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上一章:第62章 下一章:第6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日暮黄昏,投资人晚上还有家宴,得先行离开。临走前抓着言殊的手,表达了自己的爱慕之情,看得其他三个人是一愣一愣的。

“言老师,我喜欢您的话很久了,您的每一幅作品都能够给我带来很大的冲击,就是因为您我才考虑进军艺术行业,我真的没想到您愿意给我这个面子,”投资人原本打算今晚跟言殊一起吃个饭的,但自家家宴实在不好推脱,如今临到别离,他硬是拽着言殊诉说自己的仰慕之情,“我最喜欢您的那副《悠然自得》,一张白纸上,突然出现了一道黑色的墨痕,周围还散落着几个猫爪印,就让我觉得言老师的生活一定是自在又肆意,和猫一样傲慢,早已看透世间万物。”

言殊尴尬地赔笑,“是是是,没想到您理解的这么深刻。”

我都没想到这一层。

投资人依依不舍地和言殊告了别,等投资人的车开远,宁燃才开始吐槽:“什么玩意,那副画我记得就是你变成狐狸模样,那尾巴蘸着墨水随便在纸上敲了一下画完的,那哪是猫爪,明明是狐狸爪。”

“看破不说破嘛,”言殊撞了一下宁燃。

也就是这个时候,言殊的肚子咕咕叫了起来,刚才在里面逛着的时候他就饿得不行,这投资人还拉着他唠了这么长时间,言殊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我们去吃饭吧,我肚子饿了,”言殊一只手扯着宁燃,一只手打开地图app搜索附近评分高的餐厅,“小妈,傻竹子,你俩想吃什么?”

言殊的这声小妈是故意喊的,就是想试试林溪客的反应。

之前言殊调侃过林溪客是他小妈,但从来没有面对面的叫过,林溪客乍一听也很吃惊,但还是面无表情地回复了一句:“我都可以......”

“那傻竹子呢?”言殊看了一眼叶墟。

叶墟气嘟嘟地问:“你叫谁傻竹子呢?谁傻了啊!”

“哦好,蠢竹子,”言殊故意欺负叶墟,净往叶墟的枪口上撞。

“你就喜欢欺负人小孩!”宁燃一记暴扣,言殊只能缩着脑袋乖乖听话。

他在附近找了一家评分不错的火锅店,叶墟和宁燃都不爱吃辣,汤底就点的鸳鸯,一锅番茄一锅牛油。菜上得很快,几个人涮着牛肉片的时候,宁燃想起了今天言殊和叶墟在他俩背后吵架的事,多嘴问了句:“你俩今天在吵啥?好半天都没见你俩消停。”

叶墟和言殊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说什么。

林溪客依次拿起他们三人的碗,给每个人的碗里都舀了半碗的番茄汤,他端着一副温柔贤淑的模样:“都是自己人,有什么不好说的。”

“我们在讨论......”师父发了话,叶墟自然不能让他尴尬,就硬着头皮回答。可他吭哧吭哧半天也没能说出个所以然出来。

“我们在聊你和林溪客谁攻谁受的问题!”言殊倒不忌讳这个,照直说了出来,“我觉得宁燃攻,傻竹子觉得林溪客攻,也没什么别的想法,就是好奇而已。”

宁燃的脸色一下就变了。

这可怎么办?林溪客那里有问题,两个人从来没有真正的夫妻生活,这要是照实回答了,林溪客以后可怎么做人?

宁燃只能帮着撒谎:“我们俩个还没进展到那一步。”

“不是我说,你俩都多大的人了,还为了这点事害臊?”言殊就看不惯这种黏黏糊糊地小年轻谈恋爱,情啊爱啊挂在嘴边,到打炮的时候怂得跟仓鼠一样,“明儿爹给你定个情侣套房,你请个三天假好好玩玩。”

“我们......”宁燃知道言殊不好骗,只能回答,“有点问题。”

......

空气突然陷入了谜一样的安静。

宁燃这话说得巧妙,只说了有点问题,但没说是谁的问题,更没说是什么问题。

于是叶墟和言殊这顿饭都没吃好。

言殊这边想的是,宁燃跟自己在一起混了少说一千年吧,可这些年宁燃从来没有找过小情人也从来没什么乱七八糟的绯闻。宁燃是堂堂魔尊,他缺人吗?他不缺啊。而且宁燃在自己身边待了这么多年都没被自己带坏,那有问题的只有可能是宁燃啊!

叶墟这边想的是,师父沉睡了一千年,保不准身体就睡出毛病来了,而且上次师父来自己家抱头痛哭的时候,自己就问了师父行不行的问题,师父也没给出个正面回答,那不就是不行的意思吗?完了,师父真的有问题,这可怎么办啊?

林溪客也慌得不行,左威这个爱闹事的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秘密,说不准哪天就会捅给宁燃,这几天自己忙,下跪还没练会呢!追妻火葬场该背的台词也只背了一万句,不知道到时候够不够用。要是下跪求饶都不行的话,自己是不是得练一下自己扇自己巴掌?

然而只有宁燃一个人,气定神闲地喝着碗里的番茄浓汤,完全没注意到饭桌上的另外三个人早就神游天外了。

四个人吃完就散了,各回各家。宁燃刚洗漱完,就收到言殊的一条短信,“爸爸我给你买了一斤当归,一根羊鞭,一根牛鞭,送到你家,你记得签收啊!哎都是我的错,怎么之前没发现你有这个毛病,这种病都是早治疗早好的,儿子你也不要一直只看中医,也看看西医啊!中西合璧没准问题就解决了!”

宁燃看着头疼,直接拉黑。

林溪客那边也没闲着,叶墟的消息也是跟加特林炮一样,轰炸着自己的手机。

叶墟先是甩了几个位置信息过来,然后又是几条连着的信息:“师父你看看这几家医院,我看网上说他们的医生都很厉害的,师父有时间我带你去看看病吧,这种病还是要治的!”

“那个师父不好意思,沈清歌和我说那几家医院是做无痛人流的,呜呜呜我太笨了,我继续找!”

林溪客叹了口气,开了个消息免打扰。

一进房门,就看到宁燃一脸无语地看着手机,林溪客问了句:“怎么?言殊也烦你了?”

“对,他给我买了一堆补药,”宁燃叹了口气,“叶墟也给你发消息了?”

“嗯。”

宁燃起了身抱住林溪客,“其实说到底他们也是一片好心,而且言殊买的那些东西也是有用的,你要不要吃点?就算没用对身体也没害处嘛。”

“而且上次甘医生说你的身体各项指标是没有问题的,”宁燃蹭了蹭林溪客的胸口,“我们要不试一试?说不定就好了......”

他伸手去解林溪客的纽扣,林溪客又不敢拒绝生怕让他察觉出异样,只能硬生生受着宁燃的手指在自己身体上游走。就在林溪客忍不住,差点暴露的边缘,一个电话突然打了过来。

宁燃刚冒头的欲望被压下,他顶着一肚子的怒火接了电话,没想到打过来的是秘书。

“燃总,不好意思这么晚打扰你了,”秘书的声音听起来有点焦急,“温芙他爸又来闹事要抢孩子了.....”

宁燃皱了下眉头,“你慢点说,别急。”

“也不知道他从哪里知道我的住址,现在天天来找我们家找温芙,”秘书慢慢诉说最近的情况,“我原本也不想麻烦您的......”

小师妹的事情在宁燃心里自然是重中之重,他换了个缓和点的语气,安慰秘书:“没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就直说。”

“我想把温芙放在您那儿几天,温芙他爸要是再闹事,我就直接打警察局电话,您看可以吗?”

宁燃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我马上过来接孩子,你在家里把门窗关好。”

宁燃挂了电话,和林溪客交代了一下情况,两个人就赶紧披上衣服开车去温芙家里接孩子。林溪客听宁燃的那个语气,还以为今晚要打架呢?在路上一直想着要怎么打架才能体现自己的帅气,可兴奋了一整路发现屁事没有。

两个人进了单元楼,秘书抱着熟睡的温芙走了出来。

宁燃也担心她的安危,便问道:“你要不也找个地方躲一躲?”

秘书把孩子交给林溪客,“我就是怕到时候警察上门吓到温芙了,你们把她带走我明天就去警察局。没事的,我能照顾好自己。”

宁燃嘱咐秘书照顾好自己,就带着林溪客和温芙下了楼。

林溪客背着熟睡的温芙进了车,空气有点凉,宁燃还特地调高了一点空调的温度。小姑娘睡得很熟,完全没意识到身边的大人刚才为了她的安危忙得团团转。

而同样,宁燃也没有意识到,在不远处的密林里,满身疤痕的左威正把一叠钱交给了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

“老板,以后还有这种事找我,我那前妻不经吓的,你看我就到门口说了两句话,立马叫救兵来了。”

左威无意和男人多聊,他注视着宁燃开远的车辆,嘴角慢慢地勾起笑容。

上一章:第62章 下一章:第64章
热门: 我的论坛果然有问题 神探伽利略2:预知梦 养的纸片人是帝国太子 碟形世界:卫兵!卫兵! 池袋西口公园 幽冥怪谈3:致命之旅 孤身走我路 我和男配在狗血文里HE了 [聊斋]家住兰若寺 猎魔人1:白狼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