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上一章:第71章 下一章:第73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宁燃的一句话折磨了林溪客一整天。

他没睡几个小时,早上就风风火火地起床上班,把工作室里的工作都处理好,下午就把叶墟扔给了詹薇这个新的经纪人。其实之前林溪客本不需要多忙,终归是师父不放心徒弟,怕叶墟被人坑,所以小徒弟去哪儿都跟着,见什么人也都跟着。

如今宁燃这么明摆着地勾引,还要什么徒弟啊,扔给沈清歌算了。

上午处理好工作,中午陪宁燃吃了个饭。午饭后去超市买了好几斤巧克力和糖果,在曲城文化见人就发,刷脸刷到飞起,恨不得立马在身上贴个员工牌,写着:曲城文化老板娘——林溪客的字样。

员工们也不客气,吃完一兜再去拿一兜。大家还以为这是情人得宠,风头正盛。没想到大家快把林溪客袋子里的糖拿完的时候,宁燃突然从电梯里走了出来。大家立马收手,回到办公桌前该干啥干啥。

环视一圈,不少员工桌子上堆满了糖。看来是觉得林溪客是冤大头便使劲地占小便宜。宁燃知道曲城文化的员工里有不少人还是没把林溪客当回事的,自己这个当丈夫的是该给妻子撑一撑场面了。

浴室他伸手从背后抱住林溪客,问了句:“我的呢?”

刚才林溪客发糖发得开心,根本没注意背后,冷不丁地被宁燃吓了一跳,看向手中空空如也的糖袋子,“没了......”

没听到宁燃的答复,林溪客怕他生气,赶紧说:“我等会儿给你买巧克力,里面有花生的那种,我马上去买!”

他正准备动身去买,却被宁燃拦住,没头没脑地问了句:“你刚才吃过糖了吗?”

“嗯。”

发糖的时候,林溪客嘴馋话梅糖,便拆了一个含在口中,刚刚才吃完。

听到肯定的答复,宁燃凑上去吻住了林溪客的唇,舔舐他嘴里的味道。

“酸的。”

宁燃钟爱酸甜味的东西,亲得上头,完全没顾忌到周围的人。底下的员工敢怒不敢言,眼看着桌上五颜六色的喜糖瞬间变成了狗粮。

被亲傻了的林溪客跟着宁燃进了电梯,宁燃还有会要开,让他自己找个地方休息。林溪客坐车直接回了家。

开了门坐在沙发上,外面的阳光正好,罩在林溪客的身上,如同披上了金色的纱。林溪客从来都不喜欢金色,只觉得是富贵人家的颜色。他更偏心青色,当年青玉峰上他的衣服多为靛色或是青色,隐秘在青玉峰终年翠绿的竹林中,难以被找出。只是如今看来,金色倒也有让人愉快的时候。

他坐在阳光下,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只是就傻坐着。想着宁燃亲吻自己的模样,想着昨晚宁燃等待自己的模样。他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也从来没有这么自由过。

他就好像放在游乐园里的吹泡泡机,如果能有人过来按一下他的心脏,他一定能从头顶上,吐出幸福的泡泡。

宁燃那边送走了林溪客,今天总算能安心工作了。开了个关于广告宣传片的会议,公司有不少员工觉得这件事花钱费力还不讨好,太阳春白雪了,不符合公司的定位,想趁着目前只拍过跳舞小姑娘和沈清歌片段的时候,赶紧把这个项目砍掉。

但宁燃一意孤行,他创办曲城文化的本意就不是赚钱,只是刚好这个公司赶上了时代的红利,大赚了一笔。宁燃真正想要的是记录下这个时代的普通人,仅此而已。

双方吵的不可开交,但宁燃控股多,整个公司也就是他的一言堂。宁燃坚持要拍下去,下面的员工再没办法也只能听着宁燃的话。

交锋就这么结束了。下午宁燃又去盯了几个主播的直播,商量了一下他们的要求和问题。等差不多忙完的时候接到了言殊的电话。

言殊在处理左威后续的事情,和宁燃说了几句之后,两个人不免聊到了感情问题上。言殊聊着最近钓了一个不错的凯子,器大活好颜值高,就是直男癌症不好搞。说了几次言殊画的那点破画上不了台面,还不如乖乖抬起屁股被自己包养。言殊忍无可忍亮了獠牙和墨绿色的眼珠。

“哎,可惜了,”言殊在电话那头叹着气,“我不该在他硬着的时候做这样的事,挺好用的玩意就这么软了,以后恐怕也用不了了。”

宁燃还能说什么,鼓了鼓掌,“干得漂亮,下次再来。”

言殊一边扣着手机一边和宁燃聊天,这时候刚好弹了叶墟的聊天框出来。先前宁燃说林溪客不行,两个人的师娘小妈之争暂时告一段落。后来林溪客那天自己交代了,原身是一把剑的事之后,言殊和叶墟的战争又重新打响。原本还只是趁着宁燃睡觉,两个人在病房里斗斗嘴。自从之前两个人,加了对方的微信,老狐狸和小竹子动不动就能为了到底是师父师娘还是爸爸小妈的问题,在APP里怼上好几百个回合,表情包刷到飞起。

今天你来一个狐狸皮,明天他来一个炭烤竹笋。

叶墟娱乐圈朋友多,表情包收集的也多,和言殊斗图也不带怕的。但言殊是干啥的?职业画画的,现场自创表情包,气的叶墟差点躲进竹林里自闭。

斗赢了叶墟也算不得本事,言殊到底还是想听宁燃说一说事实情况。

“您这和仙尊到底谁是夫谁是妻,给我个准信好不好?”言殊主动提了这件事。

这事先前宁燃想过,当年自己提出来娶林溪客的,林溪客对自己的称呼自始至终都是夫君,生活模式也是他主外,林溪客主内,那什么情况还用明说嘛?

虽然还没到那最后一步,估计情况也差不了多少。

“我是攻,”宁燃简明扼要地回答这个问题,“这还用说嘛?我不是攻的话,林溪客那一声声夫君是叫给谁听的。”

“得嘞!”电话那头的言殊得到了自己满意的答案,随便和宁燃唠了两句家常就把电话挂下。

宁燃看了下手表,差不多也快到了下班的时间。今天林溪客在家,两个人晚上打算聚一聚,宁燃就自作主张地给自己提前放了假。

回了家,敲门林溪客没开,宁燃拿了钥匙。推开门,屋内一片漆黑。宁燃摸索到开关开了灯,这才发现,屋内被林溪客贴满了红艳艳的囍字,茶几上还摆着花生和喜糖,花瓶里插着粉色的玫瑰。

而林溪客本人,穿着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嫁衣,正坐在沙发上包着红包。他没想到今天宁燃早点下班,东西还没弄好人就先回来了。

“夫君......”林溪客原本的打算是等盖上盖头等着宁燃的,现在好了,蜡烛也没点,盖头也没盖上,全都被宁燃看到了,“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我给自己提前下班了,”宁燃关上背后的门,“看来我破坏了给我准备的惊喜。”

“也不算什么惊喜吧,”林溪客心里是有些生气,自己原准备好好布置一番的,结果事与愿违,“夫君不是一直说当年花轿抬过来的是空的嘛,我就想给咱俩补一场。只不过我没赚那么多的钱,能请琴师来吹拉弹唱,也没办法大办宴席,我就想着简单一点,就我们两个人在家。”

宁燃没想到林溪客心里一直记着这件事,沉默了好一会儿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说了两个字:“谢谢。”

林溪客知道他腼腆,也不为难,就拿着手上的红盖头问:“夫君要不要试一次。”

一切从简,但林溪客还是希望宁燃能掀开那个红盖头。

他盖上了绣了鸳鸯戏水的盖头,宁燃走到他面前掀开,红罗衬着林溪客的脸绯红,宁燃贴上去,吻住了他的唇。

这是他的新娘,跨越了一千年的时光,终于娶到了身边。两人又搂又抱,情到深处,林溪客伸手去解宁燃的皮带,宁燃还是有点紧张,按着他的手。

“不是说好玩火的吗?”林溪客舔了一下宁燃的唇。

宁燃故意逗他,“我的意思是教你火灵根的法术。”

“夫君.....”

看林溪客噘着嘴抱怨,宁燃摸了摸他的头,便随着林溪客的意愿去了。

只是情况的发展似乎和宁燃想的不太一样,林溪客一直压在自己的身上不肯起来。林溪客嘴上一直念叨着“夫君辛苦了”“我来伺候夫君”的话,迷迷糊糊地,等自己反应过来,谁夫谁妻,已成定局。

“林溪客!”事了后,宁燃一拳锤在枕头上,“你口口声声喊着夫君,你干的是妻子该干的事吗?”

这点还真的冤枉林溪客了,他对夫妻概念也不清楚,只是看着网上视频说,两个男人相爱,在下的那一方会更舒服些。再想想言殊平日的模样,就觉得宁燃会喜欢。

他委屈巴巴地躺在床上给宁燃揉腰,声泪俱下地把责任推给了小视频身上。

“没怪你,”宁燃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话说得重了些,赶紧哄着林溪客,“就是我之前也没想到,今天下午我还和言殊说肯定是我......”

怕话题又绕回去,林溪客赶紧问了句,“那夫君觉得我伺候得可以吗?”

看着对方期待的目光,宁燃半推半就地说了句可以。

然后林溪客的身体就又压了上去。

上一章:第71章 下一章:第73章
热门: 毕业前的杀人游戏 星战英雄 龙骑战机 冰与火之歌4:列王的纷争(上) 连环罪:心理有诡 诡案罪8 奇想,天动 被地球开发出新功能 民国秘事1:被偷走的秘密被偷走的秘密 时停499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