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上一章:第48章 下一章:第5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林溪客一整个下午都瘫在办公桌前冒着粉红色泡泡,而宁燃则在办公室里安稳地处理自己手头上的事情。和言殊的聊天框突然亮了起来,宁燃点开,这才发现言殊发过来的那十几张画都不堪入目。

“儿子不是有对象了吗?”紧接着照片的是言殊发过来的好几条消息,“爸爸我觉得需要给你补点课。”

“滚蛋!”宁燃当即就删除了和宁燃的对话框,任凭消息提醒怎么跳动都全然不管。

不过说起来也是,自己和林溪客手也拉过了,脸也亲过了,在往下就是接吻和更深层次的交流了。不过这样的速度会不会太快了,他还得先试探试探林溪客的想法。

晚上回了家,洗漱过后,两个人并排躺在床上。宁燃按照承诺陪着林溪客看了电视剧,剧情脑瘫的不行,林溪客却看的很兴奋,一会儿缩在宁燃怀里,一会儿凑到电视机面前。宁燃宠着他也就随他去了,只不过规定看电视不能超过10点。

两人平日里的作息向来规律,一般都是11点就睡了,林溪客还好奇怎么今晚宁燃非要自己10点就睡觉。不过夫君的命令他从来都没有不听的。10点整,林溪客就听话地关掉了电视缩进被窝里。

“睡不着吗?”宁燃转过身面对着林溪客,左手则慢慢地贴上了林溪客的腰。

“还好......”林溪客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夫君,今晚怎么这么早就睡了啊?明早有什么别的安排吗?去吃早点还是去跑步.......”

他话音未落,宁燃起身撑着脸看着林溪客。

“不是明早,”宁燃伸手拈着林溪客的一缕发丝,他如今和林溪客灵脉相连,稍一点灵力注入,那发丝便显现了真身,长至尾椎的黑发如同泼墨散开,隔着水光色,美如画中仙。

“是今晚。”

宁燃没打算做全套,只是千年恪守孤独的身体叫嚣着欲望,他想终归是和这人有了些不一样的关系,宁燃想尝点甜头。他欺身吻了下林溪客的唇,就单纯一个吻,嘴唇贴嘴唇,都让林溪客的人身紊乱了气息,扰乱了血液。

林溪客这才意识到宁燃要做什么。

事情并不如魔尊大人肖想的那么好,惊慌失措的林溪客赶紧推开宁燃,连滚带爬地下了床,缩在角落里看着宁燃,眼神慌乱。不知道地还以为他遇到了吃人的妖怪。

他倒不是反感和宁燃有亲密关系,如今他心悦宁燃,自然对宁燃的亲吻拥抱也是欢喜的。只是这种事,林溪客做不来。

他是个骗子,彻头彻尾的骗子。他骗了宁燃的感情,他最初的目的是渡过情劫登上天界。即便如今他喜欢上了宁燃,这也掩盖不了他如今还在欺骗宁燃的事实。

以一个骗子的身份,和宁燃发生些什么,这种事林溪客无论如何也做不到。

他早就打算找个时机,将自己的欺骗与谎言都交代出来,然后任凭宁燃处理。宁燃若是愿意原谅自己,那皆大欢喜,宁燃若是不愿意,效仿着电视剧里的主角们一哭二闹三上吊他也要把宁燃追回来。他绝不会在宁燃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就占有这个男人。

“我吓到你了吗?”

可宁燃那边,还以为是自己操之过急惹得林溪客反感了。

林溪客赶紧摇头:“不是不是,夫君......我......”

眼下能有什么法子,既能不让宁燃继续刚才的事,又能挽回宁燃的面子的吗?

“我.....”林溪客想起了自己之前看的武侠剧,索性一咬牙一跺脚,来了句:“我不行。”

“什么不行?”宁燃没太听懂林溪客的意思。

林溪客咬着牙编了个让自己下不来台的谎:“那里不行。”

这下子轮到宁燃傻眼了,他到还从未考虑过林溪客会有功能障碍。印象中修仙者都身强体壮的,飞天遁地无所不能,有的人甚至能养好几个炉鼎,怎么这天上地下第一人,几近登天的仙尊林溪客,反倒还有这样的问题。

“娘胎里带出来的病,”林溪客也怕宁燃质疑,编了另一个谎言来掩盖原本的谎言,“治不好的,就算成了修仙者也没用。”

他索性说的狠一点,让宁燃先断了这个念想,日后谎言戳穿再一并揭露。

宁燃木楞着看了一眼林溪客,又看了下空了的床铺,“你先上来吧。”

林溪客应了他的话,慢慢爬上了床。躺在宁燃的身边,林溪客才觉得自己刚才随便扯的谎言到底有多离谱,先不说宁燃信不信的问题,日后谎言叠谎言,说不定会惹来更多的反感?而且万一宁燃就想要sex生活,把自己踹了可怎么办啊?这后患无穷的谎言确实算不上高明,但怕日后宁燃知晓伤他更深,林溪客也只能出此下策了。

可没想到宁燃伸手抱住了林溪客,他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吐出三个字:“对不起。”

林溪客万万没想到宁燃会道歉,可接下来的话,更是让林溪客连心都碎了。

“我不该只考虑到自己的,你放心,千年的岁月里我都是孤单一人,没有欲望没有爱情都过来了,这次我说好要一起过日子,自然不会因为这件事就离开你,”宁燃做出允诺宽慰林溪客的心,“我以后会陪着你的,如果能找到医治的方法咱们救治,如果找不到就算了。反正咱们也不需要孩子,其实这种事也无所谓,抱着你睡一觉我都觉得很暖......”

宁燃原本对欲望就是没什么渴求的人,要不然千年的时间里看着言殊乱来,他却从未曾被言殊带坏过。对宁燃而言,更重要的是林溪客的陪伴和家的感觉,至于其他的,到都是其次的东西。

听完宁燃的那一席话,林溪客胸口的嫩芽又开始痛了起来。他没想到宁燃会对自己一让再让,让到毫无底线的地步。

林溪客咬着牙给了别的解决方法:“夫君可以在上啊,这样我那里行不行都无所谓的。”

“欢爱,只有我开心,你什么都感受不到,那算什么欢爱,”宁燃抚摸着林溪客的后背,让他靠在自己怀里,火灵根的温柔暖着林溪客的身子,宁燃缓缓开口:“你不是我发泄欲望的工具,你是我平起平坐的爱人。”

话音落地,林溪客只觉得胸口的嫩芽又长开一寸。

他只觉得眼眶发酸,喉咙发痒,全身上下难受得要死,只想用力的抱住宁燃,让他的气息裹满自己,作为治疗的药方。要不是宁燃抱着自己,林溪客现在真的想自己给自己两个嘴巴。

你看看这个人,掏心掏肺地对你好,可你却是怎么对他的?

他为了爱你,连身为人最基础的欲望都不要了。

宁燃察觉林溪客身体抖动,还以为这人哭了,便哄着他:“别哭,你对我那么好,我对你好是应该的。以前一直没告诉你,其实我真的很喜欢这种,回家有人陪着自己的感觉。以后我会少点应酬,多陪陪你,以后你做饭我也会在旁边帮忙。如果不忙,周末我们去附近转一转散散心。”

千年的岁月里,我看遍了这块土地上的河川。

北国的雪,岭南的海,东南的春花,西北的荒漠。

很多时候,都是一个人。

生性风流的妖王爱玩,每次出行必定扎到人堆里去,而宁燃不喜欢那样的生活,更多的时候,宁燃都是一个人坐在凉亭里,静静地听着风声。

流浪了许久,见到林溪客,第一次想要一个可以扎根的地方。

“我一个人走过了很多地方,现在我想全都陪你走一遍。”

月光下他目光灼灼,林溪客看着他的时候,觉得天地都失去了颜色。

他到底是用了最荒谬的局骗了颗最真挚的心。

林溪客抬起头,在宁燃的唇边落了一个吻,他未曾给宁燃回复,只是那个吻就如同迷药一般,宁燃沾了便觉得双眸沉沉,睁不开眼。

宁燃靠在床头,没挣扎几下就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这是因为林溪客用了点法术,让他陷入沉睡,他刚才施加在宁燃身上的灵力能够让夫君安稳地睡上一宿。然后林溪客穿好衣服,在房门上设了咒语用以保护宁燃。安排好这一切,林溪客趁着夜色浓厚,飞跃万家灯火,寻着气息找到了叶墟的住处。

这房子是叶墟自己买下的,但空间不大,不过好在叶墟是个演员,每年住宾馆要天南地北地跑,房子有无区别不大,只是个暂时歇歇脚的地方。

叶墟还没睡,此刻正坐在床上背台词。之前接下的戏快拍完了,再过几天就要杀青,叶墟是那种越到杀青越紧张的演员,生怕捅出什么篓子,所以闲下来的时候赶紧拿出剧本背一背台词。

但他没想到,一阵疾风掠过,林溪客推开他阳台的门,冲进了叶墟的房间,缩在床头柜前的角落里,然后——

抱头痛哭!

上一章:第48章 下一章:第50章
热门: 放开那个女巫 幻夜 全职BOSS 骗局 今天也不想收龙傲天为徒(重生) 有顶天家族 和女二手拉手跑了[穿书] 第五个死者的告白 浪迹在武侠世界的道士 虚拟歌姬的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