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上一章:第61章 下一章:第63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左威捂住了胸口,生生呕出了一口血。

他的真身穿着一身保洁员的衣服,为了更好的调查到宁燃的消息,他冒充保洁员在一年前就已经潜伏在这曲城文化里。宁燃灵脉尽毁,自然感受不到他的存在。只是最近冒出来了一个林溪客,左威只能收起自己的齐心小心做事。

他擦干净了嘴角的血迹,收拾了自己的东西,背着包绕了好几圈,才绕到了一个破旧的单元楼下。只是在这市中心,再破旧的楼里面都塞了满当当的人。左威熟练地拿钥匙打开防盗门,然后爬上了六楼。

林溪客的那团灵力给他的身体造成了不小的负担,再爬个六楼的楼梯,刚打开家门,左威就又没忍住吐出了一口鲜血。他慌乱地找抽纸,背上的包垂至臂弯,地上的鞋也被自己踩乱,身体控制不住往前倾。

他看起来很是狼狈。

左威把擦了血的纸巾攥在手中,用脚踢上了房门,自己则坐在乱成一团的地面上,靠着墙喘着粗气。他的脸上遍布着烧伤的痕迹,这么多年疤痕褪去,只是脸上一块有一块的肉瘤看着着实恶心。他原本模样生的不错,母亲是世家小姐,才学样貌都是顶尖。当年要不是自己看上了自己亲爹,说不准就是个皇妃娘娘,而不是沦落风尘,一卷草席了事。

左威这么多年,从始至终都未曾放下的,就只有仇恨。

“喝点水吧,”房内传来另一个人的声音,“别咳嗽了,听着很难听。”

左威捏紧手里的纸团,扶着墙慢慢爬了起来,他缓过些劲来,回怼了句:“闭嘴。”

他摸索着进了厨房,水壶里的水还是昨天剩下来的,左威也不嫌弃,倒了一杯润了润嗓子。搀着血的水就这么入了腹,口中净是血锈的味道。

“宁燃伤不到你,把你搞成这副模样的是言殊?”房内的声音问。

左威恶狠狠地骂了句:“不是妖王,是你们家传家宝给我整成这样的!”

“我之前就警告过你,林溪客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人,他的来历远超你我的想象,”房内的声音说,“你到不如听从我的安排,我会找到控制林溪客的方法......”

左威被他吵的心烦,放下手中的杯子。推开内里那间房的房门,房门内从天花板到地板,密密麻麻地布满了黑色的铁链,有些铁链都接出了深棕色的铁锈,似乎多年未曾动过。铁链的正中央跪着一个身穿道袍的男人,男人的头发早已花白,满脸都是血污看不出长相,手腕脚腕都留下了深深的血痕,看起来是被人废了手脚。满屋子的锁链因左威的进入,而如同游蛇一般动了起来。

“吕天青,你给我闭嘴!”

左威一伸手,在那吕天青的面前晃了一下,他便立马昏睡过去。

左威这辈子唯一笃信的真理就是,不信任任何人,也不需要任何盟友。

他退了出来,关上房门又在门上贴了个符咒,似乎是害怕吕天青从屋子里逃走。干完这一切左威实在是没有多余的力气了。他走进自己的房间,里面的摆设装潢都很朴素,除了一张床,一个衣柜,一个书桌,房间里就没有任何别的家具。颜色也都是单薄的白色,整个房间一点温度都没有。

唯独在床头,贴了一张宁燃的照片。宁燃素来不爱拍照,接受采访大多都是视频采访,虽然生得不错但从没有跟杂志拍过精修的摘片。左威所贴的照片似乎就是从视频采访中截图下来的,他自己用透明胶带贴在了墙上,照片上有几个洞,像是被人用什么东西刺过。

左威拿起了放在桌子上的一块小小的刀片,顺着照片中宁燃的脸,狠狠地割开了一道口子。

之前网贷的风声渐渐小了,叶墟拿着之前险些被大老板迷女干的录音去找了经纪公司,成功和原来的经纪公司解约。沈清歌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了一笔巨款,帮叶墟把房子给赎了回来。叶墟心里记着他的好,但嘴上还是不肯绕过沈清歌,哼哼唧唧地说最近太累了不想搬家,在沈清歌家里住着有人管吃管喝还不用打扫,索性就赖在这里不走了。

沈清歌知道他在跟自己示好,揉了揉叶墟的头,回了句:“但家务该做的还是要做。”

叶墟立马找了个理由溜之大吉。

不过他最近也确实是忙。

上次网贷的风波让他名声受损,林溪客和宁燃都觉得先把人扔到剧组里安安稳稳地拍一段时间的戏比较合适。宁燃就带着叶墟去见了投资人。

这投资人是个艺术品收藏爱好者,最喜欢收集的就是抽象画,还是言殊的半个小粉丝。投资人也是言殊介绍来的,宁燃本不想来的,他有意让林溪客带着叶墟去见见,但言殊害怕以一当十的仙尊大人,硬是要把宁燃也缠着过来。

还说如果宁燃不来,他就把投资人介绍给别的嫩模,他可认识超多器大活好颜也好的嫩模。

宁燃真是服了他了,只好跟着过来。

于是这个稀奇古怪的四人组合就诞生了。

等到宁燃来了,言殊才开始有些后悔自己的这个决定。

原本情况都还好,自己和宁燃走在前面和投资人聊天,叶墟和林溪客这对师徒跟在后面跟两个保安一样杵着。可时间长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恋人之间的感应,还是林溪客这个西湖龙井暗自使劲,慢慢地林溪客就逐渐和宁燃走到了一排,自己则被落下和叶墟走到了一起。

要是个别的帅哥就算了,言殊还能逮着人调笑两声。可叶墟看着就一副很虚的样子,根本不是自己喜欢的那种类型。而且还是个竹子妖,竹子能拿来干嘛?磨牙齿吗?

而在叶墟看来,他从来都没听说过还有妖王这种玩意儿。

叶墟比起妖怪,更像是丛林中的山精。从未曾出过青玉峰,也从未听过说还有妖王言殊这么一号人物。而言殊这个妖王当得也很轻巧,就是猫妖鼠妖两族征战多年,为了求和平非要建立一个妖盟,但妖盟的盟主人选又迟迟定不下来。最后想到了自己这只没了八只尾巴的九尾狐,把自己从秦楼楚馆中捞了出来拜了拜。言殊就这么稀里糊涂地当上了所谓的妖王。

他这个妖王也没干什么正经事,就是把各个妖族的年轻小帅哥睡了个遍后,开始给各族画春宫图。言殊灵力高,样貌好,画春宫图还不收钱,所以妖盟各族还是很满意他这个妖王的。

“我听师娘说你是妖王?”叶墟见两人一直不说话有些尴尬,所以主动挑了话题,“是整个妖盟的妖王还是只是狐妖一族的王?”

“那肯定是整个妖盟的啊,”言殊在心里嘲笑着小竹子有眼不识泰山,但很快他就注意到了不太对劲的地方,“等等,你刚才说什么?师娘?”

这小竹子精喊林溪客喊师父,这师娘说的是谁?不会是宁燃吧?

“嗯,怎么了啊?”叶墟看言殊没听懂自己的意思,又解释了一遍,“就是燃总啊,我管他叫师娘来着。”

“林溪客是师父,宁燃是师娘......”言殊念叨了两句,“这不对啊,宁燃应该在上面啊。”

“你说啥?”叶墟皱了下眉,他相当不同意言殊的话:“那肯定是我师父在上面啊!怎么可能是师娘在上面?”

言殊和宁燃这朋友交了一千年,自然是无话不说,只是宁燃从未曾在言殊面前提及他和林溪客床第之间的事情,言殊自己也不确定,便反问叶墟:“你有啥证据?”

叶墟想了想,“上次宁燃在我面前承认了师娘这个称呼!”

言殊白了他一眼,“这算什么证据,那你那亲爱的师父天天跟在宁燃屁股后面,夫君长夫君短的喊,可不就应该宁燃才是上面那个吗?”

“可是......”叶墟想了半天才找到一条反驳的理由,“我师父很强很能打,所以我师父应该在上面。”

“算了吧,我也很强我不也是一直在下面,在下面多爽,不用自己动,”言殊舔了下唇,“你那师父动不动就做饭收拾家务,一副贤良淑德好人妻的模样,肯定是在下面的,没得跑了。”

叶墟挠了挠脑袋,好像是这么一回事,可如果师父是下面那个,师父的丈夫,自己得叫什么?师父父?好麻烦啊!还不如叫师娘呢!

“我不管我就觉得我师父就是上面那个!”叶墟说不过言殊,索性开始钻牛角尖,“宁燃就是我师娘!”

“哦哟,给你能耐的!那林溪客还是我小妈呢!”言殊也毫不示弱地回怼,就一根竹子,我还治不了你!

两个人越吵声音越大,前面的宁燃听到了动静,回头看着已经快要打起来的小狐狸和小竹子。

他压着声音问:“你俩吵啥啊?”

两个人瞬间住了嘴,可心里还不平衡,等宁燃转过身后开始你撞我一下,我推你一把,暗戳戳地打起了架。

上一章:第61章 下一章:第63章
热门: 联盟之佣兵系统 捉鬼实习生4:两个捉鬼的少女 无限之爱萌 裙带关系 大唐悬疑录:兰亭序密码 死亡飞行 七宗罪6:八棺尸场 爱的重量 琥珀之剑 解罪师:菊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