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灯暗 十五   天光云影

上一章:春灯暗 十四   长街寂寂 下一章:春灯暗 十六   假作真时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夕阳下,两人的身影长长拖成两条线,明明距离那么近,却始终存着一块空隙,难以填补……

鄂王李润依旧在那个布置精致得有些刻意的茶室与他们见面,听李舒白提起要见陈念娘时,一脸诧异,问:“四哥怎么今日会问起她的事情?”

“有些许小事要询问她。”

李润无奈道:“真是不巧,陈念娘已经走了。”

“什么?陈念娘走了?”黄梓瑕顿时愕然,李舒白回头看了她一眼,然后问李润:“什么时候走的?”

“昨日。她收拾东西离开了鄂王府,是不告而别的,只留下了一封信,我叫人拿来给你们看看。”

陈念娘的信立即便送来了,说是信,其实只是一张素笺,上面写着寥寥几行字——

                     鄂王殿下赐鉴:                               自蒙王爷收留,常思大恩大德永世难忘。唯如今老妇心愿已了,自此离京永不再回。日后山高水长,定当遥祝王爷殿下福寿绵长,千秋万岁。                                                                                                                                                                                                                                                                陈氏念娘顿首。

字迹十分娟秀,只是透出一种潦草,有种仓促而就的感觉。李舒白将这封信扫了一遍,然后交给黄梓瑕。

黄梓瑕的目光落在“心愿已了”那四个字上,沉吟许久,才交还给鄂王,说:“既然如此,想必以后再见念娘的机会也十分渺茫了。可惜我琴艺未精,还想再向她学习一阵子呢!”

鄂王李润微笑道:“那也没什么,内外教坊多是琴师,也有极出色的高手。对了,昨日是望日,我依例进宫向太妃请安前,陈念娘曾托我说,太妃最喜琵琶,当年扬州云韶苑中有一张云韶六女的画像,有人说其中有琵琶深味,太妃若是喜欢的话,她过几日可进呈供赏玩。不过我进宫与太妃一说,她只笑道,一幅画有什么好看的,便拒绝了。”

李舒白问:“然后,你自宫中回来时,陈念娘便已经走了?”

“嗯,所以若是太后真有兴趣,我还无法拿出那幅画了。”李润笑道。他脾气确实极好,眉眼笑得疏朗散漫,对陈念娘此事显然并无芥蒂。

李舒白便点头,说道:“既然人已经走了,那么找她显然并非易事了。今日又让七弟亲手煮茶,真是多谢。”

“哪里话,四哥能来,我求之不得。”

两人又客套了几句,李舒白才带着黄梓瑕出门。

直到送他们出门的李润被远远抛在后面,李舒白才勒住马缰,与黄梓瑕一起站在长安的街头,驻马停留许久。

两人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些许对此事的揣测。

李舒白问:“你昨日说要去查探的,是哪里?”

“光宅坊外水渠。如今天色尚未过午,那边或许有提水的人,还是下午再去比较好。”

李舒白点头,抬头沉吟片刻,拨转马头向西而行,说:“我们去西市。”

黄梓瑕轻挥鞭子,在那拂沙的屁股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扫着,问:“哦?这回又去看变戏法?”

他不回答,只问:“你觉得这个案件,目前最大的疑点和难点是什么?”

黄梓瑕毫不犹豫道:“这整个案件虽扑朔迷离,但依我看,最大的疑点就在于,王若是怎么从固若金汤的雍淳殿之中,从两百人的重重护卫中,忽然消失不见的。明明只是一眨眼的时间,进了东阁就能让人消失不见的,到底是什么手法?”

“对,王若的消失,应该是整个案件的关键,若解开了这个谜团,或许此案就能提纲挈领,正中要害。”李舒白松挽着马缰,任由两匹马徐徐行去,说道,“近日我也想过这个问题,我觉得或许因为我们上次在西市寻访时看过的那个戏法对我们影响太深,因为鸟笼里有机关会令小鸟遁逸,因此总是往雍淳殿是否有机关暗道等地方着想。”

“但人的思考方向总是这样,一个大活人,在一个几乎没什么家具的室内,可供出入的方向有几个地方?上面,是悬挂着宫灯的藻井,别说没有天窗,甚至没有屋梁。四面墙壁,两面是坚实土墙,毫无缝隙,还有一面开着一道门,通向正殿。当时殿门大开,只要有人出来,门口的侍卫不必说,当时候在殿内的宦官们肯定会看见。最后一面墙开着窗户,窗外有侍卫把守,确定没有任何人出来。然后便是下面,地道或者密窖,我们也没有发现。”

李舒白下结论说:“一个四面八方被鸟笼般严密包围的房间内,人就这样消失了。”

“嗯,几天后,出现了一具面目全非的尸体,却不是消失的那个人。”

两人低声议论着,已经到了西市。

他们将马匹拴在西市监管处,汇入西市的喧闹中,缓缓地随人流前进。

西市内依旧是繁华热闹的景象:百业千行,珍奇集聚,兰陵美酒,碧眼胡姬。当今皇上带动起来的奢靡之风,正在大唐的长安城内弥漫。

那个卖鱼缸的店老板依旧坐在那里逗鱼,对上门的客人爱理不理的样子。李舒白买了与上次一样的鱼食,回头见黄梓瑕用复杂的眼神看着自己,本来懒得解释,但走到门口时还是说:“那条鱼喜欢这种鱼食,最近好像胖了。”

黄梓瑕一时无语,只能说:“我们还是去看看那对变戏法的夫妻吧。”

那对夫妻今日居然很早,已经在街边变戏法了。这回他们来了个鸡蛋变小鸡的戏法,虽然黄梓瑕一看就知道不过是偷梁换柱的手法,但毛茸茸的小鸡在地上乱跑时,她还是觉得挺可爱的,还帮助他们把满地乱跑的小鸡捧起来放回箱笼中。

人群散去,那个妻子一看见她就抿嘴一笑,目光却向着李舒白瞟了一眼,问:“这回又要学什么戏法吗?”

黄梓瑕说道:“上次你教我们的那个把鸟儿变不见的戏法,至今也没用上——驯不好鸟儿,没辙呀!不知你们有没有什么戏法,比上次那个还要简单方便?”

那女子一笑,回头招呼自己的丈夫:“把那个鸟笼拿来,还有那块布,对,就是黑色那块。”

那女子将黑布抖了抖,示意确实是一块轻飘飘没有藏任何东西的黑麻布,然后将布蒙在了空鸟笼上,抬头望着黄梓瑕,不动也不说话,只是笑。

黄梓瑕知道这是戏法秘密,自然不能这么简单就传授给自己,于是把手伸向李舒白。

她眼神一动李舒白就知道是什么意思,随手就从荷包中取出一个小银锭递给她。

那变戏法的女子得了钱财,顿时满脸生辉,右手抓起箱笼中一只小鸡靠近被黑布覆盖的鸟笼,左手轻轻掀开鸟笼上的黑布,在黄梓瑕和李舒白的注视下,她将黄色的小鸡塞入了黑布覆盖的鸟笼之中。她五指如轻弹琵琶般张开,离开鸟笼,示意自己两只手都已是空空如也。

而她的身后,黑布连动了两下,看来那只小鸡是真的进入鸟笼当中了。

戏法娘子向着他们微微一笑,然后将鸟笼上的黑布一揭,只见笼内已经空空如也。

黄梓瑕下意识地提起鸟笼,仔细看着里面,但里面真的已经空无一物,而且这鸟笼制作粗糙,看起来似乎并没有机关暗道。

戏法娘子笑道:“这是个没有动过任何手脚的笼子,这小鸡也是刚刚从蛋壳中孵出,没有经过任何训练。而且,这个戏法的手法非常简单,无论什么人,只要知道了其中的奥秘就一定能学会。”

黄梓瑕和李舒白对望一眼,目光同时落在戏法娘子手中提着的那块布上。那黑布的里面,有一个东西正在喁喁而动。

戏法娘子粲然一笑,将黑布抖开,只见黑布内侧赫然有个小口袋,那只黄色的小鸡正从小口袋中钻出头来,茫然而无辜地看着面前的他们。

竟是这样简单的手法,黄梓瑕不禁失笑,喃喃道:“原来如此……”

话未说完,她的脑中一瞬间闪过无数片段——

仙游寺中那个忽然出现的男人的预言;蓬莱殿中踪迹全无的刺客;坠落在假山下的那一支叶脉金簪;守卫重重水泄不通的雍淳殿……全都被一条看不见的丝线贯穿,蜿蜒曲折,在她的大脑中迅速连接起来。

这种脉络贯通豁然开朗感觉,让她不由自主地深吸一口气,仿佛承受不住那种窥破天机的震撼,整个人都陷入了恍惚。

李舒白见她站在当场一动不动,便抬手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谁知她竟依然没有反应,他只好拉过她的手,牵着她的袖子转身就走。

她的手纤细而柔软,就像一只小小的幼鸽静静卧在他的掌中。

莫名地,他觉得自己的掌心,微微沁出一点汗来。

黄梓瑕迷迷瞪瞪跟着他走到一棵榆树下,才长出了一口气,说:“我要去找周子秦。”

李舒白缓缓放开她的手,皱眉问:“你想到了什么?”

“我要证实一下我的猜想,所以,需要周子秦的帮忙,”她说着,又抬头看他,问,“你要先回府去吗?”

李舒白哼了一声,对她这种过河拆桥的行为只给了两个字:“不回。”

“那王爷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找周子秦?”

本朝第一大忙人夔王李舒白一脸淡漠,转身去找自己的马:“左右没事,去也可以。”

周府的门房一看见他们,立马满脸堆笑:“杨公公,您来啦?这位是……”

李舒白坐在马上并不下来,任由门房赔着笑向他示意,只对黄梓瑕说:“你进去,我在外面等你。”

黄梓瑕便翻身下马,随手将马系在门口的系马石上。门房笑着对她说道:“少爷吩咐过了,您以后直接到他住的地方就行,来,我给您带路。”

黄梓瑕谢了他,跟着进了周府。一路行到靠近花园的角落,有一座爬满薜荔的小院落。

院门大开着,里面两个小厮坐在葡萄架下翻红绳,周子秦的声音隐隐传来:“我……我说阿笔阿砚,你们过来帮我扶一下好不好?”

“少爷,不是我们不帮你,实在是那东西真得慌,我们哪敢去碰啊!”那两个小厮头也不抬,专心致志地对付手上的红绳。

周子秦气急败坏的声音连门外的黄梓瑕都可以听到:“你们这两个混账,宁可玩那么娘里娘气的东西,也不来帮帮少爷我……哎哟,我骨头都要断了……”

门房司空见惯,淡定地对黄梓瑕笑了笑就走了。黄梓瑕进了院门,冲着里面喊:“周子秦,快点出来,有急事!”

周子秦的声音从房内传出,如逢救星:“崇古,救命啊!快点……江湖救急!快来帮我一把!”

黄梓瑕看了看依然无动于衷在翻红绳的那两个小厮,走到传出声音的厢房门口一看,周子秦正被一男一女两个铜人压着,痛苦不堪地趴在地上,手上却还死死抱着一个白骨骷髅,不肯撒手。

她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只能进去先把那两个造型古里古怪的铜人拖到旁边去。铜人半实心,十分沉重,累得她一时坐下了。

周子秦今天穿着一身碧绿底绣着烟紫芍药花配大红腰带的蜀锦袍子,即使在地上沾了灰尘也依然鲜艳扎眼。他从地上爬起来,摸着那个骷髅欣慰地说:“幸好没坏,不然我要心疼死了——这可是我花了五十缗高价,刚买来的完整年轻人骷髅头,你看这优美圆润的弧线,这整齐洁白的牙齿,这深邃的眼窝……”

黄梓瑕忍不住打断他的话:“你怎么搞成这样的?”

周子秦心疼地抚摸着怀中骷髅,说:“就是从架子上拿这个骨头的时候,脚一滑就摔倒了,然后两个铜人受到震动就倒了下来。为了保住我的宝贝骷髅头,我只能奋不顾身飞扑抢救——幸好当初没有叫人做实心的铜人,不然我今天非死在它们身下不可!”

黄梓瑕看了看他怀中洁白完美的骷髅头骨,对于这位相貌俊美、身体健康、个性开朗的侍郎公子为什么至今还没有定下亲事有了深刻的理解——没有哪个女子会希望和骷髅头争夺丈夫怀抱的。估计这也是他被丢到家中最偏僻角落的原因吧。

“对了,崇古,找我有什么事?”

黄梓瑕问:“你还记得那几个死在毒箭木下的乞丐吗?”

周子秦顿时抱着骷髅跳了起来:“当然了!我……我怎么可能忘记啊!我一定会查出他们的死因的!”

“我已经有了一些头绪,你想要知道的话,过来帮我做件事,”黄梓瑕示意他把头骨先放下,然后站起身往外走,“记得换件轻便的粗布衣服,越破旧越好,千万别穿着你现在这身大红大绿的锦袍出去!”

周子秦从府中弄了匹马,三个人纵马向着长安城东北而去。

没走几步,周子秦赶紧催着自己的马靠近黄梓瑕,问:“崇古,你说,那几个乞丐的死已经清楚了?”

“嗯,已经有了头绪,只要等一个人出现就可以了。”黄梓瑕点头,肯定地说。

“等一个人?谁啊?”周子秦赶紧问,“是不是特别重要的人?”

黄梓瑕微微点头:“如果我所猜想的没错的话,只要她来了,这桩困扰我们多日的案子,基本就能解开了。”

“是什么人啊,能起到这么重要的作用?”周子秦惊愕地看着她。

她笑一笑,只说:“其实也只是我一个刚具雏形的设想,人还没看到呢!”

周子秦疑惑地看着她,她却不再说话,只让周子秦自己猜去。涤恶性子躁烈,抢着走在前头,那拂沙紧跟在后,而周子秦的那匹马只能乖乖落在最后。

三匹马前后鱼贯,一路沿着长安的街道行去。周子秦忽然一拍脑袋,在他们后面大声说:“我知道了!我知道你说要过来的那个人是谁了!”

黄梓瑕诧异地回头看着他,他一手挽马缰,一手挥在空中,用闪闪发亮的眼睛盯着她,一副兴奋憧憬的模样:“是不是一个少女?”

黄梓瑕微有诧异:“嗯,是的。”

“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

“对。”

“一个十六七岁的、十分美丽的少女!”

“应该……很美。”这一点黄梓瑕倒是不太确定了。

“果然我猜中了!”周子秦兴奋地一把抓住她的袖子,问,“那,黄梓瑕什么时候来?”

“啊?”她愕然看着他,说不出话。

“就是你说的,十六七岁的美丽少女,一过来就能让整个案情水落石出的,除了黄梓瑕还能有谁?”

李舒白在前面的马上,没有回头,但是黄梓瑕还是看到了他的肩膀微微抽动了一下,像是竭力忍下即将爆发出来的狂笑。

她骑在马上,简直无语望天。

真有点不敢想象周子秦知道面前的自己就是黄梓瑕时,会不会掉下眼泪来。

在靠近太极宫的时候,他们弃马步行,走了一条偏僻的巷子。

周子秦看着后面的三匹马,问:“我们的马不会有事吧?”

黄梓瑕一边跟着李舒白往前走,一边随口说:“放心吧,有涤恶在,敢偷马的人就要先作好丢掉一条腿的准备。”

周子秦立即露出了艳羡的表情:“真好,夔王爷的马还防盗。”

黄梓瑕带着他们走到右外教坊所在的光宅坊,停了下来。

周子秦拉着身上从花匠那里借来的衣服,一边跟着黄梓瑕顺小河走动,一边疑惑地问:“崇古……这里好像离乞丐们死的地方有点远啊……”

“你别引人注意,我看一看。”光宅坊在太极宫凤凰门外,黄梓瑕远望宫城与外教坊出入口,揣测着最短路线,又转到旁边灌木成堆无人注意的地方,查看了一遍周围石块翻动的痕迹,再指了指流经这里的那条水渠,对周子秦说:“跳下去吧。”

周子秦目瞪口呆:“崇古,第一,现在天气还没到游泳的时候;第二,我水性不是很好……”

“不需要很好,这里水又不深,你只需要下去摸个东西上来就行。”她说。

李舒白似乎没听到他们的对话,抬头欣赏着周围的风景。

周子秦又问:“崇古,你什么东西掉下去了?我叫人帮你捞起来……”

黄梓瑕打断他的话:“我要找一件证物,是和那几个乞丐的死有关。”

她话音未落,周子秦已经开始脱衣服了。

这回轮到黄梓瑕抬头望天,李舒白在旁边说:“都穿这样的破衣服了,你还脱什么?”

“哦,也对……”周子秦又把衣服系上了,“王爷,崇古,以后要下水你们早说啊,我去借个水靠。”

“别废话了,我们这事一定要保密,万万不能被人知道。”黄梓瑕伸出双手比了一个琵琶的长度,“应该有这么大的一个东西,也许是包裹,反正只大不小,你找找看。”

“好。”周子秦扑通一声跳下水,一个猛子扎到渠里去。

李舒白站在岸边,举目望着蓝天白云和郁郁葱葱的榆槐,感慨说:“天光云影,烟岚散尽,景色不错。”

黄梓瑕在岸边找了块比较平的青石坐下,觉得自己对周子秦威逼利诱的那种调调越来越像李舒白了,心里不由得升起一种伤感。

不多久,周子秦从水底冒出头,大口喘气,说:“这条沟渠好深啊,而且水也挺脏的,下面全都是淤泥水草,找东西看来有点难。要不我叫几个人来,把这附近水域给仔仔细细地筛一遍?”

“不行。”黄梓瑕蹲在岸上,严肃认真地说,“不是早就说过了,为了不打草惊蛇,这事还是我们两人慢慢找比较好。”

周子秦苦着一张脸,双臂扒在岸上,仰头看着她:“可这么长一条水渠,靠我一个人摸一个还不知是什么的东西,简直是大海捞针啊!”

“别担心,从路程、方向、隐藏形迹等各个方面来说,这里都应该是凶手的第一选择,我觉得应该就在这里了。”

“……明明这里和乞丐们倒毙的兴庆宫相距很远,八竿子打不着嘛……”周子秦还在嘟囔着,黄梓瑕伸出右手在他头顶一按,于是周子秦又被按回了水中,想说的话化为咕噜噜一串水泡,全部都淹没在了沟渠中。

周子秦手舞足蹈在水中沉了一会儿,又气急败坏地冒上来:“杨崇古你这个浑蛋,也不打声招呼,我,我的脚被水草缠住了!”

“啊?不会吧!”黄梓瑕顿时也急了,“对不住啊,来,伸手给我,我把你拉上来。”

“缠得很紧,坠死我了……”周子秦说着一边拼命地甩脚,黄梓瑕抓着他的手往上拽,到最后李舒白也看不过去了,伸手帮了一把。

两个人你拉我拽,许久才终于让周子秦摆脱了脚上的重物,爬了上来。

黄梓瑕和周子秦都有点脱力,跌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息着。

“什么水草这么坚韧?你这样的大个人都差点被拖进去。”

“别提了,累死了,跟布一样缠在我脚上。我当时在水下一看,这么大团黑影——”周子秦伸出双手比画了一个怀抱的姿势,“缠在我脚上甩都甩不掉……”

黄梓瑕看着他比画的大小,若有所思地又比画了一下自己刚刚要他捞的那个东西大小。

上一章:春灯暗 十四   长街寂寂 下一章:春灯暗 十六   假作真时
热门: 幽灵猎手 我在星际开猫咖 嬗变:杀戮者与推理者的顶级较量 刷钱人生 我和我的马甲 冰与火之歌2:权力的游戏(中) 杀手的悲歌 薛定谔之猫 唯有套路得人心 心梗选手[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