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游 第十五章捕风

上一章:少年游 第十四章步步紧逼 下一章:少年游 第十六章练刀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去者不可留,往事不可追。

周翡还不知道在敌我双方眼里,她已经成了个老奸巨猾的人物。

她能在一夜间被逼着长出个心眼,却不可能睡一宿觉就七窍皆通。当听明白仇天玑要干什么的时候,她脑子里一根弦当即就断了,顿时什么想法都没有,就想把仇天玑拖过来,一口一口干嚼了,她将一切都置之度外,立刻就要出门行凶。

吴楚楚端个大点的饭碗手都哆嗦,哪里拉得住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周翡纵身一跃,跳到窗外。

吴楚楚惶急地追了过去,双手撑在窗棂上,玩命试了两次,别说翻出去,她愣是没能把自己撑起来,又不敢在这地方大喊大叫,只能绝望地小声叫道:“阿翡!阿翡!”

周翡根本不听她的,提步便走,不料就在这时,一团姹紫嫣红突然从天而降。

吴楚楚吓得“啊”一下失声叫出来,定睛一看,这院里的疯女人居然从房上“飘”了下来,落地不惊尘地挡在了周翡面前,眼珠一动不动地盯着她。周翡眼底泛红,朝那女人略一拱手,说道:“多谢前辈这几日收留,多有打扰,来日有命再报。”

说完,她不管不顾地上前一步,要从疯女人身边绕过去。

谁知那疯女人就像玩游戏一样,周翡往左,她就往左,周翡往右,她也往右,挂满了彩绸的双手像一只扑棱棱的大蛾子,阴魂不散地挡在周翡面前。玩着玩着,她还玩出了趣味,“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周翡额角青筋暴起,不想跟她废话,口中道声“得罪”,长刀不出鞘,直削向疯女人肩头,想逼她躲开。谁知随即,她手腕便是一震,长刀竟被人家一把抓在了手里。

疯女人:“嘿嘿嘿……”

周翡一把将长刀从刀鞘中拽了出来,翻手倒换到刀背一侧,用刀背横扫对方胸腹。疯女人“哎呀”一声,整个人往后一缩,周翡逼得她躲开,便趁机蹿上房梁,仍是往外冲,谁知还不等她动,脚腕便被一只爪子抓住了。

习武之人,第一基本功是下盘要稳,这是从小就开始练的。

周翡被那骨瘦如柴的爪子一拽一拉,却觉一股大力袭来,她心里一沉,当即使出“千斤坠”,却竟然一点用都没有,整个人被这疯女人倒提着从房梁上给“抡”了下来!

吴楚楚尖叫道:“阿翡!”

院里的彪悍仆妇终于被她这一嗓子惊动了,扛着大扫帚便跑了出来:“什么人!”

周翡手中的刀摔在了两尺之外,她一只脚被女主人攥在手里,人被拖在地上,后背火辣辣地疼,差点被摔晕了。

老仆妇三步并作两步赶来,低头一看,惊呆了,瞪大眼睛问道:“啊哟,你们是什么人?”

周翡眼前发黑,实在说不出话来。

疯女人不笑了,面无表情地将周翡一拎,拖在地上拖回了院里。老仆妇四下看了看,机灵地将摔在一边的长刀捡起来,也跟回了院里,还谨慎地将门闩上。

疯女人将周翡拖到院里便松了手,周翡立刻下意识地将脚一缩,咬牙切齿地“咔吧”一声,接上了脱臼的脚腕,吴楚楚忙从藏身的小库房里跑了出来,小心翼翼地挡在周翡面前,吓得要死还没忘了礼数,矮身一福道:“这位夫人,我们不请自来,实在抱歉,我们没有恶意的,也没偷……偷东西,那……那个……”

疯女人不言不语的时候,看着就跟正常人一样,只有那对漆黑的眼珠有些瘆人。她伸手捻了捻鬓角,看也不看吴楚楚,只盯着周翡问道:“小丫头,破雪刀谁教你的?”

周翡狼狈地坐在地上,闻声一怔,飘走的理智渐渐回笼,谨慎地回道:“家传。”

疯女人“哦”了一声,又问道:“那么李徵是你什么人?”

李徵就是李瑾容之父,四十八寨的老寨主。

周翡道:“是我外祖父。”

扛着扫帚的仆妇“呀”了一声,上下打量着周翡。周翡奇怪地打量着面前这看起来一点也不疯的女人,语气略微好了点,问道:“请问前辈是……”

疯女人微笑道:“我是你姥姥。”

周翡:“……”

她愣了片刻,登时大怒。她外祖母是生她娘和二舅的时候难产而殁,眼前这疯女人比李瑾容大不了几岁,分明是胡说八道,占她便宜也就算了,还一占要占两辈人的便宜,且对先人不敬!

周翡忍着脚腕疼一跃而起,冷冷地说道:“前辈,你要是再口出妄言,就算我打不过你,少不得也要领教一二了!”

疯女人闻言,受惊吓似的往后退了一步,竟如同小女孩一般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嘟起嘴道:“好凶,后姥姥也是姥姥。怎么,你看我生得不如你前头那个亲姥姥美吗?”

周翡忍无可忍,一掌拍过去,打断了这一串颠三倒四的“姥姥”。

那疯女人嘻嘻哈哈地笑着满院跑,好像跟她闹着玩似的。周翡手中没有刀,掌法却与她的刀一脉相承,又烈又快,然而对着这个疯女人,她却仿佛正拍打着一块浮在水里的冰,滑不溜手,没有一掌能拍实。

周翡怒极,在空中一捞,一把扯住疯女人身上一根缎带,狠狠地一带,一掌斜落而下,竟是以掌为刀,掌落处“呜”一声响。

那疯女人笑道:“好刀!”

她游鱼似的侧身滑了一步,周翡一掌正落在她胸前另一条缎带上,那缎带竟好似活的一样,柔弱无骨地一沉一裹,将她整只手裹在其中,而后眼前一花,那疯女人脚下不知走了个什么诡异的步子,三下五除二就把周翡包成了一只五颜六色的大蚕茧。

周翡:“……”

吴楚楚已经吓呆了。

疯女人十分怜爱似的在她脸上摸了一把:“可怜见的小宝贝。”

周翡挣了两下,连条缝也挣不开,她本就被仇天玑激得满腔愤懑,又叫这莫名其妙的疯女人三言两语逗得火冒三丈,心里悲愤交加,想道:我不能出去杀了北斗给师兄报仇就算了,现在却连个疯子都奈何不了,任凭她口无遮拦,连先人都不得安宁……

她太阳穴上好像有一根筋剧烈地跳着,跳得她半边脑袋针扎似的疼,周翡心里突然涌上一个念头:倘若当时机缘巧合之下逃出来的是晨飞师兄,不,哪怕是随便哪个师兄,怎么会这样没用?

她越想心口越堵,一时走火入魔似的愣怔在原地。随即喉头一甜,竟生生把自己逼出了一口血来,在吴楚楚的惊呼中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不知过了多久,周翡恍惚间觉得自己眼前似乎亮起一小丝光,接着,仿佛有热源靠近她的脸。一个声音说道:“这丫头功夫很凑合,模样更凑合,我瞧她既不像李徵大哥,也不像我……莫非,是像她那个亲姥姥?”

周翡心道:呸!

可惜,她虽然有啐那人一脸的心,却没这个力。

周翡十岁出头的时候,李瑾容嫌她腿脚不稳,变着法地摔了她三个多月,摔完以后,寨中长辈等闲绊不倒她,却被那疯女人一只“鸡爪子”从房梁上拽下来直接抡在地上,可想那得是多大的力道。她当时就觉得五脏六腑移了个位,半天没能说出话来,便已经是受了内伤,后来又被对方出言相激,怒极攻心,吐出口血来,可谓伤上加伤。

不过也幸亏周翡没力气回答。

吴楚楚见那疯女人举着个十分简陋的小油灯,在光线昏暗的室内在周翡眼前晃来晃去,说到“像她那个亲姥姥”的时候,她竟陡然目露凶光,看起来几乎就要将那带油的火按到周翡脸上,让她回炉重造一番。这位前辈疯得十分随便,根本无迹可寻,吴楚楚生怕她说话说到一半凶性大发,忙道:“女儿肖父,女孩自然是长得像她爹爹的。”

疯女人听了,神色果然就柔和了下来,将手中的“凶器”也放在了一边,像煞有介事地点头道:“倒是没见过姑爷,改天应该带来我瞧瞧。”

吴楚楚战战兢兢的不敢答话,后背都被冷汗浸湿了,比之前跟周翡在小巷子里躲黑衣人时还要怕——毕竟那时候有周翡,现在却要她一个人应付这个厉害得要命的疯子。她不着痕迹地咽了几口口水,鼓足勇气问道:“夫人怎么称呼?”

疯女人十分端庄地坐在一边,伸手一下一下地拢着自己的鬓角,态度还算温和地说道:“我叫段九娘,你又是谁?你爹娘呢?”

“我父母都……”吴楚楚以为自己惊惧交加之下,能顺顺利利地将“我父母都没了”这句话说出口,谁知压抑了多日的情绪却一点也不顾念主人的境遇,她把“都”字连说了两遍,被一片草席盖住的记忆却汹涌地将那许多生离死别一股脑地冲上来,吴楚楚磕巴片刻,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脸颊一片冰凉,不知什么时候,她已经泪如雨下。

“都死啦?”段九娘往前探了探身,手肘撑在膝盖上,少女似的托着腮,然而她托的是一张皮肤松弛、嘴唇猩红的脸,便不让人觉得娇俏,只觉得有点可怖了。吴楚楚泪流满面地盯着她的“血盆大口”,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段九娘眉目不惊地说道:“爹娘都死了有什么好哭的,天底下有几个爹娘都活着的?我爹娘都投胎两回了,兄弟姊妹一个都没有,好不容易有个情人,哎呀,也下了那黄泉去也——”

“哎呀”后面的一句话,她是捏着嗓子唱出来的,不是时下流行的词曲,听着像是某处乡间的小调。吴楚楚不防她好好说着话,居然又唱上了,一时目瞪口呆。只见那段九娘扭着水蛇腰站了起来,伸出尖尖的指甲,在昏迷不醒的周翡额头上轻轻一点,似嗔还笑道:“小冤家。”

说完,她哼哼唧唧地发出一阵让人头皮发麻的笑声,念叨着冤家长冤家短的,自到院里耍把式去了。

吴楚楚:“……”

这人疯得真是毫无预兆。

周翡是在一阵女鬼似的笑声里醒过来的,她周身绷紧,猛地坐了起来,一睁眼就要杀人似的目光又把吴楚楚吓了一跳,随后她又惊又喜道:“你醒了!”

周翡低头瞥见放在自己身边的长刀,冲她摆了一下手,目光瞪向门口。

下一刻,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院里的老仆妇端着两个碗走进屋来,径直放在周翡面前。她将一双粗粝的手在身上抹了抹,有些拘谨地笑道:“这米粥我用小炉子热过,热的,可以入口,吃吧。”

周翡戒备地盯着她,一动不动。

这五大三粗的老仆妇大概跟疯子在一起待久了,倒很有几分耐性,她拉过一个小板凳,在周翡对面坐下,说道:“我说这几日那些断子绝孙的狗腿子怎么好心送了不少人吃的食物呢?敢情是托了李姑娘的福……”

周翡冷冷地打断她道:“我不姓李。”

仆妇一愣,继而又笑道:“对对,瞧我这脑子——呃……我家夫人啊,疯了可有十多年啦,说话做事颠三倒四、没轻没重,姑娘不要跟她计较才好。”

周翡道:“恕我眼拙,没看出她哪儿疯来。”

老仆妇叹道:“她也不是完全没有神志,只是好一阵歹一阵的,有时候看着好好的,不定过一会儿想起什么来,就又魔怔了。”

吴楚楚在一旁轻声问道:“九娘她是生来如此吗?”

周翡听了,眉头稍稍一扬:“什么九娘?”

吴楚楚便说道:“她说她叫段九娘。”

周翡觉得这名字十分耳熟,心里将“段九娘”三个字反复念了几遍,几乎呼之欲出——以她的孤陋寡闻,这种情况实在难得,可见这段九娘必定大大地有名。

周翡仔细回忆了半晌,脑子里忽然灵光一闪,蓦地坐正了,脱口道:“她就是段九娘?她怎么会是段九娘?”

“段九娘”这个名字,还是很早以前,李瑾容偶尔跟她提起过的。李瑾容难得说起外面的江湖事,断然不会浪费口舌说些无名小卒,就连“北斗”,因为是北朝走狗,所以都没有被她提一提名姓的资格。而这些叫李大当家觉得“是个人物”的人里,排出来便是“双刀分南北,一剑定山川,关西枯荣手,蓬莱有散仙”。

其中,“刀”是两个人,一南一北,“南刀”说的就是李家的破雪刀,是老寨主李徵闯出来的名号。李瑾容说,以她的本领,虽然学了破雪刀,却远远没资格领这个“南刀”的名号,现如今外面的人提起,也不过是看在四十八寨的面子上抬举她而已。

而与“双刀、一剑、散仙”并称的“枯荣手”,其实是一对师兄妹,一“枯”一“荣”,那个“枯”就是段九娘,她师兄退隐后,她便也销声匿迹,到如今叫出名来,很多小辈人已经不知道了。

段九娘是十几年前失踪的,有人说她死了,也有人说她杀了什么要紧的人物,为了避祸退隐江湖了,甚至有谣言说她躲在四十八寨……当然周翡知道寨中没这个人。

可打死她也想不到,传说中的段九娘竟然在一个县官的后院里当小妾!

还是个备受冷落的疯小妾!

“不可能。”周翡的脸色重新冷了下来,“她是枯荣手?你怎么不说她是皇太后呢?”

老仆妇尚未来得及答话,便见那方才还在院子里的段九娘人影一闪,就到了门口,以周翡那洞察“牵机”的眼力,居然没看清她的身法。周翡下意识地一摸,却没摸到她身边的长刀,原来就是这么眨眼的光景,段九娘已经站在了她面前,笑嘻嘻地举起她的刀,在掌中转了两圈,说道:“吃了饭再玩耍,乖。”

周翡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一半是被恶心的,一半却是骇然。她长到这么大,从未见过这样的身法、这样快的手,一时间真有几分惊疑不定地想:难道真的是她?

如果真是段九娘,周翡知道自己肯定是没有还手之力的,这样的高手蹍死她不比踩死一只蚂蚁费事到哪儿去,不会闲得没事在饮食里做手脚,她顿了顿,默不作声地便端起粥碗,三下五除二地囫囵灌了下去。一碗温热的米粥下肚,周翡身上顿时暖和了起来,她喝完把碗一放,正要道个谢,那段九娘却用刀把极快地在她身上点了几下。

周翡立刻全身僵直,一动不能动了。

段九娘疯疯癫癫地凑在她耳边说道:“不要乱跑啊,你瞧瞧,天都黑啦,小心外面有大灰狼叼了你去,啊呜!”

周翡:“……”

她真真切切地体会了一把什么叫“七窍生烟”。

段九娘又去看吴楚楚,吴楚楚比较明白“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双手捧着粥碗,一边小口小口地喝,一边十分乖巧地冲她笑,好歹没被一起定住。疯婆子这才满意,张牙舞爪地围着她俩“啊呜”“啊呜”地叫了几声,冲双眼冒火的周翡做了个大鬼脸,跑到小角落里揽镜自照去了。

吴楚楚看了周翡一眼,小心翼翼地问道:“段夫人,怎么才能不怕大灰狼呢?”

“那个简单,能从我手下走十招就行。”段九娘头也不回地说道,“只是你们不行的,我的功夫专克破雪刀……李大哥,你敢不敢同我比试比试?”

最后那一句,她微微抬起头,声音压得又轻又娇嫩,好像虚空中真有个“李大哥”一样,吴楚楚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噤,惊疑不定地跟周翡对视了一眼。

那老仆妇见了,便在一旁叹了口气,说道:“段夫人和李大侠是有渊源的,二位姑娘且听我细说。”

“那时候南朝尚未建成,旧皇族仓皇逃窜,故都里北斗横行,人心惶惶,我本是一户清贵人家的丫头,我家老爷原先是翰林院学士,因不肯给伪朝做事,便辞官闭门在家。谁知大少爷少不更事,跟一帮太学生闹事,被人五花大绑地押了去,朝廷拿他的性命逼着老爷出来受封。我家老爷为救独子,假意受封,暗中联系了一些朋友,想举家出逃。不料错信奸人,被人出卖,全家都丧了命,只有我机缘巧合之下,抱着尚在襁褓中的小少爷逃了出来,沿途遭人截杀,段夫人正巧路过,一掌毙了那领头的,救下了我们主仆二人。”

老仆妇看了段九娘一眼,那疯婆子哼着歌梳头发,好似全然没听见。

“不料她打死的那人正是北斗‘文曲’的亲弟弟。段夫人天赋异禀,少年成名,多少有些恃才傲物,打死也就打死了,一点遮掩都不屑做,这便引来了祸端。北斗忌惮‘枯荣手’的名号,以为她故意挑衅新政,自然要除去她,我们在平阳遭到了北斗‘廉贞’‘文曲’‘武曲’‘巨门’四人围攻,一路惊心动魄。段夫人身受重伤,我本也以为自己怕是要交待在那儿,只恨尚未来得及将小少爷托付出去。谁知就在这时,李大侠赶到了——原来是段夫人的师兄听闻师妹惹了事,自己又有要紧事脱不开身,便辗转托了李大侠救助。李大侠真是义气,听了朋友一句话,便从蜀中不舍昼夜地赶了来,正好救下了我们。”

周翡虽然被段九娘制住穴道,不能说话,听到此处,却不由得睁大了眼睛。

“北斗”中的任何一个人对她来说,都像是无法逾越的大敌,而她那未曾有幸一见的外祖父当年居然能以一敌四,还能带着一帮老弱病残成功脱逃。“南刀”究竟有多厉害?她连想都想象不到,周身的血都跟着微微热了起来。

“我将小少爷交给了老爷的一位故交抱养之后,便决心追随段夫人,做些端茶倒水的小事侍奉左右,以报大恩。李大侠一路护送我们南下,据段夫人说,李大侠成名多年,便是她,也该叫一声‘前辈’的。可他待人一点看不出武林名宿的傲气,细心得要命,也很会照顾人。他自嘲说是原配早逝,自己拉扯一双儿女的缘故,婆婆妈妈的毛病改不了。”

老仆妇叹了口气:“这样的男子,纵使年纪大一些……谁能不爱呢?”

段九娘头发也不梳了,痴痴地坐在墙角,不知想起了哪件虚空的陈年旧事。

吴楚楚忍不住问道:“那后来段夫人是怎么留在华容了呢?”

老仆妇尚未来得及说话,旁边的段九娘便自顾自地开了腔,轻飘飘地说道:“因为我姐姐……我当年独自在兵荒马乱的时候上北边去,不是没事找事……我有个双生的姐姐,我们自小长得一模一样,只有爹娘能分得清,五六岁的时候,我家乡遭灾,父母活不下去,便将我们姐妹两个卖了。路上,我趁人牙子不备,挣开了绑在身上的草绳,从那拉牲口的车里跳了下去。想去拉姐姐的时候,她却不让我拉,踩我的手指让我滚,说她一辈子不见我……她还说,爹娘卖了我们,都是因为我不讨人喜欢,连累了她,她恨死我了。

“我从小脾气刁钻古怪,常被大人训斥不如姐姐伶俐讨喜,那时候年纪小不懂事,听了这话,便信了她,恨得不行,当场哭着跑了。后来长大了才想明白,她当时是怕人牙子回来,我也跑不了,让我快走。可是茫茫人海,去哪儿再寻一个小小的女孩子呢?我一直也不知道她这些年是死是活。

“直到有一次与人喝酒,偶然听一个远道的朋友提起,说他在北边见过一个女子,恍惚间以为是我,上前招呼,才知道认错了。据说那人眉目间与我很像,只是神色气象又大不相同了。”

段九娘方才疯得厉害,吴楚楚和周翡已经放弃和她交流了,谁知她这会儿又好了,提起同胞姐妹的时候,口齿清晰,话也说得有条有理,神色甚至有些严肃。周翡觉得自己身上的血脉通畅了一些,便知道段九娘方才制住她的穴道也没用多大的力道,一边留心听她说话,一边暗暗运起功来。

上一章:少年游 第十四章步步紧逼 下一章:少年游 第十六章练刀
热门: 荒诞世界 宸汐缘 所罗门的伪证3:法庭 刀丛里的诗 英雄联盟之谁与争锋 千劫眉·故山旧侣(第三部) 黑暗精灵3·旅居 花叶死亡之日 大唐悬疑录3:长恨歌密码 侯卫东官场笔记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