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上一章:第68章 下一章:第7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三个人斗嘴也没劲,大眼瞪小眼地互相看不舒坦。

但却没想到,就在三个人互相较劲的时候,叶墟结束了大半夜的拍摄,马不停蹄地来病房找师娘和师父了。可等叶墟打开病房的门,师父不在,只剩下师娘一个人睡在床上,两眼无神地看着天花板。

“师娘?”宁燃看着叶墟把刚刚从医院门口买来的新鲜水果放到床头柜上,“你醒了啊,身体怎么样?”

没想到骂走了三个又来了一个,但好歹宁燃对待叶墟他要比其他三个人耐心些,就回了句:“还好。”

凑到宁燃的床头,叶墟搬了把椅子坐下给宁燃削水果。他左望右望都找不到林溪客,就主动问了宁燃师父在哪里。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宁燃就头大。刚刚林溪客来的那出认错道歉,搅和地宁燃脑子疼,他好不容易费了点时间把其中因果弄了个清楚,却又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林溪客。

怪罪于他吧,林溪客为了自己独闯天宫,取来北三七,又受了那么严重的伤。

不怪罪他吧,自己心里总归是不舒坦,到底还是被人耍了一遭。

“被我轰出去了。”

一听这话,叶墟立马就慌了,师父这受了这么重的伤,师娘怎么能把他给赶出去呢?难不成师父师娘出了什么感情问题?

看着叶墟一脸疑惑的模样,想来林溪客这些勾当叶墟应该不知情,宁燃就把前因后果给叶墟说了。话音刚落,宁燃还没说什么要和林溪客算总账的话,叶墟倒是先炸了。

“卧槽林溪客这个混蛋怎么能干出这样的事情!他这个人还有心吗?怎么比我这个竹子还空心!我真是瞎了眼了认了他这么一个师父!那个混蛋在哪里,师娘你拿我头发变成的竹条抽他,我保证特别疼!”

他这一副大义灭亲的样子倒是逗笑了宁燃,经他这么一说,宁燃到底心里宽慰了不少。

心里舒坦了不少,但终究是被伤到了感情。这段时间宁燃断绝联络,谁也不见。除了偶尔见见叶墟,连言殊进来,也只是让他送了饭就离开。

宁燃是清净了,可对面有人看着干着急啊。林溪客想着宁燃这一天到晚也不和谁说话,游戏也不玩,电视也不看,整天就忙着工作。林溪客真的怕他闷出了病来,发了几个消息过去,宁燃都不搭理。不仅宁燃自己不搭理,宁燃还让叶墟和秘书都别搭理他。

于是乎他每天就扒在墙上听隔壁的动静,可宁燃做事轻巧,也没让他听出个所以然出来。

林溪客不怕宁燃打他骂他,怕的就是这种无声无息,怕的就是万一宁燃心灰意冷,对自己彻底失望,而后两个人渐行渐远,不复当初。比起一天天地就这么干等下去,倒不如主动出击。他半夜里摸着下床,把自己病房内的水管给砍断了。

这下好了,洗澡就成了问题。

一开始林溪客也没去找宁燃,而是故意找了个脾气大,闲着没事就骂护士骂医院骂别的病人的患者。林溪客抱着怀里的衣服,扣响门扉问那患者借浴室一用。说话故意带了点小性子,没想到那个患者大庭广众之下对着林溪客破口大骂。患者的声音太大,一下子吸引了往来的患者和家属。

甘医生也赶紧跑了过来调停,可那患者不依不饶,对着林溪客什么乱七八糟的脏话都往外泼。半个诊所的人都听见了,宁燃肯定会听见。

不过林溪客赌的不是宁燃心软,而是叶墟。今天他特地挑的就是叶墟过来看望宁燃的时间点。

他与叶墟之间毕竟有师徒之情,而且渡情劫这件事,与叶墟本人是没有任何利害关系的。林溪客吃准了叶墟并不像宁燃那样,生气得理直气壮。

林溪客猜得很准,在听到有人喊着师父的名字骂骂咧咧的时候,叶墟差点没忍住冲上去揍人。这时候宁燃拦住了叶墟,他警告叶墟,大小是个公共人物,和病人起冲突了不好。宁燃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吩咐叶墟过去把林溪客叫过来,来自己的病房里洗澡。

值班的护士和围观的病人家属把那个脾气不好的患者拉走了,人群散去,就剩下林溪客一个人抱着洗漱用品站在走廊上。叶墟赶紧走过去拉着师父,说师娘喊他过去洗澡。

他在宁燃面前骂林溪客,可到了林溪客面前,看到林溪客被人骂成那样,心里又软了不少。自己平日里工作忙,又因为生气,每次都只看了林溪客一眼送了点水果就离开。但到底是自己没照顾好师父,才让师父平白无故地受人委屈。

可林溪客哪里还管这些,他倒是想给叶墟道谢,多亏了叶墟这点爆棚的正义感,自己好歹在宁燃面前有了回寰的余地。

他被叶墟扶着去了宁燃的病房,进门就看到宁燃坐在病床上望着电脑,连头都没抬一下。

看他的申请,林溪客能猜到宁燃心里还是气自己的。他倒是先和宁燃说了句:“谢谢。”但这次加上的称呼不再是夫君,而是燃总。

这话听得宁燃心里总觉得怪怪的。倒也没多说什么,嗯了一声就继续处理手头上的事务了。

看着面前这不清不楚的局势,想着自己在这里待下去也是捣乱,叶墟就说了声自己有事先走了。

等他离开后,整个病房就只剩下了林溪客洗澡时传来“哗啦啦”的水声。这声音听得宁燃是心烦意乱,面前的图表也好,数字也好,都变成了一团乱麻。宁燃看不下去,索性合上电脑,玩起了手机。

可是他连手机都玩的不是那么自在。

林溪客洗完了澡,换好衣服出了浴室。他拿着毛巾擦着头发,习惯性地喊了句:“夫君,能把吹风机地给我吗?”

他故意这么喊的,为的就是唤起当初两个人共同生活的记忆。

果不其然,宁燃也下意识地从床头柜里翻出吹风机,准备下床递给林溪客,可没想到林溪客赶紧反应过来,脸色一变。

还没等宁燃说些什么,林溪客先道了歉:“抱歉.......我,我不是故意的,我......”

这话听得宁燃眉头一皱,他不喜欢这样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索性让林溪客过来坐下,说了句:“我们好好谈谈吧。”

千年的岁月过去,宁燃早就知道人和人之间最大的鸿沟就是不沟通不说话不了解。他没什么兴趣玩你爱我我不爱你的把戏。这件事说到底无外乎就一个矛盾,他对林溪客有感情,但林溪客却又切切实实地骗了他。

“你闯入天宫取药,被句芒伤成这个样子,我知道你对我不是假的,”宁燃主动挑起了话题,“我对你也是真情实意,只是林溪客,被骗过一次,我就不敢信你第二次。”

他生性多疑,后又经历过惨烈的失去,因而将信任看得格外重要。宁燃并不在意过往的事情,至少目前来看,林溪客并没有抛下他就这么去了天宫一去不回。他所担心的,是无穷的未来里,他该如何信任林溪客。

这也是为什么他从来都不喜欢别人骗自己,因为信任这种东西,只要有了一次裂缝,往后这个裂缝就会被风吹雨打,变得越来越大,最后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也会分崩离析,再无修补的可能。

“当初我也说了和你就是搭伙过日子,这段时间你陪着我我也挺开心的。家里的事情都劳烦你操心了,只是我素来对人情薄,不喜欢欺骗与谎言。工作室也开了起来,叶墟也懂事了不少,你在现代社会也能立足了,不如日后各过各的,你要是看得起我就出来一起吃个饭......”

林溪客没想到宁燃会这么说,他笃定了宁燃对自己有感情,却没算到,在千年孤独寂寞的时光里,感情又算得了什么。

“夫君对我就这么绝情吗?”

“我不是绝情,我说过了我不喜欢人骗我,骗我一次就有第二次,林溪客你要我怎么信你?”宁燃到底也是舍不得这段感情,说话渐渐显露了自己真正的脾气。

“我知道我自己做错了,可是夫君,一次知错就改的机会你也不愿意给我吗?”

看着林溪客还是一副不想放弃的样子,宁燃真正的情感也逐渐浮现出来。

他当然舍不得林溪客,谁不想每天都有深爱的人陪在自己身边,谁不想累了倦了晚上躺在沙发上有个人陪自己说说掏心窝子的话,更何况这个人是林溪客。

他孤独了整整一千年,他比谁都想要林溪客的陪伴。只是他天生傲慢,不愿意向内心的恐惧低头。

“往后每一天我都得害怕你什么时候会再次骗我!每一分钟我都得担心你会不会撇下我去天宫!你说的话,做的事是不是别有打算!你今日告诉我你当初接近我是为了渡劫,我怎么知道你如今把真相坦白出来是不是别的目的!”

“林溪客,我不是不喜欢你,我是害怕......”

我害怕到最后大梦一场,我害怕你也将我抛下,再不回头。

高傲的魔尊眼里噙了泪,林溪客看着心疼,伸手用拇指替他抹去了。

“那夫君......你不如把心头血给我,让我认主,从此之后,我生死荣辱,都凭夫君一人定夺。”

上一章:第68章 下一章:第70章
热门: 九州·铁浮图 大侠魂 穿进玛丽苏文被迫装直男 浪花少年侦探团 至高利益 游戏旅途 保持沉默 成化十四年(成化十四年原著小说) 白与黑 驸马她重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