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上一章:第56章 下一章:第58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从宁燃那里得知了鼠妖暴动的言殊再也不敢吊儿郎当地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他故意设了局,想要引幕后黑手上钩。那人好几次动手都是在妖族内,无所不能的妖王次次都被人在自己的地盘上撒野,觉得十分不爽。

听之前和那人打过交道的妖怪谈起,那人会在妖族大大小小的聚会上露面,然后趁机散播关于通天令的谣言。他形单影只,似乎没什么帮手。

言殊让手下的妖怪盯了许久,才终于在妖族的某个地下酒吧盯到了目标。

言殊收到下属的消息,马上收拾东西去了地下酒吧。那人精明的很,每次只会在一个地方停留不过二十分钟。路上言殊把地址发给了宁燃,让宁燃也赶紧带着林溪客过来抓人。

言殊赶到酒吧的时候,正是一天之中酒吧生意最好的时间点。嘈杂的音乐,喧嚣的客人,暧昧不清的灯光夹杂着情欲的热潮,一浪翻过一浪。言殊习惯了这样声色犬马的场所,不为所动。他眯起双眼,深黑色的瞳仁散发着妖冶的紫色光芒。

这是他的狐狸眼,世上独一无二的九尾狐眼。

略过在舞池里疯狂舞动身体的妖怪们,言殊终于在角落里发现了那个人的身影。确实如同自己之前询问的妖怪所说。那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还带着黑色的棒球帽,就算离得很近,也看不清那人的长相。

言殊分开人群,想要不着痕迹地靠近那个人。可那人比言殊想得更加机敏,他似乎察觉到了不对劲,疑神疑鬼地打量着周围的妖怪,然后身子朝着酒吧后门慢慢移动。

言殊发现目标想跑,赶紧拔腿去追。

人群骚动,那人也注意到了在妖怪中潜伏的妖王言殊。

那人出了酒吧的门就往一处暗巷里跑,他似乎吃准了暗巷地形复杂,言殊不好追上。但没想到这附近大大小小的酒吧哪个不是言殊名下的产业,哪个纵情歌舞的妖怪不得给言殊这个妖盟盟主上贡。这附近的地形,言殊可比他熟悉的多。

一开始在酒吧里难以脱身,出了酒吧的门言殊追起来就顺利多了。言殊不慌不忙地听音辨位,锁定方位之后纵身一跃化成雪白色的狐狸,顺着围墙上方循着气味找人。他通体雪白,速度几块,肉眼难以捕捉只能看到一道雪白的残影。言殊后爪用力,越过两道围墙,才终于堵住了那人。

言殊跳下围墙化作人形,手执一根通体翠色的毛笔,挡在那人面前。

“别跑啊,”言殊勾起醉人的笑,“本王有那么可怕吗?”

不是面对情人调情的笑,不是面对宁燃开玩笑的笑,言殊的周身烧着浓烈的杀意。

那人不肯开口,往后退了一步,看样子还是想跑。言殊伸手,玉笔画地为牢,将两人圈在只属于言殊的结界里。趁那人不注意,言殊飞身一脚踹在那人胸口。那人被言殊的灵力震到,往后退了一步。可紧接着而来的是言殊的第二脚,那人曲下身子躲避,让言殊扑了空。

凶狠地狐狸没有得逞,化作狐狸,张大了嘴尖锐地牙齿朝着那人的头咬去。那人闪身避开,言殊只咬下了那人一直戴在头上的兜帽,那人的容貌彻底暴露了出来。

言殊恢复人形,定睛一看,果真如他和宁燃所猜,在这背后搞鬼的人就是左威。

“当年宁燃的一把火,居然没有烧死你,”言殊把手里黑色的兜帽扔到了地上,“好久不见啊,先魔尊左威。”

左威并没有说话,他的脸上布满了狰狞的火烧疤痕,似乎是当年为了从宁燃手里逃脱所付出的代价。

“妖王这是为了宁燃来杀我的吗?”左威询问。

言殊眼里紫色的光浓了一个度:“不然呢?”

“这么多年,妖王还是和宁燃关系最好,”左威讲手别在身后,偷偷凝聚灵力,面上却不改颜色,继续和言殊周旋:“是因为宁燃能讨妖王的欢心吗?”

言殊注意到了他偷藏在身后的那只手,他冷笑着回答:“对啊”。趁左威一抬手,言殊飞身闪避,翻身越到左威的身后,手里凝聚起紫色的狐火,一掌拍在左威的身后。左威被他打中,吐出一口鲜血,朝前没走两步就跪在了地上。

言殊收起狐火,这人居然和千年前一样弱,这么多年都没什么长进,也敢和宁燃争魔尊之位。

“你这一千年是怎么活下来的?”言殊往前走了几步,“以你的灵力,根本不可能坚持一千年之久,你到底做了什么?那天晚上暴动的鼠妖是不是你控制的?”

他步步紧逼,左威吐出嘴里的血。

“我问你话呢?”言殊揪起左威的后衣领,他准备用自己的狐狸眼逼问,九尾狐的眼睛是天下最好用的刑逼道具。

只是在他看到左威的眼珠的时候,一道血红色的光灌入言殊的眼里。言殊赶紧放手,往后退了好几步,就在这个时候,左威挣开束缚逃离了言殊布下的结界。

言殊紧闭双眼,两道鲜血从眼里流下。就在他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一只手扶住了言殊。

林溪客带着宁燃赶了过来。

“夫君,你照顾他,”林溪客唤出长剑,“我去追人。”

林溪客凌空踏步,不过几步就追上了左威。银色的长剑一分为二,化作两道流光一左一右追逐着左威,似乎有意绞杀目标。林溪客是动了杀念的,这人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一而再再而三地威胁到了宁燃的生命安全,这是林溪客的底线。

可就在双剑锁定目标,准备一左一右绞杀时,左威突然伸手,凭空扯出一道丝线。他仅仅只是拨动了一下这道丝线,林溪客便觉得全身的灵脉阻塞不通。双剑没有按照原定的轨迹出击,左威从两道剑光的缝隙中逃脱。

等林溪客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跑远了。

林溪客伸手捂住胸口。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他未曾想明白其中的缘由,失魂落魄地回去找了宁燃,这还是林溪客第一次未曾完成任务。

“我追丢了,”林溪客低着头复命,“抱歉,夫君......”

宁燃没在意,反倒是上来问林溪客有没有受伤。林溪客摇了摇头,宁燃这才放下心来。

“妈的,什么垃圾,给我净整这些新奇玩意儿,”言殊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看到左威的眼睛就被反噬了,“爸爸我眼睛好疼啊,给我吹吹。”

宁燃拿他没办法,让林溪客过来看看。自己身上那丁点灵力根本治不了言殊,吹一吹只能吹点唾沫给他。

林溪客赶紧蹲下来看了眼言殊的眼睛,还好不算什么严重的情况,再加上言殊本身是妖王,灵力丰厚,这些伤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大事。

不过以防万一,两人还是带着言殊去甘医生那里看了下眼睛开了药。言殊不方便走路,但凡需要走路的地方都是宁燃背着。

“你特么是不是吃胖了,”宁燃的身体到底是支撑不住,背了两步就开始抱怨,“我跟你说,你最近约p质量下降可能是这个原因。”

“你说谁胖?你在说我长胖我把你嘴撕了!”言殊最爱美,所以相当忌讳胖瘦的话题,宁燃这话说得他火冒三丈。

林溪客跟在两个人身后,听着两个人斗嘴打趣,心里不是滋味。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就想到了自己之前看追妻火葬场的电视剧。当时自己没怎么注意,但现在想想那第一个电视剧说的不就是女主后来移情别恋了吗?

现在这情况.......

林溪客快步走上前,拦住了宁燃:“夫君,我来背吧。”

宁燃看了一眼林溪客,又看了看一身媚骨的言殊。

防火防盗防闺蜜这件事准没错,宁燃赶紧拒绝:“不必,我自己背。”

“还是我来吧,夫君身子骨弱,”林溪客今天就非要把言殊从宁燃的背上给拽下来不可,这个言殊在夫君的背上一直蹭来蹭去的,保不准有没有什么别的想法。

“我说了不用,”宁燃再度拒绝。

搞笑,就这只管不住下半身的狐狸要是缠上林溪客自己不就得孤寡一辈子了吗?

言殊在一旁吃瓜看戏,看两人僵持不下,他给了自己的主意:“要不你俩换个班?轮着背?”

两个人异口同声地说了句:“闭嘴!”

最后僵持不下去,宁燃便在言殊的手上栓了个绳子,就这么把人给溜了回去。言殊气得扒着门框哭泣:“你们是不是欺负狐狸没人权!”

可没人理他。

言殊住的地方是宾馆,他未曾有过自己的居所,按照言殊的话来说,他喜欢这样没有归处的生活。三人就这么吵闹着走到了言殊的房间门口,言殊掏出房卡递给宁燃,宁燃刷开房间的门。

可没想到,门打开后,站在三个人面前的是一个赤裸着上半身的男人。

林溪客才开情窍,看到这一幕直接红了脸,把眼睛移开。宁燃也是想到了平日里言殊混乱的私生活,咳嗽了两声缓解尴尬,而言殊则什么都看不见,他还奇怪这两个人怎么都跟闷葫芦一样不说话了。

空气安静得可怕,倒是房间里站着的男人先开了口:

“你没和我说你要玩4p啊?”

上一章:第56章 下一章:第58章
热门: 双子杀手 碟形世界:大法 碟形世界:金字塔 解罪师:菊祭 湖底女人 元气少年 人族训练场 修真世界 天使与魔鬼 就算是哒宰也想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