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恨楼 第四章·亡命

上一章:离恨楼 第三章·山川剑 下一章:离恨楼 第五章·斩龙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人的血是不能凝滞不动的,

凝滞在哪儿,就会凉在哪儿,

变成蛇的血、蝎的血。

纪云沉和花掌柜对视了一眼,全都是一脸震惊。

只有周翡感觉自己将脖子以上落在了三春客栈,还在纳闷地想:“山川剑不是死了吗?怎么交?”

殷沛被花掌柜掐着喉咙,眼珠瞪得都快要从眼眶里离家出走,目光化成锥子,仇恨地钉向谢允。谢允笑了笑,说道:“你先是说,那九龙叟不过二流,连你都要巴结,他带来的一帮手下更是喽啰,又说你骗出九龙叟,一不小心弄死了他,所以青龙主要追杀你——少年,你自己听听,这前后的说法哪一句对得上?劳驾编瞎话也费点心,都不过脑子。”

听瞎话也没过脑子的周翡飞快地眨了一下眼。她方才就觉得有点不对劲,只是没细想,这会儿听谢允说出来,才明白不对劲在何处。周翡心道:哦,闹了半天追杀他是因为他偷了青龙主的东西,还糊弄九龙叟那大傻子给他保驾护航。

殷沛一瞬间有些慌乱。

谢允又说道:“要不是猜出那把山川剑可能在你手上,你真以为几句花言巧语,就能让本王捞你一回?你觉得我是傻呢,还是断袖呢?”

殷沛气得脸红脖子粗,很想呸他一脸,然而一时想不出词——他不可能在青龙主面前自曝出身,哪怕骂起大街来都要字斟句酌,谨防说漏嘴,好生不爽快。

青龙主慎重地问道:“我说南朝大将为什么会无端出现在此地,不知阁下是哪一位贵人?”

谢允笑了一下,没吭声。一般这种情况,他仙气缥缈地一笑完,就应该有个有眼色的手下人站出来,替他宣布“我家王爷是谁谁”。可是谢允笑完,再放眼四周——发现身边没有配备这个角色。

纪云沉和花掌柜全都不明所以。

谢允只好隐晦地给周翡使了个眼色,周翡莫名其妙地看了回去,跟他大眼瞪小眼,全然没有接收到端王殿下的排场——谢允好不胸闷,敌人来得突然,友方阵营里没有一个能接住他的戏的!

就在他头皮发麻地琢磨着怎么把形象圆回来的时候,终于有人出面救场了。只见吴楚楚一拢云鬓,走上前去,冲那青龙主盈盈一个万福,轻声细语道:“我家王爷封号为‘端’。”

谢允“啪”一下将扇子打开,表面上可有可无地点了下头,其实在风度翩翩地扇自己身上往外冒的冷汗。

吴楚楚大家出身,举手投足间的气质同一干江湖泥腿子天差地别,一开口就好像有清风飘过,恰如乱葬岗中长出了一朵娇贵的名品兰花,因为太过赏心悦目,反而格格不入地让人有些恐惧……尤其是青龙主这种多疑的人。

吴楚楚说完,低头抿嘴一笑,便又回转到谢允身后。心跳得快从嗓子眼滚出去了,要不是之前跟着周翡,一路从两个北斗包围的华容城中闯出来,也算见过了风浪,方才她腿哆嗦得能不能站稳都不一定。

青龙主大概做梦也不会想到,他这恶贯满盈的四大魔头之首,有朝一日能让个两手抱不动半桶水的小丫头给糊弄了。正在这时,也不知怎么那么巧,山间又来了一阵风,簌簌的风吹过林间,好似有人窃窃私语。青龙主心里有鬼,便觉得哪里都有鬼,颇有些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谢允接着道:“这东西是不是你的,你心知肚明。世上只有苦主讨还自己东西的道理,其他人都名不正言不顺。如今,那苦主骨头渣子都烂没了,咱俩争抢山川剑,都只能算贼,青龙主这样的前辈,想必不会干出‘贼喊捉贼’的龌龊事吧?”

青龙主的脸色不太好看。

谢允说完,看也不看青龙主和他那一大帮神神道道的狗腿子,转身就要往山上走。此时,他整个人的气势简直难以形容,单是这一个跩得二五八万的背影,周翡感觉他拿出去逼宫造反都够用了。

青龙主在闻煜手下吃了大亏,幸好飞卿将军中途不知有什么事,走得很匆忙。越往南,南朝后昭的势力越大,闻煜他们这些个“朝廷鹰犬”自然也就越猖狂。青龙主回头看了一眼自己匆忙带出来的几个人,一时底气不足,迟疑着愣是没敢往上追。

青龙主不是没怀疑过那自称“端王”的小白脸是故弄玄虚玩空城计,可闻煜其人,他亲眼见了,还亲自吃了一次亏。那飞卿将军当时就言明,三春客栈中住了“贵人”,这么看来,应该就是端王。按照当时的情景,是闻煜放了他一马,而不是他把朝廷大军击退了,那闻煜有什么理由不跟在他家主人身边?

谢允装得实在太像,再加上前因后果,青龙主不由自主先信了三分。

谢允让吴楚楚走在最前面,中间是紧绷的纪云沉和掐着殷沛不让他乱说话的花掌柜。周翡作为除了“身有残疾者”与“还不如残疾人”的唯一打手,别无选择,只好提刀断后。

谢允其实方才一扫青龙主的站姿,就知道他受了伤。闻煜本人不见得斗得过这臭名昭著的大魔头,但架不住他手下兵多,而且个个令行禁止——倘若不是青龙主有伤在身,哪怕他今天唱的不是空城计,是真有后援,也不见得唬得住人家。

如今这山间乍看平静一片,他越是表现得有恃无恐,青龙主就越是得好好掂量。

谢允不相信那大鲶鱼会不贪生怕死——真正的狂徒,几十年如一日地专门干坏事,实在很难经久不败。

他们一步一步往前走,青龙主神色莫测地站在原地,目光有如实质,连周翡都觉得如芒在背,此时,他们这些人的小命全然在青龙主的一念之间。她拼命竖着耳朵留神背后的动静,走出老远去仍然不敢放松,隐约听见背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周翡的手在刀柄上按了两下,不敢回头,只好静静地数着自己的心跳,想道:走了吗?

青龙主阴沉地盯着殷沛逐渐走远的背影,终于决定,今日人手不足,暂时放弃。他一甩袖子,身边的白衣教众训练有素地准备回撤。

就在这时,寻香鼠突然从他肩头溜了下去。

这小畜生领会不到人们之间的暗潮汹涌与相互猜忌,见那需要追踪的味道逐渐飘远,以为自己的事还没完,灵巧地在原地蹦跶了几下,撒开四肢便顺着小路追了上去。

青龙主身边一个随从见了,忙要伸手去抓,被青龙主一抬手挡住了。

寻香鼠晃荡着细长的尾巴,步履十分轻快,连跑带颠地循着山路往上蹿。

青龙主若有所思地看了大灰耗子片刻,忽然咧开那张装得下一个天圆地方的大嘴,说道:“好哇,居然差点被一帮小崽子骗过去了。”

寻香鼠虽然颇有特长,但本质依然是鼠类,生性敏感,遇到人多的地方必会东躲西藏。然而它眼下这么放心大胆地顺着山路往上跑,只能说明这条山路上根本没有人!

周翡手心突然无端一阵发凉,就在这时,方才被他们甩开的青龙主突然发出一声长啸,一整片青山都被他惊动了。走兽惊惶,群鸟乱飞,而草木依然是草木,后面并没有露出埋伏的大队人马来。

穿帮了!

周翡想也不想道:“跑!”

话音没落,谢允已经两步赶上去,一拎吴楚楚的后脊,整个人像离弦之箭一样,率先飞了出去。

纪云沉和花掌柜继方才那声“本王”之后,再一次震惊于他这神鬼莫测的轻功。不过震惊归震惊,老江湖们靠谱,喜怒哀乐再盛,也不耽误正经事。花掌柜一掌将殷沛拍晕,像扛麻袋一样把人往胳肢窝底下一夹,然后用那只剩下一条缺了手的光杆残臂钩住了纪云沉的衣带,也跟着健步如飞而去。

周翡落后一步,回头看了一眼,见一干青龙喽啰追来得好快,还有一条灰色的小影子一闪而过。

对了,差点忘了那该死的耗子!

周翡停下脚步,眼看寻香鼠先追了上来,她长刀一卷,便听“叽”一声,将那大灰耗子一刀两断。随后,她以一只脚为轴,猛地旋身斩向一侧的山岩。

这一下用了十成的力道,之前还有些运转不灵的枯荣真气将她的经脉撑到了极致。不过二尺长的刀锋不管不顾地挥向南岳大山,刀刃与巨石接触的一瞬间,周翡竟隐约摸到了“山”一式的内核——以极薄撬动极坚,以极幽微斩向极厚重!

灌注了枯荣真气的刀尖一下滑入石缝之间,周翡猛地再提一口气,用手腕一带,手腕被震得发麻,一块巨大的山石就这么生生被她撬了下来,当空摇晃了几下,轰然往下滚去。

此时,为首的几个青龙喽啰已经追得很近了,不料遇上个从天而降的“石将军”,跑得最快的最倒霉,那人情急之下,居然伸手去拽自己的同伴,险些把别人也带下去,白衣人们短暂地混乱了片刻。

青龙主大骂道:“废物!臭丫头!”

他一抬手拽开一个碍事的货,当空拍向那滚落的山石,只听一声巨响,大石竟然在他手下四分五裂,溅得到处都是。

此时情形可谓极其危急,周翡却在这个节骨眼上对自家破雪刀的领悟又深了一层。

这“四十八寨第一胆”心里那点微不足道的畏惧立刻就被欢欣冲淡了,并且突发奇想,周翡寻思道:破雪刀九式平时都是排好队的,有没有可能两招合在一起用?

简单来说,使单刀的时候,往左砍就没法同时往右劈,因此“两招并作一招”基本不能实现,非得是融会贯通的大家才能改良招式。周翡的想法却更加异想天开一点,她发现枯荣真气又霸道又微妙,一方面好似能拔山撼海、唯我独尊;另一方面,每次辅以不同的刀法,它都会发生微妙的变化,似乎在提点她刀中之意。

周翡顺着山路飞快地往最浓密的林中跑去,将方才领悟到的“山”一式中的枯荣真气强行用在了“不周风”的招数上,本来就快如烟云的刀法一下变得暴虐起来,成了呼啸而来的旋风。

一息之内,周翡连出了七刀,乍一看光与影都不分,竟悍然直取青龙主面门。

青龙主和她交过手,当时只走了几招就被闻煜拦下了,并没有感觉到这小丫头有多大能耐,此时猝不及防地直面二十年前名震江湖的破雪刀,陡然大吃一惊,胸口内伤处被刀锋所逼,竟在这时发作起来。

青龙主蓦地后退,他手下一干人等上行下效,都十分贪生怕死,眼看老大都退了下来,自然别无二话,一起如临大敌地定住脚步。

“大敌”周翡这会儿却不大好过,她的丹田气海都被那七刀给抽空了,这会儿要是有人扑过来给她一下,她大概连刀都举不起来。虽然不太明白那油皮都没蹭破的青龙主为什么退,但好歹算是给了她片刻的喘息余地。

周翡学着谢允那装腔作势的模样,将钢刀倒提,轻轻一歪头,大言不惭道:“活人死人山?不过如此啊,我看你还不如木小乔呢。”

青龙主听她提起木小乔的名号,当即更慎重了几分,沉声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周翡来不及临时给自己编个名号,又做不到像谢允那样厚颜无耻地开口自称“本什么”,于是她浓密的眼睫毛忽闪了一下,要笑不笑地道:“你猜。”

青龙主:“……”

就在这时,山上突然传来一声长哨,谢允徒手下洗墨江的轻功真不是闹着玩的,周翡都没料到这片刻的工夫,他竟能爬这么高。接着,一根不知从哪儿摸来的极长的藤条垂了下来,周翡一把捞起来缠在手腕上,整个人腾空而起。与此同时,她这一悠一荡间,用方才说话间攒的一点力气横刀斩向青龙主。

破雪刀“斩”字诀,据说有横断天河之威。

青龙主自然知道厉害,然而刀在上,他人在下,山路细窄,旁边还有一帮碍手碍脚的,青龙主别无他法,只好大喝一声,出手硬接。

一时间,他双掌泛起金属的光泽,上下一合,竟牢牢地将周翡的刀锋夹住了。

周翡早就力竭了,别说“天河”,小溪她也斩不动。这一刀声势浩大,其实压根儿就是虚的,见对方出手,她干脆大大方方地一撒手,将长刀送给了青龙主,同时借着他这一掌之力,猛地荡开数丈之高,上面人再一拽,转瞬她便不见了踪影。

周翡借着青龙主和藤条之力,飞快地遁入茂密的林间。她目光一扫,还没来得及找到落脚的地方,就被一只手拎了上去。

谢允方才搭架子用的“王爷门面”早成了一块抹布,他一把拽住周翡的胳膊,脸色罕见地难看,好像随时准备破口大骂。不过可惜谢允嘴里只会扯淡,不会骂人,憋了半晌,愣是没能说出什么来,好一会儿才对周翡道:“你单挑青龙主?你怎么不上天呢?”

周翡心说:要没有他老人家那一掌,就你那点力气,顶多能拉上一篮柿子,还想把我拽上来?

但她这会儿心情正好,便难得没跟谢允一般见识,只是十分无辜地冲他眨眨眼。

武学一道,是一条非常漫长的路,大杀四方的经历都是在传说里,须得独自经历一个枯燥的积累过程,再加上机缘巧合,才能得到一点小小的勘破。每每往前走上半步,都好像又翻过了一重山。

破雪刀对周翡来说,原本不过是依样画葫芦,每天做梦都在反复回忆李瑾容那堪称敷衍的教导,却总觉得差着点什么,好像隔着一层朦胧的窗户纸。方才被青龙主逼到绝境时,那层窗户纸却突然破了个小口,透过来一大片阳光,照得她相当灿烂。

周翡在木小乔的山谷中摸到了“风”的门槛,在北斗包围中偶然间得到了“破”字一点真章,而第一式的“山”,她虽然早就学会了,却是直到被愤怒的大鲶鱼撵在后面追杀,方才算是真真正正地领悟。

不知道别人学武练功是为了什么,有些人可能是奔着“开宗立派”去的,还有些人终身都在矢志不渝地追逐着“天下第一”。到了周翡这里呢,她也争强,也好胜,但为了自己争强好胜的心并不十分执着,要说起来,倒有些像传说中的“五柳先生”,“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

谢允这会儿头皮还是麻的,跑的时候,他只道周翡虽然年纪不大,但遇事非常靠得住,也分得清轻重缓急,便没有太过操心管她,谁知跑到一半,一回头发现丢了个人!

谢允忙将其他人留下,掉头回去找,竟然见她真的一本正经去“断后”了。他当时三魂差点吓没了七魄——真跟青龙主对上,他是决计帮不上什么忙的,可把周翡一个人撂下,谢允也万万做不到,实在不行,大概也只好下去陪她一起折在这儿。

此时,谢允见她丝毫不知反省,笑起来居然还有几分得意的意思,简直气得牙根痒痒。

这感觉新鲜,因为从来都是他把别人气得牙根痒痒。

谢允对着女孩子骂不出来,打也打不过,忍无可忍,只好曲起手指,在周翡脑门上弹了一下:“笑什么!”

周翡:“……”

这货是要造反吗?

谢允动完手,不待她多话,便一手拽起周翡的手腕,迈开得天独厚的大长腿,飞快地从山林中穿梭而过。他速度全开时,周翡跟得竟有些吃力,须得他稍微带一带才行。

周翡忽然觉得有点奇怪,练武功不比别的,不是说一个人学会了写字,想要弹琴,就得放下一切从头学起。字写得好不好与琴弹得好不好没什么关系——轻功高到一定境界的人,硬功或许不算擅长,也不大可能完全不会。一个人倘若没有跟人动武的经验,对别人怎样出手没有预判,光靠四处乱窜躲闪逃命,哪怕跑得跟风一样快,也很难像谢允一样游刃有余。

可奇怪的是,谢允又确实是只会跑。

谢允身上有很多古怪的地方,恐怕就算当面问他,他也不会说,但尽管他有一山的秘密缠身,周翡却依然无端信任他……不知是不是占了脸的便宜。

谢允将她拉到了一个十分隐蔽的地方,周翡正在走神,却见山岩间突然凭空冒出一个头来,冲他们喊道:“这边!”

周翡吓了一跳,这是何方妖孽?

她定睛一看,发现脑袋竟然是吴楚楚的。原来那山石间有一处十分隐蔽的小隧道,也不知是天然形成,还是人工挖掘,旁边荒草丛生,要不是事先知道此处的玄机,绝对会直接错过去。隧道十分狭窄,周翡一眼扫过去,先替花掌柜捏了一把汗,感觉他非得使劲吸气收腹才能把自己塞进去。

谢允将周翡往里一推,自己谨慎地往外看了一眼,这才跟进去,又用石头将开口仔细地堵上。

周翡道:“不用紧张,那耗子已经被我宰了。”

谢允白了她一眼,没好气地说道:“好汉真牛——等等,你的刀呢?”

周翡无言以对。

谢允哑然片刻,简直难以想象,她到底是怎么在手无寸铁的情况下不慌不忙地跟青龙主纠缠那么久的。他重重地叹了口气,在腰间摸了摸,摸出一把佩剑——公子哥们出门在外,一把扇子一把剑是标准装束,像有钱人家的女孩子戴珠花手镯似的,都是比较流行的装饰。

谢允说道:“虽然不是刀,但我暂时也没别的了,你先凑合拿着用。”

周翡抓在手里掂了两下,非但不领情,还反问道:“你还随身带着这玩意儿,壮胆啊?”

谢允:“……”

这位一到关键时刻就总想用“动手”解决一切,私下里挤对自己人倒是机灵得很。

“你这话刚才要是也来这么快多好?”谢允揉了揉眉心,伸手比画了一下,又对周翡道,“我回去啊,肯定给你打一个特制的背匣,七八个插口排一圈,等你下回再出门,插满七八把大砍刀,往身后一背,走在路上准得跟开屏似的,又好看又方便,省得你不够用。”

吴楚楚听这话里带了挑衅,生怕他们俩在这么窄小的地方掐起来,连忙挽住周翡的胳膊,说道:“别吵了,快先进去,里面宽敞些,纪大侠他们在那儿等着了。”

从前在四十八寨的时候,是没有人会挽周翡的胳膊的——李妍要是敢这么黏糊,早被扒拉到一边去了。周翡一条胳膊被吴楚楚搂着,另一只手简直不知道该怎么摆动了,化身成一根人形大棒,同手同脚地被吴楚楚拖了进去,一时间倒忘了跟谢允算账。

再往里走一点,就能看出此地的人工手笔了。

两侧的砖土渐渐平整起来,仔细看,还能看出些许刀削斧凿的痕迹。能找到这么隐蔽的地方,想必不是误打误撞。

周翡四下扫了一眼,问道:“衡山派?”

“嗯,据说当时有官兵围山,那帮小孩就是从这条道跑出去的。”谢允解释道,“当时附近有些江湖朋友闻信,曾经赶来接应,芙蓉神掌也在其中。如今整个衡山派人去楼空,咱们也不算不速之客,可以先在里面避一避。我看那青龙主多半伤得不轻,应该不会逗留太久。”

说话间,周翡已经看见了火光,低矮狭窄的小路走了一段后,视野陡然开阔起来,山壁有回声,将人的脚步声衬得十分清晰。她隔着一段九曲回肠的小路,都能听见纪云沉和花掌柜正在争论什么。

花掌柜道:“先前我没见过这人的时候,还当他只不过是年少冲动,容易被人挑唆,或许也情有可原,现在可算见识了——这样的人,你还护着?”

纪云沉低声道:“花兄,毕竟是……”

“别嫌老哥说话不好听,”花掌柜打断他,“殷大侠要是还在人世,非得亲自清理门户不可。”

上一章:离恨楼 第三章·山川剑 下一章:离恨楼 第五章·斩龙
热门: 综艺之谐星传奇 云中歌 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 仙界科技 恶魔岛幻想 给白莲花上色需要分几步 穿进万人迷文后我股价暴涨 罪恶之城 半暖时光 车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