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灯暗 七   血色迷梦

上一章:春灯暗 六   笼中囚鸟 下一章:春灯暗 八   倾绝天下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睡梦中她的眉头紧皱,脸上满是惊惶的神情,双手紧紧地抓着被角,额头满是汗珠,仿佛正在承受最可怕的酷刑……

黄梓瑕回到夔王府时,李舒白正独自在花厅用晚膳,看见她来了,示意侍女们都出去,又抬手指指旁边的一张椅子。

黄梓瑕知道他的意思,便拉过那把椅子坐下来。李舒白递给她一双象牙箸,推了一个小碗给她。

她左右看了看,见周围只有隔墙花影动,没有任何人,才夹了个金乳酥,拨了些丁子香淋脍在自己的碗里吃着。

李舒白漫不经心地问:“今天去上香,听说有人在你们面前变了个十分精彩的戏法?”

都说夔王李舒白的消息最为灵通,何况这回还是他吩咐自己的卫队护送她们去的,自然已经一清二楚了。

所以黄梓瑕也不惊讶,只说:“嗯,挺精彩的,不过我个人觉得王妃的反应更精彩。”

“未来王妃。”李舒白对于夔王妃这个称呼进行了纠正,在前面加了两个字。

黄梓瑕反问他:“皇上亲自赐婚,皇后族妹,难道还有什么变数?”

“无论什么理由,将造假的庚帖拿出来,她就是欺君罔上,只有万劫不复的下场,”李舒白说着,又转了话题问,“她是担心自己的身份被戳穿?”

“好像不止,她的过去似乎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那个忽然出现的男人隐约提到,她当时吓得根本无法掩饰。”

“你有注意到那个男人是如何出现,又是如何消失的吗?”

“完全看不出来。而且,他是如何在王府护卫重重的包围下进来,又是如何消失的,我一点端倪都寻觅不出。”黄梓瑕咬着象牙箸,皱起眉头,“在他消失后,王蕴带着一群人在寺庙中搜寻许久,却没有任何踪迹。好像他是化成鸟越墙飞走了一般。”

李舒白慢悠悠地问:“你看过皇甫氏的《原化记》吗?”

黄梓瑕摇头:“什么东西?”

“是一本书,里面记载了一项绝技‘嘉兴绳技’。是说玄宗开元年间,诏令大,嘉兴县和监司比赛杂耍,监司就在犯人中寻找身怀绝技的人。有个囚徒说自己会绳技,于是狱吏将他带到空地上,交给他一条百尺长的绳团。他接过来将绳头往天上一丢,绳子笔直钻入空中,就像上面有人拉着一样。他一边放,绳子一边往天上钻,最后绳子头都看不见的时候,他顺着绳子爬上去,然后就消失在了空中,就此逃走了。”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无论怎么设想……”黄梓瑕思索了半天,说:“这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世间匪夷所思的事情岂不是多的是?”李舒白唇角微微一扬,“就比如,据说我未来的王妃会像小鸟一样在鸟笼中消失不见。”

“看起来,王爷你也很在乎那个人的话?”

“我相信空穴来风必有其因。”李舒白靠在椅背上,望着漏窗上正在缓缓摇动的花影,忽然问,“黄梓瑕,你小时候在长安,最喜欢的地方是哪里?”

“啊?”黄梓瑕猝不及防,一口金乳酥还含在口中,她瞪大眼看着李舒白,然后含糊地说:“应该是……西市吧。”

“嗯,西市。我小时候也最喜欢那里,”他慢慢地、若有所思地说,“谁能不喜欢那里呢?这个全京城,甚至全天下最热闹的地方。”

长安西市。

波斯的珠宝、天竺的香料、大宛的宝马、江南的茶叶、蜀地的锦缎、塞北的毛皮……

各行店铺都热闹开张,鱼铺、笔行、酒肆、茶馆诸如此类,无一不喧声热闹。摩肩接踵的客商路人,行街游走的小吃摊子,花团锦簇的卖花少女,酒楼上腰肢纤细的胡姬,形成了一幅热闹无比的景象。

这里是长安西市,是连宵禁都无法禁止的热闹。自开元、天宝之后,这里发展日益繁盛,连周围的几个坊也被带动,夜夜笙歌,喧闹不绝。

暮春初夏的阳光照在满街的槐树与榆树上,初发的树叶嫩绿如碧玉。李舒白与黄梓瑕一前一后走在树荫下。因为李舒白穿着微服,所以黄梓瑕今天也换下了小宦官的衣服,穿上了一件寻常圆领男装,看起来就像一个发育未足的少年。

他们在西市随意穿行,翻看着店铺内的东西。可惜李舒白自小用度非凡,看不上坊市中制作粗劣的东西,而黄梓瑕几近身无分文,李舒白还没给她发薪俸,所以她除了干看之外,什么东西也买不了。

只到一家卖锦鲤的店内,李舒白买了一小袋鱼食,又看了看里面造型颇为别致的瓷鱼缸,似乎在思忖什么。

自己不能买东西的黄梓瑕自然撺掇有钱人:“挺好看的,而且小鱼放在瓷缸里面,也能活动得开一点。”

他拿起鱼缸看了看,然后重又放回去了,说:“在大的里面养着,游来游去野惯了,就不适应小的了。”

黄梓瑕喃喃自语:“让它轻松一天也不行吗?”

“反正会落到那种境地,又何必让它开心那么几天?”

“……”黄梓瑕对这个把大道理套在小鱼身上的男人真的无语了。

天色尚早,杂耍艺人还没出来。黄梓瑕问了路人,才知道虽然西市午时就开张,但杂耍艺人之流应该会较迟一些,要趁街上最为热闹的时候才出来。

眼看天色过午,李舒白终于垂怜黄梓瑕,带她进了西市最出名的缀锦楼,在隔间坐下,要了几个王府中没见过的坊间菜式。

酒楼中颇为雅致,只是用餐的人多,也未免显得喧闹。就在李舒白微微皱眉之时,忽听得一声醒木,酒楼内静了下来。

是个说书先生正在店内,他带了一个都昙鼓,边敲边唱,先来了一段坊间小曲《戏花蝶》,然后收了鼓槌,清清喉咙,说:“各位,小人不才,今日给大家讲一讲九州八方稀奇古怪的事情。”

这一出声,黄梓瑕就认出来了。他正是当时在长安城外短亭内的那位说书先生。当时一群人共同避雨,正是他说起了黄家的案子,添油加醋,荒诞不经,讲坊间逸事时,这种说书先生应该是最会哗众取宠、受人欢迎的。

他一张口就说:“长安城,大明宫,大明宫中皇帝坐正中。宫外还有诸王在,其中一位就是夔王爷,大名李滋李舒白。”

下面有人起哄,说:“夔王爷的故事我最爱听了,先来一段夔王率六大节度使大战庞勋的故事!”

“这位客官您别忙,我先把目前的事情给说一说,此事的发生,却与当初夔王于万军之中射杀庞勋的事情,大有关系!”

外间纷纷扰扰,李舒白坐在透漏雕花的隔间内,却似充耳不闻,只慢慢地吃饭,目光看向窗外行人,神情平静。

黄梓瑕托着下巴,听着外面的声响——“话说,诸位可知那位夔王爷,最近可忙得很,这不,听说有了一个新麻烦。”

“夔王爷刚破了京城‘四方案’,又要迎娶王妃,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怎么会有什么麻烦?”又是刚刚那位客人,和他一搭一唱。

“你们可知昨日下午,夔王府的准王妃,那位琅邪王家的姑娘,前往仙游寺进香的事情?”

在座的人七嘴八舌道:“这个我倒是略有耳闻,听说皇后的族妹极其美貌,艳若天人!”

“昨日夔王府的车驾护送她出城的时候,我也在道旁想要看一看模样的,谁知这位准王妃真如传说中的一般娴静端庄,就连车帘子都不曾掀起一个角,倒真叫人好奇。”

“但我觉得必定是绝代佳人无疑,不然怎么就能从岐乐郡主手中活生生把夔王爷给抢走了呢?”

“那位岐乐郡主,如今真是京城第一可怜人。可见女人啊,不能将自己的心意表得太清楚,不然万一得不到意中人,就会成为别人口中的笑柄。”

“正是,若没有王家这位姑娘,以岐乐郡主的家世容貌,与夔王岂不正好是天生一对?岐乐郡主现在闭门不出,想来定是日日在家诅咒那位夔王妃,哈哈哈……”

满堂议论蜂起,说书先生也只笑嘻嘻听着,待人声停了停,才说道:“但诸位可知,饶是这位王家姑娘如此幸运,成了京城人人艳羡的夔王妃,却也难免这桩婚事陡生波折?”

在座的人一听,顿时全都安静了下来。那位说书先生真是捕风捉影,舌绽莲花,将昨日仙游寺那一场戏法述说一遍,其中又夹杂着无数臆测和幻想,连什么只见那人身高一丈腰阔八围青面獠牙胁生双翼都出来了,其中又夹杂着这怪人要劫王妃而去,王蕴仗剑与他大战三百回合。那怪人力不能胜,跳出圈外大吼一声:“距夔王大婚尚有十日,要夔王小心防范!”原来他必要于深宫高墙之内,众目睽睽之下,在大婚之前带走王妃。

说书先生越说越兴奋,手中醒木一拍,眉飞色舞:“那王蕴一听,只气得七窍生烟,挥剑便砍。只听到嗖一声,怪人化为一阵青烟而去,地上只掉下一个黑色箭头,那上面刻着‘大唐夔王’四个字样,正是当初夔王爷射杀庞勋时,直中咽喉那一枚箭镞!”

“好!”说书先生最后一个字落下,满堂听众爆发出雷鸣般的叫好声。在一片热闹中,唯有黄梓瑕无语摇头,李舒白淡淡问:“说得不好?”

黄梓瑕摇头道:“想不通啊,既然胁生双翼了,为什么还要化为青烟,直接拍翅膀飞走不好吗?”

“不觉得这样比较精彩吗?”

黄梓瑕想起一开始在长安城外短亭内,这位说书先生说自己是白虎星转世,不由得扶额默默地镇定了一会儿,然后问李舒白:“不叫京兆尹把这种人整治一下?”

“增加一下百姓的生活乐趣,有什么不好?”他神情漠然,连睫毛都没有颤动一下。

她只能无奈地继续听着外间的故事,说书先生已经在说当年那桩旧案了。

咸通九年,桂林庞勋兵变,率兵二十万进逼朝廷,要求封为节度使。朝廷不允,他便自立为王,连下数州,大肆屠戮州府长官百姓。当时各节度使拥兵自重,朝廷无力调动各州兵力,兵祸之中,李唐皇室束手无策,唯有李舒白一人到各处雄州筹兵,募集了十万兵马,又以利害权衡游说周边节度使,终于联合六大节度使壁垒相连,在次年九月大破逆军,斩杀庞勋。

而当时乱军之中,庞勋立于城头,正是李舒白手挽雕弓,一箭射中他的咽喉。乱军溃散,大哗之中庞勋自城楼上直坠落地,被城下兵马踏成肉泥。唯有那枚粘着血肉的箭矢被留存下来,放在水晶盒中,置于徐州鼓楼之中,以诫后人。

也正是在那个时候,李舒白拿到了那张写着他生辰八字的符咒,一晃多年,十几岁的少年变成了如今权倾天下的王爷,却从此陷入那个诡异的诅咒之中,无法解脱。

前月有传闻,说徐州鼓楼内,水晶盒纹丝未动,那枚箭簇却不翼而飞。徐州州府在辖下紧急搜寻了许久,却没见踪迹,原来是出现在了仙游寺,又不偏不倚出现在王若进香的那一日,被神秘人留在佛寺之中。

“诸位,这岂不是事出有异,怪事近妖吗?”

说书人一拍醒木,仿佛点燃了话头,众人纷纷议论起来:“难道说竟是庞勋一道怨灵不散,借着夔王爷成亲之际,要来复仇?”

“得了吧,历来忠臣孝子才有灵,他一个逆贼,有什么怨灵?”

“咦,庞勋杀人如麻,说不定就是恶鬼投胎,怎么就不能有灵了?”

话题迅速转向怪力乱神,黄梓瑕只能转过头,把目光投在对面的李舒白身上。

李舒白头也不抬,只问:“干什么?”

“我在想……你十九岁时,将那支箭射向庞勋的时候,在想什么。”她托着下巴望着他。

他神情如常,如无风的湖面,不起一丝涟漪:“听到了你会失望的。”

“不会吧,说一说看?”

“我在想,要是忽然来了一阵风,把箭吹歪了,是不是会有点丢脸。”

“……”黄梓瑕无语。

“有些事情,何必要知道。”他说着,朝窗外指了指,说:“那边有戏法摊子出来了,走。”

饥肠辘辘的黄梓瑕看了看自己面前还没吃几口的菜,含恨跟着他站了起来。

已过午时,戏法杂耍艺人零零散散都出来了。但大部分都不过是弄丸、顶碗、踩水缸之类的普通杂耍,倒是有个吞剑的人面前围了一大堆人。

“吞剑很平常啊,有什么好看的?”她问旁边拼命往里面挤的大叔。

大叔一脸期待地说:“这个不一样!这个剑身四尺长,可吞剑的侏儒只有三尺高!”

黄梓瑕顿时也恨不得往里面挤一挤了。李舒白鄙夷地看了她一眼,转身就走。黄梓瑕只好默默地跟在他身后,心想,这种人活在世上,似乎一点感兴趣的事情都没有,他自己会觉得开心吗?

然而一瞬间,她又忽然想,那自己呢?父母双亡,亲人尽丧,身负冤仇,却连一点破解的头绪都没有,自己这一生,又真的会有什么办法恢复成以前那个欢欣闹腾的少女吗?

李舒白在前面走着,觉得身后一片安静,黄梓瑕似乎连脚步声都消失了。他微微侧脸,看向身后的她。

她跟在他身后两步之远,目光却看着街边走过的一对小夫妻,他们一左一右牵着个小女孩的手,那小女孩蹦蹦跳跳,有时候又故意跳起来悬空挂在父母的手上,就像一只荡秋千的小猴子。

李舒白停下了脚步,等着黄梓瑕。

她站在那里目送着一家三口远去,安静而沉默,阳光照在她的脸上,淡淡的阴影蒙着她的面容。

许久,等她回过头,李舒白才缓缓地说:“走吧。”

前面又是一群人,这回倒是个正经变戏法的了,一男一女夫妻档,男的女的都是一身江湖艺人的风尘和油滑。他们站在人群中,看他们先变了一个鱼龙戏,又来了一个清水变酒的寻常戏码,倒是那个女的,露了一手纸花变鲜花的好戏,虽然手法普通,但最后数十朵鲜花被她抛上天空纷纷落下时,观赏效果确实不错。

戏法结束,观众散去。那对男女收拾起东西也要离去。黄梓瑕见李舒白一个眼色,只能凑上前去打听:“大哥大姐,你们的戏法实在太厉害了,真叫人叹为观止!”

那男人笑着还礼,说:“一般一般了,小兄弟喜欢看?”

“是啊,尤其喜欢看那个……那个纸花变真花。我知道真花肯定是预先藏在袖中的,可纸花哪儿去了呢?”

那男人笑道:“这可不能说,这是我们吃饭的家伙。”

黄梓瑕回头看李舒白,他给她丢了一块银子。她把银子放到那男人的手中,认真地说:“大哥,不瞒您说,我家主人和别人在打赌呢。您知道京中昨天有个传言,说仙游寺内有人袖子一拂,就把鸟笼里的小鸟平白无故变没了吧?”

男人攥着银子笑逐颜开:“这个事儿我不知道,但变没一只鸟笼里的鸟我倒是绝对有法子。您说话就行。”

“我家主人有个朋友,硬说这事不可能。我家主人就与他打赌,说三日内必定要将这法术变给他看。这不您看……这办法是不是可以教教我家主人?”

“这个不过是雕虫小技,”他立即便说,“小鸟是事先训好的,主人一旦示意,鸟儿就会站在鸟笼某一处,那处已经事先做了机关,只要左手一按鸟笼上的一根杆子,那一个机关活动,小鸟就会掉下去了,然后他右边袖子拂过,直接将小鸟兜走就可以了。”

“哦!原来如此。”黄梓瑕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又向李舒白伸手,李舒白又给她丢了一块银锭。她举着银子问:“大哥,既然你这么精通这个机关,那么,你这边肯定有这样的鸟笼和小鸟?”

“以前还真有,”大哥一见银子,顿时有点郁闷了,“可惜啊,前几日被人买走了。”

那女的在旁边终于忍不住插嘴说:“我就说嘛,那五两银子当得什么用,那小鸟可是师傅传下来的,训得这么好,就算十两银子卖了也可惜啊。”

黄梓瑕又问:“可是拿着八哥训吗?三天能训得出来不?”

大哥懊恼地说:“不是八哥,我那可是只白鸟儿,漂亮极了。”

“唉哟,那实在太可惜了,”黄梓瑕说着,将手中的银子塞给了那个男人,“不知道是哪位买去的,如何可以找他?我想去试试运气,看能否转让给我。”

“这我可真不知道,对方学了法儿就走了,我连名字都不知道。”

“那么,长相如何?大哥可还记得么?”

“嗯……二十来岁的一位少爷,中等偏高一点的个头,长相嘛,挺好看挺清秀的……对了,额头上有颗朱砂痣!”

女子在旁添上一句:“朱砂痣就长在额头正中,端端正正,整个人本来就长得好,配上那颗痣啊,就跟画中人似的。”

往夔王府行去时,两人都没说话。

黄梓瑕思忖着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目前还理不清那些神秘头绪,一抬头却发现李舒白已经将她远远落下。

她紧赶几步追上去。天色昏暗,满街的灯都已经点亮,道旁两排灯笼沿着街巷一直排列过去,红色光晕照彻满街。李舒白自灯下回头看她,他那一直冰冷的面容被暖橘色的灯光中和,冷淡清朗的面容染上了一层温和光华,目光也变得不那么冷漠净冽,却显出一种略微迷蒙的神情。

她没料到他竟会如此在乎那个人,不觉有点讷讷,也不知该说什么,只能站在灯下,仰头看着他。

满街的灯像流光一样在风中微微波动,摇晃着投下不安定的光芒。

她有些词穷,许久才艰难地说:“其实,我是这样想的……我原本只觉得一个出口成章、气质清和的男人,不应该是走江湖的杂耍艺人,必定是暗地向别人学的,所以才过来询问一下……但那天出现在我们面前的人,却绝对不可能是……那个人。”

“嗯,他不可能与庞勋扯上什么关系,更没可能瞒过所有的人,进入仙游寺。”

但他可以让别人进入仙游寺。在两人的心中都不约而同地想到这一点的时候,他又说:“更何况,他有的是下属可以替他出面,何苦自己去向两个街边的杂耍艺人学手段。”

街灯如昼,光华炫目。就在他们站在路边沉默时,忽然有一辆马车缓缓驶来,车前车后有开道的卫兵与宦官,一排数十人次序井然。

他们避在路边,不想让人看见,谁知马车上的人偏偏开着车窗,目光一瞥就看见了他们。

车驾缓缓停下,马车门打开,里面下来的是鄂王李润。

他是白皙而清秀、文雅而温厚的男子,脸上总是带着笑意。见过他的人都说他长得有一种天生缥缈的仙气,因为,他眉目如画,额头正中偏又端端正正长着一颗鲜艳的朱砂痣,与画中人一般。

李润走到他们面前,含笑问李舒白:“四哥怎么在这里?”

李舒白回头看着他,微微点头:“七弟。”

李润见他只身一人,只带着一个黄梓瑕,便朝她颔首示意,然后微笑对李舒白说道:“今日天和气清,街灯如星,难怪四哥也要出来走走。不过只带着一个小宦官未免不妥,应找几个禁卫带着才好。”

李舒白抬手碰一碰街灯上垂下的流苏,说:“若跟着的人多了,又怎么能看得见这样静谧的夜色呢?”

上一章:春灯暗 六   笼中囚鸟 下一章:春灯暗 八   倾绝天下
热门: 来自末世的顶流[娱乐圈] 竹书谣 精灵血脉03:暗军突袭 阴阳师·凤凰卷 赎罪 高一零班 罪案现场:你所不知道的刑侦2 谁与渡山河 仙药供应商 穿书后和渣攻的白月光结婚了[娱乐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