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山河 第五十一章螳臂当车

上一章:挽山河 第五十章进退 下一章:挽山河 第五十二章应“姑娘”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周翡身形太快,以至于当她从光秃秃一片的山岩上穿过时,一水的卫兵眼大不聚光,愣是都没察觉。她脚尖在堆成一堆的木头上轻轻一借力,支楞出去的树叶“刷”一声轻响,山谷入口处的卫兵闻声一激灵,忙提起手中火把,往那声音传来的地方望去,可还没等他看出什么所以然来,脖颈便被两根冰凉的手指扣住了。

山谷入口处一大帮卫兵同时拔出兵刃,如临大敌地围成一圈,盯着突然落到他们中间的女人。

周翡目光四下一扫,手指紧了几分,那卫兵整个人往后仰去,喉咙里“咯咯”作响,翻起了白眼,她轻轻一笑,吝惜嗓子似的低声道:“叫谷天璇和陆摇光出来,就说有故人前来讨债。”

她既不高,又不壮,站在那里的时候好似会随风而动,像个突然从深沉夜色中冒出来的女鬼,凭空带了三分诡异。一个头目模样的中年男子匆忙赶来,呵斥开众人,从一圈卫兵中分开一条路,在五步之外戒备地瞪向周翡:“你是什么人?好大的胆子!”

夜风中飘来几不可闻的窸窣声,只有极灵的耳力,才能分辨出夜风掠过石块的声音和脚步声之间细微的差别,周翡的目光静静地望向山谷中,耳朵却已经捕捉到吴楚楚和李妍的小动静,她用一根拇指缓缓推开碎遮,寒铁与刀鞘彼此轻轻摩擦,发出“呛”一声又长又冰冷的叹息,正好给那两个轻功不过关的人遮住了脚步声。

然后她忽然笑了,一字一顿道:“去和你们领头的说一声,就说四十八寨周翡,破雪刀第三代传人,今日不请自来,代我祖辈、父辈与几年前折在他手中的诸位同门,同两位北斗大人问声好,劳烦通报。”

“周翡”这名字,她一年到头要被人叫好多遍,听得耳根生茧,可是自己说出来,却总觉得陌生又拗口。她下山至今,很少自报名号——初出茅庐时是没必要说,反正说了也没人知道,后来“南刀”阴差阳错地传出了些声名,她又忽然懒得说了,有时是怕给四十八寨惹麻烦,有时也觉得自己从未做过什么长脸的事,传出个“南刀周翡”未免厚颜无耻,因此多半不提。

直到这时,周翡才知道,原来“南刀”二字于她,不是“寻常布衣”,而是一件祖辈流传下来的“盛装”,衣摆曳地数丈之长,锦绣堆砌、华美绝伦,堂皇的冠冕以金玉铸就,扣在头顶足有数十斤重。这么一身盛装,她就算再喜欢、再向往,也不可能整天披着它喝茶吃饭、上山下地……但也总有那么一两个场合,能将其穿在身上,远远窥见先人遗迹。

被她掐住脖子的卫兵身上突然传来一股臭烘烘的骚味,居然活生生地被吓尿了。

周翡“啧”了一声,甩手将那废物扔在一边,然后提着碎遮,旁若无人地往山谷长走去。

从入口到山谷腹地的一小段路,转眼便被北军围满了,个个如临大敌。周翡余光扫过,心里微微一沉——原想着陆摇光和谷天璇两个“统帅”都是半桶水,但“兵怂怂一个,将怂怂一窝”的场景却居然没有出现。

这些北军们显然各有各的组织,中层及以下的兵将绝非他们想象中那种被外行人瞎指挥的草包,四万大军名义上是听两位北斗大人指挥,实际上,陆摇光和谷天璇恐怕更像是两个比较厉害的随军打手。

一探深浅,便觉出师不利。

杨神棍好的不灵坏的灵,周翡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心道:闹不好今天真得被乱箭射死。

她不动声色地将余光收回,暗自深吸了两口气,心里默默念起内功心法的口诀,周身真气好像一团被搅动的水流,忽而疾走,顺着她的经脉缓缓游走全身,外放出来。周翡脚下“喀”一声轻响,石阶被她踩出了几道蛛网似的裂纹,一片半黄的树叶飘飘悠悠地从她身边落下,行至半空时,倏地一分为二,陡然加速冲向地面,其中一片扎进路边泥土里,露出好似被利刃隔开的断口,整齐而肃杀地直指夜空。

此事早有人报入中军帐中,陆摇光与谷天璇听罢,这一惊可谓非同小可。来之前,端王曹宁特意反复叮嘱过他们俩,这回行军关系重大,一在快,一在保密,须得万无一失,否则他们身家性命危矣,如今眼看已经快要成功,老天爷却好似发了疯一样跟他们作对,先是让几个流民跑了,随后又来了这么个不速之客!

陆摇光顿时有些沉不住气,撂下一句“我去看看”,便起身出了大帐。

当年周翡在两军阵前劫持端王曹宁,实在太让人印象深刻,时隔数年,陆摇光竟一眼认出了她,脱口道:“是你!”

周翡笑道:“陆大人,别来无恙?”

满山谷的黑甲冷刃,她一个年轻姑娘若无其事地身处其中,八风不动——在陆摇光看来,此事太蹊跷了,必定有诈!

陆摇光脑子里那根弦一瞬间便紧绷到了极致,再联想起周翡的身份,当时便下意识地往山谷周遭的树丛中望去,只觉得到处都是敌人的埋伏。

周以棠的女儿在这,他会不知道?

陆摇光先把自己吓出了一身冷汗,心里只剩下一句话:“这回完了。”

而就在这时,好似为了佐证他的猜测,密林深处突然弹起了一枚冷冷的烟花,尖叫着便上了天,炸得整个山谷轰鸣作响,火树银花一般遍染苍穹。

陆摇光当即色变。

高手对阵,最忌走神,周翡一见他眼神浮动,立刻便知他被这动静吓住了,而谷天璇还没赶来。此机断不可失!

碎遮倏地动了,刀光流星似的递到了陆摇光眼前。

陆摇光大喝一声,仓皇间只好横刀与她杠上,周翡顾忌那此时仍然不见露面的谷天璇,分出一半心神来留意周遭,出手刻意留了三分力,被他生硬地一撞,碎遮立刻走偏,她好像气力不继似的脚下踉跄了半步,刀光下的笑容顿时看起来有些勉强。陆摇光从来自负,果然中计,心道:南朝这帮窝囊废,果然盛名之下其实难副者多,一个小丫头片子也配叫“南刀”了。

他嘴角轻轻抽动了一下,阴沉地看着周翡:“就凭你?”

说着,陆摇光竟不顾手下一干兵将,当即便要亲自上前,将周翡拿下,两人转眼绕着大帐缠斗起来。

周翡这边仗着陆摇光傻,勉强还算顺利,李晟和杨瑾则在谷中气氛绷紧时悄然靠近了铁栅栏。就这么片刻的光景,铁栅栏里的流民名单便都已经清点完毕,中军帐中闹出那么大的动静,这些卫兵居然丝毫也不擅离职守,依然有条不紊地准备杀人灭口。

流民被鞭子抽了几顿,给吓破了胆子,懵懂地依着那些北朝卫兵的要求,排排站好,两侧卫兵立刻上前,点出十个流民,将这第一波倒霉蛋五花大绑地推出铁栅栏外。

临时充当刽子手的卫兵提起了砍刀,后面的流民这才知道大祸临头,在铁栅栏里没命地挣扎起来,哭喊震天。

李晟借着这动静,吹了一声长哨,示意杨瑾动手。杨瑾远远地冲他一点头,伸手探入怀中,摸出那颗传说中能放出药粉的“药弹”,李晟立刻以布蒙面,遮挡住口鼻,捏紧了腰间双剑。

就在屠刀第一次落下的瞬间,两个人同时动了。

杨瑾猛地将药弹摔向地面,与此同时,李晟好似大鹏一样,倏地从众人头顶掠过,提剑直指那一排刽子手,打算趁着药弹制造的浓烟快速混进去,从卫兵之间杀一个进出。两人配合可谓十分默契,然而谁知就在这个节骨眼上,意外又出现了。

杨瑾砸在地上的药弹“噗”一下裂开,却没有炸,那小球跟咳嗽似的“扑哧扑哧”呛了几声,原地冒了几行小白烟,滚了滚,不动了!

杨瑾:“……”

李晟:“……”

杨黑炭这死乌鸦嘴,他平时一身臭汗还老不换洗,那药弹放在他身上果真受潮了!

原本“烟尘滚滚,神兵天降”的效果顿时变得逗乐起来,小药弹艰难地在地上放着白烟屁,李晟孤零零地一个人站在一群卫兵中间,措手不及地跟他们大眼瞪小眼。李晟浑身的汗毛都炸起来了,飞流冷汗三千尺,脑子里一片空白。

所以他们可能是把“天意”理解错了,那被抽走的四根无根草不是叫他们留下救人,分明是让他们能走多远走多远!

然而到了这步田地,再说什么都晚了。

李晟一咬舌尖,不理卫兵的喝问,背着一身冷汗,当即动起手来——倘若此时冲出来的是杨瑾,躲在暗处的是李晟,李晟一定知道当务之急是“故弄玄虚”,绝不会贸然现身。药弹失效,他还可以先以暗箭伤人,靠出手快营造出有埋伏的效果,再放出几个信号弹制造声势,将带有明火之物瞄准谷中粮草库,叫谷中北军以为是有敌夜袭,拖延一二。

可杨瑾那傻狍子哪里是“故弄玄虚”的料?他完全不会随机应变,一看药弹失效,跟事先说好的不一样,便顿觉黔驴技穷,干脆自暴自弃地当起了打手。

不待李晟阻止,杨瑾便直接从他藏身之处跳了出来,将大刀一沉,“嗷嗷”叫着闯入北军之中,冲杀起来。结果这边铁栅栏一遇袭,周遭临近的北军队伍顿时训练有素集结围拢过来,同时,哨兵奔赴中军帐。

谷天璇近年来留起了小胡子,手中扣着折扇,显得越发老奸巨猾。

陆摇光慌里慌张地冲出去迎敌,他没阻止,听见外面陆摇光和周翡打得昏天黑地,他也愣是坐镇帐中,不为所动。此时听了哨兵来报铁栅栏遇袭,谷天璇突然目光如电地抬起眼,问道:“他们来了多少人?”

哨兵一愣,随后讷讷道:“人……人不多,仿佛只有两三个,但都是高手,咱们兄弟一时半会拦不住他们。”

“哈,”谷天璇冷笑一声,“有意思,原来是跑到别人家门口来唱空城计的。”

准备不充分,还唱砸了。

谷天璇蓦地站起来,将身上大氅往下一褪,露出里面一身精悍的短打,吩咐道:“调弓箭手围住他们,既然有‘大侠’执意要救那帮碍事的叫花子,干脆叫他们同生共死吧。”

他说着,大步走出中军帐,一掀帘子,人影一闪便到了周翡近前,抬手拍出一掌,同时手中折扇“刷”一下打开,那扇骨竟是精铁打造,寒光凛凛地直指周翡眉心。周翡对谷天璇早有防备,破雪“斩”字诀在自己身前画了个巨大的圆弧,将这一掌一扇一同隔开,倏地落在三步之外。

陆摇光莫名不悦道:“你这是干什么?区区一个乳臭未干小丫头,我……”

“破军啊,你可真是数十年如一日的不长进。”谷天璇低声叹了口气,随后脸色陡然一沉,“此乃军营重地,哪容宵小捣乱,还不速战速决拿下她!”

中军帐中众守卫一听,顿时齐齐大喝一声,数十杆长枪快速结阵,冲周翡当头压下来。

同时,谷天璇将手中铁扇一摆,毫不留守地冲周翡刺去。

陆摇光只觉一阵眼花缭乱,却见方才他觉得“名不副实”的周翡手中破雪刀陡然变脸,“风”字诀一起,三招之内便将数十亲兵的长枪阵挑得七零八落,同时,她竟还能在间隙中接下谷天璇铁扇。

碎遮映着周遭火光,烈烈灼眼,陆摇光自然看得出谷天璇并未留手,而他那把纵横江湖数十年的铁扇竟隐隐有被长刀压制之势。陆摇光心里大震,这才知道,原来方才周翡只是为了拖住他,故意放水!

陆摇光虽然身居北斗之末,却也凶名远播,何曾受过这等奇耻大辱,当即大怒,横刀而上,与谷天璇联手将周翡困在中间。

周翡虽然面不改色,心里却是一阵焦躁——李晟和杨瑾那两个不靠谱的货也不知道在搞些什么,原来说好在浓烟滚滚中放出流民,叫北军在措手不及里弄不清多少人闯入山谷,好配合她这边装神弄鬼。

谁知那俩货这么半天一点动静都没有,让她唱独角戏!

而谷天璇与陆摇光显然没有半点高手风度,非但以二打一,还叫来一大帮卫兵随时结阵,逼得她到处游走。从周翡亮出名号,走进山谷那一刻开始,所有的环节全跟他们的计划背道而驰。

这先人的在天之灵已经不是不肯保佑她了,简直是在诅咒她!

铁弓上弦声从四处传来,在山谷中隐约带了回声。

周翡心道:要完。

李晟近年来与周以棠接触最多,时常给他姑父跑腿,甚至亲自跟着南军上过战场,他根本不必听弓弦声响,就已经知道他们陷入到最糟的境地里了。杨瑾这么猝不及防地冲出来,意味着他们仨都在明处,连个可以当后援的也没有。

如此境地,别说是他李晟,就算换了历朝历代哪个兵法大家来,手中无人可用,也得玩完。

李晟实在没有别的办法,只好一往无前。他一剑捅穿了两个挡在他面前的北军,完事之后也懒得往外拔剑,直接将双剑之一连同尸体一起推出去当了盾牌,横冲直撞到铁栅栏门前,顺手一丢,随后,他用仅剩的另一把剑捅入门锁,一别一弯,便将北军仓促之间锁上的铁栅栏撬开了。

他回手宰了一个追上来的北军卫兵,冲铁栅栏里的人吼道:“快出来!”

铁栅栏中一水的流民惊恐畏惧地看着他。李晟一阵气结,他一把拎起铁栅栏门口那险些被斩首的流民,将那人身上的绳子砍断,随即猛地将他向前一推:“跑!”

那流民本以为大限将至,谁知峰回路转,竟又捡回了一条小命,踉跄着站稳后,立刻下意识地撒腿狂奔起来。有了这么一个领头的,那些被关押的流民终于反应过来,争先恐后地一拥而上,从铁栅栏中往外挤,后面的人不住地推搡催促前面的人,竟连试图拦截的北军卫兵都撞开了,恐慌好似找到了闸口的洪水,总算汇成了一股力量。

还不等李晟松口气,杨瑾便突然喝道:“小心!”

李晟便听耳边一阵厉风擦过,他来不及细想已经错步闪开,偏头一看,只见一根铁箭被断雁刀从半空中削了下来,正好落在他方才站立的地方。随即,弓弦的“嗡嗡”声好似刚被捅了窝的马蜂,四下响起,叫人头皮发麻,致命的流矢从各处射来,雨点一般倾盆落下。跑在最前面的流民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一根铁箭贯穿了脑袋,直接给钉在了一块大石头上,红红白白的染了一片。

跟着他乱跑的流民吓破了胆子,全乱套了。

李晟被漫天箭雨逼到了一棵古树后面,从敌军的尸体上随便捡了一把砍刀,一边勉力抵挡周遭流矢,一边大声吼道:“分开跑!找地方躲,不要聚在一起,不要回头!别回那山洞!不能往山洞跑!”

乱哄哄的流民往哪蹿的都有,一部分人四处乱钻,很快被钉在地上,有一拨比较聪明的学着李晟的样子,在谷中分散躲避,钻到各种能藏身的巨石与大树后面,还有一小撮人在慌乱之下,也不知听没听见李晟的喊声,居然又掉头往铁栅栏后面的山洞中跑回去。

李晟嘶声叫道:“出来!快出来!他们会用火!”

他觉得自己就像个蹩脚的羊倌,嗓子都喊哑了,那些人就是不听他的。

李晟突然沉默下来,听着山谷中风声、箭声、吼叫声与惨呼声,不知怎么想起霓裳夫人那句“振臂一呼天下应”。当时他觉得惶恐之余,还有点小得意,现在想来,却简直要苦笑出声。别说“天下应”,他连这百十来人也拢不到一起来。

想来是霓裳夫人素来不拘小节,闹不好只是见他青春年少,过来随便撩个闲逗他玩的。

李晟想,自己只不过是个肤浅又善妒的年轻后生,这辈子大概只配管一些琐事,将来变成另一个秀山堂大总管马吉利,便算是到了头,毕竟,少年时大当家就说过,他连练武的资质都不怎么样。

“火!火!”

李晟猛地回过神来,低喝一声,狼狈地用砍刀撞开一支横空射来的箭,北军这一批箭尖上果然淬了火油,从空中划过时火苗喷溅,好似一颗颗天外流星。

李晟的侧脸被火光烤的发烫,他藏身处的古木树根已经被火燎着,火星与树木自身的水汽相撞,很快两败俱伤——树干焦黑了一片,火光也黯然熄灭,然而很快,更多点了火油的箭矢也接二连三地破空而来。

他们来的时机太不巧了,北军已经集结完毕十之八九,看着样子,北军应该本来便已经准备好杀光此地流民,一把火毁去山谷,奔袭前线……那点火油一点没浪费,全都给他们用上了。

跟着李晟四下躲藏的人虽然狼狈,却一时半会间还算能勉力支撑,方才执意要躲进山洞的那些人境遇就不那么美妙了——本想着进了山洞便能躲避漫天乱飞的弓箭,谁知飞来的小火球落在山洞口,很快点着了流民们自己垫的干草和席子。

这夜的风刚好是往山洞里吹,顷刻便将火苗卷入洞中,那山洞既然被北军当成天然的牢房,里面自然是一条死胡同,而方才躲入洞中的流民为了保命,全都缩在最里头,根本来不及反应,浓烟便铺天盖地地滚滚升起,火苗爆发似的转眼便成势,结结实实地堵住了洞口。

此时再要跑,已经来不及了。

不知是不是李晟的错觉,他总觉得自己闻到了一股烧焦的肉味,胸口登时一阵说不出的恶心,李晟拼命忍着想要干呕的冲动,眼泪都快出来了。

忽然,李晟眼前人影一闪,杨瑾踉踉跄跄地落在他面前。

南边的人不大习惯像中原男子一样束发,往日里披头散发还能算是个“黑里俏”,这时候披头散发可就作死成“黑里焦”了,杨瑾的头发给四处乱飞的火箭烧短了一截,焦香扑鼻地打着妖娆的弯,那形象便不用提了。所幸他脸黑,叫烟熏一熏也看不出什么端倪。

“管不了了!”杨瑾冲他大吼道,“除非会喷水,我反正不行,你会喷吗?”

李晟:“……”

李少爷被他喷了一脸,心里那点优柔寡断被杨瑾简单粗暴一把扯碎,他立刻回过神来,沉下心绪,狠狠地抹了一把自己脸上的灰。

李晟侧头放眼一望,将整个山谷中的场景尽收眼底,一眼便瞧出问题——所有弓箭手和火油都冲着铁栅栏这一侧使劲,山谷正中处的北军反而有些混乱。

对了,还有周翡!

“叫剩下的人跟我走,”李晟沉声道,“没到走投无路的时候。”

周翡被谷天璇与陆摇光两个人堵在中军帐前,刚开始还有心情忧心一下自己小命要玩完,到后来已经基本无暇他顾了。

她先前同杨瑾承认,自己一个人斗不过巨门与破军联手。可是事到如今,却没有尺寸之地给她退缩,再斗不过也得硬着头皮上。周翡认命认得也快,既然觉得自己今天恐怕是死到临头,便干脆收敛心神,全神贯注在手中碎遮上。

就算今日这把走无常道的破雪刀会成绝响,也得是一场酣畅淋漓的绝响。

谷天璇的铁扇居高临下地冲着她前额砸下,同时,陆摇光自她身后一刀极刁钻捅来,罩住她身上多处大穴。眼看周翡避无可避,她整个人竟在极逼仄之处倏地旋身,碎遮与刀鞘交叉自她身前,一上一下,竟同时别住了谷天璇的铁扇与陆摇光的刀。

浸润在她经脉中数年的枯荣真气在这片刻的僵持中苏醒,运转到了极致,将她周身的经脉撑得隐隐作痛,而后周翡倏地一松手,那华丽的刀鞘不堪重负,当空折断,其中劲力竟丝毫不泄,咆哮着分崩两边,谷天璇与陆摇光不得不分别退避。

上一章:挽山河 第五十章进退 下一章:挽山河 第五十二章应“姑娘”
热门: 涂鸦王子/26岁才知我是富二代 无敌剑域 罪全书(十宗罪前传) 魔尊每天都在逃婚 修真世界 溺酒 禁忌魔术 网游之神王法则 怦然为你 七剑下天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