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上一章:第60章 下一章:第62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林溪客心里打起了十二分的戒备,要知道不管今夕何年,左威的出现对宁燃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只是他的声音为何听起来如此奇怪?而且,这么多年,他一个毫无灵力基础的人是怎么苟活下来的?

“对,上次和仙尊?有过一面之缘,但当时情况紧急,仙尊的法术又带着杀意,便没能好好和仙尊打个招呼,”左威回答,“今日特地来拜访仙尊。”

林溪客摸不清他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你到底想说什么?”

“早年间听家父谈起过,仙尊大人的灵力天下第一,不需要通天梯依然可以凭借一己之力登临天界,但一直未能如尝所愿踏入仙界,”左威回答,“只是因为仙尊从不曾动过情,情劫不满则看不透红尘六道,因而仙尊屡屡登临天界之门又屡屡折返。”

林溪客当年确实因为登天一事寻访过不少人,宁燃的师父就是其中之一。

“而这千百年,能与仙尊有所牵扯的,就是我父亲的首徒——宁燃,我猜测仙尊大人的情劫,就是他.....”

左威话音未落,一剑出鞘。林溪客当真仗着灵力高强无所顾忌,在人来人往的街上就这么竖起结界,妄图一剑刺死左威。可他的剑刺中的,只是一团黑色的烟雾,想想也知道,左威怎么敢以真身来见自己。

“我只是猜测而已,仙尊大人何必如此紧张,”那团烟雾绕到了林溪客身后,“该不会被我说中了吧。”

林溪客被戳中心事,恼羞成怒,背后一道剑光劈开烟雾:“就凭你?”

那道烟雾散成两团,又幻化成两个左威,两个左威同时开口说话,意图扰乱林溪客的心神。

“仙尊大人想必不是真心喜欢宁燃的吧,只是想借这个机会渡过情劫而已。”

“我在想宁燃要是知道了你对他都是虚情假意,他会有什么反应?”

左威所说的,恰恰是如今林溪客最恐惧,最害怕的事情。先前宁燃强调过多次,千年内见识过无数生离死别的他,早已不敢去爱任何人。若是让宁燃知道千年后唯一一次真心是一场荒唐的骗局,宁燃该如何承受这样的事实。

左威看着林溪客恍神,伸手凝结灵力妄图控制林溪客。林溪客的心是刚刚生成的,灵识不稳,如今是最好控制的时候。

漆黑的烟雾凝结成错杂交织的丝线,可这些丝线刚触碰到林溪客的身体,就被一道白色的剑光给斩断。林溪客伸手探入烟雾深处,将一股强劲的灵力直接灌入烟雾之中。就算是幻化出的分身,灵脉也会与本体相连。

林溪客的灵力修炼得纯粹又霸道,灵力一路顺着烟雾反噬,将那团黑色的雾吃得一干二净。

林溪客环顾左右。

坐落于CBD的曲城文化,楼下就是繁荣的商业街。周围人来人往,熙熙攘攘。林溪客布了结界,刚才的一番打斗凡人无法看到。

按理说分身与本体的距离不会太远,左威生生遭受了自己这一团纯粹又霸道灵力,应该会被伤到心脉,只是周围根本看不到什么有异样的人。

这时林溪客才意识到,如果左威的真身不在这里,那会不会?

糟了,宁燃?

他恍然惊觉,赶紧丢掉手里的空杯,隐蔽自己的身体,直接御剑飞行,飞到了宁燃办公室所在的楼层。还好办公室的玻璃窗是开着的,林溪客不费力气地就从窗户钻了进去。

可宁燃并不在办公室,林溪客准备出门去找,刚走到办公室门口就听到了宁燃和客户谈话的声音。他赶紧溜进了宁燃的办公桌下面躲着。

“对产品我们当然是放心的,我记得你们公司旗下也不是只有这一款零食,我在想能不能多签几款,反正都已经合作了。”宁燃半开玩笑地跟对方宣传部门的经理拉扯生意,“进来坐坐,等会儿一起吃个饭吧。”

“哎,燃总您客气了,”经理也有意和宁燃达成长期合作,两个人边说边坐在了沙发上。

秘书送上了茶水,他个人接着刚才的话题继续聊。

这下可把林溪客整懵了,这两人要一直谈生意,那自己岂不是得一直躲在这里?

他倒是可以隐身离开,但现在左威对宁燃意图不轨,他要是就这么离开,宁燃的安危可怎么办?

“你先坐,我找个东西,”宁燃想起来先前有人送过一盒高档雪茄,这个客户烟瘾极大,不如做个顺水人情送给他。他走到办公桌旁,拉开抽屉,翻找着不知道被自己顺手放到哪里取的雪茄盒。可刚一俯身就看到了躲在办公桌下的林溪客。

宁燃被吓了一跳,但还好他只是愣了一下,没发出什么声音。客户在摆弄手机,也没注意到宁燃的异常。宁燃叹了口气,以为林溪客这是在和自己闹着玩,为了逗趣林溪客,他索性就坐在办公椅上。长腿一架,膝盖刚好蹭到林溪客的脸。

林溪客的脸又红了,他抬头看着宁燃,不知道宁燃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宁燃左手拿着文件和客户交谈,右手则偷偷伸到桌子地下,抚摸着林溪客的头。这么看来,林溪客就像极了他圈养的金丝雀。

林溪客在心里暗暗地抱怨夫君越学越坏了,但还是顺从地抱住了宁燃的腿。

宁燃也没让他太为难,几句话就打发走了客户,让其他部门的人跟客户谈具体的合同。他则等客户离开办公室,从桌子下面把小娇妻给捞了出来。

“你这是做什么?”宁燃责问。

林溪客拍了拍刚才因为蹲在桌子下面,裤腿沾上的灰尘。他一边整理衣服一边和夫君解释前因后果,隐去了左威发现自己借助宁燃渡过情劫的事情。

“他还真是阴魂不散,”宁燃叹了口气。

林溪客不要脸地蹭过来:“那我可不可以申请当夫君24小时的贴身保安啊,夫君你看,言殊也打不过他,现在只有我能保护你了......”

“正妻不当,想自降身份当保安了吗?”宁燃起身把林溪客逼到墙角,“你到不如多渡点灵力给我,帮我修补灵脉。还有就是.....”

“刚才不是说去上班了吗?偷偷去买奶茶了?”宁燃咬了下他的耳朵,“还不给我带一杯,林溪客,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这个不听话的妾室?”

气氛升温,宁燃也没做他想,就是逗林溪客脸红而已。

可没想到最近颇受宠爱的妾室根本没听懂自己的意思,他叉着腰问:“说好的正妻了!怎么又变妾室了!夫君说话不算话还怎么当一家之主?”

好好的暧昧气氛被林溪客毁了个一塌糊涂,宁燃伸手恶狠狠地揉了下林溪客的脑袋,骂了句蠢货,就赶林溪客去陆蓝那里上班了。林溪客顾忌着左威会不会再来找麻烦,扒着门框就是不愿意离开。宁燃拿他没办法,自己收拾了文件和笔记本电脑,跟着林溪客去了直播室。

他坐在直播室角落的桌子前,带着耳机处理公司的事务,林溪客和陆蓝在手机前坐着直播。

这样两个人都放心,宁燃能继续工作,林溪客能随时随地保护他。

他俩爽了,陆蓝却傻了。

这是在干嘛?

啊?

心里一万只土拨鼠正在尖叫。

你俩秀恩爱了,你俩甜甜蜜蜜了,把我当什么?当摆设吗?

更何况宁燃本身对陆蓝来说就是个随时随地会燃烧会爆炸会把自己炸出地球,炸出银河系,炸进黑洞里的定时炸弹,让宁燃坐在自己面前盯着自己直播,那可不就跟高中最严厉的语文老师把自己叫起来起来背《赤壁赋》一样吗?还要不要人活了啊?

陆蓝欲哭无泪,可房间里的另外两个人似乎完全没有顾及自己的想法。是不是地还眨个眼睛,飞个吻,嘘寒问暖,红个脸。

这是谁的直播间啊!

但陆蓝又不能抗议,只能默默忍受着。

但这场直播算是彻底毁了,当着宁燃的面,陆蓝平日里爱开的玩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硬生生地背着稿子。而身为小助理的林溪客则看着宁燃,脑内冒起了粉色泡泡。

陆蓝生硬地背着稿子,弹幕刷得全都是“主播今天不在状态啊”“主播怎么回事?”“好无聊啊”。陆蓝越看越紧张,拿胳膊肘戳了下林溪客,让林溪客进来救场。

可林溪客现在哪里是林溪客啊,他是林·满脑子粉色泡泡·溪客。

林溪客拿着产品,只能说胡话。

“这个饼干是星形的,很可爱,还是五角星。大家上班的时候可以拿出来垫垫肚子,而且这个饼干的奶香味很浓,闻起来非常香。但为什么要做成星星的形状不做成爱心呢?因为.......”林溪客看着坐在角落里的宁燃,宁燃也同样看着他,似乎在期待他下面的解释。

他看着宁燃,声音似乎早已不受自己控制了:“因为,一颗心脏太小了,只有用星辰,才能装下我们的爱。”

话音刚落林溪客就后悔了,自己这胡编乱造说得都是些啥啊?

上一章:第60章 下一章:第62章
热门: 八墓村 青盲之越狱 跟情敌保持距离失败 波西·杰克逊奥林匹斯英雄系列1:失落的英雄 幽巷谋杀案 死亡通知单 谋杀官员4:代上帝之手 英雄联盟之谁与争锋 黄庭道主 敲响密室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