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65章 黑暗的囚牢(五)

上一章:第0364章 黑暗的囚牢(四) 下一章:第0366章 黑暗的囚牢(六)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天色变了。”

站在露台上,望着外面逐渐降临的暮色,老人低声自语道。他伸出手去,抚了抚那把长长的白胡子,不由的叹息了一声。而在他的身后,穿着华贵服装的侍者正毕恭毕敬的站在那里,大气也不敢出一口。虽然从表面上看起来,眼前的老人除了胡子长一些之外,和其他街头巷尾随处可见的那些带着孙儿颐养天年的老人没有任何不同,但是在这座城市,这个国家,乃至这片大陆上,没有任何人敢忽视他的存在——这位老人,正是圣堂教团仅存的,最伟大的至高者之一。

光之圣者诺拉。

他乃半神之子,诞生于圣者战争时期,在那之后,他经历了一次次的风雨和考验,亲眼见证了每一场战争的开始和结束,每一个国家的诞生和毁灭。那双充满智慧的,深沉的眼眸之中,蕴含着的是常人无缘得见的崇高与神圣。对于诺拉来说,这一切和那一切,今天和昨天,以及和明天相比,没有任何不同。

不过现在,的确是与往日不同。

耳边隐隐约约可以听见下方的争吵声,自从白塔建好以来,它似乎还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吵闹过。那些往日里总是文质彬彬,举止优雅的圣徒们此刻也放弃了一直以来的悠然。他们怀抱着文件,脚步匆匆的从走廊的这一头走到那一头,从一个房间一路小跑到另外一个房间。而当他们打开厚重的大门时,里面的争吵声就会从门缝之中传来,打破了外面沉静的气氛。而紧接着厚重的门扉再次关闭,将那些声音再一次与外界隔离开来。

如果常人走进这里,恐怕还会以为就好像进入了菜市场,他们根本无法想象眼下在那些房间里所发生的一切。那些在民众们面前总是保持着庄严的神态,代表神的威严的神官,主教与圣骑士们正在隔着桌子大吵大闹,每个人似乎都在竭尽全力的发表自己的意见,但是对于事态的进展,却没有人可以想象。

诺拉知道他们为什么如此紧张,这段时间以来,克莱恩大陆上的麻烦一直没有平息。首先是从失落沼泽中忽然出现的死灵大军,它们来势汹汹,甚至已经消灭了挡在它们面前的三个国家,可以确定的是,对方的最终目标就是圣国塞斯。而面对这些可怕的不死生物,圣堂教团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联合了多方力量,这才堪堪将对方挡住。

但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就在圣堂教团还不知道该如何彻底消灭这些不死生物的时候,又有一个坏消息传来——原本被永久封印的亡日之子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破了封印,此刻正在四处破坏。甚至还和位于凌风峡谷,原本准备对抗不死军团的圣十字军进行了一番恶斗,结果则是圣十字军惨败,而不死军团则趁机入侵,占领了凌风峡谷。这样一来,克莱恩大陆南下的道路几乎已经完全被打通,接下来只要不死军团攻陷光辉要塞,那么整个克莱恩大陆南部大大小小包括塞斯在内的数十个国家与公国,都将被笼罩在死亡的阴影威胁之下。

而就在圣堂教团为了这些麻烦而操心不已的时候,又有一个坏消息传来——位于西部荒野的十镇联盟彻底失去了联络,而整个荒野也被一片神秘的黑暗所笼罩,根本无法搞清楚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首先是不死军团入侵,然后是邪神降临,现在又变成了黑暗笼罩荒野。这使得圣堂教团内部一时间也是人心惶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更何况从神明那里得到的神谕,也加深了这种不安与疑惑。

占星术士们发现北方的星座开始南移,代表“沉沦”的天琴座将成为下一个时期的中心。而预言法师们从水晶球中所窥视的未来则表现出了黑暗,死亡与混乱的火焰。牧师们从神明那只字片语之间所流传出来的是令人不安的恐惧与担忧,这一切的一切都表明,克莱恩大陆接下来似乎将要迎接一个不怎么美妙的未来。

这也是现在众人正在争论的焦点,有人认为这一切都和那个新崛起的死灵帝国有关,不管是亡日之子还是黑暗天幕,只要消灭那些不死生物,那么一切都可以迎刃而解。而有人则认为这一切的背后一定有一个天大的阴谋,他们应该把精力集中在调查这一切背后的阴谋。不然就算他们拼尽全力击败了那些不死生物,恐怕也只会被人在最后捡了便宜。还有人则提议以不变应万变,无论外面发生什么事,只要圣堂教团中的九圣信徒联合起来,按部就班的做好自己的事情,那么一切困难都会迎刃而解。

对于这种争吵,诺拉并不在意。这种事情经常都会发生,他也不止见过一次,虽然对于出生在这里的大多数人来说,圣堂教团的这幅模样他们恐怕还是生来第一次见到,但是对于诺拉而言,比这更加惨烈的场景,他也不止看见过一次。在那个众神降临,信仰缺失的年代,情况比现在更加严重。所以他并没有出席这些会议,因为诺拉很清楚,自己的一举一动,都会成为别人用来估量和评判的标杆,所以他只是站在这里,安静等待着最后的结果。

“这真是一段难熬的时间,不是吗?”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个声音凭空响起。而听见这个声音,诺拉挑了挑雪白的眉头,接着他转过头去,望向声音发出的地方。只见在诺拉的注视下,竖立在墙边的穿衣镜忽然开始散发出柔和的光辉,随后,一个身材矮小,穿着星月法师长袍的老人就这样笑嘻嘻的从镜子里走出。而看见他的出现,诺拉的面上则是露出了一丝微不可察的笑容,他伸出手去,阻止了自己侍从的进一步动作,这才望向眼前的老法师。

“你还是老样子,都不愿意走正门的。”

“对我来说,这是个习惯问题。”

面对诺拉的说话,眼前的老法师笑眯眯的摸了摸光秃秃的下巴——和诺拉不同,他没有头发和胡须,整个脑袋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光秃秃的灯泡,或者说如果不是看他身上那身法师长袍,恐怕会有人误认为这是一个强盗之类的存在也说不定。

“毕竟我以前是个盗贼,你应该可以理解,一个半路出家的法师可不是那么好当的。”

“这可不是‘星辰之主’该说的话啊。”

听到老法师的说话,诺拉摇了摇头。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老法师同样不是普通人,人们称他为“星辰之主”,万物星空的主宰者,克莱恩大陆上最强大的法师之神。一只脚已经踏入神之领域的存在,而现在在这里,他也不过就是一个干瘦的小老头罢了。看着自己这位老朋友,诺拉的面上浮现出一丝笑意,接着他望向老法师,开口询问道。

“法师协会的情况如何?”

面对诺拉的询问,老法师拿下脑袋上带着的高高的法师尖帽,接着伸出手去在头顶上抓了抓——虽然那里已经连一根头发都不剩了,这才开口继续说道。

“还是老样子,讨论,讨论,再讨论。法师们总是对神秘的东西抱有好奇心,但是有时候也太过谨慎——当然,你不得不承认,这种谨慎在大多数时候还是能够救他们的命的。只不过那些预言法师显得有些不安,我不知道他们从命运女神的织线中解读出了什么,但是看起来,情况似乎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好。我想你也察觉到了,这股风雨欲来的气息,有什么事情正在发生,就好像我们曾经所经历的那些一样。”

“西方,南方……一切都正在改变,但是我们却无能为力……”

说道这里,诺拉忽然叹了口气。

“你知道吗?我特别怀念当年我们一起冒险的那段日子,那个时候我们可以只凭借着一腔热血,哪里有危险,我们就去哪里。我们大家一起消灭过财狼人,扫荡过女巫的梦魇之境,还消灭过下层界的魔王投影。那个时候我们唯一期望的就是冒险,探索,战斗,然后胜利……”

“但是,那毕竟都已经是过去了。”

老法师摇了摇头,他当然知道诺拉在感叹什么。如果还是他们年轻的时候,那么现在他们就可以打点行装,然后去四处冒险,破解那些未知的谜团。可是现在他们已经不再是普普通通的冒险者,他们身居高位,一举一动皆能够影响这片大陆的一切。特别是在这种人心惶惶的时候,他们就更要留下来,以安定人心。这不仅仅是他们的职责,也是他们身为这片大陆顶尖人物所应该承担的义务。

辉煌的宝座虽然荣耀,但是回顾当初那能够随时随地来一场说走就走的冒险时的意气风发与自由自在,究竟哪一方更加重要呢?

“没错,那毕竟都已经是过去,现在我们所能够做的,只有在这里守望那些孩子……毕竟,这里不仅仅只是我们的世界啊。”

一面说着,诺拉一面转过头,再次望向远处的地平线。

而在那里,夕阳的最后一缕光辉已经彻底消失无踪。

黑夜降临了。

推荐热门小说幽暗主宰,本站提供幽暗主宰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幽暗主宰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364章 黑暗的囚牢(四) 下一章:第0366章 黑暗的囚牢(六)
热门: 武侠世界自由行 侯卫东官场笔记5 雪鹰领主 精灵血脉04:破晓之路 仙剑前传之臣心似水起源篇 玄学老祖穿成假孕炮灰后 推理作家的信条 全校都在嗑我俩的CP 破镜谋杀案 真名实姓:英美最佳中篇科幻小说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