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上一章:第70章 下一章:第72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我只记得他是天界一把遇神杀神,遇魔杀魔的剑,其他的......”言殊摇头,目光投向林溪客,“我并不知晓,你问这个做什么?”

林溪客刚好扫到镜子里自己的模样,“先前在天界,句芒将我认成了星霜帝君。”

没想到听了这话的言殊惊得站了起来,林溪客眼看着他指着自己说:“你可知道,天界的神仙并不是拿眼睛去看人的,而是透过肉体去识别魂魄,所以.......”

就在这时,林溪客一阵小呼噜声,低下头才注意到宁燃不知什么时候睡了过去。林溪客叹了口气,说道:“无论如何,我都会陪在他身边。如今天界人界隔绝,我也不再肖想别的东西,只求能和宁燃一直在一起就好。这件事到此为止,日后别再提起扰人心烦。”

看言殊点了头,林溪客才放心下来,给怀里的人掖了下被子。

“对了,左威的尸体我后来去现场处理了,”言殊交代了这段时间宁燃晾着林溪客时,处理的事情,“他身体枯朽,如同年迈之人,我猜测当年他是生吞了宁燃师父的灵力,才苟活到现在。”

这与林溪客所猜测的分毫不差,

过了段时间,两个人伤势好的差不多了之后,就办理了出院手续。两人一前一后复工上班,都积压了好一段时间的工作,忙了个天昏地暗。

林溪客也就偶尔在睡觉前找个机会亲了亲宁燃,剩下的时间都在处理工作室堆积的工作。工作室办得风生水起,相对应的,林溪客自己的应酬也多了起来。凡人的应酬从古到今就是喝酒吹牛,原身是剑的林溪客不怕喝酒,也不在乎那些老板们吹牛皮吹得有多难听,只是某次应酬结束之后,林溪客被人塞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的是某个练习生的微信号。

没吃过猪叫也见过猪跑,林溪客当然明白这张纸条的含义,贴心地撕成碎屑扔进了垃圾桶。

但有些事,终究没有林溪客想的那么简单。

他把纸条撕碎了事,可人若是真心想来缠着你,区区一个微信号手机号还弄不到吗?练习生线上线下拦截了林溪客好多次,碍着练习生老板的面子,林溪客不好和人撕破脸皮,但也早和练习生坦白了自己已经结婚,不会动任何乱七八糟的念头。

练习生似乎知难而退了,林溪客也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转头就继续和宁燃卿卿我我了。

但没想到,不过一个星期,林溪客陪着叶墟拍戏的时候,听到隔壁化妆间的小演员讨论起了自己的事情。

“叶墟的那个师父?怎么了?”

“你离那个人远点,长得还不错,干的都不是人事,和一个练习生睡了一晚上就不管人家了,说好的资源也不给。”

“这人怎么这样啊?那叶墟是不是......”

“我估计可能有点关系,但我从别人那里听说叶墟的师父,好像是曲城文化燃总包养的小情人。”

隔壁听到这段对话的林溪客气的不行。

林溪客气的是,什么情人不情人的,他现在是正妻!还有就是这睡了一夜的传闻从哪里来的,要是被宁燃听到可就完了。

可是事情也巧了,就在林溪客领着叶墟去赶活动的时候,在后台碰到了那个小练习生。林溪客想离那个人远点,却又被贴了上来。林溪客烦他这副模样,问了句:“谣言是不是你传出来的?”

练习生没想到林溪客猜得这么快,就点头应下了,“谣言都传开来了,您不和我发生些什么,不觉得有点吃亏吗?”

逼宫?

这招妙啊!

林溪客差点就给人拍手叫好了,要知道出院之后,宁燃每天晚上都在自己身上摸来摸去,摸爽了就睡下当无事发生。自己被他撩得都快爆炸成烟花了还不见宁燃收敛一点。练习生看林溪客没什么反应,又进了一步道:“您摸摸我的胸口,这段时间因为想念您我都变瘦了不少,公司里其他的练习生也欺负我,没有您的支持,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在这个行业里待下去了。我并不是那种贪念权财的人,我只是被逼无奈,而且我也是爱慕您才做出这样的行为的。”

这是.....白莲花吗?

当初林溪客也研究过这个领域,但是因为白莲花进行的都是道德绑架和一味地装高洁,林溪客觉得对追求宁燃没什么太大的作用就放弃不学了,没想到按照练习生这种说法,似乎还挺有用的啊。

“您如果实在不喜欢这样,我也不想勉强,”练习生往后退了一步,“我只是想给您证明,我是一个愿意为了梦想付出一切努力的人,您可以在我身上投一些叶墟不要的资源,我会努力的,等我以后赚钱了再报答您。”

林溪客眉头一皱,这是打算白嫖?

“您看怎么样?”练习生小心地拿眼神打量林溪客。

林溪客抽出了一直放在公文包里的便利贴还有签字笔,写了陆蓝的电话和名字上去,“比起练习生我觉得你更适合做网红,专门讨论如何追人的那种情感话题,我相信你一定能大红大紫,扬名天下,指日可待。”

留下这张纸条,林溪客扬长而去,迫不及待地准备找宁燃实践一下自己学到的东西。

练习生拿着纸条,在风中凌乱,这个人怎么和自己想的完全不一样呢?

陪着叶墟跑了一天的活动,晚上回去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了。林溪客以为宁燃早就睡了,没想到到家打开门,宁燃穿着睡衣,赤脚窝在沙发上看电影。桌子上叠着几盒子外卖,看来是专门给林溪客准备的,知道他赶活动辛苦,晚上来不及吃饭。

“怎么闹到这么晚?”宁燃摘了耳机回头看着林溪客,他现在有些后悔放林溪客出去工作了,这个人有时候上班时间比自己还要不固定。

换好鞋,林溪客脱掉了沾染烟草味的西装,从冰箱里拿了两瓶牛奶,插了吸管,递给了宁燃一瓶,“主办方活动流程没设计好,来来回回搞了好几遍。叶墟让沈清歌接回去了,明天我们下午再开工,让他好好休息。”

“嗯,”宁燃的目光投向了桌上的饭菜,“给你准备的。”

林溪客这才意识到,自己好久没有给宁燃做过饭了,这段时间忙一直吃的都是外卖。他赶紧拿起外卖盒准备去热,没想到饭菜是有温度的。

“我拿灵力维持着温度的,”宁燃拿起一旁的一次性筷子,递给了林溪客,“赶紧吃吧。”

林溪客乖乖接过筷子,闷头吃饭。等了半天也不见宁燃跟自己说话,他便试探性的问了句:“夫君,你是生气了吗?”

听了这话的宁燃愣了一下,沉默许久,才不情不愿地从鼻腔里发出了一个音:“嗯。”

没想到宁燃会承认,林溪客便解释起了自己晚归的原因,还不忘卖惨解释自己工作多辛苦,又保证明天一定能多抽出时间陪着宁燃,等工作室走上正轨了,自己的休息时间就会多一些。

“工作很辛苦吗?”宁燃皱着眉头听完了林溪客的话,“那别干了吧,让叶墟自己玩去吧,反正你挣的那点钱我也看不上。”

这......也不是这个理啊。

“知道为什么曲城文化从来都不加班吗?因为我不在乎那点钱,”宁燃夹了一块肉给林溪客,“人活着又不是为了钱活着,是为了快乐和幸福。”

林溪客凑上去问:“那夫君您今晚能考虑让我性福一下吗?”

“不能。”

无可奈何的林溪客只能吃着哑巴亏,两人收拾洗漱,爬上床。林溪客想着今天练习生说的话,像模像样地在宁燃面前表演了起来。

“夫君,”林溪客伸手搂着宁燃,“你看公司上下都知道你和我的关系,咱们这样徒有夫妻之名,没有夫妻之实,不觉得有些吃亏吗?”

林溪客的手被宁燃推开,“不觉得,人生在世,不要只在乎欲望。”

“夫君,你摸摸看,我这段时间因为愧疚消瘦了不少,”林溪客继续勾引,“你就一点都不惜疼我吗?”

“你不是一把剑吗?应该可以变大变小变漂亮。”

完败。

林溪客就真的服气了,自己之前的招数怎么放在宁燃身上,这次全都不管用了。早知道当初就不说什么不行的谎了,不然自己现在什么都有了,也不用天天晚上还得起床冲冷水澡。

夫君这个人身体构造是怎么回事,比自己还能忍。难不成是自己人老珠黄,上不了台面了?

林溪客转身生着闷气,宁燃看他气嘟嘟的样子,又抱着来哄,“今天太晚了。”

嗯?

眼看事情还有转机,林溪客的小心思又活络了起来。不过他还是保持着现在的姿势,不愿意转身去搭理宁燃。

身后传来了宁燃低沉性感的声音,“这种事情要准备的,明天......我教你怎么玩火。”

上一章:第70章 下一章:第72章
热门: 402女生寝室 都市传说拼图 武当一剑 民调局异闻录3·血海鬼船 沙门空海之大唐鬼宴·卷之三·胡术 神秘女子杀人事件 纵横诸天的武者 虫族之雄子的工作 夺取 刺局5:气杀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