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上一章:第66章 下一章:第68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林溪客先是跟着句芒在春神殿里绕了几圈,春神句芒似乎很久都没有和人交谈过了,他拉着林溪客东扯西扯,聊得一直停不下来。林溪客急于知道北三七在哪里,他试探了几次。句芒心思单纯,很快就上了勾,给林溪客看了北三七。

林溪客伸手想去摸一下,句芒却伸手关上了盒子,警惕地看着林溪客:“这天上地下,就这么一株北三七,你可别给我摸坏了。”

“这么宝贝?”林溪客反问,可他的目光却一直落在北三七上。

“对啊,”句芒得意地捧着北三七的盒子,在林溪客面前绕了一下,“人界沧海桑田,北三七早就绝迹了,可不是得好好珍重着吗?”

眼见着句芒马上就要把北三七给收回柜子里,那柜子是有灵识的,一旦收回去,恐怕再难拿出来了。林溪客皱了下眉:“这么珍贵的草药,您就是这么保存的吗?”

句芒愣了一下,回头看着林溪客,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我以为春神,一定会将草药保存在土壤中,维持最年轻茂盛的状态,”林溪客看着句芒,“没想到春神也与人间凡夫俗子一样,将草药晒干,变成死物,锁在盒子里。”

“你知道什么,”句芒语气沾了些怒意,“我也没办法啊,你知道维持这些草药生活得耗费多少灵力吗?这里可是有成千上百株草药啊!”

林溪客看他上钩,很快便抛出了自己的诱人条件,“我有一个方法,能让你不消耗多少灵力,就能供养这春神殿所有的草药。”

从之前春神句芒和那位老君的口中,林溪客推测,与自己相像的那位星霜帝君必定在仙界地位很高,既然如此,他就赌春神会信自己的话,就赌春神觉得自己神力不凡。

“你确定?”

林溪客点头,“我从不骗人。”

但没说过不骗神明。

“你不如把北三七交给我,我展示给你看,”林溪客伸出手,问句芒讨要。

句芒看了看林溪客的手,又看了眼自己怀里的北三七。虽然“星霜帝君”的模样看起来很奇怪,但......毕竟是星霜帝君,应该不会骗自己吧。

句芒半信半疑地伸手,把北三七放到了林溪客的手里。

“你这让我种在哪里?”林溪客看了眼手里的北三七,“草药得需要土壤才能活啊,还得要水。”

春神想了想,好像也没错:“那你等等,我去拿了给你。”

句芒转身去寻土壤和水,看他走远,林溪客赶紧溜出春神殿。

他紧抱着北三七,毫无形象地以最快的速度朝着天门奔去。这辈子,林溪客从未曾有过这样的感觉,就好像他的怀里装着的并不是一棵草药,而是他的整个世界。

他不知道春神需要多久才会发现被自己欺骗了,他不知道天界得需要多久才会发现他这位假冒的天神,他不知道能不能顺利地逃脱天宫。但林溪客唯一知道的就是,云海之下,烟火尘土气的人界里,宁燃在等着他回家。

他拼尽一切力气朝着天门奔跑,长剑划开云层,掀起无数奔腾的白色云浪。就在林溪客远远地看到天门一角时,一支箭从远处飞来,插进了林溪客的肩部,刺穿了他的左琵琶骨。

“把北三七给我还回来!”

春神动怒,雷鸣电闪。

这声怒吼,惊动了守卫在天门之外的千里眼顺风耳。千里眼其实早就看到林溪客正朝着天门奔来,他还正疑惑着今日升仙的林溪客怎么突然朝着天门来了,莫非是落下什么东西不成。很快,千里眼又看到了在林溪客身后怒气冲天的春神句芒。

句芒的那支剑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林溪客忍住肩膀上的痛苦,他仍不放缓自己的脚步,继续朝着天门飞去。

千里眼顺风耳从刚才春神句芒的话里也猜出了端倪。两人立刻亮出武器,等着拦截林溪客。往前,千里眼顺风耳正严阵以待,往后,又有春神句芒,扶桑金乌穷追不舍。

林溪客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很快,春神句芒的第二支羽箭离弦,直直地射进了他的右琵琶骨。这一支箭不比刚才,是灌了灵力的。林溪客身形不稳,马上从剑上摔落。他双侧琵琶骨皆被穿伤,林溪客硬咬着牙,才用右手拿起长剑。

春神句芒,扶桑金乌都是上古之神,难以对付。千里眼顺风耳则要逊色不少,而且两人之中,千里眼的双眼可用剑光迷惑。若是能伤了千里眼,便可从他那侧突围而出,返回人界。

推算出这四人的灵力高低,林溪客抄起长剑,他杀招毕露,直逼千里眼的双瞳。

剑光一闪,血痕毕现。

千里眼只以为是来拦人的,没打算伤及林溪客的性命。但却没想到林溪客一出手就是致命的杀招,千里眼来不及闪避,被林溪客伤到了双眼。趁其他人都还没反应过来,林溪客裹挟一道剑风,冲下云端。

此时,人界正是深夜。

黑云层层叠叠,亘古不变的夜空之下,曾是一片黑暗。

但如今,灯火燃起,勾勒出一片堪比星河更加烂漫的灯火璀璨。

林溪客如同天地间最缥缈的一片竹叶一般,自由漂浮在天空之中。他的怀里,死死地抱着那株北三七。他从未曾想过自己会登上神界,然后又如同逃命一般,从天宫坠落而下。

他到底是喜欢上宁燃了,因而为了他,变得如此疯狂与不知理性。

胆敢以区区剑灵之躯,抗衡神明。

落地后,林溪客御剑飞行,直奔甘医生所在的诊所。他撑着最后一丝力气,把北三七交给了甘医生。甘医生接过北三七,他观察些许,确认林溪客带来的就是消失多年的北三七。只是他看着林溪客身上的伤,问需不需要先处理一下。

“先救宁燃,”林溪客疼得已经说不出完整的话来,“我.......不打紧......”

甘医生见他如此坚持,宁燃那边也是争分夺秒,所以赶紧拿了北三七去配制解药。

叶墟看着林溪客背上两个流干了血的窟窿,吓得差点哭了出来。他背后的衣服早已被血染透,一点原本的颜色都看不出来。言殊检查下林溪客的伤势,还好春神句芒没下死手,只是打碎了林溪客的琵琶骨而已,不伤性命。

他曾在天界供职,对神仙们的兵器了解一二。言殊赶紧取了一把匕首,用狐火烧热刀身,然后手握刀柄,从林溪客的血肉里剜出箭头。可没想到那箭头是带着倒刺的,倒刺扯动骨肉,疼得林溪客差点昏死过去。等两支箭全部拔出,林溪客早就忍受不住,痛得昏倒在椅子上。

言殊给他包扎好伤口,让叶墟和自己搭把手,把林溪客放到宁燃旁边的那张病床上。等林溪客醒过来时,就能看到宁燃睡在自己对面的床铺上。

不知多久之后,黑夜退去,阳光如同利刃劈开黎明,落到了人界又变成温柔和煦的模样,初晨的第一道光,照得林溪客的伤口有些痒。

他睁开眼,头还有些晕,伤口也有些痛。只是慢慢转过头,看到躺在睡在对面床铺的人。床头柜遮住了宁燃的脸,可只凭借身形,他却依然能认出来,那个人就是宁燃。

于是。

心音敲响,心花怒放。

他伸手去够宁燃的手,可是床铺与床铺之间间隙太大,他费了半天力气,却只能摸到宁燃床铺的边缘。他早没有心头血了,但不知为何,潜意识里,就还是想靠近宁燃,就还是想把他抱在怀里,轻轻地揉。

爱是铭刻在灵魂里的,而爱的本能却是刻在肉体里的。

他的身体,仍记得爱会做的事情。

林溪客的角度被床头柜挡了大半,他看不见宁燃的脸。只是突然,指尖一阵温暖,一只手捏住了林溪客泛红的指尖。他无法确定,这到底是幻觉还是宁燃真的醒了过来。

“大清早就不老实吗?”宁燃服下药后,昨晚后半夜醒过来一次。只是身体虚弱,得知林溪客为了自己独闯天宫,被贯穿琵琶骨的事情后,骂了句“蠢货”就又昏睡过去。这次醒来,没想到刚好看见林溪客调皮的手指在够自己的床沿。他一时欣喜,伸手便抓住了林溪客的手。

“夫君.......”林溪客还没什么力气,叫着宁燃的声音,如同初生的猫儿一样惹人心疼。

“嗯,”宁燃应了声,没做别的回答。

两个人都不知该说些什么,道谢太过见外,问候又不知如何说起,又都因为重伤而没什么开口的力气。两个人心照不宣地拉着对方的手,一左一右,将两张床铺连接在一起。说起来好笑,林溪客和宁燃的年龄加起来足以抵过沧海桑田,好几代王朝更迭,但他俩就这么手拉着手,摇来摇去,这副模样像极了幼儿园的小朋友牵手去郊游的场景。

可喜欢的本初,就是这么简单。

上一章:第66章 下一章:第68章
热门: 附加遗产(附加遗产原著小说) 北京折叠 同窗他总和暴君撒狗粮 七宗罪3:肢解狂魔 谋杀官员2:化工女王的逆袭 柠檬闪电 幽灵 你要的人设我都有 盾击 毕业前的杀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