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上一章:第38章 下一章:第4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几个回合下来,沈清歌被杀了个片甲不留。

他窝了一肚子的火,偏生叶墟这个小傻子看不出来,一个劲的吃饭就算了,还止不住地夸林溪客做的饭好吃,找机会还想来蹭饭。

叶墟下午还要拍戏,饭没吃几口就被经纪人叫去拍戏。叶墟依依不舍地和林溪客告别,像是故意气沈清歌一般,看都没看他一眼。这回沈清歌倒没有跟着了,而是直接拦住了林溪客,他倒也没藏着掖着,而是直接问:“你真的是叶墟的表哥吗?你接近叶墟到底是什么目的?”

他似乎笃定了林溪客与叶墟的关系并不一般。

林溪客手里的筷子正夹着菜,听了这话便放了下来。他之前到还觉着奇怪,按理说就算前生有因缘,也不至于今生叶墟不过就帮沈清歌挡了一下掉落的东西,就被沈清歌这么缠上。走哪跟哪,比狗仔还狗仔。如今又和自己针锋相对,怀疑自己和叶墟的关系。

这人不太对劲。

思来想去,林溪客倒是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他浅笑问沈清歌:“沈教授.......还是说我该叫你沈大人?”

沈大人是叶墟对前世沈清歌的称呼,林溪客记忆力不错,什么细节都能记得一清二楚。不过这也就是个猜测,林溪客这么问主要是为了看看沈清歌的反应。只要这人露出一丝破绽,林溪客便能抓住机会戳穿。

果不其然,听到“沈大人”一词,沈清歌便愣在了原地,他是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不过和林溪客见了两面,多嘴问了一句话,就被这个男人看穿了自己的身份。

“你怎么知道的?”沈清歌伸手抓住了林溪客的胳膊。

林溪客看了一眼那只骨节分明的手:“和叶墟不过见了几面而已就缠着不肯放手,不是你还能是谁呢?我不是叶墟,我没有那么蠢。”

更何况,在林溪客的印象里,电视剧也好纪录片也好,里面的文学教授基本都是秃子,沈清歌没秃,那他肯定不对劲!

“凡人死去,需要过黄泉,见判官,而后走过奈何桥,进轮回台,”林溪客的声音如同戏家念白,娓娓道来,“奈何桥下有一孟婆手执汤碗,喝下汤水后,前尘过往一笔勾销。依照沈大人如今的情况,怕是没喝下那碗孟婆汤,我说的对不对?”

沈清歌眼见自己的秘密被识破,只能不甘心地点了点头。林溪客的来头比自己想的要大,这时候和他针锋相对对自己没有好处。

林溪客凑上去,在沈清歌的耳边压低了声音:“赤脚走过炭火的感觉,沈大人觉得如何?”

孟婆汤自然不是想喝就喝,想不喝就不喝的。沈清歌拒绝了那碗汤,就得忍受奈何桥化作烧红的烙铁,若要转世,就必须赤脚走过。

“不及他妖纹缠心之痛的千分之一,”沈清歌侧过脸看着林溪客,他眼神通红,似乎想起临死前满身妖纹的叶墟。转世后他曾便览志怪杂谈,书中写道,这种养在仙家清净地的妖怪若是入魔,从此之后妖纹缠心,心脏每跳动一下,都是锥心之痛。

林溪客轻笑,他的相貌如玉琢,可说出来的话,一字一句却如同魔头临世:“你知道吗?你若是没有记忆倒还好,你有记忆,我反倒想把你碎尸万段,剁成肉泥再拿来浇花,让你生生世世不得转世。”

“你到底是谁?”

“我徒儿一片真心被你踩在脚下,你问我是谁?”眼见食堂里没剩什么人了,林溪客伸手一把掐住沈清歌的脖子,“叶墟没告诉你吗?他是青玉峰峰主的首徒,是我唯一的爱徒。”

“嗯?”沈清歌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林溪客是叶墟的师父啊,心里的警报顿时就解除了。不瞒你说,那次沈清歌和叶墟还有林溪客吃完饭后,沈清歌是一天没睡好觉,生怕叶墟被看起来长得不错的林溪客给勾搭走了。现如今知道两人是师徒关系,沈清歌反倒一点都不紧张。

林溪客发现自己的威胁并没有什么震慑作用,他挠了挠头,电视剧不都这么演的吗?怎么沈清歌一点儿都不带怕的啊?难道手上的力道得再重一点?可要是把沈清歌掐死了,明天叶墟就得叛变师门了。

虽然师门有他没他差别不大,但拿来逗乐一下也挺不错的啊!

“原来是师啊,我还以为叶墟和什么来路不明的妖怪勾搭在一起了,”沈清歌解释,“既然是师父我就放心了,千年前多谢师父照顾叶墟了,我家叶墟给您添了不少麻烦吧,日后师父有什么需要帮忙我必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林溪客收回了手,这人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啊。

“你一个凡人能帮什么忙?”林溪客不屑地看了沈清歌一眼,“别装的这么亲热,我只有叶墟一个徒弟,你瞅哪儿喊师父呢?”

沈清歌清楚林溪客在叶墟心里的地位,为了追回叶墟,林溪客是他必须得讨好的人。他到也不是很担心林溪客和叶墟之间会发生什么,说句不好听的这两人住在青玉峰那么久,如果真的能发生什么,还有自己什么事啊。

“我刚才打听了一圈,”沈清歌拿出了自己的筹码,“听说师父是燃总的情人,我倒是有些好奇,师父这样的人怎么会心甘情愿作别人的情人,我想,燃总身上一定有师父所需要的东西吧。”

“那么师父一定需要一枚好用的棋子来达成这样的目标,”沈清歌看了眼林溪客,“而我愿意做师父的棋子。”

有脑子的沈清歌看起来确实比叶墟要好用一些,只不过林溪客考虑的倒不是这个方面,那晚叶墟哭得撕心裂肺的,这个小傻子还是没能忘记沈清歌。现下叶墟最容易被情所伤,如果自己看着点沈清歌,或许会好一点。

两个心里都打着算盘,两个人都有不得不追到手的人。

绿茶可以打败绿茶,但绿茶也可以和绿茶合作。

西湖龙井配上了洞庭碧螺春。

四目相对,视线交汇。

“我觉得这么多年我再收一个弟子似乎也不错。”

“那师父,我们合作愉快。”

上一章:第38章 下一章:第40章
热门: 古井奇谈 大明文魁 老攻小我十二岁 美人师尊他谁都不爱[穿书] 重启游戏时代 奇货大结局:献祭井 黑咖啡 二号首长2 明日未临 当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