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游 第五章甘棠

上一章:少年游 第四章谢允 下一章:少年游 第六章出师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鲲鹏浅滩之困,苍龙折角之痛,我等河鲫听不明白,先生不必跟夏虫语冰。”

油灯跳了一下,周翡揉了揉眼睛,见天光已经蒙蒙亮了,便抬手灭了灯火,砚台里的墨已经干了,她也懒得加水,就着一点泥似的黑印草草将剩下的一段家训“刷”完了,一根旧笔几乎让她蹂躏得脱了毛。

头天夜里,她跟李晟被李瑾容从洗墨江里拎出来,周翡本以为自己不死也得脱层皮,不料李瑾容高高拿起又轻轻放下,只匆匆命人将他们俩关起来闭门思过,一人抄两百遍家训了事。

风吹不着,日晒不着,不痛也不痒,想躺就躺,这种“美事”周翡平时是捞不着的,李妍犯错的时候还差不多。

周翡不到半宿就用一手狗爬出来的狂草把家训糊弄完了,然后她叼着奓毛的笔,仰面往旁边的小榻上一躺,来回思忖头天晚上的事。因为李晟那么一拖,李瑾容终于还是没能亲自追上去,叫谢允成功跑了。

周翡估计这会儿自己还能踏踏实实地躺在屋里,约莫有八分是这位谢公子的功劳——大当家要抓他,好像还不敢大张旗鼓地抓,连带着她跟李晟都不敢大张旗鼓地罚,必是怕惊动什么人。周翡思前想后,感觉自己要是挨顿臭揍,能“惊动”的大约也就是她爹了。这么一想,她越发觉得谢允口中那个听着耳熟的“甘棠先生”就是她爹。

可什么人会来找她爹呢?

打从周翡记事以来,周以棠就一直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平时不怎么见外人,一年到头,他除了生病,就是窝在院里读书,有时候也弹琴,还一度妄想教几个小辈……可惜连李晟在内,他们仨的八字里都没有风花雪月那一柱韵事,听着琴音,在旁边玩手指的玩手指,打哈欠的打哈欠。

害周翡挨打的孙先生是个迂腐书生,她爹不迂腐,但顶多也就是个知情知趣的书生而已,除了体弱多病一些,并没有什么特异之处,难道他还能有什么不得了的来路吗?周翡一会儿琢磨洗墨江中声势浩大的“牵机”,一会儿回忆谢公子神乎其神的轻功,一会儿又满腔疑问,同时自动将她爹的脸塞进了江湖一百零八个传奇话本中,胡思乱想了七八个狗血的爱恨情仇故事。

最后她实在躺不住了,翻身爬了起来,靠窗边探头一看,此时正是清晨,人最困乏的时候,看守她的几个弟子都在迷迷糊糊地打盹。周翡想了想,翻出一双鞋,书桌底下扔了一只,床脚下又扔了一只,将床幔放下来,被子捏成个人形,把写了一宿的家训乱七八糟地往桌上一摊,做出面壁了一宿,正在蒙头大睡的样子,然后她纵身蹿上了房梁,轻车熟路地揭开几块活动的瓦片,神不知鬼不觉地溜了出去。

就在周翡打算飞檐走壁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一声轻响,她抬头一看——好嘛,梁上君子敢情不止她一个。

周翡隔着个院子,跟另一个房顶上的李晟面面相觑了一会儿,然后两人各自一偏头,假装谁也没看见谁,分头往两个方向跑了。

周翡去了周以棠那里,远远地看了一眼,没敢过去——通过她多年跟李瑾容斗智斗勇的经验,感觉她娘不可能没有防范。她耐着性子在四下探查一圈,果然在小院后面的竹林、前面的吊桥下都发现了埋伏的人马。

周以棠的小院安安静静的,这个点他大概还没起,周翡正犹豫着怎么混进去的时候,忽然听见一串鸟叫。蜀中四十八寨终年如春,花叶不凋,有鸟叫声没什么稀奇的。周翡一开始没留神,谁知那鸟叫声越来越近,大有没完没了的意思,她听得烦躁,正想一个石子把那吵死人的扁毛畜生打下来,一回头,却看见谢允正笑盈盈地坐在一棵大树上看着她。

谢允被李瑾容漫山遍野地搜捕了一天,大概是不怎么惬意的,他外衣撕裂,衣摆短了一截,发丝凌乱,头上落了一片沾着露水的叶子,手上与脖颈上都多了几道血口子,比头天晚上在洗墨江里还狼狈几分。但他脸上挂着十分轻松舒适的微笑,好像对这般危机境遇全然不放在心上,这般形象,也不耽误他欣赏清晨山景和豆蔻年华的小姑娘。

“你们四十八寨里真是错综复杂,我吃奶的劲都用上了,才算找到这儿来。”谢允感叹一声,又冲她招招手,熟稔地搭话道,“小姑娘,你就是李大当家和周先生的女儿吗?”

周翡愣了愣,她一直在寨中,被李瑾容培养出了一点“该干什么干什么,没事少废话”的性格,同辈鲜少有能玩到一起的,惯常独来独往,一时不清楚这个谢公子是敌是友,也不知怎么应答,便只好简单地点了下头,好一会儿,又试探着问道:“你和我娘有什么仇吗?”

“哪儿能,你娘退隐四十八寨的时候我还在玩泥巴呢,”谢允不知从哪儿摸出了一截竹子,又拿出一把小刀,一边坐在树上慢慢削,一边对她说道,“不过她和托我送信的那个老梁头可能有仇吧,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唉,他也没跟我说清楚就死了。”

周翡问道:“那你是他什么人?”

“什么人也不是,小生姓谢名允字霉霉,号‘想得开居士’,本是个闲人。”谢允一本正经道,“那天我正在野外钓鱼,他老人家病骨支离地跑来拜祭一个野坟,拜完起不来,伏在地上大哭,我见他一个老人家哭得怪可怜的,才答应替他跑腿的。”

周翡:“……”

她发现,这位谢公子,恐怕千真万确是有病。

周翡有点难以置信地问道:“就因为一个老头哭,你就替他冒死闯四十八寨?”

谢允纠正道:“不是因为老头哭,是因为梁绍哭——你不知道梁绍是谁吗?你爹难道没跟你说过?”

这名字周翡其实听着有点耳熟,想必是听说过的,只不过周以棠脾气温和,话又多,他东拉西扯起来,周翡一直当老和尚念经,左耳听了右耳冒,十句里听进去一句就不错了,反正她爹也不舍得罚她。

谢允见她没吭声,便解释道:“曹仲昆篡位的时候,梁绍北上接应幼帝,在两淮一带设连环套,从‘北斗七星’眼皮底下救走幼帝,重创‘贪狼’跟‘武曲’,连独生子的性命也搭在了里头。此后,他又出生入死,一手扶起南半江山,算是个……嗯,英雄吧。英雄末路如山倒,岂不痛哉?我既然除了腿脚利索之外没别的本事,替他跑趟腿也没什么关系。”

周翡听得似懂非懂,想了想,追问道:“那什么七星,很厉害吗?”

谢允说道:“北斗——当年曹仲昆篡位以后,有不少人不服气,他也没那闲工夫去挨个儿收服,便决定干脆将这些话不投机半句多的人都杀了。”

周翡从未听过这么简单粗暴的解释,不由得瞠目道:“啊?”

“当然,他自己肯定是杀不动的,”谢允接着道,“但是他手下有七大高手,跟了他以后都冠以北斗之名,专门替曹仲昆杀人卖命。究竟有多厉害呢……我这么说吧,你娘曾经带着一群豪杰闯入北都行刺曹仲昆,三千御林军拦不住他们,当年伪帝身边只有北斗中的‘禄存’和‘文曲’两人,硬是护着曹仲昆逃出生天。倘若当年七星俱全,那次北都就不见得是谁‘肝脑涂地’了,你说厉不厉害?”

这个说法对周翡来说有十足的说服力。

因为在她眼里,李瑾容就像一座山,每次跟她娘赌气的时候,她都会去狠狠地练功,一年三百六十五日,这样算来,她大约有三百六十四天都在狠狠练功,天天睡着了梦见大当家动手抽她,她却能三下五除二地卸了她手中鞭,然后往她脚下一扔,一笑之后扬长而去……当然,至今也只是做梦。

周翡有时候会有种错觉,觉得自己永远也没法超越她娘,每次方才觉得追上一点,一抬头,发现她又在更远的地方冷冷地看着自己。

谢允喘了口气,总结道:“现在明白了吧,像梁绍这样的英雄,趴在野地里哭得爬不起来,就像你这样漂亮的小姑娘有一天芳华不再,苍颜白发一样让人难过,我既然碰见了,合该要管一管的。”

周翡:“……”

谁也不敢跟李瑾容聊“你女儿长得真俊俏”之类的家常废话,长辈们对周翡,最多也就是含蓄客气地夸一句“令爱有大当家当年的风采”,同辈们更不用说,一个月也说不了几句话,因此还从没有人当面夸过她漂亮,她一时几乎有些茫然。

这时,谢允已经在跟她闲聊的时候不忙不乱地做出了一支完整的竹笛,他轻轻吹去碎屑,十分促狭地冲周翡一笑道:“快跑远一点,被你娘捉到了,要打你手心呢。”

周翡忙问:“你要干什么?”

谢允冲她眨眨眼,将竹笛横在唇边,高高低低地吹了几个音,清亮的笛音顷刻间刺破了林间静谧,早醒的飞鸟扑棱棱地冲天而起,这坐在树上的年轻人瞳孔里映着无边竹海的碧绿,在埋伏的人纷纷跳出来逼近的时候,他的笛音渐成曲调。

那是一首《破阵子》。

周翡先是吃了一惊,像一条被打草棒子惊了的小蛇,下意识地蹿进了旁边的林子里,可是跑了一半又回过神来,到底不放心那姓谢的,便寻了一棵大树躲了上去,居高临下地看着,心里百思不得其解——她既不明白谢允为什么肯替一个素不相识的老头送信,又不明白他为什么好不容易逃了一宿,还要回头自投罗网。

他说的那些话分明狗屁不通,可是细想起来,居然又理所当然得叫人无从反驳。

周翡前脚刚跑,谢允后脚便被一群披坚执锐的寨中弟子围住了,周翡紧张地在手中扣住一把铁莲子,从树叶缝隙中张望过去,认出了好几个颇为出类拔萃的师兄——看来李瑾容把四十八寨的精锐都埋伏在周以棠的小院附近了。

这些人想必是得了李瑾容的指示,上来以后一句话都不说,直接动手,彼此间配合得极为默契。

四五个人分别封住了谢允的退路,随后三个使剑好手一拥而上,两个轻功不错的一前一后地跃上两侧大树,以防他从树上退走;另一边则架起十三把长短弩,个个拉紧弓弦对准谢允,哪怕他是只鸟,也能把他射成筛子。

周翡悄悄地将头伏得更低些,心里琢磨着如果是自己,她该怎么应对。她不喜欢躲躲藏藏,大约会落地到树下,树枝树叶能替她挡一些暗箭,只要速度快、下手狠,看准一个方向,拼着挨上几刀,总能杀出一条血路来。但她觉得谢允应该不会这么做的,以他那出神入化的轻功,其他的本事必定也深不可测。

周翡不怎么担心,反而有点好奇。

谁知那谢允“哎呀”一声,见有人砍他,本能地往后一缩,闭着眼将竹笛往前一递,竹笛当场被削短了一截。他好像吓了一跳,提起衣摆在树枝上双脚连蹦了三下,手忙脚乱地东躲西藏,转眼身上又多了几道破口,成了个“风度翩翩”的叫花子,在刀光剑影里抱头鼠窜。

周翡看得目瞪口呆,纳闷地想道:这难道是传说中的深藏不露?

就在这时,只听“噗噗”几声,数支弩箭破空而来,直取谢允。周翡吃了一惊,手中铁莲子差点甩出去,便见那谢允竟如风中飘絮,凭空往上蹿了三尺有余,身法漂亮得像那流云飞仙一般。

周翡手指轻轻一拢,将铁莲子拢回了手心,心想:果然还是厉害的。

然而她的心还没完全落在胸口,谢允便重新被三个剑客追上,他蓦地将手一抬,周翡精神一振,等着看他的高招。不料就见此人将手中竹笛往下一抛,叫唤道:“哎哎,不打了,不打了,我打不过你们!啊!小心点,要戳死人了!”

三把剑架在那“流云飞仙”的脖子上,将他从树上捉了下来,谢允为防误伤,努力地将脖子抻得长长的,口中道:“诸位英雄手下留情,你家老大说不定还要找我问话呢,抹了脖子我就不会说啦。”

这时,人群忽然一静,一行弟子分开两边,纷纷施礼,原来是李瑾容来了。不知是不是周翡的错觉,她觉得李瑾容好像往自己这边看了一眼,忙将身形压得更低了些。

“李大当家。”谢允远远地冲她笑了一下,目光在自己脖子上架的三把剑上一扫。

李瑾容不怕他在自己眼皮底下耍什么花样,矜持地点了一下头,架着谢允的三把剑同时还入鞘中。谢允十分后怕地在自己的脖子上摸了一把,随后从袖中摸出一块模样古朴的令牌,低头看了一眼,笑道:“这就是安平令了,‘国运昌隆’,真是大吉大利,也没保佑我多逍遥一会儿。”

李瑾容的目光从他手上的令牌扫过,尖刻地说道:“当年秦皇做‘受命于天,既寿永昌’之传国玉玺,也是好大的口气,好天长地久的吉利话,那又怎样?二世而亡、王莽叛乱、少帝出奔——最后落得高楼一把火,玉石俱焚罢了。”

周翡从未听她娘说过这么长一番话,几乎以为她被周以棠附体了。谢允却摇摇头,抬手便将那块“安平令”挂在了旁边的树枝上。

李瑾容目光一闪:“你不是说它在你在吗?”

谢允笑道:“晚辈千里而来,本就是为了送信,安平令不过是个小小信物,如今信已经送到,这东西就是废铁一块,再为了它拼命,岂不是本末倒置了吗?”

李瑾容脸色越发阴沉:“信已经送到?你真以为自己随口吹一支不伦不类的曲子,就能保命了?我不妨告诉你,你要找的人根本就不在这里。”

树上的周翡一愣——对啊,大当家为了不惊动她爹,连她那顿揍都欠着了,岂能任凭谢公子在周以棠院外大摇大摆地吹笛子?难道院子是空的?她一时有些紧张,却也不知为谁紧张。周翡想,她娘总不会害她爹的,可见这封信里有什么干系,可是谢公子这封“信”要是终究送不到,他会不会被大当家砍成饺子馅?

周翡这厢“皇上不急那什么急”,谢允却浑然不在意似的,依旧慢条斯理地对李瑾容道:“大当家,时也命也运也。倘若今天这信送不到,那不过是我的时运——只是您的时运、周先生的时运,是不会因为我们这些小人物变化的。该来的总会来,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大当家心里想必是明白这个道理的,否则怎么连一支小曲都不敢叫周先生听?”

这话明显激怒了李瑾容,她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你当我不会杀你?”

她话音没落,不远处垂下的弓弩立刻重新搭了起来,每个人的手都按在了兵刃上,气氛陡然肃杀。一个年轻弟子手上的小弩不知怎么滑了一下,“嗡”一声,那细细的小箭直冲着谢允后心飞了过去,不料行至中途,便被一颗铁莲子当空撞飞。

周翡围观良久,感觉这谢公子看着唬人,恐怕是一肚子败絮,这会儿大概也没什么戏唱了。她便翻身从大树上一跃而下,叫道:“娘!”

李瑾容头也不抬道:“滚。”

周翡非但没滚,反而面不改色地往前走了几步,侧挡在谢允面前,用余光瞟了一眼挂在树枝上的令牌,见它色泽古旧,光彩暗淡,实在像个扔当铺里都当不出一吊钱的破烂。

“大当家,”周翡改了口,行了个同寨中其他弟子别无二致的子侄礼,低声道,“大当家昨天夜里说过,只要他交出这块牌子,人就可以走了,既然这样,为何现在出尔反尔?”

“周翡,”李瑾容一字一顿道,“我命你闭门思过,你竟敢私自逃出来,今日我非打断你的腿不可,给我滚到一边去,现在没工夫料理你!”

方才一位持剑的弟子忙道:“大当家息怒——阿翡,听话,快闪开。”

周翡这辈子有两个词学不会,一个是“怕”,一个是“听话”。说来也奇怪,其他人家的孩子倘若从小在棍棒下长大,总会对严厉的长辈多有畏惧,偏偏她离奇,越打越拧,越揍越不怕。周翡不躲不闪地迎着李瑾容的目光:“好,那咱们一言为定,大当家记得你的话,把他送出四十八寨,我站在这儿让你打断腿。”

方才一直跟个天外飞仙一样的谢允这会儿终于吃了一惊,忍不住道:“哎,那个小姑娘……”

李瑾容怒道:“拿下!”

旁边持剑的弟子小声道:“阿翡……”

李瑾容断喝一声:“连那小孽畜一起给我拿下!”

几个弟子不敢忤逆大当家,又都是看着周翡长大的,不太想跟她动手,磨蹭了好半天,终于有一人将心一横,横剑递了一招起手式,同时直对周翡使眼色,叫她认错服软。谁知那小丫头全然不会看人眼色,她的刀被牵机绞断了,也不知从哪儿摸来一把剑,正经八百地回道:“师兄,得罪了。”

说着,周翡一抖手腕,长剑利索地弹了出来,剑鞘蹦起来老高,毫不留情地撬掉了那弟子的兵刃。几个师兄一个头变成两个大,眼见她不肯让步,也不敢在李瑾容面前放水,当下有四个人围上来,两柄剑一上一下刺向谢允,剩下一刀一剑向周翡压过来,想叫她用长剑去架。

周翡平日里是用窄背刀的,比这剑不知硬出多少倍,那两个弟子料想她内力不足,只需一招压住她手中剑,叫她没法再捣乱,也不至于伤了她。哪知道周翡素日为躲着李晟,惯常藏锋——要知道单刀乃一面刃,刚硬无双,藏比放要难太多,真实水平远比表现出来的高。只见她飞快地后退一步,有条不紊地连接数招,同时腾出一只手来,用力将谢允推开。

谢允也是出息,应声而倒,毫不犹豫地被个小女孩推了个大跟头,正好避过那两剑,还给周翡腾了地方。周翡以左脚为轴,横剑胸前,蓦地打了个旋,只听一片让人耳根发麻的金石之声,她以剑为刀,撞开了三把剑,而后软软的剑身缠上最后一把逼至眼前的钢刀,那拿刀的人只觉得一股大力卷过来,手中刀不由得脱手,竟被周翡绞成了两截!

连李瑾容都微微吃了一惊,随即李大当家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心头火顿时更大了,一把抓向周翡的后背。周翡虽然顶嘴吵架毫不含糊,时常有些大逆不道的幻想,但真跟她娘动手,她还是不太敢实践,当下一个轻巧的“燕子点水”蹿上了树,用剑柄一卡树梢,打了个旋,头也不回地避开李瑾容第二掌,险而又险地跟着折断的树枝一起落了地。

旁边几个大弟子看得心惊胆战,唯恐满场乱窜的周翡真激怒了他们大当家,盛怒之下把她打出个好歹来,忙上前来截,封死了她的退路。

正在这时,只听一人叫道:“住手!”

方才还有些紧张的谢允倏地放松了,重新露出他那张神神道道的笑脸。他好整以暇地从地上爬起来,掸了掸身上的尘土,又整了整衣襟,从容不迫地冲来人行礼道:“后学见过周先生。”

“不敢当。”周以棠缓缓地走过来,他脚步并不快,甚至有些虚浮,先屈指在周翡脑门上敲了一下,叱道,“没规矩。”

然后他和不远处的李瑾容对视了一眼,目光缓缓转向挂在树上的令牌上,轻声道:“师徒之情,周某已经还了,如今我不过是一个闭目塞听的废人,还来找我做什么呢?”

谢允微笑道:“我不过就是一个路过的信使,恩情还是旧仇,我是不知道的,只不过周先生如果不想见我,大可以不必现身的,不是吗?”

周以棠看了他一眼,问道:“要是我根本没听见呢?”

“那也没什么,听不见我笛声的,不是我要找的人。蜀中钟灵毓秀,风景绝佳,这一路走过来大饱眼福,哪怕无功而返,也不虚此行。”谢允心很宽地回道,随即他眼珠一转,又不轻不重地刺了周以棠一句,笑眯眯地接着道,“鲲鹏浅滩之困,苍龙折角之痛,我等河鲫听不明白,先生不必跟夏虫语冰。”

上一章:少年游 第四章谢允 下一章:少年游 第六章出师
热门: 暴君守则 14号推理当铺 骨音:池袋西口公园3 南风入我怀 解除婚约后,渣攻对白天鹅真香了 隐花平原 无限杀业 大漠谣(风中奇缘1) 我轻轻地尝一口 尊严:池袋西口公园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