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上一章:第32章 下一章:第3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两个人一路无言,每当沈清歌想说些什么,都会被叶墟敷衍着过去。沈清歌也不气馁,继续找着新的话题。其实这也差不多就是这几天两个人的交流状态。

“刚才那个人真的是你的表哥吗?”沈清歌问。

叶墟随口回答,“不然呢?”他有意拿林溪客挡枪,又补充了一句:“我和他从小一起长大,关系好着呢。”

沈清歌也没再说什么,专注开自己的车。

到了叶墟家门,沈清歌说想上去坐坐,却被叶墟果断拒绝了。他甚至不想让沈清歌知道自己家在哪里,等沈清歌开车离开才上楼。

回到家里,什么光都没有。关上门的撞击声,在空荡荡的玄关处回响。以为打开了灯就会好一点,但是被光茫点缀的孤独远胜其他孤独。

吧台上放着酒,经纪人从不许叶墟在外面喝酒,说是怕醉了闹事。可他不知道的是,看起来单纯可爱,镜头前操着纯洁小白兔人设的叶墟,在百年前的岁月里,是个靠酒才能活下去的妖怪。

或许是今晚和沈清歌同桌吃饭让自己觉得不爽了吧,叶墟打开酒瓶,连杯子都没准备,对着瓶口就是一顿猛灌。灌完之后,叶墟迷迷糊糊地拿着手机给林溪客打了个电话。

林溪客早猜到了叶墟会打这个电话过来,虽然沉睡了千年,但叶墟的举手投足瞒不住林溪客。他的小徒弟肯定和这个叫沈清歌的人有什么纠缠,只是林溪客不知道,叶墟身上那一身的妖纹,是不是因为沈清歌而惹上的。

若是小竹子被这个沈清歌始乱终弃,管你是前世今生,林溪客都能将其大卸八块。

“等我有了灵识的时候,师父就已经失踪了,”叶墟靠在鞋柜上,抱着酒瓶喝得醉醺醺的,“后来海棠花妖也死了,我在这个世界上活得好无聊啊。”

那时候的叶墟借着林溪客的名号,号称自己是青玉峰的峰主一路招摇撞骗,就是为了骗点小钱去镇上的客栈里买一点红烧肉吃。也不知道他这个竹子妖为什么那么喜欢吃东西,可能是林溪客失踪后,漫山遍野的药材都被吃了个精光,小竹子实在是饿得慌。

那时候叶墟还没有名字,出门管自己叫小竹子。

他犯下的案子太多,终于被镇上的父母官给盯上了。那个父母官的名字,就叫做沈清歌。

别看沈清歌当时只是镇上的一个父母官,但当初殿试,沈清歌可是拔得头筹的状元郎,骑马看花好不痛快。只是冒死进谏,被当今圣上罚来了这个小镇。但沈清歌并没什么不满,按照他的说法,就是在这小古镇里过着天高皇帝远的生活倒也自在。反正他看不惯皇帝骄奢淫逸的生活,又管不了皇帝,所幸眼不见为净。

某次,小竹子偷了客栈的两个肉包子,被沈清歌抓了个现行。围观看着的群众让沈清歌把小竹子关进大牢里。

小竹子也不怕,反正他是妖怪,大不了趁夜黑风高溜出来就好了。他还是那个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的小竹子。可没想到沈清歌不仅没让捕快抓他,反而替小竹子付清了肉包子的钱,还多买了半只叫花鸡给小竹子。

那时候小竹子不通人性,有奶就是娘,有肉吃就是和师父一样的好人。小竹子没带怕的,跟着沈清歌进了沈府,缠着这个人希望能再捞点好吃的。沈清歌看他一个少年流落在外,又不是很聪明的样子,就破例收了叶墟当他的小书童。工资不高,但胜在包吃包住,闲着没事还有沈清歌的投喂。

叶墟就这么跟了沈清歌。

“他给了我名字,给了我住的地方,还给了我吃的,”叶墟撑着酒瓶子看着没有播放的电视机,黑色的屏幕倒映出他的模样,“教会我读书写字,教会我什么是爱.......”

情愫就是在那个时候发芽的,沈清歌疼叶墟疼得厉害,琴棋书画全都手把手地教。叶墟不算聪明,记住一首诗都得用半天,但沈清歌对自己的期望颇高,叶墟也不好拂了他的意,只能硬着头皮学。沈清歌也不嫌累,只要叶墟想学,他就愿意陪着他从最简单的东西开始教起。

时间长了,镇上的人都知道,沈大人的书童比沈大人还傲慢,敢在公堂之上睡大觉,敢在衙门口啃包子,还敢在众人面前嘲笑沈大人蠢。

但沈大人都一笑了之,最生气也不过就是伸手狠狠地揉一揉叶墟的头。

“那时候我以为,我们可以就这么过下去,”叶墟的声音带着泣意,“我知道他是人我是妖,但大不了我就去黄泉走一遭,把他从阎罗殿背回来,或者是砸了孟婆的汤,让他生生世世轮回都还记得我。”

但是圣上一纸诏书,将沈清歌一贬再贬,这次沈清歌被贬去了西域的边陲小镇。

西域的气候不适合竹子生长,叶墟的灵力会有所亏损。但叶墟瞒着沈清歌自己妖怪的身份,非要跟着去。

“但我哪里能想到,到西域不过三个月,异邦人就打了进来,”叶墟说,“兵临城下,朝廷许诺的粮草军队通通没有兑现,沈清歌带着小镇里的男子抵挡了一个月,可这些杂兵哪里挡得住草原的铁骑。我又水土不服,没有办法帮忙,只能眼看着沈清歌陷入绝望。”

他等了整整一个月,也没等来朝廷的军队和粮草。圣上似乎就是借着异邦人的手,想要铲除沈清歌,谁让沈清歌在百姓中的名声太好,衬得他反倒不像那么回事了。

功高震主,每个王朝,每个时代,最忌讳的词。

沈清歌能抗得住,但镇里的百姓扛不住了。没有吃的没有喝的,拿什么来抵抗异邦人的军队。

就在这个时候,异邦人提出,只要交出沈清歌,他们愿意放过这一个镇的百姓。

此话一出,任谁都知道沈清歌凶多吉少。异邦人要沈清歌,要么为了招安,要么就是杀害。以沈清歌的性子,绝对不可能做卖国求荣的奴才,恐怕招安的条件还没说完,沈清歌就会以死明志。这么看来,沈清歌横竖就只能写出个死字。

上一章:第32章 下一章:第34章
热门: 网游之最强房东 独闯天涯 名侦探的守则 恐怖高校 都市超级医生 伯恩的通牒 双剑 势不可挡[快穿] 别动我的鱼尾巴 伽利略的苦恼