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恨楼 第八章·断雁刀

上一章:离恨楼 第七章·挑战 下一章:离恨楼 第九章·望山饮雪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若我没猜错,你小时候跟令堂习武时,所学必不止于刀术,各门功课都曾经有所涉猎,对不对?但杨瑾就不是这样,他练刀数年,只解决一件事——就是如何让自己的刀更快。”

周翡尚未成为一个英雄,已经先体会到了穷困潦倒的“末路”之悲。不过她这当事人都还没来得及表态,那位变脸如翻书的霓裳夫人却忽然暴怒道:“放肆,你当我羽衣班可以随便欺负吗?”

行脚帮的领头人同时喝住那“黑炭”:“阿瑾,说的什么话!”

那杨瑾虽然明面上是“雇主”,但见他与行脚帮领头人说话的样子,似乎更像个十分相熟的后辈。他皱着眉,先用“关你鸟事”的眼神扫了霓裳夫人一眼,没开口反驳,看起来居然还有点委屈。

行脚帮的领头人顿了顿,冲霓裳夫人道:“少年人冲动,夫人勿怪。咱们岂敢在羽衣班造次?我想这位姑娘既然手持南刀,必然不凡,一诺未必千金,也肯定不会做出随便爽约之事。咱们大可以另约时间,另约地方,您看……三天之后如何?”

他说话十分狡猾,言语间仿佛周翡已经答应了跟杨瑾比武。谢允担心她被行脚帮的流氓绕进去,正待插话,周翡却先开了口。

周翡自从见过了仇天玑和青龙主,是不惮以恶意揣度一切陌生人的,她才没有山川剑那么宽广如海的好心胸。她心里快速地权衡片刻,直接对比武的事避而不答,只说道:“四十八寨收留无数走投无路之人,为此,李家父子两代人搭了性命进去,留下一个无父无母的小小遗孤——就是被你们扣下的人。你们一群自诩……”

她说到这里,微微一顿,抬起下巴,目光在杨瑾和那一群行脚帮的人脸上扫过——周翡本意是抬出四十八寨狐假虎威,谁知说了两句,自己却不由得先真情实感了起来。十多年前,那个在她记忆里留下最初一抹血色的背影倏忽间在她眼前闪过,周翡心里那一点因名不副实和被迫装腔作势而产生的荒谬感,就这样被突如其来的悲愤冲开了。

“你们一群自诩身怀绝技、门路遍天下的英雄豪杰,居然为了这一点无冤无仇的名分之争,就出手扣下个孤苦无依的女孩子。”周翡接着说道,“好,人不要脸天下无敌,今天的事我记住了。”

谢允暗自一哂,知道自己是多虑了。和周翡相处时间长了,他总是忘了她在华容城中只身行走于两大北斗之间的丰功伟绩,总觉得她天真,也忘了天真未必是傻。

所谓“天真”,大概只不过是在狭窄背光的地下暗牢里,明明四面楚歌,明明听懂了“此地危险”,还是执意将一袋乱七八糟的药粉顺着墙上的小窟窿塞过来吧?

谢允适时地点点头,在旁边替周翡找补了一句,说道:“可不是,有羽衣班和老朽在,这故事还能连说带唱。今天这事她记住了,明天全天下都会知道——老板娘,你的姑娘们敢不敢开口,怕不怕‘朋友遍天下’的行脚帮杀人灭口啊?”

霓裳夫人闻言大笑道:“听得懂我曲子的男人们二十年前就死绝了,剩下的不过是些多长了一条腿的龌龊浊物,多说句话都嫌脏了舌头。老娘早就活腻了,有本事就拿着我的人头上北边去,伪帝脚下狗食盆子还空着俩呢!”

杨瑾好像不太会说话,一时有些无措。连行脚帮的人也十分意外——南刀是何许人也?少年人初初成名,生来是名门之后,手上刀法又厉,先前只是想着这位传说中的“南刀后人”可能跟杨瑾差不多是“一路货色”,有人约战,再稍微加把小火,必定得愤然应邀。至于那李家的小姑娘,留她好吃好喝地住几天,再送走就是了。

不料对方全然没有一点应战的意思,还三言两语间让场面落到这么个地步。杨瑾和行脚帮的领头人一时间都有些骑虎难下——行脚帮一向消息灵通不输丐帮,大概怎么都想象不到,他们数月以来听得神乎其神的这位后起之秀全然是个“误会”。

周翡的情绪本来有些失控,不料猝不及防听了霓裳夫人一句绯色飘飘的话,她的悲愤顿时又烟消云散,心大地开起了小差。

什么?她诧异地想道,二十年前就死绝了……霓裳夫人有那么大年纪吗?完全看不出来啊!

好在旁边还有个靠谱的谢允,谢允丢下杨瑾不理,只问那行脚帮的领头人道:“阁下贵姓?”

领头人颇有些灰头土脸:“不敢,小人免贵姓徐。”

“徐舵主,”谢允点点头,“好,既然你说三天之内,那我们三天之内必须见到李姑娘好好的站在这儿,要不然……徐舵主是聪明人,应该知道怎么看着办。”

杨瑾急了,冲周翡道:“你不敢应战吗?”

周翡飞快地把溜号儿的神志拖回来,超常发挥了一句:“就凭你办出来的事,人人得而诛之,应战?你配?”

霓裳夫人一甩袖子:“说得好,送客!”

说完,她伸手拉住周翡,手下几个女孩子上前,不由分说便将徐舵主等人关在了门外。

被关在外面的人怎样就不知道了,反正经过这一场混乱,周翡他们从蹲在后院卖戏的穷酸变成了上座的客人。

霓裳夫人好像有千重面孔,刚开始一身风尘气,楚楚动人。随后面向外敌,她能说翻脸就翻脸。翻完脸,关门打量着周翡,她的桃花眼不四处乱飘了,纤纤玉指也不没完没了地搔首弄姿了,甚至勉力从一身上下找了几根尚且能撑住门面的骨头,人都站直了几分——她好像个喜怒不定的女妖下凡,这会儿摇身一变,成了个贤惠靠谱的长辈。

霓裳夫人用一种近乎慈祥、和颜悦色的语气对周翡说道:“你是李家后人?弟子?”

周翡一点头,含糊地说道:“算是。”

“跟李大哥不太像,”霓裳夫人也没追问,看了看她,“我以为李大当家会选一个男孩……至少看起来壮实一点的传人。”

周翡想了想,低声道:“要都以‘天生’的资质为准,看着不行就觉得真不行,那世上的人大概都只能止步于学语学步了,毕竟刚生出来的小孩看起来都挺笨的——另外我也不是什么南刀传人,那都是以讹传讹的,我只不过才刚学了一点皮毛……”

她还没解释完,霓裳夫人忽然捂着嘴笑了起来。周翡愕然地眨了眨眼睛,不知道自己说的话哪里可笑。

“我刚还说一点都不像,谁知这会儿就说嘴打脸,你这神态真是跟他一模一样,”霓裳夫人笑道,“我刚认识李大哥的时候,也就和你现在差不多大吧,还年轻得很呢。我们一大帮人机缘巧合结伴而行,问他是什么师承,他也不太提,就轻描淡写地跟人家说‘没什么师承,祖上传下来一套刀法,还没大练熟’。我还道这是哪儿来的乡巴佬,自家刀法没练熟就出来现世,谁知……哈哈,他头一回出手的时候,我们都快被吓死了。”

周翡干笑了一声。

李徵脾气温厚,虚怀若谷,他说“没练熟”,那必然是谦虚……别人居然当真了。到了她这儿,破雪刀却是真的没练熟,这分明是没有一点水分的大实话,可愣是没人信!

天理何在?

谢允冲她挤挤眼,周翡无奈地翻了个白眼。谢允见周翡一脸说不出口的郁闷,便很仗义地替她打断了霓裳夫人对锦瑟年华的追忆,问道:“看来霓裳夫人和当年几大高手交情甚笃的事是真的了?”

此言一出,霓裳夫人就跟被按了什么开关似的,立刻就住了嘴。

她弯起来的嘴角还盛着笑意,眼神却已经暗含了警惕,冲谢允温声道:“我说了,一片金叶子不够,你那一袋都不够。千岁忧先生,没有筹码,你就别再刺探了,咱俩也算是旧相识,你该知道,世上没人能撬开我的嘴。”

谢允丝毫不以为忤,笑眯眯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不吭声了。

霓裳夫人被他搅扰得谈兴全消,她神色冷淡地伸手拢了拢头发:“这几日你们就住在我这儿吧,省得那群耗子再去找麻烦。”

周翡忙道:“夫人,我们客栈里还有一位朋友。”

“无妨,找几个人去接来。”霓裳夫人厌倦地摆摆手,她的步履分明不徐不疾,说“无”的时候,才刚站起来,说到“来”字的时候,人已经出了前厅,衣摆一闪,便不见了踪影。

“春风拂槛。”谢允面带赞叹地说道,“据说脱胎于舞步,这或许不是世上最快的身法,却肯定是最好看的,缥缥缈缈,时远时近,让人……”

他没说完,一转头,见周翡正有些疑惑地皱着眉,便笑道:“怎么?”

周翡其实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相比对徐舵主等人明显的排斥和愤怒,霓裳夫人对谢允称得上十分礼遇了,可是方才那三言两语之间,她却莫名从霓裳夫人轻轻柔柔的话音里嗅到了一股……比被行脚帮包围时还要浓重且深邃的杀机。

周翡迟疑道:“她好像生气了?”

“没有。”谢允笑道,“只是我问了不该问的事,她想杀我而已。”

周翡:“……”

“怎么,你以为就你感觉得到吗?”谢允又端起茶来细品,没事人似的抿了两口,他满足地叹了口气,“刚才在后院喝的都是陈茶,这会儿才舍得给上点雨后新茶,这女人太小气了……我不是告诉你了吗?千岁忧这名字就是羽衣班唱红的,我认识她不是一两天了,倘若只是嫌我给钱少,她早就拍桌子破口大骂了,哪儿有这么心平气和的态度?”

周翡眨眨眼,一时没听懂这句话。

谢允便给她细细地解释道:“假如有人来问你一件你死都不能说的事,你会怎样?勃然大怒,警告别人少打听吗?你不会的,你虽然最开始想这样,但你很快会尽最大可能平静下来,绝不刺激对方的好奇心。要是你城府够深,你甚至连一点震惊都不会表露出来,你会不断地用看似拙劣的手段吊人胃口,让别人以为你只是骗好处,自己放弃,对不对?”

周翡:“那……”

“没什么,”谢允压低声音,“我问她,也只是试探她的态度而已。妹子啊,千万不要被那些‘事无不可对人言’的前辈给惯坏了。你要知道,这江湖中的好多故事,不是你问了别人就会说的,你得学着从他们的喜怒哀乐……甚至隐瞒与算计的节奏里找出你想要的东西——好,这些废话就不说了,我知道你现在最想打听擎云沟的事。”

周翡迟疑了一下,心事重重地点点头。她虽然刚刚放了一番厥词,心里却没什么底。这会儿坐下来,她忍不住想,话逼到这份儿上,那些人会不会干脆破罐破摔,对李妍不利?

“行脚帮不敢。”谢允一眼就看出她心里的忧虑,不慌不忙地说道,“白先生既然跟了那一位,你就知道行脚帮虽属于黑道,但也是属于南边的黑道。他们这些人无孔不入,很不择手段,但大是大非上不会站错地方,这是规矩,跟人品什么的都没关系。倘若犯了这一条,往后他们仰仗的人路就走不通了,那个姓徐的又不傻,不会为这点小事自寻死路——何况擎云沟也不算什么邪魔外道。”

周翡问道:“擎云沟到底是什么?”

“是个三流门派,”谢允道,“你看杨瑾的面相和口音也大概猜得出,他不是中原人。擎云沟地处南疆,瘴气横行,草木丰沛。他们不以武功见长,神医倒是出了不少,人又称‘小药谷’……”

周翡奇道:“难道还有大药谷?”

“有过,”谢允简短地说道,“现在没了,灭门了——这个不重要,别打岔——一代一代的人,总会出怪胎。比如每隔几辈人就会出一个不爱治病救人,专门喜欢下毒杀人的,不过医毒不分家,这倒也不算太出圈。但是到了这一辈,擎云沟却有了一个出圈的大怪胎,我估计这个杨瑾也就是勉强分得清人参跟萝卜的水平,唯独醉心刀术,还颇有些天纵奇才的意思。他能混上家主,很可能是事先把同辈挨个儿揍了个遍。”

周翡没料到黑炭的身世这样曲折离奇,一时有点震惊。

“这个人早就开始四处挑战了,算是近几年群星暗淡的中原武林里难得的后起之秀。”谢允道,“我猜他是奔着南朝武林第一刀去的,突然让你横空出世截了和,肯定不服气。他眼里只有刀,别的没什么恶名,至今没干过什么滥杀无辜的事。”

周翡黑着脸道:“我又不是故意‘出世’的。”

谢允叹道:“唉,谁不是呢?哪个娘生娃的时候也没跟肚子商量过——总之你把心放下吧,你们寨里的人肯定没事,反正你又不想跟他一较高下,他要名,你认个输就没事了。”

周翡没吭声。

谢允等了一会儿,突然抬头道:“慢着,你不会真想应了他的约战吧?”

周翡目光闪烁了一下,有些犹豫:“你觉得我不该应?”

谢允谨慎地看了她一眼,道:“你保证不打我,我就说实话。”

周翡:“……”

她已经知道答案了。

“杨瑾的‘断雁十三刀’不说打遍天下无敌手吧,至少已经位列一流高手了。我听说前年崆峒掌门都输了他一招,你至少回去再练几年,才能跟现在这个杨瑾有一战之力。”谢允坦白道,“你还是听我的吧,要说在衡山冒险跟青龙主周旋是为了道义,那也便罢了。但这算什么?虚名如蜗角,连个屁也顶不起来,时间长了还得为其所累,争这个有什么必要?”

周翡底气颇为不足地点点头,这事她确实不占理——无谓的逞勇斗狠,还是在打不过人家的情况下,真是挺傻的。

十七八岁的女孩子几乎是大姑娘了,她脾气再暴,性情再冲动,也不大容易像“睡凉炕的傻小子”一样火力旺,即便没有道理地热血上头,只要把道理给她讲明白,也很快能消下去,不会太难劝。

谢允察言观色,却觉得她虽然听进去了,但不知为什么,还是有点意难平,便问道:“到底怎么了?”

周翡微微露出一点难色,倘若事关她自己的名声,她倒不大在意。少年人是最丢得起面子的,反正不管外面吹得多厉害也是谣传,能有个机会戳破也挺好,还她一个“不入流”的本来面貌。

可是方才,她敏感地察觉到,徐舵主也好,杨瑾也好,甚至是霓裳夫人,他们对她的称呼,都是统一的“南刀”,甚至没人弄得清她姓周不姓李。她不再是个出门找不着北的无名小卒,她被赶鸭子上架地当成了一个符号、一块名牌,头上顶着的名字不再是“周翡”,而是“李徵”。

“嗯……没什么,我在想,一会儿得给楚楚写一张字条,不然陌生人去找她,她不见得会跟着来。”

她一个两手空空,连把刀都没有的人,说出“想为了南刀应战”,恐怕得让人笑掉大牙吧?

李妍虽然被软禁了,但日子过得一点也不像周翡担心的那么水深火热。她跷着二郎腿坐在一把椅子上。椅子四条腿,被她吊儿郎当地翘起了半边,始终保持着只有两脚着地的摇晃状态,旁边小桌上放了茶水和花生、瓜子、炒栗子——这败家玩意儿把栗子挨个儿捏开,咬一口,甜的就吃了,不甜的就让它们龇牙咧嘴地一边凉快去。

她这么一边吃一边往外挑,十分优哉,看不出是被人抓来的,还是自己跑来给人当姥姥的。

关她的人怕她闷得慌,还给她准备了一本志趣不怎么高雅的民间话本。这可是个新鲜玩意儿,在四十八寨时万万无缘得见,虽然水准比较低级,但李妍还是看得津津有味、如痴如醉。话本中间有起承转合,只有一段结束,又恰好要翻页的时候,李妍才能偶尔想起自己的俘虏身份。

每当这时,她便心血来潮地吼上两嗓子“放我出去,你们有没有王法,我家里人知道了不会放过你们的”之类的废话,然后见没人理她,李妍便不再做无用功,又一头扎进话本里的爱恨情仇中,被关押得乐不思蜀。

到了晚间,她嗑瓜子把舌头嗑出了一个泡,牙齿发涩,微微一抿,她感觉自己两颗门牙好似比往常疏远了不少。又用舌头勾了一下上牙床,血泡便破了皮,李妍疼得龇牙咧嘴,由此迁怒起把她扣在这儿的罪魁祸首来。

李妍跳起来活动了一下手脚,深吸一口气,准备了一通胡搅蛮缠的大骂。就在她的话将出未出时,紧闭的房门“吱呀”一声开了。拎着漆黑雁翅刀的青年杨瑾与李妍对视了片刻。

杨瑾冷冷地问道:“你要干什么?”

李妍被他一身利刃出鞘的冰冷气质震慑,涌到舌尖的大骂又“叽里咕噜”地滚回了肚子。她因为自己这份不争气十分愤慨,于是怒气冲冲地冲门口的人吼道:“你们关得我都上火了,我要吃桃!”

杨瑾一脸“你不可理喻”的表情,瞪着李妍。

李妍缓过一口气来,怒道:“你知道我姑姑是谁吗?你知道我姑父是谁吗?你们这些无法无天的浑蛋,居然敢……”

杨瑾忽然打断她道:“你真是南刀李徵的孙女?”

李妍愣了愣,反应了好一会儿“李徵”是哪根葱——毕竟,平时在家不会有人把老寨主的尊姓大名挂在嘴边。好半天,她才想起自己那位尸骨已寒的爷爷,趾高气扬地一翻白眼道:“是啊,怎么样?怕了吧,吓死你!”

杨瑾的脸色好似自己受到了侮辱一样,说道:“南刀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后人?”

李妍被他噎了一口,当即出离愤怒了,拿出她在家里跟师兄弟们撒泼打滚的刁蛮,伸手将腰一叉,摆出个细柄茶壶的姿势,指着杨瑾道:“没有我这样的孙女,难道有你这样的孙子?孙子!奶奶还不要你呢,我们家有钱,用不着烧你这种劣质炭!”

杨瑾忍无可忍,额角的青筋隐隐浮现,突然往前迈了一步。

李妍先是紧张兮兮地一扎马步,双手一分,摆了个预备大打出手的姿势,随后只用了一眨眼的工夫,她便判断自己打不过,于是又大呼小叫地操起她方才坐过的椅子横在胸前,绕到桌子后面。

椅子一条腿上挂了个圆润的栗子壳,李妍挥舞着她的“凶器”,一边后退一边咋咋呼呼地说:“你敢过来,我就让你知道姑奶奶的厉害。我告诉你,小白……不对,小黑脸,姑奶奶从小十八般兵器样样精通,短剑使得出神入化,长刀一出,能把你穿成糖葫芦,别……别……别逼我对你不客气!”

杨瑾冷笑道:“哦?那我倒要先领教……”

“阿瑾,”好在这时徐舵主来了,皱着眉看了李妍一眼,他低声道,“你老大一个人,跟个小女娃娃一般见识做什么?”

李妍一见徐舵主,顿时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原来周翡他们走了之后,过了几个月,李瑾容不知因为什么,也突然决定离开四十八寨出去办什么事——究竟是什么事,她自然也不会告诉李妍。

这可是十分新鲜,因为李妍有生以来,大当家就一直是四十八寨的定海神针,从没离开过。

周翡和李晟都被王老夫人带走了,李妍本来就颇感无聊,听闻姑姑也要走,顿时不乐意了。她干了一件哥哥姐姐谁都不敢干的事,跑到李大当家面前撒泼打滚地撒了好一通娇。李瑾容被她烦得一个头变成两个大——骂吧,李妍脸皮厚,骂一大篇她也不在乎,动手打呢,李大当家也不大敢。李妍那稀松的功夫不比周翡,一不小心真能打出个好歹来,只好顺势答应派人将她送到金陵周以棠那儿住一阵子。

自从离开了李瑾容的视线,李妍就像脱了缰的野马,比起周翡刚下山那会儿虽然好奇但是克制的表现,她简直要尥起蹶子来。刚离开蜀中,李妍就在酒楼里听说了周翡的丰功伟绩,听得心花怒放,根本不顾旁边长辈们的脸色——别人不知道,四十八寨自己的人是知道周翡水平的。除了不知所谓的李妍,一群长辈听了都很忧心,早早离席,回去商量怎么报给李瑾容。李妍自然也被强行拉走了,可她还没听够,晚上趁人不注意,又一个人偷偷摸摸地跑出来,想再听一遍书。

上一章:离恨楼 第七章·挑战 下一章:离恨楼 第九章·望山饮雪
热门: 所罗门的伪证1:事件 假装是个boss 烈空 魔兽世界:巨龙的黄昏·萨尔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Ⅴ 独步天下 调笑令 交错的场景 红叶情仇 我养大了暴戾魔龙[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