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上一章:第49章 下一章:第51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叶墟吓了个不轻,还以为是什么大耗子跑了过来。等他看清楚是师父之后,赶紧过去扶着林溪客,问:“师父,你这到底怎么回事,大半夜的发生什么了吗?你和我说一说。”

林溪客看了一眼叶墟,他原身是把剑,无情无心,根本没有眼泪,刚才那几嗓子全是干嚎。也恰恰因为是干嚎,嚎得更让人心碎。林溪客整理了一下话语,叹了口气:“你师娘对我太好了,呜呜呜。”

叶墟突然觉得今天这个天气不错,月明星稀,秋高气爽,是个叛出师门的好日子。给自己整这么一出,嚎嚎大哭就是为了来秀恩爱喂狗粮的?

林溪客平复了一下心情,他虽然不愿和叶墟说出自己曾经欺骗宁燃的事实,但眼下确实希望找个人商量商量,于是林溪客想起了电视剧里曾经见到过的说辞:“叶墟,我问你个事啊,我有个朋友......”

“你没有朋友。”叶墟毫不留情地戳穿了林溪客,什么朋友不朋友,当年青玉峰上,林溪客形单影只,哪里来的朋友。连自己都是不要脸地缠在林溪客身边,林溪客才收为徒弟的。

林溪客想了想,朋友的说辞被戳穿了,但沈清歌不也是曾经伤害过叶墟嘛,不如接着他的名头来问。

“你会原谅之前沈清歌的所作所为吗?”

林溪客心里想的是,自己目前也没有给宁燃造成实质性的伤害,而且宁燃现在也不知道自己犯下的错,那么算起来自己的罪过应该比沈清歌要轻一些。

“不会!”一提沈清歌叶墟就恨得牙痒痒,“我才不会原谅他!要不是他现在喝了孟婆汤,没记忆了,我天天在他的饭碗里面下泻药!混蛋沈清歌!要天下百姓不要我!还敢出现在老子面前!”

林溪客听这话缩了缩身子,以后还是得提醒一下沉清歌,在叶墟面前装得认真点,别被识破了。不过这竹子看起来傻乎乎的,应该不是很难骗。

叶墟倒了杯水给林溪客,然后拆了袋薯片窝在沙发上吃,“师父你到底想问什么啊?一会儿朋友一会儿沈清歌的。”

林溪客怕叶墟问出端倪,叶墟这个人实在,什么心事都写在脸上。要是把事情真相告诉他,明天叶墟就能在宁燃面前把自己给埋了,林溪客想了半天便换了个问法:“你师娘最近对我特别好,我在想应该怎么回报他。”

“以身相许,”叶墟嚼着薯片,嘎嘣嘎嘣。

这有什么难的啊.......

这傻竹子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我不行。”

“你不行??????”叶墟吓得嘴里的薯片都掉到地上了,那模样,和桉树叶从考拉的嘴里掉下去的感觉一模一样。

师父怎么能不行呢?

但林溪客现在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叶墟看他不打算解释的样子就认定了林溪客不行。

“所以就是你不行,但是师娘对你不离不弃,”叶墟继续着自己的推理,然后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师娘真是个大好人,林溪客你要是对他不好我削了你!!!”

妈的,这傻竹子连师父都不喊了!

叶墟抱着林溪客开始哇哇地哭,林溪客算是明白了为啥叶墟能当演员了,这眼泪水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可不是块当演员的天生好料。

但林溪客还不能否认,毕竟他和宁燃说的也是自己不行。只能冷着脸忍者叶墟抱着自己的手臂又哭又闹还拿袖子擦鼻涕。

林溪客看着叶墟实在是头疼,找了个机会溜回了宁燃的家。宁燃还在睡着,他并没有意识到身边的人出去又回来。他睡相不好,眉眼紧皱,林溪客捏住他的手,宁燃的表情才稍微舒缓一些。

接下来几日都平安无事,宁燃上他的班,林溪客做他的直播。就是偶尔林溪客能瞥见宁燃的电脑上会跳出几个“治疗不孕不育”的小广告出来。林溪客也没放在心上,就是某天工作日,宁燃突然把林溪客拽去了小诊所。

他们这种修仙者身体异于常人,只能去特地的地方看病。宁燃自己联系了一只何首乌的妖精,带着林溪客去看身上的疾病。林溪客为了谎言不被戳穿只能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各项检查都没什么问题啊,”这何首乌的妖精姓甘,平日里来看病的都喊他甘医生,甘医生号着脉问:“你们有试过吗?确实不能正常使用吗?”

宁燃这倒没试过,他回过头看了一眼林溪客,林溪客只能承认:“不能。”

甘医生叹了口气:“那有可能是心理因素造成的,如果童年遭受过什么重大变故,或者是亲眼目睹了惨象,有可能会导致这个情况发生。反正他的身体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后续你们可以多接触,多尝试,看看能不能突破这个心理障碍。”

“我知道了,谢谢医生,”宁燃道了声谢,就带着林溪客离开了。

车里,两个人寂静无言。

林溪客这边正紧张着,自己扯了个弥天大谎,如今不知道该怎么圆上了。那医生说自己是心理因素,可这什么心理因素能和自己不行联系起来?自己先前骗宁燃说娘胎里的病,也不知道宁燃有没有看出什么不对劲出来?

就在林溪客脑内天人交战的时候,宁燃却突然伸手覆在了林溪客的手背上。

“如果你觉得为难的话,你不必告诉我过去都遭遇了些什么,”宁燃拉着林溪客的手,放到自己胸口,“以后我会保护好你,不会让你遭受任何委屈。”

千年前宁燃就知道,林溪客并不是自愿待在青玉峰的。虽然没有打听到事情的真相,但从甘医生的描述来看,林溪客必定在那个时候留下了所谓的心理阴影。

或许那些心理阴影,给林溪客造成了无法挽回的生理障碍。但具体情况是什么样的,宁燃不敢问也不想问,他只要知道日后自己会好好对待林溪客就够了。

林溪客迟疑了一下,这几日宁燃对他太好,好到他开始患得患失。既然撒了这样的谎言,让自己和宁燃无法拥有更深层的关系,那倒不如借助这个谎言,将宁燃先绑在自己身边。

他记得电视剧里也常常这样,恶毒的女二抱着男主,说自己被人关进小黑屋,然后有个男人压在自己身上。这之后不管怎样,男主都会对女二不离不弃。那既然如此,自己也......

林溪客将计就计,倒在了宁燃的怀里。他捏着宁燃的衣服,身体颤抖,嘴里哭诉着自己刚编出来的谎话:“我小时候,被同门的师兄弟捆住了手脚,关进了黑屋,然后他们就朝我扑了过来......”

说到这里,林溪客一阵哽咽,似乎没有办法再说下去了。

宁燃听完心头一震,他未曾想过林溪客居然遭受过这样非人的待遇。堂堂青玉峰的长老,怎么会这样任人侮辱?林溪客之前到底经历了些什么?难怪他千年后徒步来找自己,恐怕自己真的是他在这沉浮人世里唯一能够抓住的稻草。

“别说了!”宁燃紧紧地抱着林溪客,“别说了,都过去了......”

当然不说了,后面部分林溪客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啊,电视剧每次女二台词说了一半就没了。但看到宁燃这么紧张,自己的目的也算是达到了。虽然依旧是谎话,但是看到夫君这么心疼自己的样子自己还是很开心的。以后可以多和夫君亲亲抱抱了!还可以肆无忌惮地享受夫君的宠爱了!

林溪客控制着自己的面部表情,装成一副极力压制内心痛苦的样子,心里其实在狂喜!

“我们回家,”宁燃看林溪客的表情依旧凝重,伸手抚摸着他的后背,“我带你回家,以后不会有人欺负你了。”

“夫君.......”林溪客抚摸着宁燃的脸,小心翼翼地在宁燃的唇上落下了一个吻,“谢谢你不嫌弃我。”

“我不会的。”

宁燃捏紧了拳头,“以后你不必在饭菜中滴血了,亲吻也可以弥补我体内的灵力空缺。”

“林溪客,治好我,”他几乎是在用一种命令的语气和林溪客说话,“我想用我所有的力量来保护好你。”

这之后,两人开车回家。

林溪客靠在车内靠椅上,窗外繁华的街景如同快速翻动的照片集一般。车水马龙,城市喧嚣,他无暇顾及这些,他只知道自己再一次欺骗了宁燃。

宁燃的允诺无外乎是让林溪客松了口气,日后如果青玉宗找上门来,他也有了除自己之外的战斗力。

这是好事,只不过.......

他不懂为什么自己那么想要赢得宁燃的关注,那么想要赢得宁燃的在乎。如今的林溪客就像站在赌场内最癫狂的赌徒,他不去计较这些谎言所带来的后果,只想押上所有能够押上的身家,去换宁燃的一个拥抱。

胸口,那滴心头血如同稚嫩的幼芽,野蛮生长。

上一章:第49章 下一章:第51章
热门: 网游之侠义天下 给白莲花上色需要分几步 他活成了你的样子[末世] 天生就会跑 冒牌大英雄 重生成龙王后我靠海鲜发家[种田] 怀了敌国皇帝的崽后我跑了 D之复合 加勒比海之谜 罪恶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