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灯暗 三   身为宦官

上一章:春灯暗 二   菩提四方 下一章:春灯暗 四   绮色琉璃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世事变幻,身世凋零,所幸她拼命努力,终于还是抓住了一线机会,站在了面前这个人身边。

李舒白带着黄梓瑕回到夔王府,进入自己居住的净庾堂。

黄梓瑕翻阅着皇历,李舒白坐在旁边冷眼旁观,见她从正月十七,翻到二月二十一,再翻到三月十九,然后又翻到今天,速度很快,几乎是扫一眼就放下了。

“今晚若有官兵巡逻的话,可着重盯紧城东南一带,尤其是有孕妇的人家,很可能是凶手下手的对象。”黄梓瑕边放皇历边说道。

“你确定凶手的第四个目标,会是孕妇?”李舒白扬眉问。

“很有可能。”黄梓瑕说道。

李舒白转头,朝着外面叫了一声:“景阳。”

门外有个宦官应声进来,眉眼弯弯的,十分喜气可爱:“王爷。”

“去跑一趟,请大理寺少卿崔纯湛过来。”

“是。”景阳应了,对堂上站着的黄梓瑕一眼也不看,行了礼便要出去。李舒白又一指黄梓瑕,说:“你先带她下去吧,给她安排个妥帖点的住处,记得她是个小宦官。”

“是,请王爷放心。”

四海缉捕的重犯黄梓瑕,就这样变成了夔王府的小宦官。

景阳一路上给她介绍了王府的几条路径,又吩咐了几件需要注意的事情,然后带她到宦官们居住的北所,给她弄了一个单独的房间,又叫人送来一切日常所需和三套宦官衣服,对她说:“小公公,你初来乍到,先不分配你职责了,只要记得日常到王爷处请安就行。”

黄梓瑕再谢了他,去找隔壁间的宦官打听了日常起居的事情,然后去厨房拿了一些吃的。

一日奔波劳累,变故迭生,她疲惫至极,挨着枕头就睡着了。

醒来时已经是日上三竿。她去井水边打水时,正在洒扫庭院的宦官跟她说:“景阳公公让我们跟你说,等你醒了就到语冰阁去。”

她赶紧喝了碗粥,打听了路径之后,换了身宦官衣服就往语冰阁跑去。语冰阁是王府书房,四周都是疏朗的花木,门窗也多用明透窗纱。

黄梓瑕还未进门,便已隔着雕镂的花窗,看到李舒白坐在里面,正在看着京城地图。

听到她的脚步声,他抬起头,神情平淡:“过来。”

黄梓瑕走到他身边,他指着地图,说:“昨夜凶犯没有出现。不过按照你的想法,凶手今晚是不是要出现在西北方向?”

黄梓瑕微有诧异,仰头看着他:“王爷已经知道我按照什么方法判断了?”

“你会看历书,我也会。”他波澜不惊地说,白皙修长的手指在京城西北一带十二坊上滑过,说,“早上我已经让人打听过,这十二坊中,怀有身孕的人不少。其中已经显怀的也有多人,比如修德坊有位孕妇怀胎七个月;普宁坊有孕妇怀胎足月即将生产;居德坊有两位孕妇,一个五月刚显怀,一个六月。”

“普宁坊。”她的手指点在一个坊院之上,肯定地说。

李舒白将地图斜了一点过来,看着上面的普宁坊详细构图,又说:“那孕妇的家,就在英国公李故居旁边。”

黄梓瑕看着普宁坊,忽然想起一件事,踌躇了一下,终于还是硬生生忍住了,打算等破了这个案子再说。

但李舒白似乎也想到了,随意看了她一眼,说:“张行英的家,也在普宁坊。”

“嗯,”既然他主动说了,她便接下话题,说,“若这个案子能破的话,王爷是不是会考虑让张行英重回仪仗队?”

“不可能。”他毫不迟疑地说。

黄梓瑕辩解道:“张行英让我假冒他,混入王爷的仪仗队进城,虽然于理不合,但他确实是个难得的好人,知恩图报也是一种君子美德。能不能请王爷宽恕了他,让他先跟着我一起调查此案?”

“痴心妄想,”他再次回绝,“虽然情有可原,但我身边不需要一个感情用事的人。”

黄梓瑕咬住下唇,低声说:“请王爷开恩……”

他打断她的话:“若犯了错误的人过几天就可以安然无恙回来,那么我制定惩处律条又有什么用?我以后又要如何驾驭手下人?”

黄梓瑕低头无语,只好放弃了念头,问:“那我接下来该做什么?”

“再去睡觉,晚上跟我去普宁坊。”

京城西北,普宁坊。

按例,二更天后,长安城各坊关闭,不允许任何人在外面的大街上行走。所以李舒白假扮自己是游玩的士子,而黄梓瑕则是他的书童,两人傍晚时穿着普通的衣服过去,借宿在普宁坊的客栈中。

一个是浊世翩翩佳公子,一个是清秀脱俗小少年,一路上就连男人都要回头多看几眼。他们住在客栈后,老板娘借口送水就来了四趟,老板不放心老板娘所以更是来了五趟。

“算了,还是我跟刑部的人联系一下,今晚我出去吧。”黄梓瑕扎好自己的头发,准备出门,“至于你,估计要被老板和老板娘堵在屋里了。”

李舒白冷冷地说:“我不得安生,你以为你能置身事外?”

黄梓瑕正要说话,看窗外老板娘又提着茶壶婀娜多姿地过来了。

她回头看着李舒白,李舒白也看着她,脸上又浮起那种似笑非笑的神情,说:“给你一刻时间,打发走。”

一刻钟时间,看来不下猛药老板娘是不会这么迅速放弃的。而对一个春心荡漾的女人来说,最大的猛药当然就是——

黄梓瑕往李舒白面前一站,拉起他的手虚按在自己腰间,然后用刚好能被窗外听见的声音,哀求地说:“哎呀公子,咱们这是在外面呢,可要避一避人耳目呀!别,别摸这里呀……哎呀,这里更不行呀,讨厌,都是男人,叫别人看见了会怎么说嘛……”

老板娘婀娜多姿的身影果然僵硬了。

李舒白那只被拉着虚按在她腰间的手也在瞬间僵住了。不过只是一刹那,他便不动声色打开她的手,侧过脸去喝茶:“这店里老板娘烦人,总是来盯着,难道她发现我只喜欢男人了?”

窗外老板娘提着茶壶快步跑开了,黄梓瑕仿佛听见她破碎的心撒了一路的声音。

她有点不忍心地说:“何必加上‘烦人’两个字呢?”

“为了让你更快完成任务。”他面无表情地放下茶杯。

黄梓瑕把门闩挂上,又打开窗户看了看后面,然后翻身越窗跳出,朝他一招手:“走!”

李故宅旁第二条巷,第六间,院中有石榴花的魏家。

京城寸土寸金,魏家并不很大,所谓的院子,其实只是一丈见方的一块小地方,院后两间平房,四周围墙也不过到黄梓瑕的胸口。

他们悄悄蹲在对面的桥洞旁,借着几丛芍药掩藏身影。

二更已过,街上人声寂静,灯火无声无息都灭了。

今晚阴云蔽月,晕乎乎的月亮光芒幽暗,李舒白和她一起蹲了一会儿后,干脆坐在芍药花下,赏起水中月影来。

黄梓瑕压低声音:“王爷干吗要来?大理寺和刑部的人呢?”

“没通知。”他悠闲地说着,拉下旁边一枝含苞的芍药端详着,若有所思地说:“今年地气暖和,牡丹还没开,芍药就已经含苞了。”

黄梓瑕顿时明白了,原来自己要来抓那个变态残忍神秘莫测的凶手,可唯一的同伴就是面前这看起来根本没有一点自觉性的家伙。

她不得不无力地又问了一遍:“为什么不通知大理寺和刑部?”

“大理寺的崔纯湛苦劝我说,一定要严守城东,此案关键绝对在四方这个点。我觉得既然他固执已见,那么应该要尊重他的意见——所以他现在正在城东布置着天罗地网。”

“那么刑部呢?”

“刑部负责此案的人是尚书王麟,你未嫁夫婿王蕴的爹,以前的准公公——你想和他打照面吗?”

桥下水波倒映着粼粼的月光,映照在她的面容上,一瞬间李舒白看见她的神情略有波动,就像是此时的水面一样,但转眼就消失了,仿佛那只是月光在她脸上投下的幻影。

她淡淡地开口,所有情绪无声无息消失在空气中:“算了,还是让他们去城东吧。”

说话间已是月中,魏家忽然有了响动。东间有人点起灯烛,转眼厨房也有人开始烧水,一家都着急地忙碌着。一个男人披衣开门,走出院子,后面有人叫他:“刘稳婆住在稠花巷第四家,别找错了!”

“放心吧,娘!”那男人虽然走得焦急,声音却带着浓浓的喜气。

黄梓瑕一动不动地盯着楼上,李舒白也松指放开了那枝芍药,说:“看来是要生了。”

“嗯。”她应着,目光始终定在院墙上。只见黑暗中有一条身影慢慢行来,在石榴树边站着,隔墙向内低低叫了两声:“咕,咕——”

在黑夜中,这尖厉而不祥的声音混杂着孕妇临盆的呻吟声,让人听到了不由得毛骨悚然。

“鸱。”李舒白若有所思道,“真是不祥。”

鸱就是猫头鹰,古人称猫头鹰在窗外夜鸣时,是在数人的眉毛,数清了就要带走人命。而生孩子又俗谓是棺材背上翻跟斗,所以听到这鸟叫之后,屋内人顿时都惊慌起来。一位老妇人立即从厨房里跑出来,大喊:“我先去给媳妇把眉毛盖上,他爹,你赶紧来烧水!”

公公赶紧到厨房去了,老妇人扯过帕子给媳妇包好了额头,确认眉毛没有露出来,听到窗外的猫头鹰又在咕咕地叫了两声。她赶紧抄起旁边的晾衣杆,跑到院子里去,朝着石榴树乱打,想要将猫头鹰赶走。

而就在她出门的一刹那,那人已经绕到了屋后。

黄梓瑕跳了起来,然而李舒白比她更快,拉起她的手,飞身跃过芍药丛。黄梓瑕只觉得耳边风声骤乱,几步起落已经到了屋后,看见那个黑影闪进了后门。

李舒白一脚踹开门,将黄梓瑕推了进去,他自己竟然不进去!

黄梓瑕看见凶手的一把匕首正高高举起,要朝着孕妇肚子刺下。她大惊之下,又被李舒白推着,几步踉跄,顿时重重摔了过去,肩膀撞在那个凶手的侧腹上,将他狠狠撞到了一边。

那凶手见形迹败露,抓着匕首企图夺路而逃。黄梓瑕趴在地上,无法阻拦他,只能立即抓起旁边的花架,扫向那个凶手的脚。

花架上的花盆落地,砰的一声巨响,随即那个凶手腿被扫来的花架绊倒,摔在地上一个嘴啃泥。

还没等他站起来,黄梓瑕已经爬起来,狠狠一脚踹在他的手腕关节上,凶手吃痛,手中的匕首顿时拿捏不住,被黄梓瑕一把抓过,然后顶在他的后腰:“别动!”

而李舒白则一直站在门口,好整以暇地看着她,直到她制服了那个凶手,才说:“不错,身手利落,可惜没什么章法。”

黄梓瑕无语了:“你不会进来帮我一下啊?”她都在这生死关头了,他居然还在袖手旁观,在月光下连发丝都没动一下,浑身沐浴着明月光华,飘飘欲仙。

“里面有女人要生孩子,我一个男人怎么可以进去?”他径自悠闲地抬头看天空的月亮,一句话就把她堵了回去,“现在孕妇的情况怎么样?”

黄梓瑕还没说话,孩子的哭声已经响彻了整个房间。

院子中听到这边混乱声音的婆婆终于颤颤巍巍地跑过来了,看见原本只有媳妇一个人的房间里,现在有小书童一个,被书童用匕首指着的黑衣人一个,虚弱的儿媳妇一个,儿媳妇床上蠕动哭闹的婴儿一个,后门外还有站着看月亮的男人一个,再加上刚刚摔破的花盆一个,砸得稀烂的花架一个,顿时让她傻了眼,惊惧非常:“哎哟我的天!怎么……怎么回事?”

旁边的邻居们听到孩子的哭声,已经纷纷开窗询问,而公公也端着热水到了门口。一片嘈杂声中,黄梓瑕只能无奈地抬头对着他们挤出一个笑容,说:“抱歉啊,我们是来抓强盗的。”

公公婆婆看看她手中的匕首,呆呆地对望一眼,才如梦初醒般对着外面大喊:“来人啊,救命啊,有强盗来杀人啦——”

幸好街上巡逻士兵很快就过来了,在见过李舒白之后,赶忙将那个凶手五花大绑。

稳婆赶过来后则大为惊奇,说:“产妇受到惊吓,因此一下子用力,孩子立刻就出来了。幸好产妇身体康健,才得保母子平安——我赶紧给孩子洗洗。”

孩子的爹则握着孩子他娘的手,浓情蜜意地说:“娘子你辛苦了,我决定了,这个孩子咱们取名叫‘惊生’怎么样?”

虚弱的产妇无力地靠在床上:“‘惊生’?你干吗不叫‘吓生’?”

“好主意,就这样决定了,魏吓生,挺好挺好……”

黄梓瑕看到,就算李舒白这样的人,也难免嘴角略微地抽了一下。

崔纯湛和王麟诚惶诚恐地跑来夔王府时,已经是即将天明的时刻了。

看着他们熬红的眼睛,李舒白一边命人上茶给他们压压惊,一边说:“‘四方案’的凶犯已经落网,明日开堂问审吧。”

王麟赶紧点头称是,而崔纯湛则略有迟疑,问:“王爷,这‘四方案’,至今还没有案发缘由、犯案物证等头绪,王爷确定今晚抓到的,就是‘四方案’凶手?”

“是与不是,明日审问过后,不就知道了?”李舒白端茶送客,说,“京城宵禁,夜间各坊封闭坊门,不能来往。他定然要事先留宿普宁坊的客栈中,你们可以去查一查他留宿的客栈。”

第二日,刑部与大理寺同审,核对了凶器,确定是杀害前几个死者的凶器无疑,又将从凶手住宿的客栈中翻出凶犯抄写的经文与凶手在现场留下的字迹相比对,走笔写字习惯完全吻合。

凶犯自知无法抵赖,只能供认不讳,并将前几次杀人的缘由与细节和盘托出,自此,京城喧喧嚷嚷三个多月的“四方案”一举告破。

大明宫紫宸殿,最近一直身体不适的皇帝李,听到这个消息之后,顿时有了精神,命人召诸王及大理寺少卿崔纯湛、刑部尚书王麟等觐见。

“换件衣服,跟我进宫。”

黄梓瑕刚刚补完觉,跑到语冰堂去见李舒白,就得到这样的命令。

黄梓瑕有点诧异地问:“进宫?”

“我说过,若你十天之内破了这个案件,才有资格替我做事。所以,从今天开始,我有一件事情要你替我去办,而这件事,需要给你一个确定的身份。”他站起身,姿态闲散而优雅,完全不像是在和别人谈交易的模样,“总之,今天是你这个王府小宦官重要的日子,我不带着你去,岂不是少了很多好玩的热闹?”

她低头,“是”了一声。

李舒白又走到门口,吩咐侍立在那里的人:“叫景翌过来。”

不一会儿景翌就来了,是个极干净伶俐的长相,他打量了黄梓瑕几眼,然后才问:“王爷有何吩咐?”

李舒白慢悠悠问:“你是我手下掌管府中人事的,我问你,如今府中有多少在册宦官?”

“一共是三百六十七人。”

“若是三百六十七人忽然变成了三百六十八人呢?”

景翌会意,又看了黄梓瑕一眼,略一思忖,说:“奴婢记得,去年九成宫暴雨天灾,失散不少小宦官。那些宦官大都因是孤儿才被送进宫的,有些尸骨无存,至今没有下落。”

李舒白点头:“这么说,她可能是九成宫中离散的小宦官?”

景翌诚恳地说:“奴婢就是这么猜测的,但具体是谁,却还想不起来,请王爷容我去查看一下档案。”

李舒白挥手示意他下去。不一会儿,他捧着一本厚厚的名册过来,说:“奴婢已经查到了,九成宫中有位小宦官,名叫杨崇古,负责的是‘常与烟岚’阁的洒扫。年约十六七岁,身高五尺五寸,纤细瘦弱。他是孤儿进宫,在九成宫中又孤僻无友,一个人待在烟岚阁中,是以所有人都以为他已经死在了去年天灾中,宫中已经注销了他的名档。”

“嗯,只是没想到,这个杨崇古大难不死,入了我的王府,”李舒白看着黄梓瑕,问,“景翌说的这个身份,你觉得怎么样?”

黄梓瑕站在那里,感慨万千。她逃亡了数月之久,千山万水拼命遮掩身份,谁知这么短短一段话,就能让她拥有另一个身份,成为另一个人,从此光明正大出现在别人面前,再也不需要遮遮掩掩。

本朝夔王李舒白所说的话,有谁能质疑,又有谁敢质疑呢?

所以她对着李舒白躬身行礼,说:“奴婢杨崇古,多谢王爷。”

从大明宫建福门进入,在穿过重重叠叠的朱门与高墙之后,便看见高高矗立的含元殿。高台之上重殿连阙,就如凤凰展翼环抱着所有进入宫门的人。含元殿之后,是庄严华美的紫宸殿,殿后金碧辉煌的飞檐斗拱连绵不绝,直至目光所穷之处。

紫宸殿是内殿,近年来皇帝召见内臣也不大在含元殿了,尤其是和王公近臣,多在紫宸殿。黄梓瑕在殿内等待不久,身着玄色常服的皇帝便在宦官们的簇拥中进来,身形略显丰腴,却并不肥胖,圆润的下巴,细长的眉眼,自有一种可亲的模样。

皇帝李,今年三十九岁,但自十来年前登基之后,一直纵情声色,不理朝政。若说是个太平天子虽然有点勉强,不过倒也没做什么扰民的事情,老百姓的日子过得也还算安定。

黄梓瑕心想,虽然是兄弟,但皇帝看起来倒比李舒白温和多了。再看看昭王李他们,又在心里想,所有人看起来都比这个李舒白好糊弄啊,为什么偏偏能帮自己的,只能是这种人……

皇帝坐定,满脸笑意对李舒白道:“四弟,天底下真是没有什么事情能难得倒你啊!这‘四方案’,朕前日才想过是不是要托你办理,结果还没来得及开口,昨晚你就已经破案了,果真是神速。”

李舒白说道:“这倒并不是臣弟的功劳,破案的另有其人。”

皇帝的目光落在崔纯湛的身上,崔纯湛赶紧诚惶诚恐地躬身道:“此案得破,一切都靠夔王。臣等有罪,不听夔王指示,只在城东巡视,是夔王只身前往,现场力擒真凶,破了此案。”

皇帝的眼睛这才落在李舒白身后的黄梓瑕身上,问:“四弟,你身后那个小宦官,似乎平日未曾见过?”

“启奏皇上,这位就是破案之人,臣弟不敢居功,所以带她上殿来面圣。”

众人的目光顿时都落在黄梓瑕身上,见这小宦官面容清秀绝伦,上来叩见皇上时,始终垂着睫毛,神色平静,连发丝都没有动一下,让人更觉不俗。

皇帝笑道:“这是内殿,朕平时与兄弟等也都随便惯了。你看,今日都是朕一众兄弟,纯湛亦是崔太妃的侄子,王尚书是皇后的叔父,你这小宦官也不必太过拘束。叫什么名字?”

“奴婢杨崇古,叩见皇上。”她上前跪拜行礼。

康王李汶毕竟年轻,见她和自己差不多年纪,赶紧跳出来追问:“你就是破案之人吗?我正百思不得其解呢,你赶紧跟我说说,这案子不是‘四方案’吗?为什么南西北都出了命案,最后一个却不是在东面?”

黄梓瑕抬头看皇帝,见他点头,才解释道:“这只是常人思考惯性,结合了‘常乐我净’菩提四面之后,又见案件发生在京城北、南、西各面,便认为凶手杀人的规律是东南西北。谁知凶手杀人,只是借了这个名号,却不是以这个规律来的。其实之前凶手杀的第三个人,是在京城西南常安坊,根本不是城正西。所以我想,按照四方来定案,本就是一个错误。”

上一章:春灯暗 二   菩提四方 下一章:春灯暗 四   绮色琉璃
热门: 湾区之王 皇帝的鼻烟壶 七宗罪1:冰箱藏尸 这是病,得治[快穿] 网游之修罗传说 终极教师 文豪的棺材板压不住了 奇货6:忽汗城 侯卫东笔记5 魔道祖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