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上一章:第57章 下一章:第5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言殊......”

宁燃的声音冷淡到了极点,连林溪客都能听出来夫君动了怒,宛如火山爆发前的深夜。

“啊?你是今天过来吗?我忘记了,”言殊挠了挠头,“你要不明天过来,或者明天我去找你,我今晚有约了。”

“你这人怎么这样,手机上说得好好的,就是今天,我特地抽空出来你又说没空......”那男人似乎因为这次约会被搅黄了心里不爽,一直在逼逼叨逼逼叨。

宁燃听得头晕脑胀,嘴里恶狠狠地蹦出一个字:“滚!”

那男人没被宁燃的气势唬住,反倒是上前一步:“你特么谁啊?”

他伸手就想推搡宁燃,林溪客直接伸手抓住了那人的手腕。林溪客的手劲儿可不是一般人的身子骨能承受的,那男人看林溪客不好惹赶紧把手收了回来。

男人收拾了衣物离开,门刚一关上,宁燃就开始教训言殊:“不是玩4p吗?来,脱衣服。”

言殊知道宁燃生了气,赶紧道歉:“爹爹爹,我错了我错了,我下次一定记住今晚约了谁。保证不让这些男人在爹眼前晃悠。”

宁燃倒也没真的生言殊的气,他就是气刚才那男人对言殊说话的语气,吆五喝六的。把自己当什么人了,知不知道言殊是妖盟之主,是妥妥的妖王,还是天上地下唯一一只九尾狐。

虽然八条尾巴都丢在了天宫门口。

在一旁看着的林溪客突然开了口:“你为什么喊夫君叫爹爹啊?”

这话一出,宁燃和言殊都愣了一下。

宁燃也仔细回想了一下,到底是为什么两个人开始互相争当对方的爸爸?好像也就这几年的事......

“我们关系好啊!”言殊正往自己眼睛里滴眼药水,“关系好都是这样的,而且有时候宁燃也叫我爸爸。也就是叫着好玩,没什么别的意思。”

“谁和你关系好,”宁燃白了他一眼,“对了,你这眼睛怎么回事?左威他到底用了什么法术能伤到你的眼睛。”

“不知道,我只觉得他有些不太对劲,他的灵力相当丰沛,只比我逊色一些,”言殊揉了揉眼睛,“我怀疑他吸收了别人的灵力,才得以苟活这么长时间。”

宁燃没有接话,他心中已经有了答案,只是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他还不敢妄加揣测。

宁燃和林溪客也不过就坐了一会儿,等言殊睡下,两个人才离开。

折腾这一遭时间也不早了,两人回到家收拾洗漱就睡下了。林溪客一直在想今天言殊和宁燃之间的互动,两个人相识已过千年,彼此举手投足的默契是自己永远无法超越的。林溪客越想越累,越想越头疼,迷迷糊糊地睡去,又梦到了乱七八糟的场景。

具体的细节林溪客已经记得不清楚了,只隐约记得梦里宁燃搂着言殊的腰,对自己说:“要不是仙尊大人玩弄我的感情,我也不会意识到一生挚爱就在我身边。”

梦里的其他事物都悉数遗忘,唯独这句话记得非常清楚。

从梦里惊醒,林溪客慌乱地抓着身边人的衣裳,狠狠地揉在怀里。

也不知过了多久,闹铃响了,宣布一天的开始。宁燃被闹钟吵醒,揉了揉双眼,下意识地伸手去摸手机关闹钟。他的手还没碰到手机,扰人清梦的闹铃就已经被关上了。

宁燃猜到是林溪客关的,问了句:“几点了?”

“六点半。”

“还早,我再睡一会儿。”宁燃转了个身窝进林溪客的怀抱,“你也再睡一会儿吧,等会儿我们去吃小笼包。”

“嗯,好。”林溪客在宁燃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只是他并没有按照自己答应宁燃的话继续睡一会儿,称职的人妻要看准时间,不能让丈夫上班迟到。虽然宁燃迟到也没人敢管......

林溪客攥着被子,又想起了昨晚的梦。他心里还是放心不下,宁燃和言殊的关系太亲密了,亲密到自己害怕会有一天被取代。

那如果自己.....

起床的时间到了,林溪客撑起身子,在宁燃的耳边轻轻喊了句:“起床。”

“爹爹。”

宁燃猛地睁开眼,看着睡在身边的林溪客。

林溪客那张好看的脸,配上他沾了情欲的声音,再加上大清早的男性冲动。宁燃直接一个翻身从床上栽了下去。

“你怎么了?”林溪客想拉他上来,宁燃却回避了他的手,往后躲了躲。

“你你你,你叫我什么?”

“爹爹啊,”林溪客疑惑地看着宁燃,“不是说关系好都这么叫吗?”

那是言殊啊!又不是你!你叫爹爹会让人想到很奇怪的东西的啊!

“别别别,不太一样,”宁燃赶紧打断林溪客危险的想法,“你还是叫夫君吧。”

林溪客一听这话就不高兴了。

允许言殊叫,不允许自己叫吗?夫君是真的双标哦。

林溪客伸手去拉宁燃:“那夫君,我拉你起来?”

宁燃扯过了身上的被子,满脸通红地回了句:“你先出去,我自己起来。”

“哦”林溪客低着头,跟个受气小媳妇一样,离开了卧室。关上门的时候,还不忘幽怨地看一眼宁燃。

等林溪客关上房门,宁燃才松了口气。他催动灵力,强行让体内翻滚的情欲停了下来。这一千年宁燃从未遇到过这样的问题,也不知道林溪客到底有什么魅力,能让自己早就忘却的欲望再度复苏。

或许是真的喜欢吧......

可想起林溪客之前受过的伤,宁燃苦笑着叹了口气。

没想到自己第一次心动喜欢上的人,居然经历过这样的痛苦。那还能怎么办啊?只能好好地疼他。

宁燃收拾好自己打开了卧室的门,林溪客正在烧水,他心里窝着气,就是不看宁燃,也不和宁燃说话。宁燃吸了吸鼻子,上去哄人。

“做饭啊?”宁燃也不知道该怎么搭话,“不是说早上去外面吃吗?怎么还做饭。”

林溪客看他过来背过身去,冷冷地回了一句:“烧水,泡茶。”

宁燃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哄人,就开始解释今天的事情:“关系好的朋友是可以这么叫的,但是你和我就......”

林溪客还是不接话,提着水壶往杯子里灌水,灌了个咕咚咕咚响。

“就不太一样。”

“我和他当然不一样了,夫君和言殊在一起过了一千年的岁月,我才认识夫君几天啊,”林溪客开始自怨自艾起来,“说不定如果没我,夫君和他就成一对了。”

“没有的事,言殊并不喜欢固定的关系,他更喜欢这种居无定所的生活,我更喜欢过稳定温馨的日子。更何况千年的时间对言殊来说不过小事,”宁燃悄悄走近林溪客的身后,伸手环住他的腰身,“我只对你动过情。”

宁燃素来冷傲,话说到这个份上,林溪客也不好再闹下去,他姑且接受了宁燃的说法。他下意识地端起玻璃杯喝了口茶。沸水兑着冰箱里冷藏的矿泉水,喝下去并不烫口,清新的茶香弥漫在舌尖。

林溪客也不想两人之间这么僵,就主动把玻璃杯递到了宁燃手里:“夫君你要不要也尝一尝?很新鲜的安吉白茶,上次直播的时候卖的就是这家的茶叶,厂家送了不少,我觉得味道不错就带了一点回家。”

宁燃接过玻璃杯喝了一口。

“等等!”林溪客突然出声阻止,“我忘记把玻璃杯擦一擦了,夫君刚才是......我们是不是......间接接吻了?”

看林溪客的醋意终于消除,宁燃笑着放下玻璃杯,吻住林溪客的唇。

“别间接不间接了,”宁燃的舌尖掠过林溪客的唇,“我们来直接接吻吧。”

唇齿之间,茶香四溢。

林溪客原本只想按照短视频里的教学撩拨宁燃,但没想到,却被宁燃亲到了腿软。初开情窦的剑灵到底比不上禁欲千年的魔尊。

“下次不许再这样乱吃醋了,”宁燃理了理林溪客的头发,“走吧,去吃小笼包,蘸醋吃的那种。”

两人欢天喜地地去吃了小笼包,只是在早点店里,言殊给宁燃发了消息:“我眼睛好难受,爸爸你给我送点饭过来,爱你么么啾。”

宁燃看着面前喝粥的林溪客,想了想还是先别以身试法了,“我给你叫个外卖,加点钱让外卖小哥给你送到客房门口,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就麻烦他,或者叫酒店前台。”

“嗯,好。”

毕竟是朋友,宁燃还是得照顾照顾。

可直到下午,宁燃都没有收到言殊的消息,还以为人出了什么事,赶紧打电话过去问。

言殊的声音透过电话线显得十分慵懒:“喂,谁啊?”

“我,”宁燃回答,“你饭吃过了吗?怎么一直没回我消息?”

“嗯,吃过了,”言殊翻了个身,“外卖小哥真的很美味,谢谢金主爸爸了。”

于是,这天下午,安静如鸡的总裁办公室,爆发出了一声怒吼。

上一章:第57章 下一章:第59章
热门: 团宠不好当 在漫画里风靡万千的我[快穿] 纳尼亚传奇4:凯斯宾王子(双语) 最后的守护人 进步 时光之轮前传 新春 每次穿书都被迫神转折 你有罪:诡案现场鉴证2·犯罪升级 交错的场景 民国秘事2:朱雀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