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上一章:第54章 下一章:第56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叶墟睡得迷迷糊糊的,林溪客喊了他两声,叶墟才揉了揉眼睛从车里爬出来。

“我还以为今天能见到沈教授,”林溪客开了个玩笑,以前叶墟在的地方沈清歌肯定要跟着,今天也不知道太阳打哪边出来了,居然没在楼下遇到沈清歌。

叶墟听到沈清歌的名字,脸色一变:“师父,我和你说个事。”

“什么?”

“沈清歌他有前世的记忆。”

这事林溪客早就知道了,但是当着叶墟的面还是装作一副震惊的样子:“怎么会这样?”心里却默默吐槽沈清歌,本以为沈教授能有多聪明,居然连小竹子都骗不过去。

“我不知道,”叶墟回答,“我之前就觉得怪怪的不对劲,那天晚上装睡试探了一下,果然被我试出来了,哼。”

林溪客伸手揉了下叶墟的头,“那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叶墟的眼睛滴溜溜地转了一下,“我要欺负他!”

林溪客还以为会出多大的事,这么看来叶墟其实对沈清歌还是有感情的,没说见到沈清歌就跑得远远的。他放下心来,拍了拍叶墟的背:“赶紧上去收拾收拾睡觉吧。”

叶墟听话的和两人说了再见,就进了电梯。

宁燃招呼林溪客上了车,车子刚发动,宁燃便八卦地问了句:“你们刚才说的沈教授是沈清歌吗?”

林溪客也不避讳这件事,就把沈清歌和叶墟前世今生的经历简短地告诉了宁燃。宁燃听后想法和林溪客一样,沈清歌和叶墟都对对方有感情,而且当年沈清歌也非主观上要辜负叶墟,和好恐怕也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两人一路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不知不觉就到了家。天色不早了,洗漱完就差不多该睡了。

窗外,黑色的夜密不透风,看不到一点星子。林溪客照例拉上窗帘,关了卧室里的主灯,开了昏黄的床头灯。宁燃戴着眼镜,他习惯性睡前看点东西。书刊杂志,娱乐新闻,直播视频,他什么都看,什么都好,只觉得这样就不会失了和世界的联系。

这些天宁燃对林溪客千依百顺,林溪客自然也生了些小性子。他想和宁燃闹着玩,伸手就遮住了宁燃的书,盖住了大半文字。

宁燃捏住他的手腕,嘴上说着:“你要睡就睡,别来烦我。”但眼里是笑着的。

“夫君不累吗?”说到底林溪客还是心疼宁燃的身子骨,想起这件事,林溪客便仰起头,吻住了宁燃的唇。林溪客的体液带着灵力,心头血最优,其次是血精,再次是唾液。宁燃心疼他每日喂血割裂皮肤的疼,自己又扯了弥天大谎说身体不行,剩下来唯一方便给宁燃修补灵脉的方式就剩下了唾液。

林溪客刻意吻得时间长了一些,他本身是兵器,不会缺氧不会呼吸。但宁燃不一样,接吻时间过长,魔尊大人的一张脸都会涨得通红,再配上生理泪水,简直一绝。

趁宁燃被自己的一个吻搅得魂飞天外的时候,林溪客伸手关掉了床头灯,再顺手夺走宁燃的书。

“睡吧,”林溪客按住了宁燃抗议的爪子,“夫君明日还要上班。”

作为一个温良贤淑,持家有方的人妻,自然要考虑到丈夫的起居作息,还有身体健康。必要时必须对不听话的夫君进行管束。

虽然林溪客强硬让宁燃躺下了,可睡觉这件事,每个人的身体有不同的想法。宁燃闭上眼就还是会想到今天发生在叶墟身上的事情,他许久没被什么事情气到了。

他如此着急上火,一方面叶墟是林溪客的徒弟,另一方面叶墟再林溪客面前乖巧的样子,像极了自己最小的徒弟。宁燃这辈子最重情义,看到这些事情总是无法抽手不管。

宁燃翻来覆去地睡不着,林溪客自然也要陪着他。

到最后,宁燃终于忍不住,和林溪客说了自己的想法。

商场里的争斗用到的龌龊点子,是比吞噬人心的妖魔还要可怕的东西。宁燃猜测今晚闹这么一出,叶墟的经纪人想攀高枝,拉资源找金主是一方面,但另一方面,说不定他们是想留下叶墟不可见人的视频或者是照片,逼迫叶墟续约经纪公司。这样的公司,不管叶墟愿意不愿意,宁燃作为长辈都不可能让叶墟继续待下去了。

“那夫君不能把叶墟签来你的公司吗?”林溪客好奇地问,在他的眼里,大家都是公司,还不如把叶墟拉进宁燃的公司给宁燃打工。

但是新的问题又来了,叶墟的主业是演员,宁燃所作的是网红平台。看起来似乎差不多,但人脉资源投资都是天差地别的。叶墟这种新人演员眼下最需要的就是好剧本好导演,但宁燃的公司能提供的是最好的宣传,最好的点子和最前沿的资讯。

思来想去找不到个主意,林溪客把人搂在怀里劝道:“夫君别想了,睡吧。”

宁燃遭不住林溪客一而再再而三的劝,心里的火气也变得微弱了一些。他索性抛下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也伸手搂住了林溪客的腰。

“冷吗?”宁燃将林溪客搂得更紧了一点,这段时间天气是有些凉,“怎么总觉得你身上是冰凉的?”

林溪客原身为剑,体温自然不高,但身体可以根据自己的想法调节温度,上次用调高体温欺骗宁燃自己发烧了,但这几天没怎么注意,体温不知不觉地就自己往下降了。

“我天生体温不高,”林溪客敷衍着回答,身体稍微往后退了一些,想躲开宁燃的触碰。

“这么看来,我天生火灵根,岂不是应该多抱着你?”宁燃以为他有些抗拒,便伸手攀上林溪客的后背,掌心所覆盖之处,如同贴了张自体发热的暖宝宝。

林溪客也没再乱动,身子终于安稳了一些。

宁燃以为林溪客是出于过往不好的回忆才抗拒自己的触碰。他心里并不祈求林溪客和自己能够像夫妻那样同房,既然打定主意要好好照顾林溪客,那宁燃便极尽温柔体贴让林溪客习惯自己的抚摸。

但对某位撒了谎的仙尊而言,事情就不太一样了,他心里喜欢夫君这副温柔的模样,只是......

林溪客原先说了自己不行的谎言,所以宁燃和他从来没有更深的交流,两个人的关系一直停留在亲亲抱抱举高高的地步。宁燃禁欲千年,只是亲亲抱抱而已,还不足以勾动他的欲望。更何况宁燃的理智大于情感,在知道爱人曾经有过不幸的经历之后,宁燃更会控制自己,尽量不在林溪客面前失态。

可林溪客就不一定了,他一个情窦初开,刚长出心脏的剑灵,哪里能受得了这些。更何况那天在厕所隔间,看完了叶墟曾经发给自己的小视频之后,林溪客整个人都成长了很多。

现在好了,宁燃一碰他,林溪客就跟着了火一样,身上的血液玩命地往某个地方跑。但偏偏林溪客还得压制住自己的感情,不能让宁燃发现,不然自己的谎言可就要被戳破了。

几回合下来,宁燃摸了个爽,林溪客是真的有点欲哭无泪。

每到深夜,趁宁燃熟睡,林溪客只能疯狂去浴室洗冷水澡。

可洗完澡一回来,宁燃火热的身体又缠了上来,下意识地就要抱着林溪客,推都推不开。林溪客背后是夫君的温柔乡,面前是冷风嗖嗖地吹,感叹了一句人类历史上千古不变的真理:那就是做人要诚实!

可话又说回来了,人类从历史上唯一学会的教训就是人类从历史中学不会任何教训。

林溪客是真的累了。

他好想抱住夫君亲亲,然后两个人再滚到床上这样那样,那样这样。每天早上守着夫君醒过来,在他还没有完全苏醒的时候就把人亲到缺氧,然后看着宁燃红着一张脸让自己滚开。

但现在这些都成了幻想,他还得装作无欲无求,清心寡欲的样子让宁燃抱着自己。

真的是折磨啊。

“甘医生说你的身体没有什么大问题,你说要不要给你买点中药补一补?”宁燃想起这段时间来他们平台寻求合作的一个药膳品牌,“比如当归黄芪,或者是什么羊鞭.......”

“不了不了!”林溪客赶紧打断夫君危险的想法,这身体没补都这样了,补一补那以后自己就举着花洒过日子吧。

虽然这样每天晚上爬起来冲冷水澡确实挺要命的,但林溪客心里还是希望宁燃能多黏着自己,抱一抱自己。他孤独了太多年,这样和恋人缠绵的日子如同掉进了蜜罐里面,根本就不想爬出来。

林溪客给自己留了一条路:“夫君多抱抱我就好了,说不定哪天我会对夫君兽性大发,然后突然就好起来了。”

宁燃听着他的话,忍不住伸手揉了揉爱人的头,“要是真的那么容易就好了。”

林溪客在心里又叹了口气,其实真的很容易的......

上一章:第54章 下一章:第56章
热门: 三寸人间 安珀志2:阿瓦隆之枪 神武觉醒 重启游戏时代 影帝家的四岁小萌娃 攀登者 隔壁那个饭桶 罪案斑驳 修仙农家乐 四万人的目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