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上一章:第36章 下一章:第38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荒废了昨天的代价就是今天变成了加班火葬场,林溪客还好,公司有他没他差别不大,宁燃就比较惨了,只能待在办公室里疯狂处理自己昨天落下的事情。林溪客今天陪着陆蓝搞了一场直播,看起来反响不错,陆蓝能从合作公司那边赚点小外快,他特别叮嘱林溪客不要告诉宁燃,自己可以多分他一点。

林溪客确实也需要一笔瞒着宁燃的收入,也就舔着脸收下了。

林溪客回了是,没想到言殊立马发来了地址,让林溪客过来找他一趟。

林溪客在宁燃面前编了个借口,宁燃如今忙得天昏地暗哪里顾得上林溪客。没多听几句就让林溪客自己玩去。

言殊打探到了通天令的谣言最开始是从一家酒吧传出来的,那些小妖怪平日里喜欢扮作人类的模样,到了晚上就开始找个地方群魔乱舞。这个酒吧就是专门对妖怪开放的,前段时间说是有个一身瘴气的妖魔进来,逢人就搭话,散播了关于“通天令”的消息。普通的妖怪忌惮言殊的名号不敢对宁燃下手,可妖界分散,总有些不听从言殊命令的妖怪。

“那人穿着黑色的衣服,头上戴了黑色的帽子,看不清长相,”一个小妖根言殊汇报自己所见到的情况,“手上都戴着手套,不过我偷偷看了一眼,感觉那人手上有很严重的伤痕,看起来有点吓人。”

搜刮了一圈得到的信息也不过就是那人的长相,根据酒吧里的小妖怪的说法,这段时间那人没再过来。林溪客也无法根据灵力准确搜索到那个人的位置。

今晚看起来又是白忙活一场,言殊是那种走两步路就要喊累的人,靠在酒吧的台座上点了杯马蒂尼,自顾自地喝上了。林溪客不想在身上留下酒味,就点了杯冰水,看着舞池里群魔乱舞。

“宁燃这么多年有仇家吗?”如今找不到散布谣言的人,林溪客只能反向分析了。这人散布谣言让那些小妖怪偷袭宁燃,怕不是吃准了宁燃功力尽散,无法抵抗,想着借刀杀人。

可这人不自己动手,恐怕也是个修为不高的。

“那可多了去了,”言殊笑着抿了一口鸡尾酒,慢悠悠地给林溪客比划:“从这儿排队排到能排到入海口。”

问他等于问了个寂寞,林溪客也懒得和言殊纠缠。说了句告辞就离开了。

回去上班,宁燃给了个新任务。和叶墟签的直播这段时间就要开拍了,曲城文化这边得出个人接待叶墟。宁燃想着之前林溪客和叶墟有过一面之缘,就让林溪客去和叶墟对接了。

林溪客给叶墟发了消息:“过几天拍直播,我当你的招待,开心吗?”

叶墟这会儿正忙着,没工夫回消息。叶墟本打算等拍摄结束,去打听打听沈清歌的那个采访,没想到排到一半,中途休息,就看到沈清歌夹着个小公文包就走了。

沈清歌忙着回学校上课。他在附近的京大教书,带的是古汉语文学专业,最近刚出版的几篇论文升了职称。因为长相不错,再加上学历优秀,刚评上教授那会儿还在网上出了点名。下午有节别的院学生的选修课,沈清歌得赶紧回去准备准备。

“沈老师这一天天有够忙的啊,上午不是采访吗?下午还回来上课?一节选修课而已,学生都管咱们这叫水课,你到还认认真真地上,”同校的老师见沈清歌风尘仆仆地往教学楼走,碰上了就忍不住调侃。

沈清歌今年32岁,在这个年纪就混到了文学教授的职位实属罕见,因而学校里不少老师心里都有些嫉妒。可能不会做什么事,但嘴上时不时还是会调侃调侃沈清歌。

这些沈清歌到都不是很在意,他自顾自地上课去了。

但诚然如那位老师所说,不少学生都把这门课当作水课。毕竟也不用考试,随便写篇小论文交上来,态度不错就能过。可有一点沈清歌的要求和别人不一样,过这门课不难,但上课绝不许做什么小动作,来了就听,听不听得进都得带着耳朵听。第一节 课沈清歌就交代过,如果在他的课上玩手机被抓到了,一律算作缺勤。

对,沈教授自己定义的缺勤。

这节课讲的甲骨文,学生听着跟听天书一样。好不容易憋到中间休息时间,几个女生掏出了手机开始堂而皇之地开始看起了电视剧。

她们坐在第一排,离沈清歌近。好几个女生围着,就没戴上耳机,而是把声音尽可能地开小点。可沈清歌耳朵灵,一下子就听出来了,她们看的电视剧是叶墟演的。

“在看什么?”沈清歌凑过去看了一眼。

学生们觉得有意思,就开始给沈清歌科普起了这个电视剧,几个叶墟的粉丝还把叶墟吹得天花乱坠的。

“我知道他长得好看,”沈清歌笑了笑,“手指头跟竹节一样,能不好看吗?”

说起这事来,沈清歌到有个问题想问问他这帮喜欢追娱乐圈新闻的小姑娘。那日见到林溪客,觉得这人长得不错,或许也是个混娱乐圈的,沈清歌问:“你们知道有个叫林溪客的人吗?我听说他好像和叶墟有什么亲戚关系?溪水之客的溪客。”

“亲戚?”几个女孩面面相觑,还真没听说过。

突然有个女生像是想到了什么,拿起手机翻了半天找到一张图,“老师你是不是说这个人?”

那张图片是直播购物的截图,里面的侧脸刚好就是林溪客的那张脸。

“对,就是他。”

“他是卖货的小网红,是陆蓝的助手,”女生解释道,“长得挺好看的,我们追星的姐妹分享过,然后我去直播间蹲过一次林溪客。确实挺好看的,说话也挺有意思,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不火。他和叶墟有亲戚关系吗?我怎么不知道啊。”

沈清歌怕给叶墟惹麻烦,赶紧说了句:“我听说的,也有可能听岔了。”

也就这一会儿,上课铃声响了,沈清歌回了讲台,继续讲他的甲骨文去了。

下了课,回办公室背了会儿明天的课,晚上请了个学生一起吃饭。学生非要付钱,沈清歌看他在外求学也不容易,就自己掏了钱,开车给人送回寝室这才回去。

他没先回自己家,而是去超市买了个点水果去了母亲家。说是母亲,也没什么血缘关系,沈清歌亲生父母在他十四岁的时候因车祸不治身亡,留下沉清歌一人和满屋子的书。沈清歌家请做饭的保姆看沈清歌可怜,就收养这个孩子,那些年过得不容易,但也好歹把沈清歌拉扯长大了。

保姆从不让沈清歌叫声妈,说是担不起那个名儿,沈清歌拗不过她,就改口叫她方姨。平日里没什么事,沈清歌就来这里走动走动。

方姨开了门,说是沈清歌赶巧了,不然一会儿就溜达下楼跟着去跳广场舞,到时候沈清歌找都找不到。沈清歌开玩笑,别一天到晚跳广场舞,去跳一跳交际舞,说不定明天能领回来一大爷。

方姨害臊地拍了下沉清歌的肩膀,读书都读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你也别天天惦记着大爷大爷的,啥时候领回来一个姑娘给我瞧一瞧?”方姨打趣着沈清歌,可沈清歌只是笑了笑,却并没有接话。

他去了自己小时候住着的房间。

小时候沈清歌就是在方姨这里长大的,后来自己有了工作教了书,靠这点鉴赏古董的本事在古玩市场上淘了好货转手卖出,再加上公积金,一来二去也够了个首付。从那之后沈清歌就搬出了方姨家,但方姨还是把自己的房间收拾的整整齐齐的,一点儿灰都没落下。

沈清歌低头从床底翻出来一个装东西的大纸箱,顺手打开看了眼,里面满当当的都是宣纸。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雪白如纱。

翻来覆去,每一张纸,水墨工笔,画的都是一根根翠色的竹。

上一章:第36章 下一章:第38章
热门: 异现场调查科1:时空痕 猫饭奇妙物语 妖娆神音师 妖异奇谈抄 兽破苍穹 我真的是龙呀 跟情敌保持距离失败 玫瑰帝国4·黑羽蝶之翼 真名实姓:英美最佳中篇科幻小说选 登天浮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