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上一章:第72章 下一章:第7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第二天宁燃上班迟到了。

倒也不是身体受不住林溪客,而是今早起来两个人腻腻歪歪,磨磨蹭蹭,又在楼下停车场卿卿我我许久才上来。宁燃的唇被林溪客咬了个通红,林溪客的脖颈被宁燃亲出了好几个草莓。一看就是热恋的小情侣,跟磁铁一样,怎么都分都分不开。

“哟,”宁燃和林溪客刚到办公室,就看到言殊翘着个二郎腿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手里拖着金丝眼镜打量着自己,“爸爸您这是被亲了几轮啊,嘴肿成这副模样?”

宁燃默不作声没有回答,林溪客倒像是故意在言殊面前宣示自己对宁燃的所有权似的,在宁燃的脸上亲了一口。宁燃不好意思地推着林溪客赶紧去上班。

林溪客离开,宁燃才转身面对着坐在沙发上的言殊,问他今天过来是什么事?

千年的狐狸看着宁燃走路的样子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又看着宁燃坐在沙发上不断交换叠腿的动作,心里一惊,大事不好!

“宁燃!”言殊拍案而起,“你不是说你才是攻的吗?”

这种闺房里的事情,宁燃没想到言殊会放到台面上来说,也没想过言殊的反应会这么大。但很快,言殊就给了自己的理由,他拉着宁燃的袖子嘤嘤嘤地哭了起来。

“我和叶墟打赌你和林溪客谁攻谁受,输了的人要吃十盒鲱鱼罐头,我不要吃呜呜呜呜呜。”

宁燃听了这话无言以对,一个是九尾妖狐,一个是修炼百年的妖怪,怎么这么幼稚,还比这些东西。

“你自己要赌的,愿赌服输,”宁燃揉了揉言殊的脑袋,“还有,你一个妖王,别总是和叶墟过不去。”

“那我不管嘛~”言殊抱着宁燃的胳膊可劲撒娇,“你帮帮我,我真的吃不了十盒鲱鱼罐头,你知不知道那玩意比垃圾堆还臭,爸爸你帮帮我嘛~要不然,你就别告诉叶墟你和林溪客之间的事,帮我拖一会儿......”

“死狐狸!老子赢了!”言殊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推门而入的叶墟给打断了,“今天不臭死你我这根竹子就倒着长!”

“艹!”言殊没想到叶墟发现的这么快,看着跟在叶墟身后的林溪客气得不打一处来。

回头看向宁燃,耸肩摊手两件套,表示这下自己也没办法了。

叶墟大步上前拉着言殊就要去买鲱鱼罐头,言殊扯着宁燃的胳膊就是不肯走,嘴里还不忘喊着:“爸爸救我!”

最后是林溪客出面解了围,让叶墟别这么过分。可叶墟不依不饶,这狐狸手绘表情包把自己骂的都快自闭了,让自己逮住了机会,自然饶不了他。可林溪客低头在叶墟耳边耳语几句,叶墟这才放弃了要往言殊嘴里塞鲱鱼罐头。

但交换条件是,言殊得变成狐狸模样,让他撸一整天。

言殊再不愿意,想想鲱鱼罐头也只能答应。变成了雪白色的狐狸,跳进了叶墟的怀里,被叶墟抱着狂撸。那动作,总让人觉得能撸下言殊一层皮。

言殊心里那个气啊,自己堂堂妖王,九尾狐妖,就这么被一根竹子给撸了,总有一天他要把叶墟变成自己的磨牙棒!

叶墟撸得开心,大摇大摆地准备带着言殊到处炫耀,言殊愿赌服输,只能跟着叶墟一起走。但临走前,言殊没忘记提醒林溪客一声:“湖峰花园,22栋306,左威之前住在那里,你抽个时间去看下?”

林溪客知道这话是对自己说的,他心里默默记下了地址。

门被叶墟关上,又留下了宁燃和林溪客两个人在办公室。这才分开几分钟又因为各种机缘巧合凑到了一起,宁燃伸手拿食指勾了下林溪客,林溪客忍不住凑了过去,又开始亲亲抱抱举高高。

但这次两个人还没缠绵几分钟,门外就传来敲门声。

宁燃推开林溪客,理了理衣服说了声请进。

抱着一个纸箱的陆蓝艰难地拿手肘抵开了门,慢慢地从缝隙里摸了进来,然后一把将纸箱扔到地上,“我的天,林溪客你这买的什么玩意儿啊,怎么这么重?”

陆蓝刚才去楼下取快递,看到一个收件人写着林溪客的件就想着给他顺手拿回来,但没想到这玩意这么重,自己费了好些力气才从楼下搬了过来。

“嗯?”陆蓝猛地这么一问,林溪客自己也懵了,自己啥时候在网上买东西了啊?

不仅是林溪客了,宁燃也有点懵,林溪客啥时候学会的网络购物啊?而且他买东西也没和自己说一声啊。

“拆开看看不就知道了吗?”陆蓝也好奇这个件里面放着的是什么奇珍异宝,怎么这么重。

他下手快,抽出别再裤腰带上的钥匙,对着贴了透明胶带的纸盒缝,一插一拉,包装就这么三下五除二地给打开了。

林溪客这才想起自己买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但还没等他开口阻拦,陆蓝就已经里面的东西取了出来。

一个,锃光瓦亮的,钢铁搓衣板。

陆蓝上下打量了一下这玩意,想了半天只能感叹了句:“燃总,您真会玩啊。”

然后就被宁燃轰了出去,就剩下钢铁搓衣板被孤零零地扔在了地上。

“林溪客,”宁燃指着地上的搓衣板问,“你买这玩意儿干啥?”

被质问的仙尊胆怯地抬头看了宁燃一眼,“我说我用来洗衣服的,你信吗?”

看到宁燃一脸疑惑的样子,林溪客只能说了实话。把自己脑补追妻火葬场,还到处练习罚跪,背浪子回头的台词的事情全都交代了出来。

临到末了,林溪客还说的有点上头,自卖自夸起来:“不是我吹,也就是叶墟拍戏,那些剧组不找我,不然这个类型的电视剧我来演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宁燃耐心地听他说完,打了个哈欠,“这么说来,仙尊大人您准备了这么多,倒是我没给您发展的空间了是吗?”

“不是不是!”林溪客赶紧打断宁燃的话,“夫君宅心仁厚,貌美如花,慷慨解囊,温柔善良,不要和一把剑计较这些事情。”

“我是说你下跪怎么这么熟练,”宁燃捡起地上的搓衣板,上下打量着,心里还挺满意的,“行吧,东西我没收了,以后说不定能用得上。”

林溪客松了口气,心底暗暗地咒骂了陆蓝十几次。

晚上下班回家,宁燃为了还特地把搓衣板带了回去,找了个好地方给放着。林溪客在旁边看着哼哼唧唧地说自己乃是北冥玄铁打造而成,这点不锈钢能耐他几何。

话音还未落,宁燃便用火灵根,将搓衣板上的齿全都改成了尖锐的刀刃,每一片刃上还散发着红色的火光。人界钢铁奈何不了林溪客,但这融了宁燃灵力的搓衣板可就不是简单的搓衣板了。

林溪客看得腿有点打颤,真想抽刚才乱说话的自己好几个嘴巴子。

宁燃得意地收起搓衣板,又上了锁,就像是怕谁大半夜把这宝贝给偷走一样,小心又谨慎。

林溪客看着他的动作,职业病跟犯了似的,问了句:“夫君这样保管谨慎,是为了日后惩罚我吗?”

这话吓得宁燃一惊,他只是觉得好玩而已,没打算用着玩意儿伤了林溪客。

“我知道我先前有诸多对不起夫君的地方,”林溪客垂眼,眼里道不明的落寞哀伤,“是我的错,让夫君这样小心防备,日后我一定谨言慎行,不会再犯了。夫君若是想罚我,不必用搓衣板这种东西,对着句芒留下的伤口注一丝灵力,就足以让我痛不欲生.....”

“我不是这个意思!”宁燃被他骗得团团转,赶紧否认,“我就是觉得好玩.....”

林溪客哑然一笑,“我也就是夫君的一个玩意儿——”

他话还没说完,宁燃直接一把火将那搓衣板烧了个干净,然后赶紧上前一步抱着林溪客开始哄,“我没这个心思,就是觉得你特地做了个不锈钢的,我觉得新鲜。”

“那夫君,”林溪客的小眼珠子一转,“那我可以亲夫君一口吗?”

这还用问?宁燃直接就把脸贴了上去。可他没想到,林溪客亲了一口还有下一口,亲玩脸蛋就是嘴唇,亲了上面就是下面。

滚着滚着又滚到床上去了。

一朝梦醒,宁燃坐在床上,挠着脑袋,寻思自己是不是又被林溪客给耍了。

但身边的那人紧闭双目,好似陷入了无尽的梦魇之中。

在梦里,他好似置身于无尽的星河之中。在这里没有声音,没有生命。

他随意伸手,星子如同萤火虫一般,在他的手指之中来回穿梭。

突然,一道火光袭来,烧碎了他手中的光芒。顺着火光的方向望去,一只火红的凤凰翱翔于星海之中。过了些许,那鸟儿似乎飞累了,落在他的身边,幻化成为人形,轻轻靠着他的肩膀。

林溪客只觉得梦里那人十分熟悉,却看不清面容。

只是最后听到自己缓缓地喊了一声,“丹钦。”

上一章:第72章 下一章:第74章
热门: 人性的证明 玻璃恋人 我被凶宅看上了(无限流) 富士山禁恋 限定暧昧 篮坛大流氓 太初 再见,宝贝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第二块血迹 福尔摩斯症候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