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上一章:第67章 下一章:第6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可拉着拉着,林溪客突然把宁燃的手甩开了。他撑着身体从床上爬起来,身后的伤口还未曾痊愈,动一下两个伤口就疼得让人喘不过气来。但林溪客还是强撑着从床上爬了下来,跪在了宁燃的床边。

“你这是做什么?”宁燃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林溪客的身体伤得不比自己轻,他这么闹会让伤口裂开的。

林溪客跪在地上,他因灵力损耗不少,无法维持自己的短发形象。如今穿着一件最简单的病号服,披散着长发,跪在地上的模样,像极了古代皇宫内,素衣脱簪来请罪的妃子:“有件事瞒了夫君很久了,我想今天还是和夫君说清楚吧。”

宁燃皱着眉头,他还不知道林溪客说的是什么意思。他平日里对林溪客太过放心,只觉得林溪客能闹出什么大事出来?恐怕又是小题大做了。反倒是心疼起林溪客为了给自己找解药受了重伤,他伸手抚摸着林溪客的脸,“别闹了,身体还没好,赶紧回床上躺着,以后再说。”

林溪客咬了下唇,这次他必须得把所有事情给交代了,

“我一开始接近夫君,是抱着目的来的。”

一听这话,宁燃的手停在了半空中。

“夫君可能不知道,我的原身是一把剑,无心也无情......”

林溪客冷静地把自己的身世,自己被下蛊诅咒,自己如何欺骗宁燃,骗取宁燃欢心的事情,全都交代了个一清二楚。宁燃的眼神也从一开始的信任,怜惜,再到后面的愤怒与不可置信。

他把林溪客当成可以携手走过无尽时间的伴侣,而从一开始,林溪客的所有目的都只是度过情劫,登临天界。

眼见宁燃看待自己的目光染上了怒火,林溪客抓住了宁燃的手。宁燃想要抽回,可林溪客拼尽全力也要抓住那只手。他把宁燃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夫君,你要是生气打我骂我都可以.......我承认我一开始接近你是为了登上天界,但如今我早就不在乎这些了。”

他似乎有意地提醒宁燃,即便一开始自己是为了登上天宫才接近宁燃,但是为了给宁燃取药,自己可是上了一趟天界又跑下来了。

林溪客直到此时,还在算计宁燃的心思。只是他别无办法,哪怕用尽自己学过的所有手段,他都绝对不能失去宁燃。

“夫君,我真的知道自己做错了,”林溪客趴在宁燃的床头,“我那时候不知道自己的感情,后来等我意识到的时候已经追悔莫及了,夫君,我不求别的东西,你别赶我走好不好?你让我陪在你身边,哪怕是做最低贱的奴隶都好,我愿意用我一辈子来赎罪......”

他又嚎又闹的,在门外守着的言殊和沈清歌听到了动静,两个人还以为病房里出了什么事,赶紧跑了进来。一进来就看到林溪客跪在地上,嘴里喃喃地说着自己如何欺骗宁燃的事情。而宁燃躺在床上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先前林溪客去天宫之前,就曾经对因中毒而昏迷不醒的宁燃说过,如果能够回来,希望能得到宁燃的原谅。他那时说话没什么避讳,在场的几个人都听到了。言殊这狐狸精也是七窍玲珑的小心思,他早就对林溪客有所怀疑,听到林溪客的那一番话,更是拿准了林溪客对宁燃有所隐瞒。但没想到这宁燃一醒过来,林溪客就开始下跪认错。

眼看言殊和沈清歌都进来了,宁燃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如今脑子乱的很。一方面他平生最恨别人欺骗自己,但另一方面,林溪客冒死欺骗春神句芒,被双箭贯穿为自己取来解药又是真的。他如今不知道该不该信任林溪客,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林溪客。

他刚刚醒过来,脑子还不太清醒。

“师父,”沈清歌有意帮助林溪客,便多嘴说了句:“您背后的伤口又裂开了。”来提醒宁燃,林溪客的伤是为了宁燃受的。宁燃心里还是念着林溪客对自己的好的,随口嘱咐了一句:“让我静一静,你们都出去。”

林溪客赶紧撑着宁燃的床沿起了身,他身形不稳,沈清歌还上前扶了林溪客一把,“我都听夫君的吩咐,夫君......你厌倦我打骂我都可以,不要气坏了身体。”

言殊在旁边冷哼了一声,不知道是谁在惹宁燃生气,还要嘱咐宁燃别气坏了身子。这么有本事,仙尊大人一开始别干那些埋汰事啊!

沈清歌扶着林溪客出门,如今宁燃不想见到林溪客,只能让甘医生给林溪客再安排一间病房。言殊看着两个人的背影,恶狠狠地叮嘱宁燃:“你可不能就这么饶了他!这把剑可把你骗惨了!你得好好地教训......”

“你也出去吧......”宁燃的脑子乱的很,实在是停不下别人的话,如今言殊多说几句,他也觉得头疼欲裂,难以忍受。

言殊知道他大病刚愈,赶紧说了句:“好好好,你赶紧睡吧,我去帮你教训那个不听话惹你生气的小妾!”

宁燃懒得再和他辩驳,自己缩进了被子里。

言殊看着没劲,就去找林溪客和沈清歌去了。

甘医生没想到昨晚上还生死不渝,死生不弃的两人,今天就闹着要分病房。但他也没说什么,让护士带着林溪客去了宁燃隔壁的病房,又亲自给林溪客的伤口重新包扎了下。

“我得提醒你一声,春神句芒的两支箭伤到了你的本体,”甘医生一边给林溪客上药,一边说,“你的原身上,应该出现了两条裂缝了吧。”

林溪客的身体,林溪客自然心知肚明。句芒的第二支箭是注入灵力的,自己区区剑灵,如何挑战神明的权威,这便是他必须付出的代价。

“日后谨慎点用灵力,”甘医生提醒,“要不然,什么时候你这把剑碎了,就是你的死期。”

林溪客点了点头,可他全然不在乎自己的身体情况,反倒问起了宁燃的身体:“宁燃他的身体呢?”

“你带来的北三七在天界吸收了不少灵力,宁燃这次也算因祸得福,这一支草药帮他修补好了破碎的灵脉,日后正常使用灵力应该没什么问题了,”甘医生回答。

林溪客放下心来。

甘医生包扎好伤口,就离开了病房。留下沉清歌照顾林溪客。

沈清歌目前最记挂的当然就是林溪客和宁燃之间的私人恩怨,他没想过之前在自己面前堪称模范情侣的两人,感情的一开始居然只是林溪客的一场骗局,这还真是叫人大跌眼镜。

“师父,倒也不是我说您,”沈清歌如今和叶墟的关系缓和了不少,也敢在林溪客面前显摆了,“您怎么一开始为了情劫的事情去欺骗师娘呢?”

他话音刚落,言殊就推门走了进来。

听了沈清歌这话,林溪客反倒有些不服。别人说自己也就算了,你沈清歌算什么绝世好男人吗?敢指摘自己师父了?

林溪客立马回击:“我可比不上沈教授你害得叶墟入魔,害得他遁入土中几百年不敢出。”

沈清歌同样反讽:“那师父也算是步步为营了啊,我对叶墟至少情真意切,从未曾做过欺瞒他的事。”

林溪客道:“是吗?原来当年从道士那里拿了张锁妖符就不算欺骗了,论渣男,好像还是沈教授您能把这个帽子戴得踏实。”

“我教导叶墟琴棋书画,带他识字,教他读书,师父您为了师娘又做了什么?”沈清歌讽刺,“论起渣男的名声,恐怕只有师父才能担得起这个名号吧。”

“往小了说我为宁燃洗手作羹汤,往大了说我去天宫讨要草药,”林溪客被沈清歌的话气到肝疼,“你不过教叶墟识了几个字而已,你怎么不想想叶墟有多信任你!那么天真的一个小竹子就因为你入了魔!你个混蛋!”

“师娘不信任你吗?师娘可是全心全意地辅佐你开工作室,连一点股权都没拿,您是怎么对师娘的呢?要论混蛋师父才是天下第一。”

“你俩别吵架了,行不行?”言殊眼见着这两人越吵越厉害,出面调和,“我看你俩都不是什么好东西,都是渣男中的战斗机。”

沈清歌对言殊不了解,自然不知道怎么回击。但林溪客在宁燃身边待了这么长时间,对言殊的私生活了解一二,他立马回嘴:“说起来,论渣谁比得上妖王您啊,见一个爱一个,爱一个睡一个。”

言殊坐在椅子上,美艳到迷惑众生的妖王毫不生气,他低头玩着自己的手指,薄唇似血,桃花眼如水,这两样搁在普通人身上,都是最薄情滥情的模样。言殊笑着两个人陷入情感旋涡不可自拔,互相锤对方是渣男,实则两个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他笑着回答:“我这哪里算得上渣男,我只是爱上的,是全天下所有的男人。”

括号,器大活好颜值高的那种男人。

这不叫渣男,这叫海王。

上一章:第67章 下一章:第69章
热门: 道君 摩格街谋杀案 安娜之死 学校怪谈 修真世界 楚墓 神荒龙帝 魔尊每天都在逃婚 剑海鹰扬 被我渣过的前任他暴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