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灯暗 十一   无形无声

上一章:春灯暗 十   云韶六女 下一章:春灯暗 十二   隔墙花影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一模一样的环境中,明亮灯光下,却躺着一个已经面目全非的少女。她身上穿着一袭黄衫,头上松松挽着一个留仙髻,脚上一双素丝履,和失踪那日一模一样。

大明宫,即使已经入了夜,通明的灯火也依然照耀着每一个角落。灯光自下而上照亮亭台殿阁,显得更加宏伟华丽,美轮美奂,仰之弥高。

两辆马车在大明宫东角门停下,他们下车,在手持宫灯的宦官们接引下,一路进内,直往位于宫城角落的雍淳殿。

但雍淳殿墙壁坚厚,又没有在这边开门,他们只能沿着高大的宫墙折而向西,一直走完南墙,转角向北继续走。那里开了一道偏门,可以供人进出。

雍淳殿以前本拟作宫中库房,因此高墙严密,只开了一个西偏门,正门开在北面。谁知因为太过严密阴暗,里面藏的书画绢帛都容易霉烂,所以只能弃了,又在庭中安置了两座低矮假山,以冲淡库房的那种古板,准备住人。

“谁知这宫中最严密的地方,居然也防不住那个传言。唉,真是天意弄人啊。”崔纯湛一边说着,一边引他们三人向内走去,却听得一阵喧哗,里面有数人正在争论。

进门就是外殿,他们站在外殿上,见争执的人赫然是琅邪王家的几个人。黄梓瑕一眼就看见了王蕴,其次是他的父亲,刑部尚书王麟。

只听王蕴说道:“王若是我们王家女,又原是定了夔王妃的,未出阁的姑娘,千娇万贵,怎么可以让仵作剖开身体验尸?此事万万不能!”

王尚书苦闷道:“你也知道,你爹我是刑部尚书,于理于法,暴毙的人都该仔细检查遗体,何况这件事牵连甚广,影响如此巨大,我们要是不加查验,不说难以对朝廷交代,对夔王府又要如何说?”

“难道准王妃被人剖尸检验,搜肠刮肚,夔王爷就面上有光了?此事就算谁都说行,我想皇后肯定是不准的!不信我现在就去找皇后。”

王蕴一点都不给自己的爹面子,正要拂袖而去,一转头却见李舒白和黄梓瑕他们站在外殿游廊上,不由得一怔。

李舒白脸上却难得浮起一丝笑意,向着他们走去,说:“知我者王蕴也,我自然不愿意让仵作碰王若的遗体,所以已经带了一个最佳人选来。”

王蕴一干人赶紧见过了他,他示意周子秦去验看尸体,说:“这位想必大家都是认识的,周庠周侍郎的公子,对于验尸颇有造诣,是以我让他跟我前来,也不用工具,只看一看王若的死因。”

“还是王爷设想周到。”王麟松了一口气,立即应了。

周子秦向各位王氏族人告了罪,然后带着黄梓瑕进入雍淳殿东阁。

东阁内燃起了千支灯火,照得阁内一片通明。

一切都和出事那天一模一样,虽然经过了细细搜索,但搜查的人都时刻记得这里是皇宫,竭力在过后恢复原样。

而这一模一样的环境中,明亮灯光下,却躺着一个已经面目全非的少女。她身上穿着一袭黄衫,头上松松绾着一个留仙髻,脚上一双素丝履,和失踪那日一模一样。

然而她全身皮肤已经溃烂乌黑,脓血横流,早已看不出那张脸的本来面目,谁也无法从这样的尸体上看出她曾拥有怎样艳若桃李的芳华。

黄梓瑕默然凝视着她,一瞬间脑中闪过她失踪那一日,鬓边一支叶脉凝露簪,珠光玉颜相交映。

不过,也只是一瞬间的恍惚,她便抿住了嘴唇,走到尸体所躺的床前。

周子秦拉了一把椅子坐在床前,又从身上摸出一双鞣制得极薄极软的皮手套戴在手上,这才俯下身,先捧住她的面容细看。

饶是黄梓瑕这样见惯了尸体的人,也无法卒睹这样脓血横流、肿胀模糊的一张脸。她偏开了头,问:“你不是没带工具吗?这双手套是什么时候带来的?”

“早上出门时。听说兴庆宫旁出命案,好像是被毒死的,我就赶紧带上了,没想到当时没用上,现在却用上了。”周子秦一脸严肃地解释,俯身细看尸体的七窍,又掰开嘴巴查看里面的舌头牙齿,“验中毒的尸体时,尤其是这种剧毒,万一你在检查时勾破一点皮肤,毒血渗进来,马上就要糟糕,所以非戴着手套不可。”

黄梓瑕不想听他说这些,只问:“死者既然穿着王若的衣服,那么年龄身材什么的,都对得上吗?”

“死者是年轻女子,身材纤细高挑,五尺七寸左右。这样的身高在女子中比较少见,基本上还算是符合。不知道王若的身上有没有什么黑痣、痦子、胎记之类的?”

“我想想看……”她努力回忆着自己之前与王若的接触,“痦子和胎记什么的倒是没有,好像右手腕处有小小一点雀斑,你看看有吗?”

周子秦将她的右边衣袖挽起,看了看,丧气地说:“我怀疑毒是从右手蔓延全身的,你看,这里中毒程度最深,皮肤黑得完全看不出来了,别说雀斑,就算黑痣估计都看不出来。”

“嗯。”黄梓瑕看着肿胀黑紫的那一双手,有点黯然地想起她第一次和王若见面时,在马车内,从她的衣袖中露出的那一双纤细美丽的玉手,而眼前这双令人不忍直视的手掌,让她胸口微微抽动了一下,“这个手……怎么会肿胀成这样?她以前的手,纤细柔美得让所有人都会羡慕的。”

“纤细吗?”周子秦握起尸体那一只巨掌,从手掌一直到各个手指都摸了一遍,说,“不可能吧,她的手掌骨骼,在我检验过的女尸中,算是比较大的,就算在之前也不能算是纤细之类的吧?”

黄梓瑕诧异地“咦”了一声,向着那双肿胀不堪的乌紫色的手看了看,然后用手肘撞了撞周子秦的肩,说:“把手套给我。”

周子秦疑惑地看着她,问:“干吗?”

她不说话,下巴一抬,眼睛一眯,周子秦立即乖乖地把手套摘下来给她了。

虽然是双软皮的紧贴手套,但男人的手套毕竟比较大,黄梓瑕戴上去略微有点松垮。她也顾不得这个了,隔着手套捏住那具女尸的手,又隔着手套和女尸的手比了比——肿胀只能横向胀大,但毕竟手指不会变长太多,而对方的手指,却比她这双曾被陈念娘称为适合弹琴的大手还要长一些。

周子秦在旁边说:“你看,虽然你是个男人,但我猜你肯定是很小时候就净身了,所以手比她的还要小点。”

“净身跟手掌大小有什么关系?”黄梓瑕在心里暗道,隔着手套捏了捏自己的骨头,再捏了捏对方的骨骼。

虽然因为皮肉肿胀所以很难摸到骨头,但她用力地一寸一寸试探着捏下去,终究还是摸到了一点硬东西,证实了周子秦的说法——这双手的骨骼,绝对不纤细。

周子秦在旁边紧张地说:“崇古,别太用力了,本来皮就溃烂了,再被你捏烂了就不好了……”

黄梓瑕赶紧放松了手指,一边转过来看女尸的掌心有没有被自己捏破捏烂。幸好,只在下掌沿破了一点儿,而那里恰好有一层薄薄的白色浮皮,虽然被她捏破,却并没有出血。

“这个,应该是一层薄茧,所以就算破了也没关系。而且她全身的皮肤本来就溃烂了,破一点茧皮也没人在意的,”周子秦说着,又仔细端详着她茧子所在的地方,见是在小指下面的掌沿,不由得微微皱起眉,“真奇怪,这么多年来,茧子长在这里的,我还是第一次看见。”

“嗯,按道理来说,人的手掌用力的地方在虎口,外掌沿这边应该是最不可能长茧子的地方。”黄梓瑕再仔细观察,见左手中间三指的指尖、右手大拇指也一样有略硬的皮肤,思忖良久,比画着写字、绣花、浆洗、捣衣等各种姿势,却没能得出任何一个结论。

周子秦收好她脱下的手套,说:“除此之外,没有什么值得在意的地方。这女子出身应该不错,头发和牙齿都十分有光泽,身体上似乎没有做过重活的痕迹。如今穿着王若的衣服出现在雍淳殿,又面目难辨,我们要说不是王若,又似乎拿不出有力的证据……”

黄梓瑕干净利落地说:“为免打草惊蛇,你先在验尸册上记录下来,但不要直接说破,只说死因吧。”

两人打开门,到外殿见过各位等候的人。

周子秦向众人行礼,然后捧着手中的验尸记档,只拣了简略的说:“验讫:死者某女,身长五尺七寸,面目模糊,全身肌肤乌黑肿胀,遍体脓血。死者牙齿齐全,头发光泽,发长及膝,全身无外伤,应系中毒身亡。”

王麟连连哀叹,说:“可恨,太可恨!真没想到,我侄女会在重重宫闱之中死于非命!”

身后王若两位从琅邪赶来准备参加大婚的兄弟,也都个个面露惨色。年长的一位问:“不知我妹妹的死因是?”

“死于毒箭木无疑。”周子秦回答道。

“毒箭木……”众人都没听过这名字,唯有王蕴问:“可是南蛮称为‘见血封喉’的那种毒?”

“是啊,京城是很少见的。不过昨晚也有几个人死于这个毒下。”周子秦看了看黄梓瑕,见她没有要对他们说明的样子,就闭上了嘴巴不再说话。

不多久,王皇后也亲自来了。她隔窗看了一眼床上的女尸,顿时回身,幸好身后的长龄赶紧扶住,她才没有跌倒在地。

王皇后踉跄地掩面离去,连一句话也不曾说。

长庆领着内廷一干人连夜收拾遗体,一群人都是默然无声。王家的马车驮了棺木离开,李舒白伫立在宫门口,目送他们远去。

周子秦奔向了崔纯湛的车,黄梓瑕拉过备下的马准备爬上去,坐在马车内的李舒白隔窗一个眼神看过来,她只好把脚从马镫上收回,上了马车,照例坐在那张矮凳上。

车马在暗夜中一路向着永嘉坊夔王府而去。

李舒白一路上并不看她,只用手指轻触着那个养鱼的琉璃瓶,引得里面那条红色小鱼不停地曳着薄纱般的尾巴追逐着他的手指。

“验尸结果我听到了,还有没说出来的呢?”

黄梓瑕坐在矮凳上托腮看着那条小鱼,说:“确是死于毒箭木,死亡时间是昨日。但与那几个乞丐不同的是,她的咽喉处肿胀不如外表,所以她致死的毒并非下在食物中,而应该是外伤——若周子秦可以解剖尸体的话,这一点应该能更明确。”

“如果是外伤,伤在哪里?”

“这又是奇怪的地方。虽然全身溃烂肿胀,但她身上并无利器伤害的痕迹。从肌肤变色的痕迹来看,最大可能断定为毒从右手蔓延而上,然后才遍及全身。”

“右手,”李舒白思忖着,“毒箭木是否沾染肌肤便可以渗进去杀人?”

“不能,所以死者如何中毒,依然是不解之谜。”

李舒白的目光从小鱼的身上转到她的面容上,忽然问:“之前,你父母去世,你男装从蜀地逃出来的时候,一路上……都没有人怀疑你是女子吗?”

托腮望着那条小鱼的黄梓瑕莫名其妙,不知道他忽然提起这件事是为什么:“没有啊,我自小常男装跟着父亲外出查案,三教九流都看多了,一路上逃亡虽然颠沛流离,却也有惊无险。”

他没回应她疑惑的神情,只凝视着她的模样。穿着绛红宦官服饰的少女,屈膝跪坐在矮凳上,右手支颐望着自己,那一双眼睛,在此时马车内摇曳的灯光下清澈明透,如清晨芙蓉花心的清露。颠簸中,她的睫毛间或一颤,那清露般的眸光就仿佛随着风中芙蕖的轻微摇曳,瞬间流转光华。

他一直紧抿的唇角,在这一瞬间不知不觉微扬。

黄梓瑕莫名其妙地摸摸自己的脸,还在迟疑中,他却已经转过头去了,没有纠正她这过于少女的姿势,只问:“除此之外,尸体上还有什么痕迹?比如说——那具尸身,是王若的吗?”

黄梓瑕微有诧异:“王爷未曾见过遗体,也这样认为?”

“我相信任何事情都有原因。会特意用毒箭木将尸体弄得如此不堪入目、面目全非的,定然是要掩饰什么事情。”

“王爷猜得不错,那具尸体并不是王若,因为皮肉虽然难以辨认,但骨骼无法作伪,那具尸体的手掌骨骼比王若的要大上许多。”黄梓瑕说着,举起右手,翻转掌心在自己面前看了看,“还有件事让我想不明白,那就是女尸手上的茧子分布——左手中间三指的指尖、右手大拇指以及右手手掌沿上,这里——”她比画着自己的手,指给李舒白看,“小指下面这一片掌沿,长了一层薄茧,虽然平时可能看不出来,但这边的皮肤比之其他地方起了一层略硬的皮。”

“常用这里的动作,确实不多见。”李舒白摊开自己那双修长白皙的手,又握拳收拢,比画了一下,若有所思。

黄梓瑕问:“王爷可有什么线索?”

“刚刚似乎觉得有个动作在我面前一闪而过,但仓促间想不起来,”他皱眉说着,索性放开了手,说,“这个案件,目前想来最大的点,应该在于‘无形’两字吧。”

黄梓瑕点头,说道:“仙游寺内那个男人的突然出现和消失,王若在重兵把守下在我们眼前眼睁睁地失踪,甚至那具女尸手上不存在的伤口,都是看不见的、隐形的难解之谜。”

“其实有些时候,就和变戏法一样,只是因为从常人意想不到的角度下手,明明是简单的一个小把戏,但旁观者因为脑子转不过弯,所以才无从得知真相。而另一种可能……”李舒白说着,又用自己的手执起小几上的琉璃瓶,举到车灯边。

在接近炽烈灯光的那一刻,明净清透的琉璃瓶和清水瞬间消失了形状,恍惚间黄梓瑕只见李舒白的手掌上悬空漂浮着一条静静游曳的小红鱼,在灯光下恍若幻影。

“另一种可能,就是它明明就在我们的面前,但因为角度和感觉,让我们失去了判断力,以为它并不存在。”

黄梓瑕凝视着那尾小红鱼,长出了一口气,喃喃道:“迄今为止,所有我见过的案件中,没有比这个头绪更多,线索更杂乱,也更无从下手的了。”

“不止。你继续查下去,还会发现,这个案件的背后,才是更可怕的暗流。”李舒白将手中的琉璃瓶放回小几,唇角浮起一抹似有若无的笑,“这个案件将关系着皇后在后宫和朝廷的力量起落、琅邪王家一族的盛衰荣辱、益王一脉的存亡、反贼庞勋的余孽,甚至是……”

说到这里,他却不再说出口,只看着那条小红鱼,那张脸上的表情明明是惯常的平静无波,却让黄梓瑕隐约觉得胸口一滞,有一种无形的威压让她的呼吸都几乎困难了几分。

她望着他淡漠的侧面,在心里想,甚至,是什么呢?还有凌驾在他列举的世家大族、皇亲国戚、反贼余孽之上的东西吗?那样高不可攀的存在,又是什么呢?

她看着面前这条仿佛两根手指就能捏死的小红鱼,又想起第一次见面时,李舒白在她议论小红鱼时所说的话——

                    你可知道,这件事就连当今皇上都曾明言自己不能过问,你却敢包揽上身,说你能处置此案?

黄梓瑕凝视着这条无知无识的小红鱼。这条李舒白一直带在身边的小红鱼,到底是什么来历,又关系着什么样的秘密呢?

车上的灯光随着车身的起伏,也在微微波动,照在李舒白的面容上。

他那轮廓极其清晰干净的侧面轮廓,并没有如那个琉璃盏般被光线减弱。他在光芒的背后,那往常清雅高华的面容反而显得异常鲜明夺目,灼眼迫人。

她静静望着李舒白,在微微颠簸的车上,一时之间忽然感觉到天意高难问的茫然。

第二日是晴好天气。

夔王府,语冰阁。

李舒白和黄梓瑕两人面前铺着一张七尺长、一尺八宽的纸,上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小字。

“这应该是这个案件几乎所有的线索了。”黄梓瑕说。

李舒白站在案前,一条条看过。

王若身份:世家大族的闺秀,却由云韶苑琴师护送上京,且自小随乐坊女子学过市井艳曲。

冯忆娘之死:她的故人是谁?为何会死在幽州流民中?王若是否知情?

仙游寺预言:该男子如何在重重守卫中来去自如?什么身份?他暗示过的王若不为人知的过往是什么?射杀庞勋的箭镞为何出现?

雍淳殿:公然在宫中行刺王若的人是谁?王若如何在众目睽睽下失踪?突然出现在茶杯下那半块银锭的来历和用意?

锦奴:是否与王若在之前认识?所说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京城乞丐之死:与此案是否有关?为何与出现在雍淳殿的女尸同时死亡并中同样的毒?

假冒女尸:女尸的真实身份是什么?中毒的伤口和手掌的异状为何会产生?她如何出现在王若失踪的地方?谁要用她假冒王若的尸体?

李舒白看了一遍,将手指点在“锦奴”两字旁,说:“锦奴不见了。”

“什么?失踪了?”黄梓瑕惊讶地看着他。

“昨日你说起锦奴的事情之后,我抽空让人去查探了一下,结果发现她昨日没回教坊,直到今天早上,依然没回来。”

“在这个时刻忽然不见,是与此案有关?”她立即问。

“不知。毕竟近年来教坊的女子颇少管束,夜不归宿也是往往多有。只是连我派去的人都查探不到她的下落,就显得有点隐秘了,”他说着,将这纸放入博山炉内燃化了,然后回身在椅上坐下,说,“先不管锦奴,你理一理有动机和嫌疑的人。”

黄梓瑕踌躇着,说:“若按照表面来看,第一,应该就是岐乐郡主了。她有动机,仰慕你的事情京中人尽皆知;她有时间,王若失踪的那一天就在宫中。”

李舒白一哂置之:“还有呢?”

“第二,鄂王爷。去西市学戏法的人不知道究竟是不是他,收留陈念娘的动机虽然说得过去,但似乎有点过于凑巧了。”

“其他?”

“第三,乱党庞勋的余孽,为了报复王爷所以借这个机会下手。”

“还有?”

黄梓瑕迟疑许久,才说:“朝廷中与王爷政见不合或者有意打压王家的人。”

“这个说起来,倒是有一大堆人选。”李舒白脸上又露出那种似笑非笑的神情,漫不经心地问,“没有别的了?”

“还有几个可能性很小的猜测,比如王若在琅邪那边,或者扬州冯忆娘那边的仇人之类的。”

“但此案还是冲着我来的迹象多一些,不是吗?”

“是,”黄梓瑕点头,“所以说她们之前结仇的人追杀到京城可能性很小,更不可能有办法在皇宫之中行事。”

“关于案件真相,还有一个可能性,你没有说。”李舒白靠在椅背上,唇角微扬地看着她。

黄梓瑕诧异地把案情又在自己脑中过了一遍,说:“不知……遗漏了什么?”

“就是京中人一致认为的,鬼神作祟。”李舒白抱臂靠在椅上,脸上那种冰凉的笑意更加明显了,“不是吗?被我射杀的庞勋,一定要实现那张符咒上对我下的诅咒,所以才先在仙游寺留下了箭镞预警,后在重兵之中夺走了我的准王妃,最后将惨死的王妃遗体又送回原处。”

上一章:春灯暗 十   云韶六女 下一章:春灯暗 十二   隔墙花影
热门: 问鼎 捉鬼实习生5:山夜 最后的守护人 宝石商人和钻石小姐 神豪无极限 治愈异能的错误打开方式 暗夜游侠 和残疾影帝官宣后 仙逆 相见欢(相见欢原著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