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上一章:第51章 下一章:第53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叶墟被当面灌了一口狗粮,可心里还是甜甜的。师父终于有了可以相守一生的人。

当年在青玉峰上,叶墟第一次遇到林溪客,是那群青玉宗修仙的门徒要捉了叶墟去做炉鼎。叶墟那时候因为生活在人群居住的地方,灵力积攒后先化出了人形,后来才形成灵识。这种妖怪是最适合做炉鼎的,灵力丰厚又不会反抗。

林溪客却厌恶他们扰了自己的清净,一道剑光掀翻那群门徒。

叶墟道现在还记得,其中领头的那个弟子,是掌门吕天青的儿子,铸剑师的第三十八代子孙。

“林溪客你不过就是我们吕家的狗而已,你也配对我出手?”

林溪客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他坐在石桌前,缓缓地给面前白瓷杯里倒上了碧绿的茶汤,“我与他的约定,三十六而终。你们用诅咒,拖了我一代人。”

“再来我的竹屋,削了你的双腿,”林溪客抬头看着那群弟子,眼神淡漠,语气也听不出感情,“听说人骨做的茶杯,泡出来的茶汤会更香甜。”

那群弟子清楚林溪客的实力,连滚带爬,滚出了林溪客拥有的地界。

没人饶他清闲了,林溪客松了口气,低头看着跪在地上的叶墟。这小妖怪也是,怎么先修练个人形出来了?

可叶墟不懂事,根本意识不到刚才发生了什么危机。他看着面前的林溪客,只觉得仙尊大人长得又好看又好......吃。

但他双腿没有力气爬不过去,不能抱着仙尊大人好好揉一揉。不过不知道吃饱了能不能爬过去,于是叶墟抓起地上的泥巴塞进了嘴里。

林溪客活了这么多年也没见过这种场面,他下意识地喊停,闪身来到叶墟面前抓住了叶墟的手。

“泥巴不能吃的,你不知道吗?”

看来真的是一点灵识都没有。

可叶墟满心想的是,仙尊大人来到自己面前了,于是伸手抱住林溪客的大腿,蹭了蹭。把手里的泥巴全都蹭到了林溪客雪白的衣裳上。

“吃.......”叶墟不会说话,只能学着林溪客的声音发出一些古怪的音节。

林溪客太无聊了,无聊到衣服脏了都觉得有趣。他蹲下身子开始全心全意地逗着这跟小竹子,一开始他坏心眼地给竹子喂黄连这种苦味的药材,后来又往叶墟的嘴里倒陈醋。可不管酸甜苦辣,叶墟全都照单全收。

林溪客就这么喂到了晚上,到了晚上,他得去青玉宗守夜。可叶墟拉着他的腿不让他走:“还吃......”

“没东西给你吃了,我还有事,得先走了,”林溪客看着叶墟抱着自己的手臂,“放开我,不然把你手砍了。”

“凶——”叶墟气嘟嘟地放开手,抱着胸背过去不理林溪客。

第二天清晨林溪客归来,叶墟的迷药药效早就过了,正坐在林溪客的药园子里东一口西一口地啃,他似乎意识不到林溪客的可怕,反而是故意报复林溪客一般,将他的园子全都糟蹋了。

林溪客没什么感情,不在意药草的收成,他只是把叶墟从园子里抱了出来。可没想到叶墟却黏上了自己,抱着自己的腿喊师父。

“你喊我师父,”林溪客低下头看着叶墟,“知道要付出怎样的代价吗?”

可叶墟全然不懂,还是执着地喊“师父”。

从那之后,这徒弟也就算认下了。平日里鲜少有人来的青玉峰,也算添了点活力。林溪客鲜少会笑会哭,叶墟曾经以为林溪客会一辈子这样孤独下去,却没想到千年后,师父也能遇到一个可以托付一生的人。

“快过来,”宁燃走了几步发现叶墟没跟上来,赶紧回头冲着叶墟招了招手。叶墟赶紧跑了过来,跟在师娘身后。

宁燃注意到了叶墟手上的伤:“我带你去甘医生那里开点药吧。”

“我带他去,”林溪客拦下了宁燃,“慈善晚会还在进行中,夫君你和叶墟都离开的话不好交代,我带他去包扎,等事情结束之后我直接送叶墟回家。”

宁燃想了下,也是这么个理,便没在跟着。

林溪客领着叶墟去看了手,甘医生还好没什么大碍,上点药以叶墟的灵力,明天就看不出来了。这之后林溪客就叫了辆车送叶墟回家,却没想到在叶墟家楼下,碰到了沈清歌。

先前林溪客就觉得沈清歌这追人的路数,未免太像跟踪狂了一点,也就是叶墟蠢,什么都没有发现。

“沈教授?”林溪客先打了个招呼,“你怎么在这儿?”

沈清歌被撞破,赶紧编了个理由,“我下了班,在这附近逛一逛。”

林溪客都懒得吐槽,这都快深更半夜了还逛一逛,明显就是看到叶墟家灯没亮所以在这里等着叶墟。

沈清歌说了谎心慌,随便扫了一眼林溪客和叶墟,他快便注意到叶墟包了纱布的手,便赶紧凑上前问;“这怎么回事?”

“烫伤了,”叶墟把手收了回来,往身后藏了藏。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是被茶水烫了还是被锅炉烫了,上了药了吗?起水泡了吗?找医生看过了吗?你别捏着拳头,对伤口不好,给我看一眼,你......”沈清歌费了半天力气才把叶墟的手从背后捞了出来,他看着叶墟的手,却又不敢碰,只能轻声问了一句,“疼不疼啊?”

叶墟给他看了一眼就又把手收了回去。

林溪客再次感叹,叶墟是真的蠢,还看不出来沈清歌是有记忆的嘛?

“不疼,”老实说被沈清歌这么关心叶墟心里还是甜甜的,但是一想起来这蠢货上辈子做的事情叶墟根本就不想理他。

林溪客看着这两人耍宝,想着自己要再不推他俩一把,恐怕沈清歌的阳寿就这么活活被浪费了,便说了句:“宁燃那边还等着我,我得先回去了。不过......叶墟的手受伤了,沈教授你要是没什么事,不如留下来帮我照顾叶墟吧。”

“好的!”沈清歌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下来。

看来和师父的结盟没结错!

“啥?”叶墟还没反应过来,林溪客就丢下他先行离开。

沈清歌看着叶墟,微笑着说:“那我们走吧。”

心情愉悦,一比那啥。

“那那那你睡沙发!”叶墟也说不出心里的感觉,想把这个人赶走但是又想把他留下,既然师父这么说了自己也不好拒绝,而且沈清歌.....他就应该照顾自己!

“嗯嗯,”沈清歌下意识地伸手揉了揉叶墟的脑袋,就像他前世一直做的那样。

两个人收拾洗漱之后,夜已经很深了。

刚才洗漱的时候还遇到了一个大麻烦,叶墟的手不能沾水,沈清歌非要撸着袖子给他洗澡。

“你走开!我自己能洗!”

这么大的便宜不占白不占,沈清歌把人摁在了浴缸里:“都是男的你介意什么!我帮你洗!不然伤口沾了水怎么办!”

叶墟气嘟嘟地被沈清歌按在浴缸里洗了澡,但还好沈清歌没动手动脚,也没说什么话来撩拨叶墟。两个人整个过程都没说什么话,洗完澡穿好衣服,叶墟就靠在床上看剧本背台词。沈清歌坐在床边,给他的手上药。

“我们学校东门开了一家酸菜鱼,挺学生说很好吃,你想吃吗?”沈清歌知道自己得抓住机会,一定要想办法把叶墟给单独约出来,不然今晚过后他和叶墟之间还是一点进步都没有。

“酸菜鱼!”叶墟一听吃的就两眼放光,“想吃!想吃!是不是每个大学门口都有很多好吃的?我看网上好多美食博主回去大学附近的美食城探店。”“对啊,我们学校北门有一条后街,里面全都是各种各样的小摊,有卖烤猪蹄的,炒河粉的,烧烤火锅的,麻辣烫,还有......”

他话还没说完,叶墟就流着口水靠在床上睡着了,刚才和鼠妖那一战,似乎消耗了他不少体力。

沈清歌喊了几下叶墟的名字,发现他真的没什么反应,沈清歌才放下心来,准备把药收好然后去沙发上凑合一晚上。

可就在他准备出房门的那一刻,叶墟睡得迷迷糊糊地,突然喊了一句:“先生。”

沈清歌遇他时,叶墟未曾开蒙,不曾识字不曾读书。他逼迫叶墟读书作诗,所以叶墟喊他从不是“沈大人”,而是“先生”。

只是一句先生,让沈清歌的泪不经意便盈满了眼眶。

他摘了眼镜,擦了擦泪。然后转过身看着躺在床上的叶墟,他到底是彻底辜负了叶墟,让叶墟为自己入了魔。从此之后,心脏每跳动一下都是撕心裂肺的痛,折磨得叶墟在睡梦里也不安稳。

“先生,”叶墟翻了个身,“疼......”

不知道他说的是手疼还是心疼。

沈清歌重新走回他的床边,蹲下身子,往他的手里呼了呼气,“先生给你吹一吹,就不疼了。”

就在这时,叶墟睁开了眼,一根纤长的竹条缠住了沈清歌的手。

上一章:第51章 下一章:第53章
热门: 连环罪:心理有诡 道君 网游之盗版神话 碟形世界:金字塔 与你共享黎明的咖啡 渣攻的白月光和我HE了 猫系影帝饲养手册 箫声咽 上帝之灯 伯恩的通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