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上一章:第44章 下一章:第46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你要不抽个空自个儿去商场逛一逛?我给你半天假。”宁燃问。

林溪客攥紧了自己的衣领子,“不想去,夫君的衣服我穿着挺舒服的。”

“你别......”宁燃深吸一口气,对人好点,对人说话客气点,“你别闹,哪有一直穿人衣服的道理,把衣服还我,我给你买新的。”

林溪客一听这话,便觉得宁燃真是往自己枪口上撞,凑过去问宁燃:“夫君是让我在这里脱掉吗?”

宁燃被逼得脸都红了,之前说好的要对林溪客好点,要对林溪客温柔点的事情,全都忘记了,破口大骂一句:“滚出去!”

林溪客便被扫地出门了。

看热闹的陆蓝听到动静凑了过来,心里想着这燃总抓着训得总算不再是自己一人了。没想到瞅见的是林溪客:“你这是怎么了?燃总把你赶出来了?有新欢了?”

林溪客也不知道为啥啊,两人这你侬我侬情调不是挺好的吗?再凑活凑活办公室.avi都出来了,怎么就把自己给赶出来了?电视剧不是这么演的啊?

下了班,宁燃把一个购物袋塞到了林溪客的怀里,“给你买的,拿去穿吧。”

林溪客把衣服抱在怀里,小声地说了句:“谢谢夫君。”

宁燃开着车,走的却不是回家的路。他往西开了些路程,然后拐进了一处园子。这园子也不简单,仿着苏州园林的风格。流水长廊,曲径通幽,处处设绿植假山,营造出独特的写意山水画。林溪客还未绕过圈,就听见园子里,传来幽幽地唱曲声。

循着声音找去,只见一个抱着琵琶穿着旗袍的女子,拨弦弄调,唱着苏州评弹。

两人并未上前惊扰到女子,而是坐在长廊设好的雅座,围着一盘瓜子一盘水果,静静地听着曲。

林溪客不知道宁燃葫芦里卖得什么药,只能坐着倾听。是不是再帮宁燃剥橘子,喂到他的嘴边。

唱腔珠圆玉润,在九曲回廊里,如泣如诉。一曲终了,宁燃才说了话:“我记得千年前你是爱听这些小曲儿的,但时代变了,曲子也跟着变了,千年前不唱这些曲目,如今的艺人也很难找到那种童子功就开始学唱的,比不得咱们当年听的那些。”

抱琵琶的少女,从三岁开始学艺,每一句唱词,都是沁了血泪的,所以唱出来才格外有味道。客栈里绕一圈,哪位给了钱哪位就是大爷,那小姑娘必定停了脚步,坐在板凳上,含情地唱一首《江南景》。

“夫君居然还记得我的爱好,”林溪客倒也意外,自己醒后都没考虑到这些,反倒是宁燃注意到了。

“这我当然记得,当年娶你,我请了魔界最好的琴修来唱曲,”宁燃说起这件事还气得牙痒痒,林溪客算是不知道那琴修有多难请,说只唱白事不唱红事,宁燃不知道说了多少好话才帮人叫过来,结果一台轿子接过来,里面是空的,“你倒好,找不到你人影了。”

宁燃的语气带着怒意,但时过境迁,千年过去,这些怒火也不过就是来打趣林溪客的。可林溪客却疑惑地看着宁燃,他自始至终都认为宁燃的那场婚礼不过是一场恶意的玩弄而已,怎么宁燃还请了这么好的琴师。宁燃刚才的意思,分明是为了照顾自己,才请了琴师。

莫不是当年婚礼还有自己不知道的隐情?

“夫君——”

林溪客刚想问,就被凉亭里再度响起的乐声给打断了。宁燃听得入迷,林溪客也不想打扰。等到这曲结束,林溪客才问起了宁燃,当年那句纳妾,是不是有别的隐情?

“这事我没和你说过吗?”宁燃疑惑地看着林溪客,“当年我身受重伤,魔教因左威受创,但好在有妖王言殊,加上那些未被左威残害的师兄弟替我坐镇,才安稳地坐上了魔尊之位,我看中了你一身的本事,以魔教至宝歃血莲花作为交换,让青玉宗掌门把你交给我。一方面是魔教当时确实缺人,另一方面当时我听闻你并非心甘情愿待在青玉宗,而是被锁在那里.......我想给你自由。”

“算了,都千年过去了,魔教青玉宗早就化作尘埃,提这个又有什么用?那顶花轿,也没能把你接过来。”

这回,轮到林溪客傻眼了。

他以为当年那句纳妾不过是宁燃羞辱自己的玩笑之言,他以为那场婚礼不过就是魔尊胆大妄为的仪式,但从没想过,宁燃竟然是为了给自己自由。

自由.......他被锁在青玉宗三十六代,他被困在那里永世不得超生。他拼破了头想从那里逃出去,他从未想过,除了自己,还有一个人期盼着自己的自由。

“夫君当年与我不过见了两面,为何要用歃血莲花这样的宝物来换我的自由?”林溪客还是不肯相信,他侧过头曲问宁燃。

“宝物是死的,人是活的,”宁燃毫不在意地嗑着瓜子,“更何况你救了我的命。”

他似乎并不在意这场千年前的交易,也是,他活了这么多年,这些事在岁月面前不值一提。往后他经历过更多的背叛与侮辱。

可对林溪客来说,却不一样。

他借口了一句想上厕所,就丢下宁燃一个人去了园子的丛林深处。

听完宁燃刚才那一席话,林溪客只觉得胸口疼痛难忍,咳嗽了两声,却没想到呕出一团鲜血出来。

还好带了纸巾,林溪客慌乱地擦掉嘴角的血。突然,他感觉到了胸腔的异常,赶紧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胸口,那里微弱地,传来响声。

是心。

林溪客不敢相信,他屏住呼吸,去探自己的胸口。

不是幻觉,是真的心跳。

林溪客呆呆地看着自己手里的那张染了血的纸巾,思绪一下飘去好远。

他不是人,是器物之身,他原是铸剑师打造的最后一把剑。那时铸剑师早已脱离了肉身,等登天成仙不过一步之遥。铸剑师历经十多年才打造出林溪客的本体,因而将林溪客视为一生只此一把的宝剑。林溪客是铸剑师毕生心血,因而在剑成的那日,铸剑师在剑上,留下了自己的一滴心头血。

充满灵力的心头血免去了林溪客多年修炼之路,早早形成了灵识。

铸剑师灵力大成,只差一步羽化登仙,临走前他嘱咐林溪客替自己照顾好妻儿。林溪客应允,为答谢其铸剑之恩,林溪客允诺将会守护铸剑师的子孙三十六代。

生死不离,善恶不分。

铸剑师这才放下心来,登天成仙。

三十六代,可铸剑师的后代们,却并不想放弃林溪客。

能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神剑,握在自己手里自然是最好的。所以为了防止林溪客的叛离,他们早就利用林溪客体内的那一滴心头血,化作了无尽的诅咒,以此来让林溪客听从命令。

林溪客知道,要想解开诅咒重获自由,只能登天去天界找到铸剑师,请他收回那滴血。

可这事说容易也容易,说难也难。林溪客的灵力足以登上天界,扛过雷劫。可他却因无情无心,没有历经情劫,无法真正地踏入天门。所以他才盯上了宁燃,不为什么,只为那句纳妾的戏言。

他以为宁燃暴戾,以为魔尊而已,伤了一段情自然没什么,这千年百年他必定爱过他人,自己求的不过是可有可无的情意。耍点手段就骗来的感情,必定也能迅速被宁燃所遗忘。更何况他还愿意将灵血给予他修补灵脉,宁燃应当感激涕零才对。

可如今.......

宁燃从未爱上别人,十分看重感情。

这与他想的相去甚远。

他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宁燃,当宁燃真的开始对他示好的时候,林溪客开始害怕,他怕宁燃承受不住这一切都只是骗局。而且如今宁燃才告诉他,当年纳妾,是为了还他自由。

宁燃不是自己想想得那种暴戾无情,生杀予夺得魔尊,他对自己很好很好,林溪客不傻,他看得出来,因而林溪客没办法狠下心去骗这个人。

如今更严重得问题在于,林溪客亦不想抽身而去。

千年的时光里,他的心脏第一次因为人而跳动,这种类似于活人的感情,是林溪客不想忘却的。他的心,现在就像一颗种子,早年间铸剑师将血种在这里,因为宁燃而发了芽。

可他到底又该怎么办呢?

林溪客整理好衣服,看了下身上没什么血迹,赶紧回去找宁燃。评弹已经唱完,曲终人散,可宁燃还不想走,坐在月下等着林溪客。他似乎还陷在那些小调里,嘴里哼着曲。

看着林溪客回来,宁燃招呼他陪自己坐一会儿。

两人也不说话,月色撩人,宁燃靠在廊柱上,几欲睡去。

好半会儿,宁燃才开口:“林溪客,我孤独流浪了这么多年,从未有过家的感觉。早年师傅师妹死去,我怕再度经历这种悲痛,因而不曾与凡人有过一点纠葛。可这些日子,你出现了,我觉得生活好了不少。我知道自己脾气不好,说话难听,日后我尽量改,有时候改不了了,你也多担待一点。”

“我们.......”宁燃睁开眼,眼框翻了红圈,“好好地搭伙过日子好吗?你若喜欢就待着,如果不喜欢,你知会我一声随时就走。你不必把我这话当作什么誓言和承诺,我也不信天长地久的感情,你要是有意就应下,你要是对我无意,就当我今晚什么都没说过。”

宁燃在等他的回答。

林溪客捏紧了手里的拳头,他想到胸腔里那颗小小的心苗。

然后抬起脸,笑着对宁燃说:“好啊,夫君。”

真也好,假也罢。

如今牵扯到了情,林溪客早已分不清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只是如今他唯独自私不愿放宁燃出局,他说不出那句拒绝的话。

宁燃浅笑,伸手拉着林溪客,让他坐得离自己近了一些。他从此月下留在地面上的再也不是一条孤独的影,他有了可以贴近的人。

而林溪客的胸腔里,那枚小小的心头血,生根发芽,总有一天会开出,烂漫的花。

上一章:第44章 下一章:第46章
热门: 启示 比蒙传奇 侯卫东官场笔记3 [聊斋]家住兰若寺 萍踪侠影录 反自杀俱乐部:池袋西口公园5 黑化值清零中 犹大之窗 我在末世开诊所 无限道武者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