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上一章:第81章 下一章:第83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言殊兴致冲冲地和沈清歌林溪客商量着去天界的计划,可宁燃还是放心不下,伸手抓住了言殊的衣袖,“我知道你真心待我为朋友,但言殊,这件事......”

宁燃欲言又止的样子勾起了林溪客和沈清歌的好奇心,言殊也无意隐瞒,说起了自己和天帝之间的故事。

言殊出生不凡,开天辟地第一只九尾狐。涂山送他去瑶池金母手下修行,与玉兔,金蟾,哮天犬并称瑶池四神兽。当年在天庭也算是一时风光无两。那时勾陈上宫天帝因先后经历丹钦叛乱,仙魔鏖战,真体亏损日益虚弱。天后瑶池金母诞下大太子,以延续勾陈上宫天帝之位。大太子拜四神兽之首的言殊为师,又受教于太上老君、月老门下。

比起师父,言殊更像是大太子的父亲,从小将大太子带在身边。这也不是言殊腻歪,而是当年瑶池金母孕育大太子的时候,曾受过丹钦叛乱的惊吓,因而自出生起大太子的身体羸弱不堪。母胎里的先天不足,即便靠着仙家灵药滋养也不见起色。仙家上书,恐大太子病体缠身,不堪天帝之位。瑶池金母听信谏言,生下二太子。二太子身体康健,性格活泼,除了年岁颇小,并无一处输给大太子。似乎是天帝之位的最佳人选。

二太子风光无限,天帝也更属意幼子,常让二太子伺候病榻之前,亲自教导。孰近孰远,一目了然。

而只有言殊一直陪在大太子身边,大太子生性安静,喜读诗书,时而废寝忘食,坐在碧桃花树下,落花吹满头。言殊见状,便伸手替他拂走落在发上的碧桃花。

“我生来风流薄情,睡过的人一夜就忘,”言殊转着手里的画笔,如同潇洒的说书人,将过去的故事娓娓道来,“涂山的九尾狐长了一双媚人的瞳,我身旁不缺伴侣,也从未有过真心。以为天下人的真心都和我一样廉价,但我没想过,就是在那个时候,他动了情。”

仙家情思迟钝,一开始大太子并未察觉到这是喜欢。只是讨厌旁人接近言殊,讨厌仙子在背后议论言殊的风流债,尤其厌恶的是自己那什么方面都高了自己一截的弟弟多看言殊一眼。

学识,心境,法术,他处处比不上弟弟,但有幸大太子胜在性格阴郁,手段了得,不过三两句便哄得自己的弟弟去了极北雪疆,去寻所谓的上清雪莲。偏巧这个时候天帝仙去,山河恸哭,二太子受风雪所困,无法回宫。他众望所归,继承了天帝之位。

他大位已继,言殊告老还乡。风流薄幸,浪荡此生的九尾狐得知末法时代将临,想舍下天界的云雾缥缈,去人间逍遥一生。徒弟当了天帝的言殊趾高气扬,恨不得往怀里多塞点宝贝,日后到人间也能过快活日子。

言殊上书回涂山,成了天帝的大太子冷冷地看了一眼,只说了一个字:“否。”

他再也不掩饰自己对言殊的欲望,贯穿了言殊的琵琶骨,将言殊锁在勾陈宫不得踏出一步。他准备了嫁衣,要以天妃之仪式迎娶言殊,他杀光了所有和言殊有过一夜风流的人。

他的爱来的猛烈又残酷,他以为只要锁住勾陈宫角、给自己梳发的师父,就能锁住那人的笑颜和那时的温柔。但世间情情爱爱,又怎是那么容易锁住的。

生性风流,最爱笑得眉眼弯弯的九尾狐,平生爱看风看花看雪看月也会看他,如今的言殊,眼里容不下任何景色,包括他。他不喜欢这样,他笃定了言殊不过是风流人间贪生怕死的狐妖,设了一场棋局要言殊低头。输一场,就扯断言殊的一条尾巴。如果言殊赢了,他便放他走。

他自负运筹帷幄无人能敌,黑白博弈远在言殊之上。

九尾狐,九条命,他赌言殊怕死,他赌言殊会低头认错,跪下求他。他赌言殊会乖乖穿上天妃的礼服。

言殊连输八局,被扯断了八条尾巴,尾椎鲜血淋漓,但下一场局,言殊还是选择落子。

“再输,师尊就会死,您不怕吗?”

“死不可怕,怕的是朝朝暮暮与你相对,日日夜夜出不了这勾陈宫。”

字字诛心。

他没想到,言殊不怕。是啊,生性凉薄的九尾狐宁可死为风流鬼,也不愿意做他的心上人。

可他怕了。

沾了鲜血的手最终还是抖了一下,棋子掉落在棋盘上。他精心设计的棋局毁了,他也把爱入骨髓的小狐狸给毁了。抬头张望眼,恍然想起当年碧桃树下,言殊教他下棋,他嫌弃下棋无用,但言殊说黑白博弈,皆是厮杀。如今他连赢言殊八场,却还是输得一败涂地。

他打翻棋盘,放走了言殊,天家之威,也不足以让言殊低头。

“哎呀呀到底是养了个白眼狼,”言殊轻巧地评论起过往的事,仿佛受伤的人不是他一样,“早知道就不教他下棋了,教会徒弟饿死师父,古人诚不欺我。”

林溪客这才明白刚才为何宁燃一而再再而三地拦着言殊去天界,有过这样的经历,言殊回天界,得需要多大的勇气。只是林溪客有些好奇,天帝之子,样貌学识都不会太差,言殊与他师徒之情也有多年,为何言殊就是不愿意和他在一起呢?按狐狸的性格,顶多也就是睡完就跑。

他揉了揉自己的脑袋,把话问了出来。

“这个嘛,”言殊有些难以启齿,“其实他长得还可以,下面那玩意也不错,就是......他把我捆在勾陈宫的时候,和我说他是下面那个。”

这件事宁燃也不知情,满脸震惊地看着言殊。

“啊呀有什么好震惊的,”言殊叉着腰开始骂起了天帝,“我和他型号不匹配啦,老子搞男人是为了后面爽的!要是为了前面爽还不如自己动手!他算个屁啊想让我当一!更过分的是他居然不愿意为了我妥协,这特么是真心喜欢我吗?”

这话到让宁燃想起了自己和林溪客那晚,是自己妥协了让林溪客在上面。想想有些吃亏,一记眼刀甩到了林溪客身上。

化身成为小企鹅的林溪客自然也能感受到言殊的目光,抱着自己的脑袋装作羞愧的模样。

“而且他娶我给的是天妃之位!天妃!不是天后,”言殊撩了下头发,“我言殊样貌好身材好活儿好,四神兽从上往下数是第一个!哪里配不上他的天后之位!合着把老子娶回家就是当个妾,正经人谁当妾啊!”

林溪客现在只想飞到言殊的面前,把他的嘴堵上。

“我们另想办法,”宁燃还是担心言殊去了天宫会被天帝迫害,“你别去了。”

“你能有什么办法,难不成让叶墟变成通天竹把你甩上去吗?”言殊刚才就是故意针对林溪客的,不过现在林溪客附身的企鹅玩偶还挺可爱的,伸手戳了戳他的肚子,“还是你真打算和小妈这么过一辈子?或者宁燃,你把这把剑甩了,和我过日子?哦,不行,我俩型号也不匹配。我都已经想好了,你纠结什么?”

“他若强行留你......”

“你别想那么多啊,这么多年过去了,说不定人连老婆都娶了,”言殊伸手拍了拍宁燃的肩膀,“再者他当年那么对我,我总得找个机会,跟他讨要一笔债。星霜帝君加上太子丹钦这份双人组合套餐就不错,肯定能打得他措手不及。到时候麻烦小妈拿到身体替我多揍他两拳,欺师灭祖的混蛋玩意儿,这次我非得打得他满地找牙。”

“言殊,这不是开玩笑!”宁燃看他还是一副油嘴滑舌的样子,出声提醒,“如果出了差错,你都有可能永远困在天宫,再也出不来。这是我和林溪客的事情,我不想你因为我......”

“三百年前,毓阳公主生父设斩妖伏魔阵将我关于大内皇宫,”言殊侧过头看了一眼宁燃,“你当时灵脉寸断,冒着生命危险救我出来,那时候你怎么不考虑是不是玩笑?”

言殊起身拍了下宁燃的肩膀:“宁燃,我欠你一条命,就当我还给你了。”

上一章:第81章 下一章:第83章
热门: 导演是个神…棍! 白骨令 修仙农家乐 神的九十亿个名字 超级训练大师 怒荡千军 真千金不干啦 荷兰鞋之谜 网游之盗版神话 末日新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