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上一章:第43章 下一章:第4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千年前这些经历在梦境里一一展现,林溪客那时不懂何为爱,何为恨。看不穿那些女子以身所殉的到底是何物,也想不透为何她们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却仍不能得偿所愿。

林溪客做了一整晚的噩梦,宁燃能感受到他睡得并不踏实,于是越发伸手搂抱着怀中的人,无意识地喃喃着:“不怕,我在。”

林溪客梦浅,睡眠也浅,听到动静就睁开了眼。这才发现睡前两人还是并排而立,这会儿已经双手双脚缠到了一起。之前他便注意到夫君睡觉并不老实,总喜欢找个什么东西抱着。如今也不知道夫君是把自己当成了枕头还是当成了被子,抱得这么紧。

林溪客想从宁燃的怀里挣脱,却没想到抱着自己的人,拍了拍自己的背,轻声地念了句:“不怕不怕。”

林溪客的身体一下子僵住了。

他知道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骗局,所谓的温柔,所谓的人妻,全都是装出来的人设,为了欺骗宁燃的一颗真心。他知道的......所以在一开始决定来找宁燃的时候,林溪客就做好了要一条路走到黑的决定,可是----

为什么这个人的怀抱这么温暖?为什么他看到宁燃的示好,却开始害怕,担忧?

他不是应该高兴吗?高兴这个人终于落到了自己的手里,高兴那些虚伪的技巧可以帮自己骗来一颗真心,但是他为什么现在只想抱着宁燃好好的睡上一觉,然后就算天崩地裂山河动摇,也和他毫无关系。

越靠近宁燃,他便越觉得温暖。

林溪客将那些情啊爱啊的悲剧全都抛之脑后,他伸手搂紧了宁燃,紧到这个人的体温气温都足以慰藉自己冰冷的身体,然后沉沉睡去,再也不管那些筹谋算计。

只是林溪客此时尚未意识到,他的胸腔里,裂开了一丝小小的缝隙。

次日两人上班,林溪客照样带了双人的饭。他今日得帮着陆蓝做直播,临时要背些稿子。林溪客是过目不忘那种人,但这也比不得陆蓝这忘性大的人,一下子塞了一堆资料过来,光是看下来都有些费劲。陆蓝脑子不好使,仰仗林溪客救场。林溪客记忆力超群,自然不好推辞,他说了句“没事”就埋头背稿子去了。

这事是当着宁燃的面儿说的,宁燃当下就批评了陆蓝做事不稳当,哪有临时让林溪客记词的道理。但林溪客偏偏硬着头皮说自己能行,宁燃想了想也是,林溪客本就是天资聪颖的修仙者,所有法术招式看一眼就能学会,记这些产品特征,卖货口号也是绰绰有余,只是时间紧,林溪客得抓紧背会了。

“既然如此,你中午别来找我了,”宁燃忧心林溪客中午送饭过来跑上跑下耽误时间。

可这话落在林溪客耳朵里却不是这么个意思,他心里泛起苦水。夫君这是不打算陪自己吃饭了吗?自己辛辛苦苦做的饭菜,夫君的午饭时间却便宜的赏给了别人。

先前看电视剧学的攻心技巧,说是要给目标对象培养习惯,这习惯刚养出来,可别被随便篡改了。

“我去找你,”宁燃记着自己先前想的,得对林溪客好点。这每天中午吃饭都让人送上来未免有些太大爷了,反正今天看起来没那么多事,自己受点累下去,免得林溪客跑来跑去的。

陆蓝听这话,等宁燃一背过身就冲着林溪客吹了个口哨:“我还从没见过燃总对谁这么上心过,兄弟,要是飞黄腾达了可别忘了哥们啊。”

他之前把林溪客当作宁燃的玩意儿,随时随地都能失宠卷铺盖走人的那种,如今看起来燃总似乎是动了真心。不然自己跟了宁燃这么多年,也从未见过宁燃对谁如此迁就过。

可这会儿的林溪客哪里还听得进陆蓝的话,他一边欢喜一边忧心,欢喜的是宁燃如今也会对他说些暖心窝子的话了,自己泡了这么久的茶,总算能甜了自己的口,忧心的是,如果宁燃真的对自己动了心了,那日后宁燃要是知道了真相可该怎么办?

他先前想的简单,只觉得宁燃是魔尊,数千年的时光里,修仙界对魔修的定义一直是纵情风流,残暴无道的人。所以最开始接近宁燃,笃定的就是自己就算骗了一颗真心,宁燃也不会放在心上。

更何况当年自己明明救了宁燃,却要被宁燃羞辱,想用一顶花轿接自己作妾。林溪客心里必定有些不痛快,所以最开始欺骗宁燃,他到还真没考虑太多。

但如今越了解宁燃,越觉得他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复杂。只是脾气不好一些,但心还是暖的。只是偶尔说话会有些难听,但是真的混熟了之后,他也会好好对待每个人。而这些所谓的脾气不好,所谓的说话难听,或许也只是失去师妹和师父后,对自己的一种无意识保护。

可现在,一切都仿佛纠缠在一起,林溪客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这次直播闹到了下午两点,林溪客心里藏着事,但还好他天生记忆力过人,最差不过就是僵硬地把稿子背出来了而已。陆蓝的粉丝反倒觉得林溪客很搞笑,又是个长得不错的老古板,意外形成了一种反差萌。一来二去地粉丝也开始调戏林溪客,一直在接茬。陆蓝是个小主播,害怕得罪粉丝,一直不敢提下播的事情,于是时间磨磨蹭蹭就到了两点。

林溪客本以为宁燃不会等自己了,都这个时间点了,宁燃下午还有事要忙。可打开录制室的大门,就看到宁燃坐在椅子上等着他。

他双腿修长,胳膊搭在大腿上,眼睛看着文件,耳朵上带着耳机。林溪客知道,宁燃喜欢听那些评弹小调,手机的歌单里都是那样的歌,吴侬软语,听着就会觉得心酥成好些个渣渣。另一旁的小茶几上,放着两份饭盒。

“好了吗?”宁燃注意到林溪客出来,赶紧摘了耳机,“走吧,去吃饭。”

他面色平静,看不出生没生气。

林溪客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他快步跟上了宁燃的节奏,想赶紧跟宁燃道个歉:“夫君,你是不是等了我好久。”

“还好,我带了文件过来看,也不觉得时间过去了多久,”宁燃收起文件放进文件夹里,“去吃饭吧。”

“夫君对我太过迁就了,”林溪客伸手接过宁燃提着的饭盒,“我能遇到夫君这样的人,是我的福气。”

这还是宁燃第一次听到有人对他说这样的话。他倒还真不曾觉得自己是谁的福气,一出生至真至纯的火灵根让他无法被家庭所容纳,后来左威又将自己看作眼中钉肉中刺,杀了师妹和师傅。却不想自己从遇到林溪客到现在,林溪客前前后后夸他是好人已经夸了无数次了,夸得宁燃的心都宽了。

两人面对面吃饭也不是第一次了,饭菜都是林溪客做的。只不过之前宁燃很少说话,吃饭都跟打仗一样,恨不得直接拿起饭盒往嘴里倒,然后再去忙别的事情。

可今天难得宁燃有闲心来和林溪客聊些有的没的。

宁燃不是什么会聊天的人,想了半天也没找到什么好的话题,看到林溪客身上的衣服才意识到林溪客这段时间住在自己家,穿的都是自己的衣服。自己这整天想着工作的事,反倒忽略了林溪客的正常诉求。

不过这人是傻逼吗?前段时间不是刚发了工资,不会买新的?

“你不是发工资了吗?”宁燃咬了口排骨,“去买两件衣服,别整天穿着......”

宁燃这臭嘴的习惯就是改不过来,看到不顺眼的东西就想上去怼两句。可话还没说完宁燃就意识到了,说好的要对林溪客好点呢?这话哪能这么说。

宁燃赶紧改口:“你就这么稀罕穿我穿过的衣服吗?”

这句话吓得林溪客呛了一口水,好半天没喘过气来。

宁燃也觉得这话听起来不太对,赶紧改口:“我给你一张卡,你自己去商场里面随便刷,看中了什么就买什么。”

夫君这话听起来,怎么像是在走霸总路线?

“不必了,这几件衣服也没坏,我穿着挺合适的,”林溪客捏紧了自己的衣角,“而且,光是想起来这些衣服沾染过夫君的气味,我就会觉得夫君在我身边一样。像是被夫君......拥抱了的感觉......”

他的话越说越暧昧,空气里寂静得可怕,宁燃的脸痒痒的。

“说起来这个,昨晚上夫君睡觉的时候,抱得我好紧,有点喘不过气。”

宁燃赶紧接话:“你要是觉得不舒服,你可以把我叫醒,我睡觉就是这样,喜欢抱着什么东西。”末了,宁燃又补了一句:“你叫醒我,我不会生气的。”

“可是我喜欢这样,”林溪客抓住了宁燃的手。

在触碰到宁燃的瞬间,林溪客才意识到,刚才的那些话,根本不是为了算计宁燃而说,是自己的本能使然。他似乎越来越想靠近宁燃,越来越想和这个人产生不一样的羁绊。

上一章:第43章 下一章:第45章
热门: 赤朽叶家的传说 乡村欲爱 在漫画里风靡万千的我[快穿] 无限冒险指南 花骸 凶画(刑警罗飞系列第一季) 大城市 一个背叛日本的日本人 公子他霁月光风 地球人禁猎守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