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上一章:第47章 下一章:第4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俗话说的好,学东西要学全套。

林溪客琢磨了一整个晚上终于想通了,他的方案分成了两步,第一步,极力隐瞒自己曾经欺骗过宁燃的事实,但他不准备瞒宁燃一辈子,他要找到合适的机会向宁燃解释清楚。第二步,如果有一天宁燃真的和电视剧里面的那些女主角一样,发现自己的欺骗行为的话,那自己就去学那些男主角在被女主角抛下之后的所作所为。

简而言之,追妻火葬场。

于是林溪客开始研究起了追妻火葬场这个爱情文学作品中的永恒话题。

刚好今天陆蓝不在,项目组办公室就自己一个人。林溪客带薪摸鱼,看起了电视剧,还像模像样地整个张A4纸,准备做个笔记啥的。

第一部 电视剧,男主角被车撞死了,直到男主角去世,女主都没有原谅他,而是选择和另一个男人在一起了。后面剧集全程都是女主和新男友撒糖虐狗,只是偶尔提一提自己的前男友,说了句这都是命啊,就没了。没有任何实际性的教学意义,气得林溪客直接选择换台。

第二部 电视剧,男主雨中追女主的车,跪下认错,送花送伞,不要脸皮每天缠着女主送礼物。虽然女主一直都没有原谅他的所谓所谓,但最后因为查出早就怀了男主的孩子,女主的父母也从乡下跑来求情,于是两个人复婚了。

宁燃不可能怀孕!自己这把剑也不可能让人怀孕!换台!

但是送花送礼物,跪下认错还是可以学一学的。但这些电视剧的主角怎么动不动就跪三天三夜是怎么回事,要不要自己也提前练习练习?不过自己这副身体,跪个十年都没问题!

但是跪姿要练一练,不能太丑,最好能像电视剧一样,跪得惊天地泣鬼神还要跪出专属的bgm。

第三部 电视剧就有点猛了,男主缠着女主的时候,一直被女主嫌弃,还要被女主扇巴掌。

林溪客摸了摸自己的脸,哎自己这金刚不坏的身体,宁燃抽起来怕是会手疼。要不先给宁燃织一双手套怎么样?但这样打起来就没有力道了啊.......哪天拔了叶墟的头发给宁燃做条竹编吧!但是叶墟的灵力估计也没办法伤自己太深。

都怪自己太强了。

先不想这个了,看看接下来的进度。

女二因为嫉妒女主,找人暗杀女主,最后男主替女主挡了一刀,女主才意识到自己和这个男人之间的纠葛根本理不清了。最后男主从鬼门关前走了一遭,女主原谅男主的所作所为,两个人在一起了。

所以捅一刀就完事?

这么简单?

林溪客看了一眼桌上的水果刀,掀起肚子上的衣服,抄起水果刀就往腹部捅了一下。刀与皮肉触碰的瞬间,只听见一阵金属碰撞的声音,然后那水果刀便断成两截,一半掉落在地上,一半握在林溪客手里。

这些编剧写电视剧的时候没有考虑过有些人是刀枪不入的嘛!这让人怎么学啊!学个屁啊!

难不成自己为了让宁燃捅自己一刀还得给他打造一把绝世神器嘛?现在追个媳妇儿代价都这么大嘛?哎,好难啊.....

林溪客正郁闷着,恍惚间听到了电视剧里传来女主哭泣的声音。

那演员长得不错,清秀温婉,扎了个马尾辫,脸哭得都皱了起来。

“那天咖啡厅里,我遇到了你,我以为你就是命中注定的那个人。在看到你的瞬间,我觉得整个世界都失去了颜色,只有你是彩色的。我以为我遇到了命中注定的那个人,但那时候你太过耀眼我根本不敢靠近。我就把这份喜欢放在了心底。可我没想到你主动找我搭话,带我去看电影,在我受伤的时候背我去医院,在我难过的时候唱歌给我听。我真的以为我前半生所有的痛苦童年所有的孤独都只是为了遇见你的那一刻,但我没想到,真正推我入深渊的人恰恰是你!”

“你只是看中了我的身世,你只是骗我供出当年的真相,你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利用我除掉你的弟弟,然后继承你父亲的企业。我过去从你这里吃掉的所有糖都变成了刺进我心口的刀。就因为你知道我是个缺爱的人,你用爱来哄骗我,如今我什么都没有了......”

林溪客颤巍巍地伸手,关掉了电视剧。

他坐在椅子上,久久地缓不过劲儿来。他站在自己的利益角度,自然是希望这些女主能够原谅男主,站在观众的角度,每个人都希望有情人终成眷属。可站在女主的角度,她又何必要原谅这样一个人。

被欺骗的痛苦只有当事人才懂,对眼前人的痛恨只有女主明白。

原谅之后真的能风轻云淡吗?或许三年五年后,某次斗嘴再把旧账重提,才发现自己从未从这段痛苦里走出去。

伤口一直都在,时间不过是落在上面的灰,吹一吹,过去的一切都能想得起来。情债本就是这个世界上最难偿还的债务,因为没有规律,没有衡量,上面满纸荒唐,只有欠债人和要债人的姓名。

他到底是骗了宁燃,那人从未曾对着自己设防,说了句无家可归便给了住处,装了下无辜懂事便得了一颗心。自己手段算不上高明,都是现学现卖,要是长点心的都会发现。只是宁燃太过善良,对他一点好便被他记在心上。他心里有缝隙,刚好自己不要脸地挤了进去,霸占了这颗心。

宁燃例行巡视,看到了林溪客在办公桌前发呆。他悄声地走过去,从背后抱住了林溪客。

“上班摸鱼吗?”

是爱人又是老板,这下倒是被宁燃抓了个正着。

林溪客被吓了一跳,他手里还拿着捅自己的水果刀。

宁燃也注意到了,赶紧问林溪客怎么一回事。林溪客只好撒谎是自己贪玩,没想到把刀弄折了,还好人间的凡品,伤不到他的身体。宁燃叮嘱他小心一点,好好工作,别在上班时间看这些没脑子的电视剧。

林溪客乖乖点头。

看他心情低落,宁燃鼓起勇气在林溪客的脸颊上留下了一个吻。

“好好上班,”宁燃因为那个吻不好意思地转过头,“晚上我陪你看......”

林溪客不可置信地看着宁燃,那半边脸都红了的模样,分明就是因为偷亲到喜欢的人。他看起来太过诱人,林溪客伸手抱住宁燃,跟撒娇似得抓着他不肯放手。

“怎么了?”宁燃哄着他,伸手摸了摸林溪客的头发,“多大的人了还撒娇,是陆蓝不在无聊了吗?还是饿了?刚才我听到宣传部说要买奶茶,我让他们给你带一份?”

林溪客越听越觉得自己不是个东西,这么好的宁燃就被自己给骗了。宁燃还要给自己买奶茶,自己不配啊!

“怎么还是不说话?”宁燃看人半天没动静,继续哄,“要不出去转转,顺路买杯奶茶喝。反正公司是我开的,没人管你上不上班的。”

林溪客闷闷地问:“我觉得夫君对我太好了,我不知道该怎么报答,夫君你有什么喜欢的嘛,我手上也有点钱,我.......我想给你买东西。”

宁燃的眼神软了下来,他还以为这人出了什么问题,原来是为了这个。

宁燃想要什么没有啊,哪里需要林溪客去买。

可是宁燃起了坏心思,咬着林溪客的耳朵说自己要天上的月亮,不知道仙尊能不能帮忙摘一个下来。

“夫君,广寒宫很大的,我搬下来您要放到哪里啊,还有,广寒宫里面的嫦娥玉兔都是美人,那我可不同意,”林溪客一本正经地讨论着计划的可行性,宁燃看着他呆呆的样子忍不住笑出了声。

看宁燃笑了出来,林溪客继续编著自己的瞎话,“还有那个砍月桂树的吴刚,虽然长得五大三粗,但多一个人就是多了一个竞争对手,我现在只想夫君独宠我一个人。”

宁燃抵着他的额头,认真地说,“是只有你一个,从头到尾都只有你一个。”

两个人腻腻歪歪地,直到秘书过来找,宁燃才离开。

他把林溪客哄得满心甜蜜,坐在办公桌上冒着粉红色泡泡。可不巧,林溪客看到了地上掉落的刀片,他的脑海里,开始了一场更为浩大的筹谋。

天界终究是林溪客的一块心病,如今他已经不想去天界找铸剑师了,他只想留在人界陪着宁燃。

但青玉宗的事情终究是个隐患,林溪客觉得自己千年前在花轿中晕倒,恐怕是铸剑师的后代所为,他们对自己的执念早已经变成病灶,当年宁燃的交换条件根本不足以让他们轻易地放过自己。只是自己如今从山洞醒来已有数月,他们到还没来找过麻烦。

但他们真的有一天找过来。

林溪客捡起了地上的刀片。

反正大不了就是——

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他孤独了千百年才终于长出的心脏,他耳鬓厮磨永生不死的恋人,不允许任何人夺走。

不过林溪客有点苦恼,到底去哪里弄一把能把自己扎出血的刀啊,不然到时候追妻火葬场的时候没东西用啊。还有就是,现在宁燃和自己没听上下班缠得紧,自己去哪里练能跪出bgm的跪姿啊?

上一章:第47章 下一章:第49章
热门: 诛仙 食魂天师 夜蝉 刀尖:刀之阳面 龙虎斗京华 草莽龙蛇传 迷雾之子番外篇:执法镕金 终极大神进化论 夜行 风之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