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灯暗 十二   隔墙花影

上一章:春灯暗 十一   无形无声 下一章:春灯暗 十三   雪色兰黛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他忽然恍惚觉得这片云朵也被涂抹在了自己一贯空无一物的人生里。就像一个五月晴空一样灵透清朗的少女,以猝不及防的姿势,某一天忽然闯入他的命运之中。

不过这家店的驴肉汤饼确实好吃,两人都吃了一大碗。今日店里没有其他客人,老板和老板娘坐在店中看着这两个客人,一个小宦官,一个公子哥,小宦官眉宇轻扬,有一种雌雄难辨的漂亮劲儿,吃着饭听着公子哥说话,面无表情。公子哥一身衣服是绛红配石青,浮华艳丽的撞色,一身挂了十七八个饰件,香袋、火石、小刀、玉佩、金牌、活银坠,远看跟个货郎似的,一边吃东西一边嘴巴还滔滔不绝,令人叹为观止。

真是一对奇怪的同伴。

吃完饭,黄梓瑕走出这家店。外面是拥挤的人群。她在人群中看见一个人正在匆忙往前走,不觉低低地叫了一声:“张行英?”

周子秦好奇地问:“他是谁啊,你认识他吗?”

“嗯……他曾经帮助过我,现在被我拖累了。”她说着,叹了一口气,然后不自觉地便跟着他一路走去。

周子秦不明就里,见她一路悄悄跟着,便也不多话,两人在熙熙攘攘的人潮中慢慢跟着张行英。

张行英提着沾满泥土的一麻袋东西,慢慢走进了普宁坊。黄梓瑕年幼时对京城十分熟悉,记得普宁坊中有一棵合抱的大槐树,张行英的家似乎就在大槐树的附近。

果然,大槐树依然枝繁叶茂,张行英的家就在大槐树的旁边。正是初夏时节,树下的石凳上,几个妇人们一边做着针线活一边谈天,看着自己的儿女们在树下嬉闹。

黄梓瑕慢慢走近张行英的家,他的院墙虽然只有半人高,但上面还扎了一片一人高的树篱,刚好遮住了她的身影。她透过树枝的空隙往里面张望了一下,看见张行英把那个袋子中的东西倒出来,原来是一些刚刚采来的草药,放在院子中的青石上晾晒着。

旁边有个老婆婆看见了她,问:“这位官人,你找谁啊?”她认不出宦官的服饰,以为黄梓瑕是官差,面带笑容地问,却只敢看了周子秦一眼,仿佛怕被他全身金银珠玉的光芒闪瞎了眼。

黄梓瑕赶紧说:“我是张二哥的朋友,过来看看他近况。”

“哦,张家小二?他不是被夔王府赶出来了吗?现在跟着他爹在端瑞堂呢,说是学徒,其实据说是打杂,有时候遇上短缺的药材,还要跟着采药人进山呢,”老人家毕竟话多,一下子就全抖搂出来了,“前段时间不是说他在王府做错了事,被打了三百军棍赶回来了吗,怎么两位还来找他……”

“二十军棍。”她有点无奈,传言真是离谱,打了三百军棍还有人能活吗?

“哦,总之就是被打发回来了,肯定是行差踏错了,有人说啊……”老婆婆口气兴奋又神秘地打听着,“据说和那位夔王妃的死有关啊?”

黄梓瑕更加无语了:“哪有的事!他离开的时候,夔王妃还没有择定呢。”

老婆婆便摇头叹气,“哎,这么好一个小伙儿,长得好,身材又高,不然怎么能进夔王的仪仗队呢?都是人尖儿才能被选上的!当初去的时候大家都羡慕得不得了,可没承想就这么几个月,被打回来了。”

黄梓瑕怔怔站了一会儿,低声说:“也没什么大事,夔王府不定还找他回去呢。”

“还有这样的事?可他们都说夔王爷驭下最严,怎么可能会让犯过错误的人回去呢?”老太太左右一看,立即满脸挂上诡秘神情,小声地说,“哎哟你们不知道啊,以前我们街坊有十几户人家都托人说媒,想要把女儿嫁给他,现在倒好,连本来正在说的一门亲事,现在都没声息啦——你看,还不如我儿子呢,早早就在刘木匠那里学着,现在都快出师了!”

黄梓瑕默然许久,才转身往外走去。婆婆在后面问她:“你不进去了?他今天在家呢。”

“不了,多谢婆婆了。”黄梓瑕说着,转身向外走去。听到身后老婆婆自言自语:“这挺好一小伙子,就是有点女人相,倒像个宫里的小公公似的。”

周子秦忍不住哈哈笑出来,黄梓瑕却没心思理会他。他们出了普宁坊,一路行过大街小巷。直到来到宽阔的朱雀大街上,她才回过神,对周子秦说:“今日多谢你帮我到吏部查询,等接下来有了什么头绪,我们再会吧。”

周子秦见她神情低落,抬手拍拍她的肩膀说:“好啦,你那个朋友叫什么……张行英对吧?别担心,我帮你解决。”

黄梓瑕诧异地抬头看他。

“我好歹在京城混迹多年,六部多少也认识几个人。我一哥们刚好跟我说,御林军的马队最近要扩充人手。你是知道的,各衙门之间,马队是最风光的,每天骑马在大街上巡视两圈,穿着制服带着刀,一大堆的姑娘小媳妇倚门偷看,找媳妇是绝对不用愁的。再有,每月的钱粮也多,这可是个肥差啊,好多人挤破脑袋走后门的,要不是你这个朋友长得挺拔英俊一身正气,我还不敢引荐呢!”

“真的?”黄梓瑕惊喜问。

“当然了,御林军马队的头儿就是我铁哥们,包在我身上了!”周子秦拍着胸脯保证,“等这个案件告一段落,我带你去见队长许丛云。”

“那就多谢你了!”黄梓瑕十分感动,仰头对他说道,“若真的能成事,怎么感谢你随便开口!”

“哈哈,到时候让我吃饭的时候随便说话就行了。”他说着,见黄梓瑕一脸尴尬,又抬手拍着黄梓瑕的背笑道,“开玩笑的啦,其实一点小事不足挂齿,毕竟你是除了黄梓瑕之外我最崇敬的人,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我就是!”

黄梓瑕被他拍得差点吐血,嘴角抽搐着朝他笑了笑,说:“既然如此,等这个案件结束后,我在缀锦楼设宴请你,到时随便你说什么我都洗耳恭听!”

“那也得你有钱啊,我听说你在夔王府才当差不久,你发月银了吗?”他说着,又用大拇指比比自己,“不过小爷我正巧有俩小钱,你尽管来找我,好吃好喝供着你……”

“什么时候夔王府的人需要你供着了?”他们身旁有人问。那冷漠淡然的口气中无形透出的威压,让黄梓瑕不由得头皮一麻,回头一看,果然是李舒白。

李舒白的马车正停在街口,他掀帘看着他们,神情淡淡的,也看不出什么端倪,但黄梓瑕还是不敢正视他,只能选择缩着头站在那里,默默地向这位难以揣测的夔王挪近一点。

没心没肺的周子秦却毫不自觉,笑着冲李舒白点头:“好巧啊,王爷也从这里过?”

“送突厥使臣下榻驿站回来,刚好遇到你们了。”李舒白随口说。

京城驿站正遥遥在望,周子秦也不以为意,指着黄梓瑕对李舒白说:“王爷你看,崇古这人就是这样,平时老板着脸,要不是王爷刚好经过也看不到。她笑起来的时候真是顶好看的,春风拂面,桃李花开,以后王爷可以命他多笑笑嘛!”

黄梓瑕觉得自己的脸都快抽搐了——明明是那种抽筋的笑,明明夔王看到之后脸色如乌云压顶,周子秦这人居然还感觉不到,真是什么眼力见儿啊!

“是吗?”李舒白侧目看了黄梓瑕一眼,问,“有什么好事,居然让杨崇古这张石板脸都开颜了?”

“没什么,只是……他帮了我一个忙。”黄梓瑕赶紧说。

李舒白见周子秦点头,也便不再追究,只是依旧沉着一张脸看黄梓瑕,问:“今日去吏部,可有什么收获?”

“今天简直大有发现啊!”周子秦兴奋地说,拉着李舒白的衣袖就要在大街上谈论案情。黄梓瑕实在无语,轻轻咳嗽了一下,周子秦还恍然不觉地看着她。

李舒白指指后面一家酒馆,周子秦才惊觉过来:“不行不行,我们不能站在街上讲这个!”

李舒白下了车,三人移步酒馆,进了僻静的二楼雅间。

一壶清茶,四样点心。其他人都退下之后,周子秦才压低声音说:“还是崇古精明,他断定那银锭是与庞勋有关,因此一开始就直奔庞勋所授的那一批伪官去,果然一击即中,这锭银子,确是庞勋在徐州私铸的库银。”

李舒白看着黄梓瑕递上来的那张誊抄的字条,若有所思。

周子秦则用崇拜的目光看着黄梓瑕:“崇古,你是怎么推断这银子与庞勋有关的?”

黄梓瑕随口说道:“从这银子外表发黑的痕迹看,我想应该是近年铸造的。既然排除了民间私人铸银和假银锭的可能,又写着内库字样,那么也有可能是有心谋反之人所铸。而近年来的乱贼,能发展到铸内库银地步的,只有一个庞勋。”

“说得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周子秦拊掌,叹息自己错过一个破解疑问的时机。

黄梓瑕又说:“现在就是不知道这银锭当时铸造了多少,又流出去多少了。如果很多的话,又是无从查起。”

“并不多,而且都是有数的,”李舒白终于开口说道:“庞勋起兵谋反之时,因为仓促,开始并未设立内库、封册伪官。直到我联合六大节度使围困徐州,他才大肆封官赐爵,企图收买人心,并将他们与自己捆绑在一起,以免人心涣散。所以内库设立时日极短,而且因为战事节节败退,根本就没铸造多少锭银子。庞勋死后,我入驻徐州,查看账目时,不过才铸了大小共五千六百锭银子。其中,二十两的银锭共八百锭整,几乎全部还留存在府中。我命人当场熔化了七百九十四锭,只留下五锭作为罪证。银范已经被毁,不可能再有其他的留下来的银锭了。”

黄梓瑕敏锐地抓住了其中的一个问题,问:“还有一个二十两银锭呢?”

“如果刑部留存的五锭罪证都还在的话,看来,最后一锭应该就是这个,”他将雍淳殿中王若消失后发现的那半块银锭放在桌上,徐徐地说,“这就是当时清点庞勋罪证时,唯一丢失的那一个二十两银锭了。”

周子秦抓着头,陷入更迷惘的境地:“当时查抄徐州的时候,唯一漏掉的这块银锭,怎么会出现在大明宫雍淳殿?而且,这留下一半又是怎么回事?看来,在解开了这锭银子的来历之后,我们反倒陷入更深的谜团了。”

“嗯,这案情越是深入,似乎越与庞勋有关——或许,是有人想方设法让我们觉得与庞勋有关。”黄梓瑕说。

李舒白不置可否,将面前的茶碟盖好,然后站起身说:“今日就这样,先回去吧。子秦,你去刑部看看那五锭罪证银还在不在,杨崇古再整理看看其他可以追查下去的线索。”

“好!”周子秦是个行动派,不顾现在已经过午,各衙门行署都已经散衙,他依然准备去拍开刑部的门去验看东西——反正他在刑部混得好,和每个人都是哥们。

黄梓瑕跟着李舒白上车回夔王府。一路上李舒白只沉默着,既不说话,也不看她一眼。黄梓瑕觉得压力很大,只能硬着头皮坐在矮凳上,揣测得罪了这位大爷的是自己还是别人。如果是别人,为什么他要摆这张脸给自己看?如果是自己的话,得罪的原因是什么……

正在她思忖时,那位乌云笼罩的大爷终于开口说话了:“帮什么忙?”

“啊?”黄梓瑕心里咯噔一下,她自然不敢说是张行英的事情,便急忙说,“是……微末小事,所以不敢劳动王爷大驾,只和周子秦商量了一下。他既然能帮我解决,就不惊动王爷了。”

李舒白见她这副根本不打算告诉自己的神情,便冷冷道:“无妨,反正我也没这份闲工夫理会你。”

黄梓瑕松了一口气,又明显感觉到他的不悦,所以一直绷紧了神经等待他说下文。

谁知一路上他再也没有开口,只在小几上翻阅公文。他速度极快,一目十行,翻动书页的轻微声音沙沙作响,真的连抬起眼睫毛瞥她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黄梓瑕在松了一口气之时,望了望上面那些天书一样的异族文字,觉得应该是吐蕃文,不由得肃然起敬。

一路如坐针毡,直到王府中,下车时景毓一干人已经在门口迎接,等候吩咐。

“叫景翌过来。”他只这样丢下一句,然后便径直向语冰阁行去。

黄梓瑕好容易松了一口气,蹑手蹑脚退了几步,准备回自己住处去,谁知李舒白后脑勺仿佛长了眼睛,头也不回只丢下两个字:“跟上。”

她朝四周看了看,发现他叫的应该是自己,只好捏捏手心的汗跟了上去,一边在心里默念:黄梓瑕啊黄梓瑕,既然你选择了这个难伺候的主,那就不管怎样只能跟着他了,水里来火里去,只要他一声令下,赴汤蹈火吧!

景毓早安顿好一切,语冰阁内茶水点心齐全,熏香袅袅自炉中升起,细竹丝帘栊放下遮去外面大半日光。

李舒白在侍女捧上的金盆中洗了手,又接过递上的白细麻巾子擦手,动作缓慢,看不出一丝情绪。黄梓瑕一旁站着,伺候李舒白批阅公文。

好容易景翌过来了,她松了一口气,觉得自己单独一个人真是难以承受这种压力。

“杨崇古来了多久了?”李舒白开门见山便问。

景翌毫不迟疑地回答:“头尾三十七天,一个多月了。”

“月银还没发过?”

“府中按例是十五发月银,上一次发月银时,因他刚来,所以只给了二两见喜银。”

见喜银,黄梓瑕自然按照惯例,请了两桌酒与府中上下熟络一下,早就花得一点都不剩了。这种人情规矩她又不是不懂,也不能不懂。

黄梓瑕无奈地腹诽,当这个王府的小宦官不容易啊,虽然给吃给住给穿,可她从蜀地逃出来之后,本来就是把金簪敲扁了换点钱凑路费上京的,结果仅剩的一点钱也在被他踢下池塘时丢掉了,不然她至于出去时老蹭别人的饭吃吗?能买一碗汤饼吃已经是她的极限了!

景翌又说:“近日正想请王爷示下,不知杨崇古在府中的品阶怎么定?”

来了,在讲自己的待遇了!黄梓瑕忽然心口泛起一丝小激动。从小到大,她倒是没差过钱,因为父母隔三岔五都会给零用钱,积攒到后来也是小富婆一个。可是她还是一直很羡慕自己的哥哥、衙门的差役、捕快捕头他们。因为,那时她是一个女子。她帮助衙门破了诸多疑案,但依然不可能成为其中的一员,不可能去按时点卯,按月领钱,在一个有序运转的机构中占一个固定编制。而现在,她终于成为了一个有稳定差使、这辈子不用靠家人丈夫也能自己养活自己,可以按月领取薪俸的……宦官。虽然不太好听,但,宦官也……能算官吧?

李舒白的目光从公文上略略移开,似有若无地瞄了黄梓瑕一眼,黄梓瑕从他的眼中分明看到一丝“等了好久终于让我等到这个机会”的幸灾乐祸。

她的心里顿时升起一股不祥之兆。

只听李舒白说:“王府上下一概讲究公允公平,不然王府律制定了又有何用?”

景翌点头道:“王爷说得是。那么,杨崇古就暂定为末等宦官,一切日常贴补如众,待年后看表现升迁。”

“准。”李舒白轻描淡写,好像自己立身严正,完全只是采纳他人意见一般。

黄梓瑕的心中顿时升起更加不详的预感,忍不住问景翌:“请问翌公公,王府末等宦官什么待遇啊?”

景翌看了看她,露出同情的神情,却没说话。

李舒白在案前批示着公文,头也不抬,声音平缓地说:“第一,末等宦官在未经其他人允许时,不得插话、出声、询问,违者扣罚月俸一月。第二,末等宦官待遇在王府律第四部分第三十一条,你既然不知道,可见我命你背下王府律你却没能做到,有令不行,扣罚俸禄三月。第三,王府宦官不得与府外人私相授受、人情往来,违者罚俸一年。”

景翌用更加同情的目光看着她,表示对她一句话丢了十六个月薪俸的事情爱莫能助。

黄梓瑕目瞪口呆中。

她第一次对自己痛下决心豁出一切投靠面前这人的想法产生了巨大的动摇!

这个仗势欺人、睚眦必报、飞扬跋扈的主子,绝对不是一个好主子!

语冰阁内的气氛更加凝重了。

景翌聪明地告退了。

黄梓瑕朝李舒白摊开手:“那半块银锭给我。”

李舒白抬眼看她:“又发现什么线索了?”

“没有,”她硬邦邦地说,“我身无分文,穷得出去查案都吃不上一碗汤饼,要是晕倒在街头的话恐怕再也无法为王爷效劳了。再加上我一饿就会胡思乱想,无法查探推案。所以为了本案早日告破,我决定——把证物拿去花掉。”

李舒白看着她,唇角微微一弯,似笑非笑的一缕弧度。他慢条斯理地拉开抽屉,从里面取出一个小小的牌子,丢在桌上:“这个拿去。”

黄梓瑕拿起来,发现是一面小金令,半个手掌大小。令牌正面满铸夔纹,阳文刻着“大唐夔王”四个大字。反面是“奉天敕造”四个大字,并铸有皇帝之宝的印章和内廷奉诏御制字样。

黄梓瑕用三根手指捏着,疑惑地看着李舒白。

李舒白却只继续低头看公文,淡淡地说:“这令信天下只有一个,各衙门州府都通用的,小心保藏,丢了很麻烦。”

“哎?”黄梓瑕还是有点迟疑,不知道他的用意。

他见她还是不解,略略提高了声音,说:“你是我身边的人,以后遇到什么事情,一概不许再去向他人求助。难道这世上,还有什么事情是我不能替你摆平的?”

黄梓瑕望着他低垂的脸,那云淡风轻的面容上,没有泄露一丝情绪。冰击玉振的声音没有半点涟漪,清雅高华的气息丝毫未曾紊乱,明明就是她熟悉的那个夔王李舒白,可在此时的语冰阁中,在被湘妃竹帘筛成一缕缕金线的阳光中,在远远近近的蝉鸣声中,在此时她心口异样波动的温热中,仿佛变得不一样了。

也许是她一动不动呆站了许久,他终于抬头看了她一眼。还没来得及说话,她手一松,那面金令就滑了下去,在青砖地上叮的一声轻响,打破了此时的安静。

她赶紧蹲下去捡起,一边暗暗深吸一口气,才颤颤巍巍站起身。

李舒白望着她,问:“怎么,不满意?”

“不,不是,我只是……受宠若惊。”她玉白的脸颊上薄薄泛起的一层浅粉色,就如隔帘看桃花,氤氲渲染的一种朦胧颜色。

他目光在她身上停了许久,觉得手中的公文枯燥无味。他放下了手中那一叠纸,站起走到窗边,看着外面的天空。

长空无际,天碧如蓝。有些许的云朵轻薄如纱,淡淡涂抹在半空,低得几乎触手可及。

他忽然恍惚觉得这片云朵也被涂抹在了自己一贯空无一物的人生里。就像一个五月晴空一样灵透清朗的少女,以猝不及防的姿势,某一天忽然闯入他的命运之中。

从此之后,相对也好,纠缠也罢——他这样的人生,他与她最好还是背道而驰,相忘于江湖。

他抬起手遮住自己的双眼,仿佛此时外面的五月天空太过明亮,刺痛了他的眼眸。

他转过身,在阳光的背后看着面前的黄梓瑕,说:“不是给你的,暂借。”

黄梓瑕点头应了,又苦着一张脸看着手中这个金令,小心地问:“王爷,能不能请教个事情?”

他看向她。

“那个……京城的大小酒楼、贩夫走卒、普通老百姓认识这个夔王令信吗?”

他从鼻子里发出疑问:“嗯?”

“就是……我的意思是……”她一脸难以启齿的神态,犹豫许久,但终究还是问,“可以凭这个去京城的酒馆、饼店、肉铺、货郎摊上……赊账吗?”

上一章:春灯暗 十一   无形无声 下一章:春灯暗 十三   雪色兰黛
热门: 环太平洋 黄庭道主 温香软玉:女人如玉中年大叔的玉石人生 七宗罪13:碎尸疑云 华娱之闪耀巨星 魔印人2:沙漠之矛 兽破苍穹 村长的后院 造物主穿成渣攻次人格 飞凤潜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