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上一章:第40章 下一章:第42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今天早晨,宁燃又是在林溪客的身边醒来的。清晨还有鸟鸣,林溪客的睡相很乖,笔直的躺在床上,一只手让宁燃枕着,另一只手放在另一侧。宁燃忍不住逗他,故意去挠林溪客的手心。林溪客其实早就醒了,看宁燃一副玩心大起的样子,自己便顺势收手,将宁燃整个人都搂到了怀里,还没忘拍了拍他的背,装作梦呓:“别闹。”

空气安静得可怕,宁燃只能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

就这两个字,让宁燃上班一直不在状态。

他烦恼着自己和林溪客的关系,到底是进一步还是退一步,两个人能走多远?如果这次又有人先离开的话该怎么办?他见识过无数次的死亡与离别,早已对感情望而却步。

就在宁燃烦着的时候,陆蓝进了办公室。这家伙昨天的工作又出了错,大早上就被宁燃罚着改数据。

林溪客没来之前,陆蓝才是公司里谣传的宁燃的"绯闻男友"。这倒不是因为两个人有啥暧昧的互动,是当年宁燃创业的时候,陆蓝是跟着自己最老的那一批人,这么多年公司盈利与否都没离开过。不过就是陆蓝这个人适合搞创意,有时候想得东西天花乱坠的,自己栓都拴不住。

所以这些年陆蓝犯了什么错,宁燃骂得狗血淋头,但从来没想过要把陆蓝赶走。

刚好陆蓝也和林溪客相识,宁燃和他也是好几年的朋友,便多嘴问了句:"文件放在这儿吧,等会儿我看一下,对了,你觉得林溪客怎么样?"

"这不是您小情人吗?"陆蓝看着宁燃的眼睛,"我能怎么评价?"

宁燃移开视线:"他和我没那层关系,你别乱说。"

"林溪客这人挺好的,工作也上进,比我认真多了,说是怕在公司里做得不好给你丢脸。讲真,燃总我也跟你这么多年了,您一直单着,这人不错看着像是个好好过日子的不贪玩的。您若是想,就好好对他......"

后半句话,陆蓝就不说了留给宁燃细细体会,说破天宁燃是他上司,他也不好管宁燃的私人生活。

“我知道了,没问你这些,就是想问你他工作态度怎么样,”宁燃知道陆蓝管不住嘴,翻了两页文件,赶紧打发陆蓝离开:“你去忙别的吧。”

宁燃一个人坐在办公椅上发呆,他孤独了太久,怕自己根本分不清什么是喜欢,什么是孤独。

当年烧死左威后,千年百年的岁月里宁燃都不敢与他人产生任何联系。他当过宫廷里的权臣,当过河畔买酒的店家,当过书堂内的教书先生,当过走私火枪的军阀,也曾为避战乱躲在深山和言殊闲聊度日。他不成亲,不生子,不结友,只是害怕再一次尝到失去至亲的滋味。

生离,死别。

宁燃都惧怕。

他原本以为千年的岁月早就将那颗千疮百孔的心磨砺得刀枪不入,可如今看到林溪客,他又不知道该怎么选择,是继续两个人如今不冷不淡,不远不近的关系,还是——

放下所有的过去和伤口,和他试一试?

宁燃左思右想还是沉不住气,给言殊打了个电话。

言殊那头日上三竿还没起,接了电话还是迷迷糊糊的。转过身发现昨晚约的帅哥还在自己身边,相当生气于是一脚踹走。

“宁燃,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早给我打电话,”言殊一手拿着手机,一手穿着裤子,动作别提多别扭,“有事快说,没事就滚。”

“我好像,有点点喜欢林溪客了。”

言殊一听这话吓得裤子也不穿了,这位爷怎么回事?上次不是刚说过小心林溪客吗?不是这林溪客到底是啥玩意,咋这么会勾人呢?

“我上次刚跟你说......”

宁燃似乎完全没听进去言殊的话,自顾自地回答:“我觉得他对我挺好的,而且也能照顾我生活,我活了这么多年也不想要轰轰烈烈的感情,我就想找个人搭伙过日子。”

“可是他身上......”

宁燃又打断了一次:“一千年了,我第一次有这种心动的感觉,你能懂吗?”

言殊深吸一口气,秉着这次如果宁燃在打断就把他头给拧了的想法,冷冷地讽刺道:“老子十八岁第一次开荤后就再也没有这种感觉了,话已经说清楚了,你要是喜欢老子也管不着你,但宁燃,你要想好,我生平最烦的一句话是他对我好所以我想和他在一起,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有一天他不对你好了,你该怎么办?”

宁燃没有说话。

言殊知道他回答不上来,宁燃现在被林溪客那个绿茶哄得团团转自己说什么也没有用。只能劝他当心一点,别到时候又惹了一身的情伤。

刚挂了宁燃的电话,手机就收到一条信息,是言殊之前那个炮友的女朋友发来的。劈头盖脸就是骂言殊“狐狸精”“不要脸”“什么时候和自己男朋友分手”。

言殊正在气头上,自己这交的到底是什么朋友,一个两个都被爱情骗得团团转。

若是一般人言殊真的不想管,但好死不死这姑娘是自己之前一位熟识朋友的转世——毓阳公主。

说起来这世间求仙修道的,都希望飞升去天界。可偏偏言殊却是独一份从天界往下跑的人。他原本是代表着盛世祥瑞的九尾狐,厌倦了天界的成规戒律,丢弃了八条尾巴才成功从天界脱身来往人界。

就算只剩一尾,他也是妖盟当之无愧的盟主。

身为从天界逃脱的神兽,言殊最喜欢的就是在秦楼楚馆里同落魄诗人吟诗喝酒,赏景作画。言殊在画上名声极高,当时盛世的帝王请言殊作画,言殊不肯去,却被铁锁加身,绑进宫里。虽然不惧怕帝王,但是那皇帝识破了言殊的妖身,弄了点手段把言殊折磨得够惨,言殊落魄时,是毓阳公主给了他一杯水。

妖狐一族虽然薄情,但对着恩情还是记得深刻,所以这一水之恩,言殊说什么都要报答。

上一章:第40章 下一章:第42章
热门: 清风啸江湖 我穿成了反派的哈士奇 阴阳师·晴明取瘤 听说你帅,可惜我瞎 佛本是道 人性禁岛 机动风暴 全职高手 女生寝室 移动迷宫3:死亡解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