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上一章:第63章 下一章:第6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温芙也不知道是累到了还是怎么一回事,睡在林溪客的背上不哭不闹的。到了家宁燃把次卧收拾出来,让小姑娘住了进去。

先前林溪客也有听说,温芙的母亲和父亲早年离了婚,父亲嗜赌成性,原本还算殷实的家底输了个精光。离婚后母亲一个人带着温芙,过得很是辛苦,那不成器的父亲还总是来闹事,打扰母女俩的生活。

宁燃小心翼翼地帮温芙盖上被子,他很少如此细心,只是单独对温芙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耐心。或许是前世的感情仍在作怪,时不时地,宁燃就会把这个刚上小学一年级的小姑娘,当成了自己那个天真浪漫的小师妹。

夜已深了,林溪客喊了宁燃去睡。许是天色太晚,两个人都没说什么话,就盖了被子睡了。。

几日,温芙都跟着宁燃和林溪客生活。小姑娘一直都是跟着母亲生活,还是第一次和两个大男人同吃同住。一开始温芙还不适应,吵着要妈妈,但还好林溪客学什么东西都很快,天天给小姑娘扎各式各样的辫子,让她顶着去学校里面炫耀,再加上林溪客做饭很好吃,小姑娘很快就被收服了。不过慢慢地,林溪客也变得忙了起来。

叶墟忙着拍电视剧,林溪客就得忙着和幕后各色人等打交道。这些倒还好,更麻烦的是林溪客还得顾着宁燃的安危。左威一次又一次地出手,让林溪客越发担心宁燃的安全。

但让林溪客没想到的是,宁燃还没出事,叶墟倒先出事了。

叶墟所在的剧组这段时间拍的是仙侠题材的电视剧,原本有几个场景飘满了绸纱,也不知道是哪个憨批烟头没灭,这极易燃烧的绸纱就被点燃了。好死不死拍戏的周围是一个度假村,都是木质建筑,一烧烧成一片。

当时叶墟正拍着戏,一个横梁倒了下来,他没能撤出来。

叶墟是竹子,最怕的就是火。

林溪客当时还在和叶墟新的经纪人詹薇聊天,接到沈清歌泣不成声的电话,林溪客整个人都乱了阵脚。他知道叶墟有多怕火,这小竹子最开始的时候别说火了,连熟食都不吃,困在火海里面的叶墟恐怕根本无法冷静下来使用灵力。林溪客什么都没管,丢下一切去剧组找叶墟。

火海里叶墟缩在角落,火是他原生的恐惧,正如林溪客猜测的那样,在滔天的火海里,他连基本的术式都使不出来。

他默念着天灵灵地灵灵,遗言都想了好几个版本。没想到自己纵横一世的大妖怪要被一个烟头给害死。更没想到这一世他会走在沈清歌前面。

希望那个混蛋不要哭啊。

哭有什么用,自己当年哭得那么惨,沈清歌不还是死了吗?

就在他几近绝望的时候,一只手抓住了叶墟的胳膊。林溪客一道剑光劈开周围的火焰,把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盖在叶墟身上。

“别怕,”林溪客说,“我带你走。”

他原身是一把剑,不惧火焰。这也是为什么千年前对峙宁燃,能够把宁燃打得灵脉寸断。因为他本身就是千锤百炼造出来的兵器,也就是占了这点便宜,每每对上宁燃,他都能赢的如此轻松。

林溪客拽着叶墟出了火海中心,看到了消防员,林溪客隐身,让消防员带着叶墟离开。

火海之中,林溪客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太对劲,就算叶墟天生怕火,但整个剧组的人基本都在火势变大之前撤了出去,怎么单单叶墟留在了这里。叶墟平日里碰见火源,跑的比谁都快,怎么今天到被落在了最后。林溪客捻起正在燃烧着的一块木屑,只见火焰的周遭散发着幽蓝色的光芒。

这不是普通的火,这是......

妖火?

怎么叶墟拍电视剧的地方会起妖火,这里还有别的妖怪吗?

林溪客百思不得其解,突然他意识到自己似乎忘记了一件更重要的事情。

宁燃被自己落在公司了!

林溪客扔下木屑准备回曲城文化,他本想掐一个剑诀飞回去,却没想到一道黑色的锁链捆住了他的腹部,将他拖拽进火焰的最深处。林溪客捏住锁链,掌心用力,直接将锁链掰断,向后看去,满身疤痕的左威正站在火焰最盛处。

“果然是你!”

左威不死心,还想用另一条锁链捆缚住林溪客,但那条锁链还未能近林溪客的身体,就被林溪客唤出的长剑砍成了碎屑。

林溪客提剑而上,四面八方都飞射出无数条黑色的锁链朝着林溪客奔来。林溪客未曾料想过左威的灵力竟然如此高深,这次林溪客不再躲避,任由乌黑的锁链将他束缚住。等锁链汇聚在一起,如同蟒蛇将林溪客越缠越紧的时候,一道清明的剑光乍现,将锁链劈开,林溪客堂而皇之地从锁链的束缚中走了出来。趁左威不注意,林溪客一招移形换影,刹那间便行至左威面前,长剑横在了左威的脖颈间。

“仙尊大人,现在回去恐怕也来不及了,”面对生命威胁,左威却面无惧色,“宁燃早就落入我的陷阱里了.......”

“你到底想要什么?”

左威轻笑着问:“我想要的,宁燃未曾告诉过仙尊大人吗?”

林溪客抬头看着早已陷入疯狂的左威,突然,他注意到左威的右手手指上系着几根银色的丝线。先前鼠妖攻击宁燃喝叶墟,那时鼠妖看起来就像是被什么人所控制了一样。难道左威正利用这几根丝线在操控着什么人吗?

到底是谁能够被左威控制?能够伤害到宁燃?

林溪客握紧了剑,他突然反应过来了。如今待在宁燃身边,能让宁燃毫无防备的,只有......

“温芙?”坐在曲城文化办公室里的宁燃刚刚结束了手里的一个方案,这段时间可以稍微休息休息了。刚好温芙也跟着自己,他计划着要不去附近的旅游城市里转一转。只不过天气渐渐凉了,桂花也不剩下多少,这样不尴不尬的季节里,到底去看什么?

就在他疑惑的时候,温芙走了进来,她小心地推开办公室的门,双手小心翼翼地端着一个白色的一次性纸杯。

“你这是在给我送水喝吗?”宁燃怕她端不住,赶紧过去接住了水杯,“我办公室里有水壶,你没必要这么麻烦。”

温芙没有接话,只是眨着眼睛看着宁燃。

光看着她的样子,宁燃就有些心软。他小时候爱拒绝别人,形单影只的,是温芙教会了他接受别人的好意。只是一杯水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宁燃端起纸杯,将纸杯里的水一饮而尽。

温芙看见宁燃喝干净了杯子里的水,才开始说话:“我刚才遇到了一个人,他跟我讲了一个故事。”

“什么故事?”宁燃蹲下身体,仰头看着温芙,耐性地听她讲起了故事。

温芙盯着宁燃手里的纸杯,缓缓地回答:“他说他是城堡里面的王子,被魔鬼诅咒变成了现在这副样子,只有让世界上最善良的人喝掉这杯水,就能够让他变成我的爱人。”

宁燃突然觉得腹部传来一阵如同火烧般的疼痛,疼痛来得太过剧烈,让他一时没能撑住身体倒在地上。

那杯水......有问题.......

“他说,你特别好,特别善良,”温芙面无表情地看着倒在地上的宁燃,“只是,不杀掉你的话,怎么让师父知道心痛的感觉。”

鲜血从宁燃的口中流出,意识也慢慢涣散。

千年时光里,他无数次幻想过自己的死亡,但却从未想过会是以这样的形式到来。他这辈子倒也没什么好后悔的,活过了岁月,看够了风景,走够了河山。

只是刚刚得到了可以携手一生的爱人,只是刚刚发现自己也可以像普通人那样去拥抱去爱,就这么结束,还真的有点不甘心。

林溪客一剑贯穿了左威。

火海之中,他的眼里的恨意烧得比火焰还凶。

左威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样的结局,修仙者的巅峰,在林溪客的剑与恨之下,他找不到一线生机。

这样倒也好,他早就厌烦了这样行尸走肉的生活。

林溪客抽出剑,红色的血点洒落。左威身体不稳,踉跄了几步才险些站住。

“仙尊大人,”左威捂着伤口问林溪客,“您知道为什么如今您的灵力几近巅峰,也对人动了真情,天宫的门却依然没有开吗?”

这件事之前林溪客也有疑惑,按理说自己喜欢上了宁燃,也生出了心脏,那么天宫的门就应该会为自己打开。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所有都照旧,林溪客还以为是因为末法时代,所以天宫不再允许修仙者进入。

“是因为,”左威走到林溪客身边,在他的耳边呢喃:“痛失所爱才是情劫标配。”

痛失所爱......

林溪客那枚,因宁燃而跳动,因宁燃而生出的心脏,第一次,感受到了铺天盖地的痛苦与悲伤。

上一章:第63章 下一章:第65章
热门: 马耳他黑鹰 天花板上的足迹 百亿遗产杀人事件 闪苍 枪械主宰 怪屋女孩2:空城 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荒诞世界 女主说我撩她(gl) 双黑的千层套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