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灯暗 八   倾绝天下

上一章:春灯暗 七   血色迷梦 下一章:春灯暗 九   秋露行霜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七重纱衣如临风盛绽的一朵绯色牡丹,半遮半掩着她的绝世风姿,缥缈华美,几乎要化为仙子飞去……

大明宫蓬莱殿。

殿阁在三层殿基之上,是皇后所居。

黄梓瑕跟随着带路的宫人,和王若、素绮还有王家的几位侍女一起,顺着白玉台阶而上,进入九间殿门。

迎面是巨大的沉香木十二扇落地屏风,上面雕镂十二花神,在仙花烟云之中,向着昆仑山遥朝王母。她随着王若停在屏风前,低头站着,听周围一点声音都没有。

她站在那里思忖着之前王若梦中的呓语。冯娘,看来那必定是冯忆娘了,可她口中的血色,又是什么意思?

正想着,眼前一片朱红色的丝锦衣角曳过地上厚厚的波斯地毯,身边的人已经纷纷行礼,一个个连头都不敢抬。

她知道必定是王皇后来了,便也随之躬身,低头看着皇后衣上的云霞纹饰。

王皇后在宫女的簇拥下走到屏风后,安坐在琉璃七宝沉香榻之上,端着秘色瓷茶盏沉吟许久,才开口说话。她音质清亮如流泉,缓慢而沉静:“阿若,你看来神情不太好。距婚期只有七日,怎么没有即将出阁的欢欣?”

王若侧身与她同坐在榻上,低声说:“因为一些琐事,所以近来忧思过虑,劳烦皇后过问了。”

王皇后端详着她许久,只握着她的手,却没有说话。黄梓瑕悄悄抬头,望了王皇后的面容一眼,见她脸上虽然还带着上位者惯常的那种冷漠疏离,但眼中隐隐透出一种家常的温柔。

这一对堂姐妹,看起来并不相像,年龄也相差了十来岁,感情却似乎着实不错。

“京城之大,闲杂人等众多,纷纷纭纭不足为扰,你何苦多思多虑。”王皇后轻握住王若的右手,拢在自己的双掌中,温柔如抚慰幼鸟。黄梓瑕看着,心里有种难以言说的感觉,正微微一怔,却听见皇后问:“谁是夔王府派在王妃身边的人?”

素绮和黄梓瑕赶紧出声:“是奴婢们。”

皇后目光望向她们,着意看了黄梓瑕一眼,但也只停留了一瞬,便说道:“王妃年幼,日后到王府中,你们要多加照料。”

“是。”她们赶紧应了。

王若说:“崇古和素绮姑姑对我都尽心尽力,近日来多蒙他们照顾。”

“嗯,有什么不喜的地方,你和我说。”王皇后说着,便牵着王若的手站起说,“七日后就是你出阁之日,我为你准备了些东西,你到内殿看一看。”

一群人等候在外,内殿深广,声音低不可闻。过了不久,王皇后随身的几位女官都出来了,请大家到外间小殿用膳。

宫中的膳食与外间不同,制作得极其精细,但吃起来淡而无味,黄梓瑕吃了几口就放下筷子了。身旁的丫头闲云赶紧用手肘碰碰她,问:“杨公公,我们一起到殿门口看一看好不好?这里好像可以俯瞰整个太液池,听说是很多人一辈子都看不到的景致呢。”

黄梓瑕如今虽然是宦官身份,但在王家来往甚多,与闲云也初初熟悉。闲云叽叽喳喳挺闹腾的,太过相熟的人都不喜她,所以竟要拉着她去。

她也不想再吃这样的饭,便与闲云走到门口,站在殿外的栏杆旁,向着北面眺望。

今日天气晴朗,不远处的太液池上波光点点,湖心的岛屿如同蓬莱仙岛,隐约点缀在太液池闪烁的水波中。

“真漂亮啊,难怪他们都说皇宫是天底下最美的地方。”闲云张开手,仿佛想要将美景收拢在自己的怀中一般。

黄梓瑕俯视着下面的千重楼阙,说:“是啊,真美。”

只是太过庄严华丽,反倒显得不像人间,而像无法触及的琼楼玉宇,没有人间烟火气息。

她们正在看着,王皇后身边的女官延龄走过来说道:“皇后已经让人开了偏殿,王妃要先休息一下。若你们想看看宫中景色的话,可就近到太液池边玩赏一下,千万不要离远了。”

闲云听说可以下去玩,立即欣喜地问:“真的?那可太好了!”

延龄便转身叫了一个年纪较大的宫女,名叫遥月的,让她带着她们去太液池边走走看看。黄梓瑕和闲云跟着遥月一起到太液池边,刚上了棠木舫,便听见水面有人叫道:“赵太妃到,前面诸人避让!”

她们抬头看去,见是一艘画舫自水面而来,船头站着一个年长的黄门,中气十足地冲着她们喊。

她们赶紧下了棠木舫,肃立在码头边等着赵太妃靠岸。

船靠了岸,几个宦官宫女先上岸,然后下来一个圆脸杏眼的少女,黄梓瑕一看见她,便有点惊讶,居然是岐乐郡主。又想起京城里说的,岐乐郡主为了让赵太妃许婚,特意到太妃身边,日常抄写经文。近日听说她因为夔王妃的事情郁郁得病,想不到今日她又进宫陪赵太妃来了。

刚刚喊话的那个黄门从船舱内扶出赵太妃。赵太妃是十分温柔妩媚的人,笑起来时眼角鱼尾纹细细的,一双眼睛略显疲态,但嘴角总是上扬的。

十三岁进宫,十五岁生子,二十四岁成为太妃,甚至在大明宫中拥有自己的宫殿,与其他先皇去世后便外遣到太极宫与兴庆宫的先皇妃子相比,自然优越许多。

黄梓瑕和闲云赶紧上前拜见。赵太妃听说是夔王府上的人,微笑着打量黄梓瑕和闲云,问了姓名后,又着意看了看黄梓瑕,问:“你就是那个破了京城‘四方案’的小宦官杨崇古?”

“是。”黄梓瑕低头道。

“嗯,人不错,相貌也好,夔王一向都是会看人的。”她说着,又问:“你们今日是陪着夔王妃进宫?刚巧,既然到了这里,我也去看看王家姑娘,以后她也是皇家的人了。”

赵太妃笑语盈盈,领着人往蓬莱殿走去。黄梓瑕等着她身后一行人走过,正要跟上,忽然袖子却被人拉了拉,有个女子在她身边抿嘴而笑,低声说:“杨公公,又见面了。”

她转头看去,原来是个怀抱琵琶的女子,她面容圆润,顾盼神飞,是个十分漂亮利落的女子。

黄梓瑕认出她是上次昭王李身边那个弹琵琶的教坊乐伎锦奴,赶紧朝她点头示意。她掩口而笑,悄悄说:“今日赵太妃想要听琵琶曲,昭王爷让我过来呢。”

赵太妃是昭王李的生母,黄梓瑕也是知道的。说话间她们已经进了蓬莱殿大门,王皇后亲自出来迎接赵太妃。

黄梓瑕站在台阶下,看见皇后带王若,在众女官宫女的簇拥中走下台阶来。

王皇后居高临下,俯视着下面的黄梓瑕等一干人。蓬莱殿在太液池旁边,水风忽来,卷起王皇后的衣袂裙角,七重纱衣如临风盛绽的一朵绯色牡丹,半遮半掩着她的绝世风姿,缥缈华美,几乎要化为仙子飞去。

在所有锦衣华服、鲜花般的面容中,唯有王皇后的面容光华如明月,仿佛能照亮面前这个春天,就连身后比她年轻许多的王若也无法夺走她一丝一毫的光彩。

黄梓瑕不由得忘却了礼节,只顾凝望着她,无法移开目光。她只觉得自己低入尘埃之中,在俯视着她的王皇后面前自惭形秽。

她听到自己身边的锦奴轻轻地“啊”了一声,极低极低,压抑在喉咙间,几乎不可闻。

王皇后的目光从她们身上漫不经心地掠过,径自迎向赵太妃:“太妃驾临,臣妾有失远迎。”

“哎,我就不爱你们这些虚礼,如今你才是一宫之主,我这个老太婆,逢年过节还不得全靠你给我俸禄绢帛啊。”赵太妃笑着打趣道,一边携了王皇后的手,向着殿上走去。

赵太妃与王皇后言笑晏晏,黄梓瑕跟着众人一起上了蓬莱殿。在三层汉白玉殿基之上,朱门之内,太妃与皇后在上面坐了,太妃细细看着王若,与她询问交谈着,不时笑得开怀。岐乐郡主站在她们身旁,一张原本可喜的小脸上,满是阴郁,却偏偏不避到殿外去,只站着一动不动,跟木头人似的。

殿内有悲有喜,殿外一群人只当不知,在外面静立着。黄梓瑕等人因为不是近身宫侍,都候在外面。

黄梓瑕站在殿外,看身旁锦奴的脸上,一滴滴汗缓缓地从脸上滑下,连粉妆都几乎被弄花了。

她悄悄地问:“怎么了?”

“我……好像很热。”她说着,喉咙竟有点嘶哑。

黄梓瑕看看此时春日艳阳,又觉得水风徐来,似乎也并不十分热,便拿出了自己的手绢递给她。

锦奴接过时,那一双手正在控制不住地颤抖。

锦奴擦了擦脸上的冷汗,见黄梓瑕神情奇怪,她又强行笑了笑,说:“没什么……可能是我老毛病犯了,我……回去休息一下就好了。”

黄梓瑕点点头,抬头仰望着头顶的碧云天。

锦奴踟蹰许久,又低声问她:“那位穿着红衣的,必定是……王皇后?”

“嗯。”黄梓瑕点头应道。

“那么……跟在她身后那位……是夔王妃?”

黄梓瑕又点了点头,认真地看着她,想从她的脸上看出什么来。

但锦奴的脸上,只是一种茫然而恍惚的神情,许久,她才低低地嘟囔了一句:“不可能……如果是这样,怎么可能夔王妃会是她……”

黄梓瑕敏锐地感觉到这其中肯定有什么内情,但锦奴只是一个初初来到京城的教坊琵琶女,又怎么会了解这其中的事情?

她正要开口询问,忽然里面皇后身边的女官延龄出来,问:“哪位是锦奴?”

“是我……”锦奴赶紧抱着琵琶应道。

“太妃召你呢。”延龄说着,又看了黄梓瑕一眼,低声问,“你怎么不进去伺候着夔王妃?”

黄梓瑕赶紧应了,锦奴迟疑了一下,拉了拉黄梓瑕的手。黄梓瑕感觉到她手上全是冰冷的汗,虚软无力。

她知道锦奴是无力抱着琵琶了,便帮她抱起,带着她进了大殿。

待锦奴行礼之后,黄梓瑕将琵琶放在她怀中,又将玉拨递给她,才走向王若。

她看见王若脸色苍白如残损的花朵,目光却一直盯着地上,仿佛不敢正视面前的任何人,包括一个小小的琵琶女锦奴。

黄梓瑕在心里轻叹了一声,收敛神情站在了她的身后。

身旁就是岐乐郡主,她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岐乐郡主身上散发出来的阴沉气息,让她不由自主地转头看了一眼,却看见岐乐郡主怨毒的眼神正落在王若的身上,仿佛自己的目光可以化为利刃,将王若刀刀凌迟。

见黄梓瑕看自己,岐乐郡主非但不收回目光,反而挑衅般瞪着她,那种理直气壮的恨,简直让黄梓瑕心生佩服,不得不移开了自己的目光。

赵太妃对王皇后笑道:“这位是教坊中新来的琵琶女,一手琵琶技艺天下无人能及,昭王最爱她的琵琶,说假以时日,必成国手。”

“是吗?这么年轻就是国手,难道真有惊人的艺业?”王皇后笑道,目光漫不经心地扫着坐在下侧的锦奴。

锦奴抱紧了琵琶,微微躬身低头,说:“锦奴不敢当。锦奴学艺不精,再怎么强,强不过我师父去,她老人家才是真正国手。”

王皇后这才似乎有了兴致,目光在她身上扫了几眼,但也没开口询问。赵太妃则笑问:“你师父是哪位圣手啊?”

“她老人家是扬州云韶苑的琵琶供奉,名叫梅挽致,不知道在座诸位是否听过她的名字?我是她唯一的弟子。”

梅挽致,对于这个名字,黄梓瑕未曾耳闻,但听到扬州云韶苑这五个字,她心中不觉微微一动,想起陈念娘和冯忆娘。她们也是来自扬州云韶苑——而这个琵琶女锦奴,居然也是来自云韶苑,这事情有点凑巧了。

众人对这个名字没什么反应,唯有赵太妃似乎十分喜欢她,笑道:“那一定是你天赋异禀,所以才蒙你师父青眼了。”

“正是,当时我年方五岁,家乡遭了水灾,我父母带着我逃难到扬州郊外,一家人饿得奄奄一息,只好将我插了草标卖掉……”锦奴紧抱琵琶,静静说道,“当时我师父刚好经过,她在油壁车上偶尔打起车帘往下一张,一眼看见了我的手,便叫停车。她下来拉起我的手,仔仔细细看了一回,还没看我的脸呢,便叫人拿了钱给我爹娘,将我买了过去。我师父对我说,锦奴,你这双手,生来是弹琵琶的,老天生你,就为了这么一件事。”

众人的目光,自然都落在她的一双手上。只见白皙而骨节匀称的一双手,手指极长,在一个女人手上甚至显得指掌略微大了一点,但锦奴笑了笑,横过琵琶在自己怀中,左手轻按琵琶颈,右手以玉拨划过琵琶弦。

在这一瞬,她的手忽然不再颤抖,她的面容也涌起一阵淡淡的红晕。她手指一动,拨弦的速度让人简直看不清她的手,淙淙的乐声倾泻而出,如大珠小珠滴滴坠落于殿内,而那一颗颗珠子却又是粒粒分明迥异的,有圆润的,有轻灵的,有通透的,有柔软的,万千感觉一瞬间涌动,高台之上,华堂之内,回音隐隐,尤其动人。

一曲终了,众人都是久久沉浸其中,不能自已,就连王若也是许久才长出了一口气。

赵太妃笑望着王皇后,问:“如何?”

黄梓瑕这才发现,满殿人中唯有王皇后神情恬淡,此时听赵太妃这样问,她才敷衍道:“确实不错。”

黄梓瑕想起别人说的,皇上极爱奢靡游宴,而王皇后性情静谧冷淡,对于歌舞游宴之事并无兴趣,看来是真的。

锦奴将琵琶放下,起身朝殿上行礼,说:“当年师父便说我的琵琶只有无尽繁华,没有落寞寂定,想必这就是我此生技艺所限了。”

王皇后说道:“你如今年轻美貌,又在京城极尽繁华之中,领悟不到才是好事。”

赵太妃笑道:“皇后说得是,非经历了大悲大苦,怎么领悟落寞寂定?所以小丫头这辈子不知道才好呢!”

锦奴又行了一礼,将要退下,赵太妃又说:“今日无事,索性你说说你师父,如今可还在扬州?她既然这么好的技艺,什么时候让她来宫中给我弹一曲琵琶?”

锦奴勉强笑了一笑,说:“我师父已经去世了。”

赵太妃一脸惋惜道:“可惜了,我最喜欢琵琶,也曾经召当年曹家的后人进宫,但可惜曹家也已经人才凋零了。听你的口气,你的师父应该有惊人技艺?”

锦奴应道:“是。我师父的琵琶,当世无人能及。若太妃有意,我便为太妃讲一讲师父当年一件韵事。”

王皇后脸上显出不耐的神情,转头低低地问王若:“你精神可好?是否要休息一下?”

王若摇头,说:“我回去也是躺着,不如听一听吧。”

岐乐郡主在旁边阴阳怪气道:“正是呢,王妃现在还是待在人多的地方比较好,免得……”

免得什么,她不说,但别人都心知肚明,就连赵太妃也是看了她一眼,幸好她也不再开口。

锦奴坐在凳上,抱着琵琶娓娓道来:“十六年前,扬州繁华之中,师父与五位姐妹一起共创了云韶苑,人称云韶六女。后来我师父嫁了人,生了一个女儿,正逢先帝诏令天下大,云韶六女中其余五人奉诏上京,唯有我师父刚刚分娩,所以正在家中坐月子。

“每年冬至日,江都宫打开,各方男女老幼齐齐涌入,联袂踏歌,是扬州一年一度的盛事。而在踏歌起舞之前,必推举扬州最负盛名的乐坊演奏开舞。

“当时扬州有另一个乐坊名叫锦里园,因人人说‘扬州繁盛在云韶’而不愤,特意搜罗了三十六名波斯胡姬到扬州来。那一年照例又是云韶苑中的舞伎们在江都宫的大殿上起舞。就在第一段舞还没完时,对面台阁上忽然传来乐声,三十六名胡姬中,有十二位或弹竖箜篌、或奏笙箫管笛,二十四位舞伎且歌且舞。波斯人赤足薄纱,腰肢妩媚,又加上金发碧眼,旋转如风,别有一种妩媚勾魂的风情。顿时人群纷纷涌向那边,竞相争睹胡姬风姿,一时场面大乱,一片嘈杂。

“当时云韶苑的那一队舞伎也是慌了手脚,竟垂手站在台上不知所措。当时我才八岁,陪着孩子刚刚满月的师父在后殿,听得前面大乱,师父将孩子交到我手中,走到门口一看,见人群纷纷扰扰,都簇拥向了那一边。那三十六位胡姬笙管繁急,腰肢柔软,又满场乱飞媚眼,引得台下众人纷纷叫好,气氛一时热烈无比。而她们这边,则冷冷清清,只有几个观者在收拾东西准备走到那边去。

“我师父一见此时情景,便几步走到一个琵琶乐者身边,将她手中的琵琶接过来,坐在殿旁椅上,顺着踏歌的曲调,抬手弹拨琵琶。

“只一声琵琶传出,清音响彻整个江都宫,飞鸟惊起,群山万壑都在回响余音;三两句曲调之后,二十四位波斯舞者乱了舞步,肆意扭摆的腰肢便跟不上节拍;半曲未完,波斯那十二位胡姬俱皆不成曲调,箜篌笙管全部作哑。整个江都宫中只听得琵琶声音泠泠回响,如漫天花雨,珍珠乱泻。一曲未毕,冬至日落雪纷纷,雪花随着琵琶声回转飞扬,仿佛俗世烟尘被乐声直送九天之上,上达天听,下覆万民。当时江都宫中万千人,全部寂静无声地在落雪中倾听那一曲琵琶,竟无一人能大声呼吸,惊扰乐声。”

众人听得锦奴的描述,也不由得都屏息静气,连赵太妃也不由得拍着手说:“真是神技啊!”

黄梓瑕也在心里暗自想象当日情状,不由得心驰神往,感觉心中久久震撼。

“是啊,终此一生,或许当日那一曲琵琶,我都不复再闻了,”锦奴面露微笑,神情中也尽是憧憬向往,“那曲踏歌完毕,回转往复,我师父再奏一曲。此时琵琶声不复之前的极高极亢,转为明快通彻,仿佛催促着游人们的四肢百骸,令人蠢蠢欲动。殿上的云韶苑舞伎们回过神,立即照常列队,领舞踏歌。满宫游人一时如痴如醉,随着乐声在雪中联袂挽臂,开始通宵达旦的踏歌起舞。那之后,扬州留下传说,梅挽致一曲琵琶抵百人妖舞。”

“我不信,”岐乐郡主忽然打断她的话,说,“世上怎么可能有这么神乎其技的琵琶,你肯定是在骗人。”

锦奴笑着低头看地,却不说话。

“或许年深日久,在记忆中美化了吧。”王皇后淡淡说着,又回头吩咐身后女官长龄说,“让内教坊的人送一把内府琵琶来,赐给锦奴姑娘。”

锦奴赶紧拜谢,又说:“我这把琵琶名叫‘秋露行霜’,是我师父当年所赠,这么多年已经用习惯了,恐怕已经换不掉了。”

王皇后便说:“那就让内府送玉拨、琵琶弦和松香粉等物过来,这些应是用得着的。”

锦奴再拜谢过。赵太妃挥手说:“好了,既见过夔王妃了,我也该回去休息了。王妃也好好养足精神吧,再过几日就是你大喜之日了,到时候我遣人去喝喜酒。”

“多谢太妃。”王若盈盈下拜。

赵太妃又带着一群人离去。长龄示意锦奴也先回去,宫中赐物之后会送过去给她。

黄梓瑕也跟着王若起身,与她一起到偏殿去休息。

下台阶时,岐乐郡主用王若刚好可以听到的声音说:“美貌这东西真是不稀奇,我看这个琵琶女的长相,竟比有些大家闺秀还要美貌。”

上一章:春灯暗 七   血色迷梦 下一章:春灯暗 九   秋露行霜
热门: 丢掉渣攻以后[快穿] 我凭运气在修真界当咸鱼 沙门空海之大唐鬼宴·卷之一·入唐 一个背叛日本的日本人 续巷说百物语 觉醒日·大结局 恐怖之谷 三口棺材 顶级超英疗养院(综英美) 极品修真狂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