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上一章:第45章 下一章:第47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林溪客虽然听到宁燃说日后搭伙过日子会对自己好一点,但让林溪客万万没想到的是,从那之后,宁燃真的开始对他好的没话说。

平日里上班嘘寒问暖,借机叫林溪客去办公室教他办公也就算了,还总是自己端着咖啡送到项目组来,顺便骂两句陆蓝,三天两头买点零食让林溪客拿去吃。公司上上下下又在传,林溪客还真是好手段,就这么几天把宁燃骗得团团转,如今稳坐正宫,没人可以撼动。

陆蓝更是对林溪客恨得咬牙切齿,燃总宠情人就宠情人吧,连带着骂自己是怎么回事?每次来找林溪客都要顺嘴骂两句自己,也没见他对林溪客说几句重话,全国驰名双标说的就是你。

他好死不死,这话是当着林溪客说的。可林溪客是那种胳膊肘往外拐的人吗?他不是。他的胳膊肘往里拐还要再拐个弯卷起来。

林溪客回头就把这话告诉宁燃了。

语气还十分柔弱可怜:“夫君以后别来办公室给我送东西了,有些员工会再背后议论夫君太偏爱我了。我不想让夫君辛辛苦苦打造的事业因为我......”

原本宁燃在工作上还是有点理智的,奈何最近燃总喝茶上瘾。

林溪客平日里上班的地界就那么大,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谁在背后嚼舌根。于是第二天宁燃把陆蓝交到了办公室,让他去对接好几个难啃的硬骨头公司。陆蓝苦不堪言,每天上班恨不得拉着林溪客唱“小白菜啊,地里黄呀~”

他却不知道,始作俑者就坐在他身边。

林溪客的正宫地位越做越稳当,宁燃把他放在心头上宠,林溪客的手段又算得上高明。估摸着过不了多长时间就能扶正。

不过,这想来挑战一下林溪客地位的人,很快就找上门来了。

言殊穿了件大号T恤,踩着他刚买的马丁靴,抱着一副油画就进了宁燃的办公室。宁燃正给林溪客看自己找到的直播视频,教林溪客应该怎么说话怎么和观众互动,两人隔得极近,气氛暧昧,却没想被言殊撞了个正着。

“你先去上班,晚上下班我去找你,”宁燃心里不舒服好友的不请自来,但当着林溪客的面也不好发火。他和言殊一旦吵起来那互相骂人的话不堪入耳,宁燃不想让林溪客听到这些,便吩咐他先行离开。

林溪客倒也听话,只是看着言殊和宁燃单独聊天有些不爽。林溪客心里清楚得跟明镜似的,虽然宁燃如今认下了自己的正宫地位,可言殊和宁燃近千年的友情不是自己一时半会儿能撼动的。林溪客见不惯小狐狸作威作福的样子,于是气哼哼地宁燃耳边说了句:“那晚上不见不散。”只是从言殊的角度看去,就好像林溪客在亲吻宁燃的脸颊一般。

林溪客示威般的举动惹恼了言殊,等人走后,他愤恨地问宁燃:“他亲你脸?”

宁燃到也不介意这个美妙的误会,狐狸最近情路坎坷,约p不顺,刚好是个嘲笑他的好机会,宁燃便认下了:“对啊,怎么了?”

“儿子我不同意!”言殊把画扔在地上,装作生气的样子,“靠!你怎么给我找了个小妈!”

“滚!”宁燃面带笑意,抓起桌子上的笔朝言殊砸了过去,被妖王接了个正着。

言殊看他是认真的自己也懒得再管这件事,索性换了个话题,拿起地上的画放到宁燃面前:“我画好了,你以后不许再说我干啥啥不行,拖稿第一名。”

宁燃接过来看了一眼,自己等了两三个月,言殊就给自己画了这么个玩意儿?

一根秋葵?

还是铅笔素描画?

说好的画中仙,在这儿跟我玩毕加索风格?

宁燃抄起板凳就想暴打言殊,“老子特么音乐节活动,你画个秋葵几个意思?唱歌还是养生啊?你特么再给我提秋葵我祝你以后约到的对象都是秋葵!滚回去重新画!定金都交你了你就这么对你这个甲方爸爸?”

“人家没有灵感嘛,爹爹你就不能心疼心疼我吗?”言殊大大咧咧地躺在宁燃办公室的沙发上,蹭了蹭沙发的真皮,跟宁燃撒起了娇,“再说我觉得这秋葵挺配音乐节的。”

“滚,不吃这一套啊,”宁燃气得头疼,自己苦等这么长时间,言殊就画了这么一个玩意,得找个时间把这狐狸的皮给扒了。

“重色轻友,林溪客撒娇你都买账,果然天要下雨,爹要嫁人啊!”言殊起身靠在沙发上,为了缓解连日赶稿的疲倦,他伸手撩起刘海,换了个态度,压低了声线,“乖儿子,看看画背面是什么?”

宁燃这才把画翻过来,背面是油画棒勾勒的抽象画,用的是新闻标题的模式,在配上麦克风音符等元素,确实是一张音乐节该有的海报风格。

虽然比不上言殊最擅长的水墨画,但是拿来宣传倒是足够了。

“行,算我误会你了,”宁燃收了脾气,把画收好,准备等会儿交给技术部门扫描用,“说吧,来找我是什么事?秋葵又缠上你了还是别的事?”

“传通天令那个谣言的,据说那人全身都用黑布包着,我猜测会不会是左威,”言殊这段时间调查了不少关于那人的信息,思来想去这奇怪的装束估计也就左威能使,而且当年宁燃火烧左威,走火入魔后被林溪客打断了骨骼,估计也没什么时间去检查左威的尸体。

提起故人,宁燃倒也没什么特殊的反应,“知道了,我会小心的。还有别的事吗?没事我......”

“儿子想要一个爱的抱抱!”言殊脸上笑开了花,张开双臂想朝宁燃扑过来。

于是妖王很不体面地被宁燃扔出了办公室。拍了拍身上的灰,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了出去。人生这么难,是时候约个好看的帅哥出来耍一耍了。

打发走了言殊,宁燃处理了一会儿工作。今天事情比较多,言殊突然交画,音乐节的项目也要提上日程,再加上有个主播最近再闹解约,大概拖了一小会儿,宁燃才去接林溪客下班。

林溪客此时正在给叶墟发消息,他如今也摸不透自己的想法,只觉得上次宁燃在园子里说的话很暖自己的心窝,便暗戳戳地分享给叶墟。

叶墟看到自己嗑的cp成了真,立马摇旗呐喊,祝师父早日成功,把师娘抱回家!

顺便还扔了几个小视频给林溪客,这段时间自己太忙了没什么工夫和师父继续上次在猫咖讨论的话题,所以就发了几个视频给林溪客。

林溪客点开一个,立马被吓到了,赶紧退出。

“在看什么?”宁燃偷偷地走到林溪客的背后,贴在他的耳边说了句话。声音撩人,林溪客的耳朵上就好像有几只小蚂蚁在爬一样。

“没有!”林溪客赶紧收起手机,他可不能让宁燃发现自己和叶墟的师徒关系,更不能让宁燃发现自己在看那种东西。

宁燃靠在办公桌上,轻轻一抬,就坐在了办公桌上。他伸出一只手勾着林溪客的下巴,半带戏谑地问:“瞒着我?”

林溪客喉咙一紧,现在的宁燃看起来太过诱人,连眼里都泛着水光。可他面上什么都不敢说,只能捏着手机,不肯交出。

“真不给啊?”宁燃的手指顺着林溪客的脖子划到他的锁骨,火灵根触体升温,宁燃碰触过的地方如同火痕燃烧,继而将他的体温全部点燃,胸口那滴心头血也被烧得滚烫。而始作俑者却还端着好看的笑,肆意玩弄,故意挑拨林溪客最后那根理智的弦:“我生气了啊。”

可他看起来哪里是生气的模样,但偏偏林溪客看不出,当宁燃真的生气了,赶紧打开手机认怂。在看清楚手机屏幕里的东西的瞬间,宁燃就石化了。

更可怕的是,林溪客开了外放。

声音开的还挺大,手机的最大音量。

宁燃差点火灵根失控把林溪客手里的手机给烧了,还好曲城文化优良传统从不加班,整个公司都没人,就只剩下一楼的几个保安,现在就他俩在办公室里大眼瞪小眼。

“你给我关了!”宁燃恼羞成怒,“哪有公共场合看这种东西的!”

“明明是夫君让我打开的......”林溪客也很无奈啊,“我就是怕你生气嘛。”

宁燃懒得跟他计较,丢下一句:“我在车库等你,你赶紧收拾。”就离开了。

林溪客闷头收拾东西,他怎么都想不通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宁燃闷头坐进车里,拧洞车钥匙,看着面前的方向盘陷入了沉思。

林溪客这是在暗示自己什么吗?

不过这倒也是,那天只说了搭伙过日子,后面的事情宁燃倒也还没考虑到。他当时想得太简单,只是因为贪恋林溪客给自己的温暖,其他部分都没想好,就匆匆地告了白。

两个人如果真的变成了情侣,那是不是也得......

上一章:第45章 下一章:第47章
热门: 残袍 魔法学渣 孽缘 樱树抽芽时,想你 白衣方振眉 以下犯上 精灵血脉02:无星之夜 巴国侯氏 来自末世的顶流[娱乐圈] 光与暗的生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