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灯暗 十四   长街寂寂

上一章:春灯暗 十三   雪色兰黛 下一章:春灯暗 十五   天光云影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他们踏过水波般的灯火,穿过长安笔直宽阔的街道。这座世上最繁华的都市,千楼万阙被灯火映得通明。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一回头,看见李舒白正隔窗看着她。也不知他已经在窗前站了多久,见她回头,他才微抬下巴,示意她进来。

黄梓瑕赶紧收好扇子,进了净庾堂。

一室宁静,茶香已散。景阳燃起了冰屑香,令人顿觉小窗生凉。

李舒白示意了一下对面的椅子,黄梓瑕便坐下了。

两人隔窗见景阳已经走出院落,黄梓瑕便开门见山说道:“看来,三日内必须要将此案了解,否则遗体一旦出京入葬,便少了一大证据了。”

李舒白缓缓点头,说:“你先放手去查,若实在不行,到时候交给我,反正不能让遗体归葬。”

黄梓瑕应了,然后又说道:“早上陈念娘来找我,我想如果没什么变故的话,三日内破此案,应该没有问题。”

李舒白“哦”了一声,看向她的眼睛也似有若无地眯了起来:“是吗?今日陈娘说了什么,居然进展这么快?”

“第一点,我怀疑那具遗体……”她习惯性地又抬手去摸头上的簪子,李舒白在她对面看着,见她的手按在鬓边,又慢慢地放了下来,一脸无可奈何的样子。

他的唇角几不可见地弯起一点弧度,从抽屉中取出一个细长锦盒放在桌上,用两根手指推到她的面前。

黄梓瑕疑惑地看着他,问:“什么东西?”

“你看看。”他说。

“和本案有关吗?”她拿过来问。

李舒白偏过头端详着桌上那条在琉璃瓶中静静游曳的小红鱼,以一种不耐又冷淡的口气说:“算是吧,为了让你方便破案。”

黄梓瑕打开锦盒,只见丝锦的底衬上,躺着一支簪子。她疑惑地拿起来看,簪子长约五寸,下面的簪身是银质的,前头是玉雕的卷叶通心草花纹,除了纹样优美细致之外,看不出什么异样,十分适合她这样一个王府小宦官使用。

但簪子一入手,她便觉得重量不对,细细看了一下,立即发现了关窍。她按住通心草最下面的卷叶,只听轻微的咔一声,外面的银簪脱落,里面又抽出一支较细的白玉簪来,入手冰凉温润,光华内敛。

她抬眼望着李舒白,迟疑许久,才问:“是……送给我的吗?”

李舒白嗯了一声,依然看也不看她,口气平静淡漠:“你这样老是去摸簪子,摸到了又不敢拔,我看着心烦。而且,你的头发要是散下来了,容易被发现是女子,以后也不好处理。”

黄梓瑕却仿佛没听到他冰冷的话,也不在乎他说厌烦自己。她收起盒子,望着面前这个人,真诚而郑重地说:“谢谢王爷,这是我目前最需要的东西了。”

他见她要把盒子收起来,便说:“不知道工匠有没有领会我的意思,你日常使用时是否方便。”

“刚刚试过了,很方便,工匠做得很好。”

他见她一脸惘然不觉的模样,只能面无表情地提醒她:“不试用过怎么知道?”

“哦……”她这才恍然大悟,反正她日常出外也不爱戴纱冠,如今头发都是绾一个发髻就完事,所以她直接按住自己的头发,先将李舒白送的簪子插进去,再将里面原来那支拔出来,发型丝毫不乱。

她又抬手捏住簪头,顺着通心草纹滑下手指,在卷纹处一捏一按,里面的玉簪拔了出来,外面的银簪还在,丝毫无损她的发型。

“很好用,真不错。”黄梓瑕赞道,然后抬起双手摸索到银簪开口处,又将玉簪插进去,轻微的咔一声,锁定。

黄梓瑕十分喜欢,也顾不得自己的双手抬起来之后,袖子下滑,一双皓腕全都显露在外,只抚着头上这支簪子朝李舒白微笑:“多谢王爷啦!以后我就可以随时随地推算案情了。”

“最好还是改掉你这个坏习惯。”他说。

黄梓瑕也不理会,又将中间的玉簪拔出,说:“按照陈念娘所说的话,我觉得本案又出现了至关重要的两点。”

“是吗?”李舒白给她倒了杯茶,推到她面前。

黄梓瑕心中挂念着案情,也没注意,接过来就一口喝下去了,然后才将簪子点在桌子上,定定地看着他,说:“那具出现在雍淳殿的女尸,不是王若。”

“嗯,上次你已经提过疑点。”

“但这次已经确信了——死掉的人,应该是锦奴,王爷也应该见过的,就是那个与昭王来往甚密的教坊琵琶女!”

“已经确定了?”

“基本可以确定了。我之前一直不太明白,女尸右手的异状——在小指下的掌沿为什么会有一层薄茧,到底是做什么事情才会经常地磨到那里——现在想来,那是使用琵琶拨子时,拨尾卡在小指下方掌沿上,经年累月,那里的皮肤经常受摩擦,留下了一层薄茧。”

“虽然有道理,但天底下的琵琶女何其多,你怎么肯定那就是锦奴呢?”

“锦奴失踪的时间,就是那具女尸出现在雍淳殿的时间。”

李舒白也早已知道,微微点头:“有没有更毋庸置疑的证据?”

“有。”黄梓瑕用手中的簪子在纸上画了一个箭头,又在那边写了个“崇仁坊”:“就在锦奴失踪的那一夜,周子秦从缀锦楼打包带去的饭菜,毒死了几个乞丐。”

周子秦曾为此事特地跑来,李舒白自然记忆犹新。他微微点头:“那一次,我记得你们说,锦奴也在。”

“是,那次我与周子秦送去给乞丐们吃的饭菜,都是我们吃剩下的,席上所有人都未曾出事,而我们也是直接送到乞丐们那边,又看到他们直接就拿起来吃掉了。其间只有两种可能,一是我们包饭菜的荷叶上有问题。但周子秦说过,毒箭木的树汁毒性极强,叶片沾到不久就会变黑,我们当时拿到的全都是刚洗过的新鲜荷叶,全部是青嫩的,不可能涂了毒。”

李舒白点头道:“而另一个可能,就是当时你们的手上有毒。”

“是的,当时经手的人,一共有三个,我并没有出事,周子秦也是安然无恙,而唯一有可能,当时的毒,就是来自锦奴手上,”黄梓瑕叹道,“她为人方圆玲珑,那一日却抱怨自己的手被樱桃的梗扎到了——事实上,那应是她接触到了毒箭木树汁,毒性发作,她的双手已经觉得麻痒了。否则,就算她的手保养得再好,肌肤再娇嫩,又怎么会被樱桃梗扎到?”

“难道,毒箭木沾染到肌肤也会毒杀人?”

“据说不能。所以我还有一件事不太明白——锦奴是什么时候中毒的。她手上并无伤口,毒又似乎不是从她的口中进入的。再说了,她当晚一直和我们在一起,却在快要离去的时候中毒……按照毒箭木见血封喉的毒性来说,绝对不可能有人在我们面前堂而皇之下毒。所以她究竟是怎么中毒的,什么时候中毒的,我真的还没想透。”

“但至少,身材相符,手掌特征相符,死法相符,时间相符,应该已经确凿无疑了。”李舒白点头,直接抛开了这个问题,又问,“你所说的第二点呢?”

黄梓瑕用玉簪在纸上又画了第二个箭头,指向“徐州”二字:“正与王爷之前所料想的一样,此事或许与你在徐州救下的那两个少女,确实有关。”

“哦?”李舒白这一次真的有了一点惊讶的表情。

“所以我和陈念娘现在在等一个人进京,只要她一到,本案应该可以迎刃而解了。”

“什么人?”

“程雪色——也就是王爷当初在徐州救下的那个程姓少女。我在等她,等她带着一幅画过来。我想,她将是本案最有说服力的证据。”

她的表情凝重,口气十分确定,显然成竹在胸。

李舒白坐在净庾堂中,微微抬眼望着面前的黄梓瑕。日光透帘而入,照在她的身上,一瞬间她周身通透明亮,那种光芒仿佛可以照彻世间所有见不得人的污浊黑暗。

他缓缓地抬头,后仰轻靠在椅背上,长出了一口气,说:“那就好,希望我在你身上下的赌注,能让我感到满意。”

“我绝不会让王爷失望的。”毕竟自己家的血案要翻案的话,还要指着面前这个人的鼎力相助,所以黄梓瑕立即表忠心。

可惜她的忠心,李舒白似乎并不在意,只问:“接下来,你准备从何处下手?”

“从锦奴那边寻找突破吧,趁现在还早,我先去探查一下外教坊锦奴的住处,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准备以什么名义去搜查?”

黄梓瑕微一沉吟,说:“就说我是某王府的宦官,我家王爷有重要物品交给锦奴,现在过来搜寻。”

李舒白冷冷地说:“不许把夔王府的令信拿出来。”

黄梓瑕站起身,向他行礼告退:“放心吧王爷,我只要一说是某王府,大家都会默认为是昭王的。”

“哼,”李舒白见她已经退出,又问,“不用晚膳了?”

“不用,再耽搁一会儿,估计回来时得宵禁了,”她说着,想想又回头,说,“为了不动用府上那块令信,我申请办案经费十两银子零二十文。”

李舒白诧异:“那二十文是干吗的?”

“晚上回王府的时候想雇辆车。”

李舒白以一种复杂的神情看着她:“你怎么穷到这地步?”

“因为末等宦官杨崇古跟了王爷您之后,身无分文,贫困交加。”她毫无愧色地说。

“为什么不找景翌去账房预支?”

“等审批下来,大约需要到下个月吧,到时候我薪俸也到手了,远水解不了近渴呀!”

李舒白微微挑眉,那张永远处变不惊的脸上终于露出无奈与郁闷。他拉开抽屉,将一个荷包取出丢给她。

“多谢王爷!”黄梓瑕一把接住,转身就跑。

大唐长安有两个外教坊,琵琶琴瑟等艺人在外西教坊,位于光宅坊,离夔王府所在的永嘉坊并不远。

黄梓瑕跑到教坊,那里面因是乐舞伎人们聚集所在,所以门口还有个婆子坐着嗑瓜子,看见她过来了,便抬手拦住了她:“这位小公公,您找谁呀?”

黄梓瑕赶紧向她行礼,说:“不好意思啊婆婆,我要进内去找锦奴。”

“哎哟,今天可巧,一个找锦奴的,又一个找锦奴的。”婆子说着,拍拍衣裳上的瓜子壳站了起来,问,“你不会也是什么东西借给锦奴了,现在听说她跟人跑了,所以过来取回的吧?”

黄梓瑕诧异地“咦”了一声,问:“还有人在我之前来了?”

“可不是么,天仙似的一个姑娘家,我老婆子这辈子没见过第二个,”老婆子明显年纪大了,絮絮叨叨地说个不停,“那眉眼、那身段,就算是画里走出来的仕女跟她比,都差一分光彩灵动呢。”

“那婆婆可知道她的姓名?”黄梓瑕赶紧问。

“不知道,反正和你这个空口白话的小宦官不同,人家可是拿着锦奴当年写给她的信来的。我老婆子可识字!”

眼看这婆子没有放她进内的意思,黄梓瑕只好赔笑着从荷包里掏出自己的部分经费给婆子:“婆婆,您看……我也是奉命而来。我们王爷把个顶要紧的东西给了锦奴姑娘,现在知道她跑了,正在气头上呢,我这趟要是拿不回东西,王爷可不得把我给打出府去?”

“哎哟,那可不成,老婆子我平生心善,最见不得人受苦的。”老婆子一个小银锭落怀,顿时眉开眼笑,“来来,我指给你看锦奴的那个房间——就在二条东头第三间,我们这边一个时辰不到就要关门落锁了,你赶紧找找。”

黄梓瑕应了,赶紧寻往二条东头第三间。到了那边一看,锦奴房间的门居然大开着,有两个小丫头正在门口说话。

黄梓瑕赶紧上去,问:“两位,请问刚刚那位仙女似的姑娘呢?”

那两个丫头回头看了她一眼,打量她一身宦官服色,便笑问:“哟,你是哪边的人呀,内教坊的人,还是诸王府邸的公公?”

“可不就是我家王爷有东西落在锦奴姑娘这儿了,现下她不见了,王爷让我来找找他送给锦奴姑娘的一件东西,虽然东西不稀罕,却是王爷旧时珍爱……”黄梓瑕诚恳地说,“听说先来了位极美丽的姑娘?”

“可不是呢,锦奴本来也挺好看的,谁知还有那么一个漂亮的妹妹。”左边的小丫头说道,又朝里面看了看,嘟着嘴说:“不是刚刚还说在的吗,怎么还没回来呢?”

“是啊,我还急着看她那幅画呢。”另一个丫头皱眉道。

黄梓瑕诧异问:“什么画?”

“就是那个,传说中什么六女的,据说扬州有几个伎乐艺人就是从其中悟出了乐舞道理,最后成了一代传奇的。”

黄梓瑕哑然失笑:“云韶六女?”

“是呀是呀,你也知道?可你是个小宦官,也要看那张画悟道吗?你又不学乐舞。”

“……”黄梓瑕无语,不知道这种奇怪的传言是从哪里来的。她心想着那个带着画过来的美人必定是程雪色,在心里暗暗诧异,为什么陈念娘没有第一时间带她过来找自己。

那两个丫头等了一会儿,见人还未回来,便嚷着要走了。黄梓瑕问她们:“锦奴的房间可以进去吗?”

“可以呀,她走的时候,值钱的和重要的东西应该都拿走了,没拿走的也被坊间的人分光了,个个说得好听,帮锦奴先收着,其实还不个个自己收用了?我看里面呀,八成没啥东西留下了。”

“话虽如此,权当碰个运气了。”黄梓瑕说着,告别了她们,走进门去,四下看了看。

锦奴的房间十分雅致,花窗上糊着藕荷色薄纱,内室与外厅之间隔了一扇珠帘。正门进去是小厅,花窗后有灯光透进来,原来坊内已经上灯了。

窗下设着一几一榻,几上摆着几个小玩意,白瓷瓶中供了两枝荼花,如今已经枯萎,落了一桌花瓣与叶片。

室内空无一人,刚刚大家说走进来的那个姑娘,似乎带着东西又离开了。

她在旁边小椅子上坐下,一边考虑着这个案情,一边等候着程雪色回来。

天色越来越暗,窗外的灯照进来显得更加明亮。程雪色一直没有回来。

黄梓瑕终于等不住了,决定还是先查看一下。她站了起来,先走到柜子边,就着窗外的灯光,打开来看了看。

果然如那两个小丫头所说,里面的好东西似乎都被人拿走了,只剩下几件衣服被翻得乱七八糟。又查看了桌椅床榻等,并无收获。

她沉吟着在室内走动着,目光扫过各个角落,终于在角落看到一点小小的亮光,在窗外透进来的灯光下,折射出一点明亮的反光。

她趴在地上,伸手从角落花架的下面,拿到了那块反光的东西,拿在手中一眼,顿时惊喜地睁大了眼睛。

半块银锭。

和在雍淳殿里拿到的那半块差不多大小,切口和光泽都显示,这半块银锭应该能和那半块银锭凑成完整的一块银锭。

她将银锭揣在怀中,然后仔细地又将屋内搜寻了一遍,确定再没有遗漏了,才带上门。

赶在教坊闭门之前出来,黄梓瑕一个人站在光宅坊前四下一看,长安城即将宵禁,如今已经四下无声,也找不到可以雇的马车。

她无奈地叹了口气,抬脚向着夔王府走回去。

长安万户寂静,只听到鼓楼传来长安的闭门鼓,一声声响彻初夜。她加快了脚步跑过京城的街巷,光宅坊是城北,靠近大明宫与太极宫,却并不热闹,她几乎可以听到自己脚步的回声在街头回荡。

后面传来喝问:“是谁?这么晚还在这里是为什么事?”

黄梓瑕回头看见追上来的京城巡逻,便解释说:“我是夔王府的宦官,因有事耽搁了,所以才急匆匆赶回去。”

听说是夔王府的,对方的态度明显好了一点,问:“有办事手札之类的吗?”

“不用手札了,我认识他,他是夔王府的杨崇古杨公公。”后面有人说。

黄梓瑕听见这声音,不由得便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回身向他躬身行礼:“王都尉。”

御林军右都尉王蕴,今天敬业地在这边巡视呢。

王蕴骑在马上,居高临下看着她,却并不显得高傲,反而面容温和,声音柔缓:“杨公公,今天下午还见你在王府门口无聊看天,怎么却大晚上的忙到现在?”

“嗯……错估了自己的脚程,还以为能在宵禁前赶回去的。”看来在锦奴的房间里,真的待太久了。

王蕴点点头,示意其他的巡逻护卫按照事先的路线,去别的街巷巡视,然后抬手拍拍自己那匹马的屁股,说:“上来吧,我送你回王府去。”

“哈……这个就不需要了吧,都尉公务繁忙,哪敢有劳您送奴婢。”她僵硬地笑道,行了一礼就赶紧往前疾步走去。

身后马蹄轻响,王蕴的马又跟了上来。

她转头看他,他眼望着前方,温和地说:“最近京城不太平静,我陪你一起走吧。”

“多谢……王都尉。”她艰难地挤出这几个字,便不再说话了。

长街寂无声,各坊街角的灯在夜色中静静地亮着。偶尔风来,烛火微微颤动,整个长安的灯光似乎都在风中流动,明明暗暗,顺着风来的方向如水波般起伏,笼罩着整个长安城。

他们向着夔王府走去,王蕴骑着马,黄梓瑕走在街边,他的马训练有素,也是温和的性子,不疾不徐地迈着步子,与黄梓瑕始终保持着平行的节奏。

他们踏过水波般的灯火,穿过长安笔直宽阔的街道。这座世上最繁华的都市,千楼万阙被灯火映得通明。

永嘉坊是王公贵族聚居处,偶尔有几家作乐的弦歌,顺着风轻送到他们耳边,歌女的喉音柔软娇媚,似有若无地在夜色中传来一两句——

                    珍珠帘外梧桐影,秋霜欲下手先知。

黄梓瑕正在边走边茫然出神,忽听得王蕴含笑道:“夏天还没到呢,怎么先上秋霜了。”

黄梓瑕呆了呆,才回过神来,原来他说的是那个女子唱的歌。

她说道:“意合即可,外物原不重要。”

他侧脸看了看她,说道:“嗯,是我太拘于外物了。”

黄梓瑕既然开了口,便又问:“王姑娘棺木不日便要送回琅邪,都尉近来应该会很忙碌吧,怎么今日还来值夜?”

“家中上下那么多人,只要安排好了,自然有人去做事,不必时时盯着,”他说着,又抬眼望着面前的夜,说,“而且,我喜欢长安的夜色,比白天时,显得更沉静也更深邃。一座座楼宇被映衬得仿佛琼楼玉宇,可内里隐藏着什么样的景色,却令人无论如何也难以窥见,便更多了一分遐想。”

“身在其中,自然就会看不清全貌,抽身而出就好了。”

他看着她微微而笑:“杨公公说得对,世事从来都是旁观者清。”

远远近近的灯光模模糊糊,映照得他的笑容似乎也另有她所不知的含义。

黄梓瑕觉得自己的牙齿一阵酸痛。这个王蕴,这样对她一个小宦官,绝对不对劲。

他是已经认出了自己,还是仅仅持怀疑态度?若说以后要提防的话,应该从何处着手?

她低下头,不敢再看他的神情,只说:“我快到了,王都尉请回吧。”

上一章:春灯暗 十三   雪色兰黛 下一章:春灯暗 十五   天光云影
热门: 楚天以南 伊甸园的诅咒 分化过于晚了 湾区之王 帷幕 上帝之灯 荒原闲农 楚墓 奇想,天动 五大贼王3:净火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