,所以给引荐了一位。这是张行英,家世清白,身手利落,你看,长相也是百里挑一的,而且和崇古也很熟,绝对可以的。许大哥说先试一个月,若可以的话再向你上报,到时还请王兄多多关照啊!”

“杨崇古介绍的?”王蕴一下子就抓住了重点。

周子秦对他们之间的恩怨毫不知情,还笑着点头。

张行英更是只顾着紧张地向王蕴行礼。

王蕴一抬手制止,说道:“子秦,原本许队已经答应他留下来了,我也不好说什么,所有兄弟进出,我一般也不干涉。但是这位兄弟这事,恐怕不成。”

周子秦顿时愣住了。其他人也没想到王蕴会忽然说出这么煞风景的话,个个面面相觑。

王蕴见众人这样,又露出一丝笑意,说:“倒不是有意为难这位兄弟,只是你们都知道我即将调往左金吾卫。任职之际,我欲为左金吾卫设一个标准,既能考验新兵素质,又不至于伤了和气,只是还未来得及和大家商议。”

左金吾卫有些人确实只会上马,就为了混几年资历而托关系进来的。此时听说王蕴有办法卡住不合格的,又不伤和气,众人都赶紧追问他是什么办法。

王蕴目光上下打量张行英,又着意看了看他的手,说:“马缰痕迹犹在,想必是会骑马的,必定也会击鞠吧?”

击鞠就是大唐皇室风行的马球,张行英自然也会,点了点头。

“击鞠出色的人,马上马下的身手不必说,对马匹的控制操纵也定是上佳。不如明日你们寻几个人组一队,左金吾卫也会召集几个善于击鞠的,到时候我们比一场,既不伤了和气,又能检验一下张兄弟的身手,你看如何?”

王蕴此言一出,众人都是拍手称赞。废话,未来上司说出的话,谁敢不附和不叫好?什么“都尉高明”“高瞻远瞩”“为左金吾卫解决后顾之忧”这类的话到时就不要脸地往外蹦。

王蕴脸上的笑容依然如春风和煦,笑着朝张行英和黄梓瑕看了一眼:“既然大家都赞成,那么明日卯时,静候诸位。”

“岂有此理!王蕴这坏蛋,平时称兄道弟的,关键时刻居然拆我们的台!”

回来的路上,周子秦带着他们去看左金吾卫击鞠场。他双手叉腰站在场边,望着平坦的沙地,表示很郁闷。

“谁都知道他要被调到左金吾卫去了,新官上任三把火不是名正言顺嘛,居然还想出这么个歪主意!”

张行英迟疑地说:“但是……但是我觉得王都尉说得有道理,左金吾卫职责重大,审核严格也是应该……”

“你还没进左金吾卫,就先别站在王都尉那边说话了!”周子秦气不打一处来,“你知不知道,左金吾卫的人的击鞠功夫可算是京城第一?每年京城各个衙门击鞠比赛,左金吾卫夺魁毫无悬念。你说,就你一个平民百姓,上哪儿去拉人帮你打这一场?这不是必输无疑嘛!”

上一章:九鸾缺 二  天降雷霆 下一章:九鸾缺 四  如风如龙
热门: 幻影怪人 保持沉默 笼中的爱人 赤朽叶家的传说 掌事 小阁老 联剑风云录 黑色武林 异界那些事儿 苍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